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九章杀回关外 第二节从返太行山

ddtt 收藏 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兄弟是那里人那?”八路军的侦察员问张学义,张学义笑着说:“我提个人你们知道不?张学良你们认识不?” “那谁不知道,他把老蒋差点杀了,那是民族英雄,没他我们还内耗呢,那有时间打鬼子?”八路军里不少人都很尊敬张学良的,因为他干了件好事。 “那是我大哥,我叫张学义,他的父亲就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兄弟是那里人那?”八路军的侦察员问张学义,张学义笑着说:“我提个人你们知道不?张学良你们认识不?”

“那谁不知道,他把老蒋差点杀了,那是民族英雄,没他我们还内耗呢,那有时间打鬼子?”八路军里不少人都很尊敬张学良的,因为他干了件好事。

“那是我大哥,我叫张学义,他的父亲就是我的干爹,我打小就在他们家长大的,不过我这人命不好,还没本事,投奔老蒋他不当我自己人,我回东北跟鬼子打屡战屡屡败,投奔明将麾下也施展不出来,现在都成光杆了,不过不管怎么地,我还是想出关杀鬼子,死在自己家附近也好被埋在故地。”张学义亮明身份众人无不惊诧,张学义还跟大家讲了讲西安事变的事儿,因为他是亲身经历过的。

八路军都十分佩服他的毅力,从三一年跟小鬼子打,一直打到现在,败多少次都不认输,敌人给多少钱都不投降,花完钱继续跟鬼子打,河北地面上的汉奸跟他比太不值钱,鬼子给几个饭钱就当汉奸的人太多了,很多伪军连工资都不拿,就是为了吃饭,为了吃口饭就不要脸的人还少呀,东北的伪满军就有三四十万呢。

“我姓罗,叫金保,兄弟,你今年多大了?我怎么听你说的跟你的年龄对不上号呢?”

张学义说:“二八年我十六岁从家里出来,三一年我第一次打鬼子时候也就十九吧二十岁的时候跟着马占山冯占海瞎混几天,往后也没少给别人帮忙,我也没本事,兵越带越少。”

“你们这那有饭馆,我可没闲时间听你们白乎,管饭不,不管饭我自己去吃饭了。”秦六发现八路军里很多人对他们有怀疑的眼神,他一点也不想呆,“横把,我们走吧,咱们去保定最大的饭馆吃饭去,别再这浪费时间,他们打他们的,我们打我们的。”秦六站起来背上三八卡宾枪打算走。

“告辞了,我们要赶路,不陪你们聊了,有机会见。”张学义整理了一下衣服徒步顺河边走。


张学义只长了一个脑袋,他知道自己进不了保定,秦六也是随口一说,那敢去那呀,万一鬼子全城戒严就完蛋了,就俩人能干点什么?还是过小镇时候找地方先吃饭吧,这两天一顿好饭也没吃过,就跑路来着。

小镇里的饭馆没什么太高档的菜,也没太精致的,只有量大实惠的菜,烧鸡红烧鱼的个头非常大,价钱也比大城市便宜的多,张学义坐在饭馆里放开肚皮吃,他心说话这年头人真难活,吃多少都饿,每天跑路就消耗不少体里,自己运气算是不错,还有点本事吃点好点,饭馆雅座外边还有不少苦力,他们能吃个啥,烙饼、咸菜、汤面,好吃的都吃不起,张学义心想我钱多点好,不如自己请他们吃,不过自己要跑路,不敢乱花钱只能低头吃自己的。

秦六提着酒壶喝酒,好容易喝一顿那能不喝好呢?就在他们快吃完饭的时候街上出了事儿,一队鬼子宪兵正在追赶一个人,张学义走出去一看就明白了,他心说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绿林人最应该做的,他看到一个年轻女人被追着跑,他也不知道这个女的是八路军的区长,他也没时间考虑这里边的套头,他就知道举枪就打,然后喊:“六爷,带上她快走。”

秦六放下酒,拿着枪跟美惠子说:“出事了,快走。”

小镇的街道上一下热闹起来,鬼子被忽然打来的一排子弹击倒好几个,秦六跟张学义是老搭档,俩人配合起来跟一个人一样,盒子炮瞬间封住鬼子兵的去路,不过张学义边开枪边感觉奇怪,怎么自己打鬼子的速度不快,但鬼子倒下去的跟多?街上枪乱响成一片,他不知道六百米外有个人也拿着三八枪正打鬼子。

击毙几个鬼子以后秦六说:“走人吧,一会鬼子多了更难打。”他背上装衣服的包袱就准备撤,张学义把左手的盒子炮插回腰带上,随后拉着老婆跑路,秦六给打掩护。

这饭吃的,还没吃痛快先打痛快了,鬼子徒步追出小镇,可没跑几步就有鬼子兵挨了子弹倒在地上,张学义也知道还有人打鬼子,管他谁帮忙,先他妈的跑了再说吧。

三个人一溜烟儿跑出去很远,就见一个穿白衣的人站在一个小高地上冲着他们笑,张学义停下来看着山上的人问:“刚才是你帮我打鬼子么?”

