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遍地八路 四处开花

linxiumu 收藏 1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青岛火车站的调车场像往常一样忙碌着,胶济铁路上的火车到了青岛之后都要在这里掉头检修等待编组。现在日军高层已经看到要想速战速决解决华夏问题已经不可能了,战争将要长期化,为了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日军加紧掠夺占领区的资源通过铁路运到港口输送到日本。铁路空前繁忙,调车场也就比较忙碌,只这个时候就停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青岛火车站的调车场像往常一样忙碌着,胶济铁路上的火车到了青岛之后都要在这里掉头检修等待编组。现在日军高层已经看到要想速战速决解决华夏问题已经不可能了,战争将要长期化,为了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日军加紧掠夺占领区的资源通过铁路运到港口输送到日本。铁路空前繁忙,调车场也就比较忙碌,只这个时候就停着9台火车头。

守门的伪警察一抬头看一辆载着鬼子兵的军车横冲直闯开过来,到了门口一个急停从车上跳下一个鬼子宪兵哇哩哇啦叫喊着看那意思是要进去。伪警察哪敢惹日本宪兵啊,赶紧打开大门让车进去。

车一进院子从车上跳下的十几个日本宪兵和一帮特务立刻冲向火车头把上边的铁路工人都赶到一起。其中有满铁的日本人刚要问问怎么回事就劈面挨了几个大嘴巴。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日本负责人拦住一个宪兵少尉问“除了什么事?”少尉推了他一把“走开,搜查抗日分子。”可是负责人抬头一看那些宪兵特务怎么扛着些包袱往机车上跑?

日本负责人一看形势不对悄悄溜回办公室使劲摇了摇电话的手柄然后根接线员要日本站长的电话,还没接通看到他及办公室悄悄跟进来的宪兵一刀捅进他的后腰里。日本人抽触了一下倒在桌子底下,屋子里一个华夏办事员惊得长着嘴愣在那里没动弹。宪兵换了一口当地话“别怕,俺是抗日游击队。不想死就别出声俺不为难你。”办事员猛然惊醒不住的点头。宪兵少尉作了个手势让办事员跟着他来到集中的工人队伍前。

此时在场的工人和日本人都被集中到铁道上分别站在两处。一个宪兵跑到少尉跟前低语两句,少尉一挥手一个特务站在月台上冲着工人喊“工人弟兄们,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我们是来打鬼子的。我们在火车头上放了炸药,你们赶紧往远处跑吧!快呀!”

工人们一开始没回过神来,都呆呆的站着。特务打扮得特工队员一看没人动又喊“炸药就要响啦,赶紧跑啊!”

这下工人们炸了群都往大门外跑,看门的伪警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想阻拦一下子就被冲倒了,人们从警察身上踩过去四散奔逃。

几个懂点华语的日本人听着不对劲就开始嘀咕,看到工人往外跑就也想有所动作,无奈几支枪立刻逼上来。

只见宪兵们从各个车头上飞快的跑回来跳上车,随后看着日本人的宪兵也跳上车,汽车立刻风驰电掣的冲出大门,差点把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警察撞飞。

此时有的机灵点的日本人赶紧跑去看火车头。跑近一看每个火车头上都帮着炸药包,导火索正在冒烟呢。一些鬼子撒腿就跑,但也有些上了蛮劲要去拆除炸药。那些炸药包都是用带刺的铁丝网左三道右三道捆上去的急切之间根本拆不下来。

载着宪兵少尉阮信的汽车刚刚冲出大门也就有一百米第一声爆炸声就传来了。接着爆炸声不断,火车头锅炉里的蒸汽冲天而起,天上满是各种零碎飞舞。特工队员们都趴在车厢里抱着头拍打着驾驶室催司机快开。

大家要问了,这阮信怎么会说日本话了?那不是有东北翻译留在游击队了嘛,工作清闲韩光武就让他教特工队员日语,好几个月了怎么也能学会几句吧。那特工队员也学会开车了吗?那倒不是,韩光武可没地方弄汽油让他们烧。这开车的是辛灵从青岛动员来的一个工人,原来给青岛的一个厂子老板开车,鬼子来了老板跑了他就失了业。汽车呢?阮信他们在路上顺手牵羊弄一辆还不是小菜一碟?

