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五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09)

zzfu2008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第六天,战区指挥部的款项就如数拨了过来,并对冯子固进行了嘉奖。冯子固自是乐不可支。 吴迅祥带着款项又去了趟徐家堌墩,就把郑守义的人马全带了过来( 经刘阶民提醒,郑守义在徐家堌墩偷偷留了五位可靠的弟兄看家守院,意在留条后路)。 冯子固设宴款待了郑守义人等,划分了排和班,并分别委以军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第六天,战区指挥部的款项就如数拨了过来,并对冯子固进行了嘉奖。冯子固自是乐不可支。

吴迅祥带着款项又去了趟徐家堌墩,就把郑守义的人马全带了过来( 经刘阶民提醒,郑守义在徐家堌墩偷偷留了五位可靠的弟兄看家守院,意在留条后路)。

冯子固设宴款待了郑守义人等,划分了排和班,并分别委以军衔。郑守义为胡团三营三连长,刘阶民和李二爬子为连副。

第一次出操郑守义就和张开岳团一营二连长大老黑干上了。

出操时,郑守义连和大老黑连挨着,大老黑和郑守义都在队列前喊操,大老黑看到郑守义连的弟兄们左右看齐不会,左右转也不会就嘲笑道:“我操!一群乌合之众,扛枪像扛烧火棍!”

郑守义就有些不高兴,“打鬼子可不靠什么左右看齐左右转的。”

大老黑双手叉腰,昂首挺胸,魁梧像座黑塔,黑着脸道:“那靠什么?”

郑守义没好气地道:“当然是靠枪杆子了!”

大老黑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那我们俩就比试比试谁的枪杆子玩得好?”

吴迅祥从一边过来道:“大老黑,客气点!郑连长可是初来咋到啊!”

大老黑轻蔑地道:“初来咋到也不知拜拜门子,最起码的规矩都不懂,还出来混事!我操!”

吴迅祥怒目而视:“休得无理!我看不懂规矩的是你!”

大老黑撇下吴迅祥不理,大摇大摆地走到郑守义面前,肆无忌惮地道:“三连长,比试比试谁的枪杆子玩得好如何?”

郑守义正在犹豫,李二爬子从队列里摇头晃膀地出来,来到郑守义面前,眼睛血红,目光凌厉,声音低沉,道:“郑连长,杀猪那须宰牛刀,我来跟这黑小子比试比试!”

大老黑仰脸大笑道:“你小子的级别怕是不够格吧?”

李二爬子斗狠的兴趣被大老黑勾上来了,眉毛可怕地虬结着,额头上的青筋在跳动,面部的肌肉扭曲了,凶相毕露,龇牙咧嘴道:“那你就叫你的弟兄上来一个先和俺比试比试?”

大老黑就喊出了栓子。

在二十米的地方,双方各有一个弟兄站在那,头上都放了一包大前门烟。

抓阄的结果是李二爬子先来,李二爬子掏出驳壳枪,稍微稳了稳神,甩手就是一枪,烟包被打飞了,正中烟包当心。三连就爆发出了一阵掌声。

栓子也不示弱,也把烟包打飞了,但中的不是烟包中心。二连爆发出了一阵喝彩声。

第二轮, 李二爬子又中烟包中心,三连便有一阵热烈的掌声。

栓子却没打中,二连哑了。

大老黑的脸就有些挂不住。

第三轮,当李二爬子刚要举枪,二连的弟兄就嗷嗷的起哄了。但是,李二爬子还是把烟包打飞了,三个连队就爆发出了喝彩声。

栓子没打第三枪就低着头归队了。

郑守义和大老黑的比赛就要开始了,操场上鸦雀无声。

在二十米的地方,双方各有三个弟兄站在那,头上都放了一包大前门烟。

抓阄的结果是大老黑先来。

大老黑连放三枪,打飞了三包烟,二连阵营爆发出了一阵喝彩声。

郑守义连放三枪,也打飞了三包烟,三连阵营便有一阵热烈的掌声。

第二轮,大老黑又打飞了三包烟,二连阵营又爆发出了一阵喝彩声。

郑守义却只打飞了两个烟包。

二连的弟兄就嗷嗷的起哄了。

第三轮,大老黑刚要举枪,郑守义朝大老黑笑了一笑。

大老黑就有些疑惑,问道:“笑什么?”

郑守义又笑了笑道:“我看你的手有点颤抖。小心别把你哪个弟兄的脑袋打开花了。”

“过虑了。”大老黑言毕,就举起了枪。第一枪打中了烟包;第二枪放了空枪;第三枪把他的一个弟兄的左耳朵打穿孔了。他的那个弟兄双手捂着左耳朵打圈子的嚎叫了起来。

顿时,操场上炸了营。

吴迅祥鄙夷地乜斜大老黑一眼就跑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