白衣年轻小伙从山上下来,“朋友,非常感谢你们,刚才跑的那女的是我们八路军的人,我叫刘太生,多亏你们出手,否则我也没机会杀那么多鬼子,是你们冒险吸引鬼子注意力我才有机会多打几枪。”

“好样的,好枪法,我很少见有人打这么远的,我听枪声,你是一直在距离我五百多米的地方开枪,是不是?”张学义收起武器好奇的问。

“这个距离不算远,我猜你也打得到。”刘太生背起枪往西边走,张学义边走边找话题跟他聊,他就喜欢有本事的人,尤其枪玩的比他好的人。

四个人没走多远看到一个提着二十响盒子炮的小伙,提双盒子炮的正是八路军武工队的队长魏强,张学义忽然看到一个跟从前的自己很像的人,所以他非常感兴趣。

“太生,这几位是谁?”魏强看没危险就收起武器,刘太生背好卡宾枪,“队长,刚才我去接应汪霞同志,我以为就我一个人阻击鬼子,结果这两位兄弟出手真快,我还没开一枪他们俩左右开攻,鬼子被他们打躺下一行,我还没见过出手跟队长一样利索的人。”

魏强仔细看看张学义,因为魏强以前在太行山的八路军正规军里,他是老八路,他仔细想了一下一仰脸说:“你就是八路军总部顾问张学义吧,你指挥过总部特务营,那会我还在特务营呢,不过人这么多你不可能认识我,你可是名人,怎么想起来到我们这?”

“哎,一言难尽,我只是想回关内,既然你认识我,我想求你一件事,把我送到关外去。”张学义已经厌恶了流亡生活,他希望回到自己的地盘战斗。

“不行,我从总部听说首长非常想你,他们很想再见到你,全面抗战打了快四了年,八路军是发展壮大了,可敌人依然强大,日本还从关外和本土不停的把新建立的师团调动过来,我们的压力太大,你跟我走吧,我先把你送到太行山上见首长,回关内不能走北平天津,那太危险,张先生,你能听我的建议么?”魏强也是知道张学义有名气的,让他跟八路军干绝对不错不了。


这次路过保定真不错,张学义一直顺着八路军的解放区向西走,进入山西地面以后一点危险都没有,路上再也不怕以寡敌众,再也不怕睡觉时候被鬼子抓走,他过了个把月塌实的生活。

抵达八路军总部以后张学义看到熟悉的五台山,看到熟悉的灰布军装,一群战马顺土路跑到自己面前,为首的一个人骑在战马上,大声的用湖南口音问话,“是张学义先生么,你可好走呀,这些年你去那了?”此人说完话跳下战马。

张学义仔细一看是彭总,马上立正站好给老总敬礼,“老总好,这些年您过的挺好?”

“不用多礼,我那敢接受一个民国二级上将的敬礼,到家里说话吧,你一去徐州怎么走了这么多年,听说你跟着各路诸侯一战台儿庄二战武汉,参加的都是大战役,很了不起,年纪不大成就不小。”老总背着手边走边跟他聊。

张学义唉声叹气的说:“我没本事,人都拼光了。”

“谁说拼光了,你的一个排还在我这呢,你往前看那是谁?”老总一指山上的一群人。

张学义仔细往山上一看,正是自己的一群好兄弟,钱瑞、刘二才、顺子,他们身背狙击步枪从山上下来,顺子第一个跑过来拉着张学义,“大哥,这些年你家也不回去,你怎么才到这?我们撤回重庆以后被鬼子飞机欺负苦了,人马只剩下几十号人,我们左等你不回来,右等你不回来,我们去西安找你没找到,就来到这里,估计你会路过这里。”

“啊,你们不好好呆在家里出来干什么,外边太危险了。”张学义感觉自己对不起大家,应该把他们留在家中享福,跟自己多少年了死了合适么?。

“去年我们年我们就出来了,在八路军总部干了一年拉,这就是苦一点,不过我们多次击败鬼子的挺进杀入队,他们想刺杀老总,你说鬼子多大胆子,结果被我们带着三十个神枪手一顿乱枪打死近百人,有空我们就偷袭鬼子补给线,想吃啥就有啥,我们每天吃日本的罐头,只要玩命的打就有好生活,基本也跟我们在家里差不多。”刘二才拉着兄弟张学义介绍着以往的经过。

“原来如此,你们还好吧,没受伤吧?”

“兄弟,你多心了,我们损失的只有几十条好枪,我们家伙的九七式狙击枪太少,枪磨损的厉害,只能选好的步枪卡宾枪给狙击手玩,我们几乎百战百胜,六百米内打鬼子脑袋一点悬念没有,我们抢来的炮足够一个营使用。”钱瑞介绍着战斗中的情况,张学义才放下心,他把自己后娶的老婆介绍给兄弟,兄弟们看着他笑而不语。

众人回到总部驻地,钱瑞、刘二才暂时在八路军总部担任侦察连的连长,实际兵力只有一个狙击手组成的排,许多神枪手都是前义勇军的成员。

房间里的桌子上摆上酒菜,兄弟四人庆祝大家又能活的好好的喝酒,大家吃着喝着就商议以后的打算,张顺拿大碗喝着汾酒说:“哥,你打算下一步去那,八路军对我们太好了,他们自己吃黑豆给我们吃白面大烙饼,我们要是走了,也太对不起人家。”