被爆炸的轰鸣声惊动了的鬼子满街乱窜一队队的鬼子伪军向火车站赶去,谁也没想到对面驶来的军车上载的是游击队。

爆炸声不仅惊动了鬼子也惊动了正在街上转悠的刘光本。刘光本早就接到消息青岛的鬼子伪军很多都调到胶县一带去“扫荡”了,他就打算来青岛捞一把。鬼子为了搜刮财富搞了个鸦片专卖,财源滚滚,青岛就有不少日本人开的大烟馆。抢一个大烟馆比在乡下打个土豪可实惠的多,加之刘光本最恨贩卖大烟的所以焉有不来之理?

刘光本在一个鬼子开的大烟馆门前游荡了一会儿正准备动手猛听见惊天动地的爆炸,一抬头看见火车站方向冒出大团的水汽,街上店铺的人也都纷纷出来张望相互打听出了什么事。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大家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这不警察们已经吹着哨子满街乱窜了。

街上的买卖铺户赶紧关门上板,大烟馆里的烟鬼们听见勺子的声音也纷纷往外走——要不一会儿戒严想走都走不了了,弄不好就给抓到宪兵队去,刘光本和薛志超逆着人流挤进烟馆儿。

烟馆里的鬼子正忙着收钱看见进来人连眼也没抬,一个华国伙计迎上来“大爷抽烟吗?”

薛志超一抬手把他扒拉得跌跌撞撞一头撞在柜台上,这下鬼子才抬起头来骂了一声“巴嘎。”下边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刘光本从柜台后面提了出来扔在地上一脚跺上去跺在那家伙太阳穴上,那个鬼子两眼突出整个身子抽动起来眼看就不活了。

还有两个鬼子看到这突发的一幕张大嘴还没叫出声来就被放了血,烟鬼和伙计们有的吓得坐在地上,有的想往外跑可是一看门口已经被几条大汉把住了。

刘光本踩死鬼子之后抽出枪来转身往后院走,柜上的钱自有人收拾,学智超也拎着枪跟上去。不一会儿后院一阵枪响鬼子不管是公的母的大的小的全部报销。刘光本意犹未尽蘸着鬼子的血在墙上画了只老虎。

在刘光本冲进大烟馆的时候刘光本的一群手下沿着街只要是鬼子的店铺就冲进去把铺子砸掉鬼子杀掉。

青岛的鬼子汉奸的注意力都被火车站的爆炸吸引过去根本顾不上街头的小打小闹,等鬼子得到消息刘光本早就出了青岛。阮信呢?坐着汽车跑得更快。

天亮之后鬼子指挥官怀着矛盾的心情望着眼前的木桥。过吧,桥对面肯定有不知道几支枪瞄着呢,绝对冲不过去。不过吧,好好的桥摆在面前这么诱人。他已经查过地图,问过带路的汉奸了,要绕过这条山涧要走将近一天,那么就没法按时到达后寨了。

最后他还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摆开炮火轻重机枪掩护尖兵过桥,一边派一支小部队出发绕过山涧。果不出所料尖兵刚上桥就被对面呼啸而来的子弹打下山涧,虽然步兵炮掷弹筒和轻重机枪把可疑的地方都犁了一遍但是每当有鬼子上桥就会有子弹飞来。一直到了中午李战杰玩儿够了才起爆早已埋好的地雷把桥炸掉彻底决了鬼子的望。鬼子苦啊,绕吧,好在几天来弹药消耗的不少走路轻快。

