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连(七)

aqssm 收藏 0 56
导读:春节过后不久我们特务连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天我们团的保卫股长张震峰陪同一名上了年纪的干部来到我们特务连,二话不说,直接进了连部。很快连长就出来吩咐连值日到操场上去找一排长祝生珉,连值日路过一排宿舍,对一排的排值日说,坏了,你们排长的事情可能又犯了,上面来抓人了。   连值日这么一说不要紧,排值日撒丫子就跑,一直跑到操场见到祝生珉就说,排长你快逃吧,上面来人了要抓你。   祝生珉那当口正在鼓捣他的远程定向窃听器。自从上次张震峰把他的那堆破铜烂铁弄走之后,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又把东西找齐,而且找得更齐了。经过上

春节过后不久我们特务连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天我们团的保卫股长张震峰陪同一名上了年纪的干部来到我们特务连,二话不说,直接进了连部。很快连长就出来吩咐连值日到操场上去找一排长祝生珉,连值日路过一排宿舍,对一排的排值日说,坏了,你们排长的事情可能又犯了,上面来抓人了。

连值日这么一说不要紧,排值日撒丫子就跑,一直跑到操场见到祝生珉就说,排长你快逃吧,上面来人了要抓你。

祝生珉那当口正在鼓捣他的远程定向窃听器。自从上次张震峰把他的那堆破铜烂铁弄走之后,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又把东西找齐,而且找得更齐了。经过上次的挫折,他的信心更足了,干劲更大了。

猛然听说上面来人抓他,祝生珉一时半会没有回过神来。

我们的一排长当然不信,但也不是全不信。那阵子阶级斗争还抓得很紧,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祝生珉倒是很能沉得住气,很从容地收拾着他的零散物件,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

这时黄嘉平跑过来说,祝生珉你赶快到连部去,你老哥恐怕有好事了,909研究所派人来了,说你的远程定向窃听器搞成了。

祝生珉回到连部进到会议室,果然看见阚师长和赵团长都在,还有张震峰和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个人一见到祝生珉就说,你是祝排长吧,我是909研究所的工程师朱景山。我代表我们三分所首先向你检讨,由于我们的疏忽,由于我们低估了基层同志的创造性,没有认识到你的发明的重要意义。然后就娓娓道来。朱景山说,909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姜文璜姜总多年来致力于远程定向窃听装备的研究,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最佳方案,后来偶然得知二十七师一个排长提出了长波反馈的设想,很受启发。虽然祝生珉的长波反馈理论还不成熟,但是仅凭这个创意就非常有价值,因为这个想法非常超前,非常适应未来陆战的需要,所以请祝生珉到909研究所去一趟,结合训练作战需求再谈谈自己的想法。

朱景山讲话时祝生珉的表情很奇怪,他大约有东张西望的习惯,但是有师长和团长在场,他又不敢东张西望,只好不时地偷看师长和团长。

我们的阚师长这天到我们特务连来纯属偶然,他是来一营观摩攻城战术训练的,听说了这件事情就顺便过来看看。我们的赵团长这天到特务连来,也是纯属偶然,因为他是陪同师长来的。团长陪着师长过来,就把这件本来很小的事情弄得动静很大。

等朱景山说完了,我们的阚师长站起来了,从椅子背后走到祝生珉的身后说,我听明白了,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祝生珉同志就是提供了一个想法是不是?

朱景山说,是,是创意。

我们的阚师长笑笑说,一回事,就是想法。我没有想到我们二十七师还有这么个排长,不务正业,没事找事,胡思乱想。

我们的阚师长这么一说,本来很热烈的会议室,咔嚓一下变得鸦雀无声,连赵团长的脸色都变了。

阚师长问祝生珉,你今年多大了?

祝生珉站起来说,二……十八。

阚师长又问,哦,二十八岁了还当排长啊,当了几年啦?

祝生珉很清楚地回答,八年了。

阚师长说,一个排长就当八年啊!照我看来在我们二十七师,只有两个人进步最慢,一个是你,一个是我,你说是不是?

祝生珉的嘴巴动了几下,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阚师长说,一个人三年五载当排长并不难,难的是十年八年如一日,只当排长不当连长,更难的是十年八年只当排长不干排长的事。

这回不仅是我们的团长我们的营长我们的连长面部表情僵硬,大气不敢出,就连909研究所的朱景山的脸上都很尴尬。祝生珉此刻虽然脑门子冒出了冷汗,但是眼睛里却流露出不屈,他用一种委屈的甚至是愤懑的眼神盯着巍峨高大的阚师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