水抹残红 第五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10)

zzfu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吴迅祥感觉郑守义倜傥不羁、堂而皇之,在其连队里有较高的威望和较强的亲和力,因而,和郑守义越来越投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郑守义曾在徐家堌墩为他接风洗尘过,他就想在家设宴为郑守义接风洗尘,礼尚往来。更何况郑守义是他收编过来,郑守义就是他的骄傲。他不打算请李连副,感觉那人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吴迅祥感觉郑守义倜傥不羁、堂而皇之,在其连队里有较高的威望和较强的亲和力,因而,和郑守义越来越投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郑守义曾在徐家堌墩为他接风洗尘过,他就想在家设宴为郑守义接风洗尘,礼尚往来。更何况郑守义是他收编过来,郑守义就是他的骄傲。他不打算请李连副,感觉那人虽然大大咧咧的,可骨子里面凶残、狠毒。他也不打算请刘连副,感觉那人整天不言不语的,常低头走路,没谁知道那人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多疑、阴险。甚至,只要看到那人眼睛骨碌碌地转动,就毛骨悚然。他也不想再请其他人,只想和郑守义喝两盅,加深一下感情。

那天晚上,小芳在家准备了几道拿手的好菜。傍晚时分,小芳把家里收拾得干净利落,井井有条,并把自己有意打扮了一番。吴迅祥轻易不在家设宴招待客人,要么是他的好朋友,要么是他什么重要的客人。听吴迅祥说,今天他请的原是什么游击队的司令,曾多次与日本鬼子较量,打死了不少鬼子兵,前几天被他收编了过来,现是某连连长。姓郑,人称郑连长。小芳虽然没见过郑连长,但在吴迅祥的影响下,已对郑连长有了几份好感。

天黑下来不一会儿,吴迅祥就带着郑守义进了家门,给小芳介绍道:“这就是郑连长。”又给郑守义介绍道:“这是你弟妹。”

郑守义和小芳一时就傻了眼。

斯须,郑守义友好地道:“有劳弟妹了。”

小芳勉强一笑,道:“不客气,你请坐。”

吴迅祥见凉菜已摆好,就道:“小芳你也坐下吃罢,郑连长不是外人。”

“你们先坐下吃吧,我还没准备好炒菜呢,等会我再过来。”小芳说完就出堂屋去了厨房。

不是冤家不聚头。

郑守义做梦也未想到,小芳成了吴迅祥的老婆。他便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尴尬、窘迫,所幸的是,吴迅祥还没看出他们之间那一瞬间的惊恐。虽然他很想逃离这种尴尬的场面,可又怕吴迅祥由此产生怀疑。于是,他就故作没事一样坐下了,甚至谈笑风生。他也希望小芳能像他一样,神情自容,以至于在吴迅祥面前不露出蛛丝马迹,能让他在这作短暂的停留后,轻松离去。稍一停,他又想,小芳也一定不愿这时候让吴迅祥看出他们之间曾有过什么关系,从小芳刚才的举动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否则,对她有什么好处呢?这才放下心来。

吴迅祥问:“郑连长,在这之前,你的队伍为什么叫‘大刘庄抗日救国游击队’,而不叫‘徐家堌墩抗日救国游击队’呢?”

“因为我是大刘庄的人,也是在大刘庄拉起的队伍,所以就叫了‘大刘庄抗日救国游击队’,后来拿下徐家堌墩,觉着那个地方驻守安全,才在那安了窝。”

吴迅祥若有所思道:“这大刘庄过去我好像去过。”

“你去过哪家?”

吴迅祥连忙道:“没去过哪家,是路过。”猛然间,他感到郑守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郑守义,大刘庄,他在心里念过几遍后,就想起了一件事。他故作心不在焉地问道:“郑连长,你这一过来,嫂子可就忙了,又种地,还得带孩子。嫂子姓什么?叫什么?哪天得空到你家转转,看看嫂夫人和侄儿去。”

“你嫂子姓陈,叫陈玉芝,你侄儿小名叫狗子,学名叫郑有善。给你侄儿起名叫狗子,是图个好养活,他现在长大几岁后,老抱怨我们给他起的小名太难听了。你可能不知,你侄儿还被土匪绑架过呢。那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