看到鬼子把兵力都抽空了张树正也决定动手了。当天一营和当地的游击队包围了占据莒县交通要道三贤镇的伪军大队。这个伪军大队原来是GMD的保安队战斗力和民团也差不多,一共三百多人其中一百多人还驻在离三贤镇五里的村子里。

这个地方韩光武那边的游击队一般不过来,本地的游击队一般不来这么靠近县城的地方找麻烦所以伪军清闲惯了对于游击队的突袭毫无准备。驻在村子里的伪军在一营冲到街上的时候还大多在街上游荡根本没有有组织的抵抗就溃散了。

三贤镇的外围建有炮楼,所以一营接近的时候发生了交火。但是很快一营就消灭了炮楼冲进镇子把满街的伪军象赶鸭子一样撵,一直撵到伪军的大队部。伪军的大队部是一座大户人家的院子,高高的围墙四角还建有炮楼。这对付土匪可以说绰绰有余但是一营带着步兵炮打下大院小菜一叠。但是张树正留下当地游击队监视院子里的伪军带着主力退出镇子。

现在还得让伪军坚持一会儿,因为张树正的目标是鬼子,伪军不过是个诱饵。鬼子是不会在乎伪军的损失的,所以要打疼鬼子还是要消灭鬼子兵。

不出所料县城里的鬼子虽然所剩不多但还是抽出六十多人来救伪军,刚出城不多远就掉进张树正的埋伏圈。先是地雷炸,然后机枪、排枪手榴弹一下子放翻一半多,剩下的趴在公路的路沟里苦苦支撑。

城上的鬼子看到自己人的状况又纠集一批鬼子冲出来救被四连死死挡住,打了一个小时不但没救回人去反而搭上了二十多个。

张树正顺势把县城围住,然后派人去和伪军谈判而且叫伪军派人出来看炮。伪军原指望鬼子能来解围,现在鬼子指望不上了游击队又威胁要用炮轰只好乖乖的投降。

从伪军大队长嘴里张树正确证了县城里鬼子顶多还有不到一百战斗人员其他都是徒手的勤杂人员,县中学的操场上还有大批没运走的物资。

晚上确定附近没有鬼子的增援部队张树正命令从三面攻城。

守城的鬼子中队长早已经向上司告急,无奈此时旅团长在挣扎了半天后刚刚咽气,其参谋人员也多有伤亡,旅团的指挥上出现了暂时的混乱。刚接手指挥的副旅团长生怕放走了韩光武,认为这不过是游击队为给韩光武解围的声东击西之计,再说也没兵可调。总之只好命令中队长死战到底,同时命令附近的伪军前来增援。但是你让伪军来伪军就来吗?敢动鬼子这种硬茬的队伍力量能小得了吗?谁想找不自在?不敢公开抗命多准备个十天半个月总可以吧。有的积极一些派出个把班来增援关个屁用。

鬼子中队长把徒手的几十名后勤人员也武装起来赶上城墙,可是面对三面攻击也是无可奈何。枪支不够,一面城墙只有四十人,没遭攻击的北门也不能一个人不派啊?

一营集中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和轻重机枪掩护土坦克送炸药首先炸开南门冲进城,把鬼子往北赶。很快东门和西门也被炸开。

眼见大势已去的鬼子中队长命令点燃堆积的物资残余部队分乘几辆汽车冲出北门。北门虽然没有多少游击队可是在路上埋了地雷撒了铁蒺藜。鬼子只好扔下被扎破车胎的汽车离开大路逃走。

张树正并不追击,此次作战要最大限度保证部队作战的持续性,多消灭几个鬼子倒是次要的,为了打死几个鬼子增加伤亡更不好。他更看重鬼子的物资。

不用张树正发话战士们冒着爆炸的危险冲进火场有的救火有的往外抢东西,终于保住了大约一半物资。

这一天对于鬼子来说有太多的惊喜,鬼子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令他们可以稍稍安慰的是不管怎么说游击队主力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但是第二天早上韩光武给了鬼子一个更大的惊喜:韩光武跑了。

