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 第一卷 《十字》 第六节 白水潭之狱(中)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


桑充国冷冷的看了邓绾一眼,突然笑道:“本来只听说邓大人喜欢当好官,无耻少廉,没想到血口喷人也是一把好手。”

邓绾心里恨极,但此时却不愿意把矛盾激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也只有把桑充国的辱骂当做耳边风,冷冷的说道:“桑充国,白水潭学生聚众袭击朝廷命官,不是想造反是想做什么?你现在把他们给弹压住,本官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否则休怪本官无情。到时候你们桑家满门,都难逃一死。”

他说的也不全是恐吓之语,如果双方发生流血冲突,那么白水潭学生造反的罪名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只不过他邓绾处置失当,激起民变,就算不死,也跑不了罢官流放的命运。不过如果事情真到了最坏的状况,估计他也等不到罢官流放的那一天,十之八九要命丧白水潭,他邓绾大好前程,可不愿意在这里挂了账。

桑充国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他也不愿意因为自己把这些大宋的未来精英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当下冷笑道:“邓大人,你让我这个样子去说服学生,只怕适得其反。”

邓绾把手一挥,“给他松绑!”

有衙役上来给桑充国松了绑,桑充国轻蔑的看了邓绾一眼,走到那些学生面前,高声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全部给我回去,照常上课,当今圣天子在上,几个奸小陷害不了我们。全部给我回去!这样子围成一堆,成何体统?”

程颢等人也开始在学生中做工作,劝说学生回去。但是学生们动都不动,有人吼道:“不放桑教授,我们不回去!”

桑充国听到这个声音,怒声吼道:“袁景文,你好大胆子,你想造反不成?白水潭还有没有校规了?连师长的话也敢不听?全部给我回去,你们想要天下人说白水潭是一群无法无天的乌合之众吗?”

那人立即不做声了,众人见桑充国发怒,也没有人敢做声。但就是不肯走,任凭程颢等老师把舌头劝烂,大家连脚步都不肯动一下。桑充国知道这些学生都是十七八岁到二十多岁的年纪,正是热血重义之时,自己断难劝动。便转身对邓绾说道:“邓大人,我们走吧,你押着我走在前面,没有人敢阻拦的。”

邓绾冷笑道:“但愿如此,走!”

当下邓绾带着两个学生押着桑充国走在队伍的前面,往开封城走去。桑充国所到之处,那些学生也不敢阻挡,勉强让开一条路来,但是队伍后面,几千人却是紧紧的跟着不放。韩维感慨的和曾布对望一眼,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在这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心里把邓绾他们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待队伍走到白水潭山门的时候,有感情脆弱一点的学生忍不住痛声大哭,本来就挺悲愤伤感的情绪突然爆发,引得许多人纵声大哭,有些人更是指着邓绾破口大骂。

程颐听得这些哭声,心里很不耐烦,忍不住厉声喝道:“哭什么哭,七尺男儿,像个女人似的。”

桑充国强忍住心里的悲愤,也停下来朝学生们高声喝道:“男儿可流血,不可流泪。有什么好哭的?当年东汉太学生为奸人所害,或杀或逐,你们听说谁哭过吗?给我振作一点,别丢我们白水潭学院的脸。”

有几个学生听到程颐和桑充国的训斥,便止住了泪,高声说道:“诸位,桑教授说得对,大家都不要哭。难道大宋会没有王法吗?有什么好哭的?”

桑充国见众人渐渐止住哭声,便对程颢说道:“程先生,子明和沈大人都不在,白水潭就交给先生主持。今日凡我白水潭学生敢踏出这山门一步,你就把他给开除了,以后永远也不要进这白水潭学院之门。”

程颢挤出一丝笑答说道:“长卿放心,天子圣明,又有石公子在朝,你们定不会有事。长卿此去,比得上东汉范滂,从今日起长卿名动天下,可惜我没有这个资格去坐开封府的大牢。”

邓绾等人押着桑充国等人回到开封府之时,石越早就骑马在开封府衙门之前等着了。他听到消息便知道来不及赶回白水潭,干脆直接来开封府听消息。远远看着邓绾等人押着一行人过来,竟然发现桑充国和段子介也在其中,当时就怔住了。程颐和孙觉惹上关系,这是早在意料之中的,以二人的名头,王安石也不能把他们如何,但是桑充国和段子介就不同了,桑充国不过一个布衣,段子介也不过是一个举子,他们扯进来,麻烦就大了。

眼见着邓绾等人走了近来,石越沉着脸把手一举,厉声说道:“韩大人、曾大人、邓大人,久违了。”

几个人早就看见石越了,韩维和曾布满脸尴尬,邓绾却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笑嘻嘻的说道:“石大人,久违了。”

石越阴沉着脸狠毒的盯了邓绾一眼,狞笑道:“邓大人,不知道我兄弟桑充国犯了什么罪?我这个学生段子介又犯了哪一条,你把他们抓到开封府来?”

