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连(九)

aqssm 收藏 1 150
导读:众所周知,我们的阚师长习惯于发号施令,但是那一次我们的阚师长掉以轻心了。他回到家里,跟他的老婆也就是我们师医院的院长苏静仪说,我把阚层林许配给一团特务连的一个排长了。   苏静仪一听就懵了。苏静仪说,阚大门,你休想!现在不是你横行霸道的时候了。儿女的婚姻大事,绝不能由着你胡来!   我们的阚师长鼓起眼珠子问苏静仪,我怎么胡来啦?你了解那个排长吗?   苏静仪说,不管我了解不了解,这个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婚姻自由,孩子的事情孩子自己说了算。   我们的阚师长气坏了,但那天没有发火。据说

众所周知,我们的阚师长习惯于发号施令,但是那一次我们的阚师长掉以轻心了。他回到家里,跟他的老婆也就是我们师医院的院长苏静仪说,我把阚层林许配给一团特务连的一个排长了。

苏静仪一听就懵了。苏静仪说,阚大门,你休想!现在不是你横行霸道的时候了。儿女的婚姻大事,绝不能由着你胡来!

我们的阚师长鼓起眼珠子问苏静仪,我怎么胡来啦?你了解那个排长吗?

苏静仪说,不管我了解不了解,这个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婚姻自由,孩子的事情孩子自己说了算。

我们的阚师长气坏了,但那天没有发火。据说在我们当兵前的这一年,我们阚师长的脾气较之过去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在队伍上仍然八面威风,但是一回到家里就会变得沉默寡言。用马学方的话说,这都是因为不打仗造成的,没有仗打了,我们的阚师长再也没有过去那样威风了。

作为一个有思想的喂猪员,我有大量的时间阅读。我向文书借来连史看得津津有味。譬如我们连史里记载,说队伍刚刚开进朝鲜时,在第二次战役中,我们的老连长阚大门同志奉命带领一个班去侦察敌人的炮兵阵地,阚大门同志带着这个班先到了一个地方,潜伏了半个小时,搞清楚这里没有炮兵阵地,就带着队伍回来了,途中钻到一个山洞里,美美地睡了一觉。傍晚回去向团长报告说,敌人的炮兵阵地纵坐标多少多少,横坐标多少多少,榴弹炮有多少多少。团长看阚大门的队伍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翻山越岭皮肉吃苦的痕迹,很怀疑地问,你亲眼看见了吗?阚大门同志说,我是算出来的。团长勃然大怒说,阚大门你把战斗当儿戏,叫你去侦察敌人的炮兵阵地,你居然去睡觉。贻误战机,枪毙!

阚大门说,团长你把我这条命留到明天早晨,如果敌人的炮兵阵地不在我讲的这个地方,你再枪毙我不迟。

后来的战斗事实证明,敌人的炮兵阵地果然就在阚大门同志说的坐标系里。团长把阚大门叫到指挥部让他说说经验,阚大门说,很简单,我在地图上把地形都研究透了。榴弹炮的射程有多远我知道,最近射击距离我也知道,炮弹能够穿过的山峦缝隙我也清楚。这几个条件一综合,他能够设置炮兵阵地的位置只有两个,我去了第一个地方,那里不是,那就肯定是第二个地方。

当时的团长是老红军,没有多少文化,一听阚大门这样说,连声说,不枪毙了,不枪毙了,这样的干部哪能枪毙啊!赶紧向师里打电话,让阚大门同志接替在那场战斗中牺牲的三营长。

那年春季训练誓师大会之后,黄嘉平提升为副指导员,三排长吴国品调到机关工作,这样我们连队就有了两个干部的空缺。

在我当了四十二天专职喂猪员的那天,团政治处主任带着几个人到我们连队考察骨干,其实大家心照不宣,他们就是来考察那两个排长的接班人的。被考察的骨干首先就是三个干部苗子,陈骁,王晓华,耿尚勤。

你可以想象出来,自从被考察之后,陈骁和王晓华耿尚勤他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就在这三个准排长如履薄冰的日子里,王晓华接到一封情意绵绵的信。信是通信员送报纸送来的,寄信人落的地址是本市,信封上贴着邮票,属于正常渠道。不正常的是内容: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会感到奇怪,但你应该知道我是谁。自从你来带领我们五朵金花搞训练,你的身影就在我的脑海里扎根了。虽然你不是那么英俊高大,但是你刚毅的面容,果断的手势,敏锐的眼神,无不在我的心里扎下深深的烙印。我愿意同你建立深厚的革命友谊。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们下星期日(2月16日)上午九点钟在赵王渡桥头见面,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落款是“知名不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