傍晚时分打退了鬼子最后一次进攻韩光武清点了一下人数已经伤亡九十二个人了。开始的时候鬼子吃了轻敌的亏,现在鬼子正经八百的组织进攻部队的伤亡越来越大起来。韩光武手里一共就五百多人,再打下去恐怕连伤员都没法带走了。张树正也在电报里催韩光武撤退,告诉韩光武他那边已经动手了。

入夜之后山下的鬼子再次点燃火堆布置好警戒线。韩光武指挥战士们埋藏好带不走的东西在整个村子里不上地雷然后带着伤员在凌晨2点钟悄悄进入地道。

韩光武端着一挺歪把子机枪走在队伍前边。到了地道出口前边的战士轻轻推开洞口的遮蔽物慢慢蹭出去观察了一下示意安全,韩光武伸出头来看了看,只见鬼子的火堆就在不远处熊熊燃烧,但是火堆旁的哨兵靠着树似乎睡着了,除了风声和偶尔的枪声和口令声没有一点儿声音。

韩光武出了地道蹲在地道口旁边后面的战士鱼贯而出。一会儿先头的战士干净利落的干掉了火堆旁的哨兵,把火堆扑灭,部队迅速安静的通过警戒线。看看人走的差不多了韩光武也跳起来跟上队伍。火堆在人们过完之后又被点燃了。

过了火堆不久就到了鬼子宿营的区域,鬼子有的住在帐篷里有的抱着枪挤成一堆抱头大睡。看来忙活了一天鬼子累坏了,有的战士踩在鬼子脚上鬼子只是哼哼两声换个姿势接着睡。

快出了包围圈韩光武用枪口一指,梅应春乖觉地一哈腰抄起地上一个弹药箱,后边的战士也跟着把沿途深受可及的武器和弹药捡起来。

过了鬼子宿营地队伍开始小跑起来,忽然从一个山头上传来拉枪栓的声音然后有人用日语喊道“口令!”队伍最前边的侦察员毫不迟疑的回答了刚听来的鬼子口令,山上就没了动静。

天亮之后鬼子照旧象模像样的组织进攻,先是炮轰然后步兵冲锋。

步兵冲锋异常顺利没有遭到抵抗就冲到寨墙底下。有了第一天吃亏的经验这次鬼子不敢大意没敢立刻冲进去。太顺利了,和第一次进攻一样,谁知道是不是又是一个陷阱。

鬼子停下来等后续部队上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摸进村子,地雷开始不断爆炸了。

鬼子在村里忙活了两个小时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游击队消失了。现场指挥的鬼子得到报告后怎么也不能相信非要亲自到村里看一看,于是鬼子又把村子翻了一遍把韩光武埋的几乎所有地雷都引爆了也没找到一个人影。包围后山的鬼子得到消息后战战兢兢的报告昨天晚上被干掉两个哨兵还丢了一挺机枪两支掷弹筒。至此鬼子才相信游击队却是跑了。

维县鬼子副旅团长得到报告后如同当头挨了一闷棍坐倒在椅子上半天没说话。游击队跑了?在黄军的重重包围之中?他们长翅膀了?

从莒县逃出来的中队长报告攻城的敌人使用了轻重机枪、迫击炮和步兵跑火力凶猛。这支部队现在还在莒县扫荡分散在各处的皇协军。那么到底哪里是敌人的主力?他真有些搞不明白了。

“小犬大佐,你有什么看法?”

正趴在桌子上看地图的小犬连忙立正“将军,我认为这是韩光武的阴谋。他把我们吸引在后宅附近却让他的主力乘机占领莒县。莒县西边靠近鲁西,已经有八路正规军出现。这样即使失败他们也可以向西得到他们得支持。”

“吆西”少将点点头“命令留一部分部队搜山消灭逃走的敌人。其余部队转向莒县方向。从青岛抽调的部队归还建制。”

“嗨”参谋们答应一声去起草命令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