邓绾满不在乎的笑道:“石大人,我们也是奉旨办事。白水潭学院跑了十三名要犯,下官怀疑桑充国便是主谋。这个段子介,持兵器拒捕,辱骂朝廷命官,罪名也是不轻。怎么,石大人有什么指教吗?”

石越阴着脸看了邓绾半晌,忽然哈哈大笑道:“邓大人,我看你搞错了,这白水潭的山长是我石某人,不是他桑充国。要抓主谋,我石某人便在此处,怎么不来抓我?”

邓绾笑嘻嘻的回道:“石大人说笑了,皇上亲口说此事不关石大人的事,下官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抓你。这桑充国却是《白水潭学刊》的主编,平日也是桑充国替石大人主持校务,他是逃不了主谋之罪的。”

石越一时辞拙,他知道再纠缠下去难免自取其辱,便冷冷的对邓绾笑道:“邓大人,看来下官和你平日是少了亲近。下官祝你官运亨通,早至公侯。你我同殿为臣,定有再会之日。告辞了!”也不和韩维、曾布打招呼,拍马便走。

韩维和曾布都知道邓绾这次是把石越往死里给得罪了,他日邓绾有什么把柄落到石越手里,下场必定好不到哪去。两人不知为何,突然有点怜悯起邓绾起来。

当石越回到白水潭之时,几个白水潭的乡民一看到他,便围了上来,跪倒一大片:“石大人,桑公子可是个好人,你一定要救他呀。”

好不容易安抚住这些人,进了白水潭,却吃惊的发现学院里的道路草坪上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不是树倒猢狲散了吧?”

到了主楼,才发现李丁文在等他,石越疑惑的问道:“潜光兄,这是怎么一回事?”

“学生们都聚集在讲演堂……”李丁文一边苦笑着向石越说明事情经过,一边陪着他走向讲演堂。

此时的讲演堂,聚集了白水潭的全部学生。二年级的学生自动按系一堆一堆的聚集在一起,一年级的学生则按班级聚集着,沈括也已经赶来,和程颢、邵康节等人一起维持秩序,控制学生的情绪。

显然这个时候学生们已经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有一个青衫青年站在台上,挥着拳头高声说道:“诸位,诸位,桑教授何罪?程教授何罪?孙教授何罪?段子介何罪?十三同学何罪?我们不过是探讨经义,讲了一些真话,奸党小人就要从中构陷!这还有没有天理王法?秦政无道,偶语诗书者弃市,东汉昏暗,太学生议政有罪!这种事情竟然复见于今日!东汉之时党锢之祸,太学生以赴死为荣,皇甫嵩身为将军,因为没有逮捕入狱,引以为耻,上书自请下狱。我辈不才,也不愿意落古人之后。若是议政有罪,我张淳愿效古人之风,与诸师长同窗同罪。哪位愿与我同往,叩阙上书?”

“张淳兄,我当与你同往。”

“张淳,我也与你一起去!”

……

响应者一大片。

又有人跳到台上,厉声说道:“张淳之说,虽然重义轻生,但今世不比东汉,皇上圣明,非昏庸之君可比。我袁景文,愿去登闻鼓院击鼓上书,为桑教授击鼓鸣冤!哪位同学愿与我联署同往?”

“袁景文说得有理,我等愿往。”

“不错,我便不信这世界上有人能一手遮天。”

……

这又是另一种想法的人。

还有一些学生则暗暗聚集在一起,彼此说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现在师长有难,我们应当上书阙下,请把师长的罪过让我们来替代,请皇上成全我们的孝心。这才是正理。至于是非黑白,上有圣明天子,下有石山长,我们不可以冒然行事,陷桑教授诸师长于不忠不义之中。”

“不错,这才是正理。”

“我们一起去起草吧。”

……

除此之外,尚有一部分人静悄悄的不作声,这些人有些是生性懦弱,有些则是纯粹的好学生,对沈括、程颢等人十分信赖,有些则是盼望石越回来主持大局……

当石越走到讲演堂的时候,那些准备去登闻鼓院击鼓上书的人正开始往外走,看到石越回来,立时高声喊道:“石山长回来了,石山长回来了。”沈括和程颢听到这个消息,算是偷偷抹了一把汗。

石越沉着脸问袁景文等人:“你们准备去哪里?”

袁景文是格物院的学生,平时对石越的学说最为敬服,见石越问他,便满含期待的说道:“学生准备去登闻鼓院上书,为桑教授鸣冤。”

“桑教授不过是被开封府抓去,尚未审判定案,有何冤可诉?”石越冷冷的问道。

这一盆凉水浇下来,袁景文等人讷讷不言。好一会才有人说道:“以邓绾那种小人,定会构谄成罪。我们去登闻鼓院,也好让天下人知道清议如何?”