“啊?那你有啥想法?”张学义是不想呆在太行山上,这里太穷了,不如东北富裕,人多了吃饭都成问题,他根本不想在这里呆着。

“要走就我们哥们四个走,兵和武器全留给八路军,钱也给人家多留点,我们搞钱容易。”张顺也是有心的人,得谁的好处他就要报答谁,但打回老家最重要,八路军是百战百胜,也是不断向各省发展,但是暂时打不进东北,他打算不跟八路常干,他听彭老总说东北已经到处是抗联的主力部队,番号从抗联第一军一直排到第十五军,人马几十万之多,也是党领导的,也跟八路一样,他这就更想回家看看,抗联跟自己差不多,又是东北土生土长的人,又是铁了心跟小鬼子打到底的爱国军人。

“好,就这么定,现在议一下多会回东北,走什么路?”张学义拿大碗喝完汾酒,又倒上一大碗杏花村继续喝着,他现在不爱动脑子,因为兄弟们不傻,他们会设计很好的行军路线,在坐的有饭桶么?各个都是万人敌的好手,比拳头三五个人打不过他们一个,比枪法不管是玩什么枪,他们都是可以打到百发百中。

“我听说我们的老朋友,也就是三十五军军长傅作义在绥远附近站住脚,虽然没收复大城市,但是收复了县城,自七七事变后国军每战必失国土,只有他收复了地盘,我看他最能打,另外从绥远返回东北要走过大草原,我们都是老骑兵,骑马回白城一带打仗我们还是可以的,我早就不想当步兵了,我腿都走细了。”钱瑞早把回家的路线想好。

“也是呀,三十五军这么能打,跟他们合作不错。”张学义表示同意,刘二才又接着说:“兄弟,三十五军比八路只逊色一头,去年十一月,聂荣臻杨成武将军干掉了日本名将阿部规秀,今年三月三十五军击毙日本皇族出身的陆军中将水川伊夫,你说厉害不?鬼子在地面上那么厉害,死俩中将,咱们借道绥远肯定安全,那的鬼子被打怕了。”

“好,就这么定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顺子说:“明天走吧,今天你刚到这里好好休息吧。”


次日,钱瑞、刘二才、张顺向彭老总告辞,三个人是来八路军帮忙,并无正式军籍,三个人把腰上的牛皮子弹袋解下来,里边有一百多发盒子炮手枪子弹,八路军子弹太少了,他们舍不得把宝贵的子弹带走,因为子弹在八路军手里,作用更大,能杀更多的鬼子。

“你们一走我会想你们的,都是好军人呀,真舍不得你们走呀。”老总说话的时候钱瑞三个人又把每人带的双盒子炮放在桌子上,望远镜、步枪子弹盒、武装带、军服军帽,全留给八路军,三个人穿着便衣,每人只带两支缴获的王八盒子,因为八路军不喜欢这种威力不大的手枪,他们路上带着好防身。

另外他们从家里带来的兵,全部留给八路军,这三个人要轻装上路,就他们六个人带着短枪和数量不多的子弹走了,他们穿着老百姓的衣服就下了太行山。


八路军总部给这六个人开了路条和介绍信,他们一直在解放区里走,所以就跟旅游似的就进了陕西省,到这里就更不怕,他们又往北走就进了绥远地面,到这里他们顺利的跟三十五军的人联系上,就被重兵保护着进入三十五军的总部所在地。

因为是故人见面所以双方见面都很激动,张学义已经多年没见军长傅作义,傅作义也是去重庆治病刚刚回军部,这里有三十五军的军耕农场,所以军队的后勤保障比八路军强了许多,他的防区北边是外蒙古,那有苏联军队日本人过不来,西边是宁夏省(自治区是新中国搞的,民国时候叫宁夏省),又马家军守着,南边就是陕北,那是八路军的大后方,只有东边与绥远和包头市的日军有可能进攻,所以三十五军的防区算是比较安全的。

军部里召开隆重的接待宴会,桌子上各种炒菜十分丰富,另外还有涮羊肉,酒也多的是,傅作义最近病刚好,精神头十分足,面带微笑拉着张学义的手,“你好呀,这么多年上那去了,三七年你去太原见阎主任,我在娘子关打仗,没机会见见你,从三六年一别有四年没见拉。”

“军长还记着我呀,我又来这蹭饭来了,另外有什么我都先说出来,我们到您这还想要点东西,等我们登程前希望军长给我们每人一匹好马,顺便给点枪,我们就靠王八盒子没法跟鬼子玩命,还希望军长大人赞助赞助。”张学义把重要的话都放在前边,如果三十五军不帮忙他吃了饭就闪人,根本不多呆,他不给还是好事,张学义是土匪,贼说话这叫吃老横的,也就是抢劫的,不给钱和武器就在三十五军防区里找地主抢,地主家盒子炮手枪毛瑟步枪有的是,只是机枪少点,只是费一天的工夫而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