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 第五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0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黄卫国苦笑道:“冯县长,谅小弟不揣冒昧直言,咱们沛县的民众可是在呼唤你赶快重整旗鼓啊!你却犹如秋风过耳,弃之如敝屣,这样如何面对养育过你的‘江东父老’!”

冯子固面有赧颜之色道:“不是我不想抗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日本兵太强大了,几乎是锐不可挡,所向披靡,长驱直入,一路南下。咱东南的台儿庄会战,国民党那么多正规部队都不在话下,我区区一个地方武装又何足挂齿呢,还不是以卵投石,自取灭亡!”

黄卫国见冯子固顾虑重重,悲观动摇,就义正词严、直截了当地道:“冯县长此言差也。”

“卫国弟,老朽愿洗耳恭听。”

“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哪有不败的将军?关公还走麦城呢!咱这的汉高祖刘邦呢,经过了多少次失败,最后还不是各各击破,统一了全国,建立了大汉王朝!当然您也没有这么大的野心。”黄卫国笑了笑又接道:“就现在的情况看,日军兵力分散,也很单薄,汉奸队系乌合之众,没有什么战斗力;而你振作起来,召集旧部,开展游击战术,挨机打击敌人,民众一定拥护;就我们两家来讲,可以相互配合,在国共合作的大旗下,还可以得到友邻的支持,定能把日军赶回老家去!”

冯子固用右手往后捋了捋渐密的头发想了想:自己好几个大队的人马就这样被日军冲散、打垮了,也的确窝囊;再者,就这样扔下全县的民众逃到后方去,他身为一县之长,也的确不长脸,真可谓无颜面对“江东父老”;还有,自己苦心经营大半辈子的名声和事业,就这样毁于一旦,也让他不甘心。就勉强答应黄卫国道:“那我就不走了,和你共同抗日。”

吴迅祥一直是鼓动冯子固逃到后方的,见冯子固答应黄卫国留下来,就有些着急,道:“黄书记,虽说朱邦乾领导的义勇总队打了几次胜仗,均系小打小闹,并没对日军以重创,要是和日军正面过招,怕是比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没准结局比我们还惨……”

黄卫国谈谈地笑了笑道:“我看迅祥老弟是害了‘恐日症’。”

吴迅祥执拗道:“你能不承认日军强大?”

黄卫国目光深邃,语重心长地道:“目前来讲,日军确实强大,只要全国的武装力量和民众团结一心,拧成一股绳,奋力杀敌,日军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你说小打小闹,饭得一口口地吃,水得一口口地喝,今天杀几个鬼子,明天杀几个鬼子,积少成多,打垮日军也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要都像你,见到鬼子就望风而逃,那日本鬼子什么时候也打不垮。可你又能逃跑到哪里去呢?逃到何时是个了啊!逃跑真的不是立身安命的拐杖!”

吴迅祥半天才道:“冯县长,请您三思……”

这个时候,冯子固浑身上下比打了鸡血还要精神,眉开眼笑道:“既然卫国弟如此诚心诚意,我们就留下来吧。也到晌午了,迅祥赶快备饭,我要和卫国弟好好喝几杯,这些天可把我郁闷死了。”

不久,在中共苏鲁豫边区特委领导下,在沛县三河尖召开了丰、沛、萧、砀、鱼五县联防会议,成立了五县联防办事处,这是共产党和国民党联合组成的统一战线机构,统一领导湖西地区的抗日斗争。由冯子固任办事处主任,黄卫国等任副主任。五县联防办事处成立后,在沛县五区马庄(办事处所在地)举办了“苏鲁豫边区抗日军政干部学校”,校长冯子固,黄卫国等为副校长。学校设政治课、军事课、民运课。讲政治课时,共产党教员讲共产党党员职责,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及共产党团结抗战的主张,宣传东北抗日联军的事迹,讲青年的出路。国民党教员讲三民主义。学生约二百人,学习两个月结束后,有的派往部队,有的分到地方做民运工作,有的在地方组织自卫团,成为了湖西抗日骨干力量。与此同时,由于共产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深得人心,形成了各阶层团结在共产党周围抗战的局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