“是清议还是朋党?”石越厉声喝道,“你们还要授人以口实吗?我们白水潭的学生去上书,正好给奸人机会污陷。”

“石山长,君子无朋,小人才有朋!”有人不服气的顶撞。

石越冷笑道:“小人若要构陷你,要的只是一个口实,他管你君子有没有朋?”他自觉自己语气有点过重,又放缓语气说道:“还有谁想上书的?”

张淳站出来说道:“回山长,学生也是想上书的。”

“哦,你想做什么?不会也是想去登闻鼓院吧?”

“学生是想叩阙,请与诸师长同学同罪。”张淳昂然说道。

“同罪,诸师长和同学有何罪可言?”

“正因为他们无罪,无罪而受罪责,特别是因为议论时政与经义而受罪责,是读书人最大的荣耀,所以我们愿意与诸师长同学同罪。我当上书朝廷,若认为我师长同学无罪,便请放他们回来;若认为他们有罪,那么我们愿意与之同罪。”

石越一时感觉到他的主张不太好驳斥,便问道:“你这是学东汉人之风骨了?”

“正是。”

“那么东汉党锢之祸,如你这样做之后,被关押的人有没有放出来呢?”

“……”

“因为党锢之祸,东汉终于元气大伤,终至于亡国。这种逞一时之意气的作法,为什么还要学?你们这样做,只能给小人以借口,在皇上面前构陷我们是朋党,最终损害的,是大宋的元气。”

“……”

“桑教授说过,今天敢踏出白水潭山门一步的学生,以后就永远也不是白水潭学院的学生了。你们若真的桑教授的好学生好弟子,就正常上课。这件事情,我自然会有应对之策的。”

虽然石越暂时压制住了白水潭学院学生们的情绪,但是他所说的“应对之策”,却是连自己心里也没有谱。

开封府上,邓绾用尽心机,要桑充国招出那十三个学生的下落,并且想要他承认那些文章是有意攻击王安石的。他从文章中寻找蛛丝马迹,断章取义,横加指责。而桑充国和程颐、孙觉又岂是吃素的?特别是程颐和孙觉,学问尚在邓绾之上,几次把邓绾驳得哑口无言。偏偏韩维和曾布审问的时候什么事也不管,对孙觉和程颐更是礼数周详,公堂上给他们按排了座位,倒把开封府变成了辩论堂。邓绾若想对桑充国用刑,韩维和曾布未免就要皱起眉毛反对,把邓绾气得几次按捺不住。

在公堂之外,则是雪片般的本章递进了中书省。冯京和王安石各执一辞,赵顼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处置是好,干脆把所有关于此事的本章全部搁置起来,不置可否。石越三天之内,已经是写了十二封奏折递进大内了,“桑充国与臣,盖兄弟之情,今无罪入狱,臣实惶惧。臣乞陛下念惜君臣之情,释桑充国之狱,臣当奉还所有封赐,从此不敢再言时政,退归田里,老此一生。若必要加罪,白水潭之事,皆由臣起,臣当一身当之,亦与桑充国无干……”石越仔细的再读了一遍刚写的奏折,招呼道:“侍剑,备马。”

侍剑牵了马过来,有点担心的问道:“公子,你还是坐车吧?这几天都没有睡好。”

“不必了。”石越淡淡的说道。这几天他根本没有办法睡着,他根本没有料得邓绾竟然是存心要把这件事办成大狱,结果把桑充国也牵连入狱了。当时自己若在白水潭就好了,自己在场,邓绾断不敢抓桑充国。

他想起自己去桑府时,桑夫人当场晕倒,桑梓儿含着泪水求自己救桑充国的情景,就更加难受了。来到这个世界,桑家老老小小把自己当成亲人看待的,此时却是自己间接害得桑充国入狱。他记得自己亲口答应桑俞楚:“伯父你尽管放心,我不会让长卿有事的。”

自己的承诺,究竟能不能兑现呢?石越现在最怕的,是每天去桑家面对桑氏夫妇和桑梓儿那充满期盼的眼神,看到那眼神黯淡下去,他心里就会有一种犯罪感。

这两天连皇帝也躲着自己,李向安悄悄托人传话给自己,说皇帝这几天心神不宁,连王安石都不愿意见,一般都退了朝就走,根本比不得以前,会把王安石留下来说一会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应当还是有可为吧?

坐在马上胡思乱想,到了东华门,递了牌子请见。便走到一棵槐树下等候。过一会,见有一个年轻人穿着常服下了马往里面走去,石越看此人气度不凡,心里有几分奇怪,大宋的年轻官吏中,除了自己和王雱之外,应当没有别人可以这么随便出入禁中,此人身材不似王雱,看他的身份,竟是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不过此时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猜测此人的身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