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连(六)

aqssm 收藏 1 60
导读: 我在炊事班里——不,准确的说是在猪圈里,不仅真正实现了高智商和低智商的最佳结合,而且有了大量时间可以看书学习。我读我们连队的连史就是在那个时期。   还有一个重要的情况值得一提。以我的猪圈为圆心,以三千米为半径画圆,往北可以把全团划进来,往东可以把炮兵团划进来,往西可以把一大片训练场的开阔地划进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往南可以把海滑留守处划进来,也就是说,可以把五朵金花划进来。   这么跟你说吧,在喂猪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我的心情好得不能再好了,我每天都要背诵很多名言或者警句,我常常用这些名言或者

我在炊事班里——不,准确的说是在猪圈里,不仅真正实现了高智商和低智商的最佳结合,而且有了大量时间可以看书学习。我读我们连队的连史就是在那个时期。

还有一个重要的情况值得一提。以我的猪圈为圆心,以三千米为半径画圆,往北可以把全团划进来,往东可以把炮兵团划进来,往西可以把一大片训练场的开阔地划进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往南可以把海滑留守处划进来,也就是说,可以把五朵金花划进来。

这么跟你说吧,在喂猪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我的心情好得不能再好了,我每天都要背诵很多名言或者警句,我常常用这些名言或者警句把自己激动得热血沸腾。

当然我不会满足于永远喂猪,而且我不能保证我喂猪的水平很高。但是我尽心尽力,我有的是力气,有的是文化,我可以利用喂猪的时间来钻研营养学,也可以利用养猪的时间钻研文学,还可以利用喂猪的时间来干坏事。后来我果然干了一件挺让人解气的坏事。

那是一个周末的傍晚,太阳即将下山了,我从十里铺打猪草回来,快到我们一团营房西门时,突然发现外面有两个海军女兵从南往北行进。她们去干什么我不知道,其中一个背着画板,估计是写生去了。

我和她们狭路相逢,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在我们相距还有二十米的地方,我就暗暗地拿定主意,要昂首挺胸,虽然背上的一大捆干草压得我直不起腰。

令人意外的是,在我和这两朵金花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发现她们压根儿没有注意我。我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在心里想,我一定要进步,一定要发展,一定要在某个日子里,让这两个蠢丫头刮目相看。我这样想着心里就好受多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听见女兵乙说,3399817,幺拐不就是特务连吗?王晓华连队的。

我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是我的猪倌制服暴露了我的身份。因为是打猪草,我自然要穿工作服,我的军装外面罩着蓝色的大褂,而我的大褂除了在前面的口袋上,还不偏不倚地在屁股上也印着33998-17的字样,当我背着干草的时候,我的屁股不可能不撅起来,这样一来,好像我是故意向她们炫耀我是特务连专职喂猪员似的。

我飞快地向她们瞥了一眼。我打算不理睬她们,并且暗中加快了步伐。就在这时我听见女兵乙说,喂,老兵,你等一下。我站住了。

女兵乙从后面雄赳赳气昂昂地追了上来,问我,你是王晓华连队的吧?

我放下背上的干草回答说,王晓华是我们连队的。

女兵乙怔了一下,然后撇嘴一笑说,你还挺会咬文嚼字。请你转告王晓华,有空到我们宣传队玩儿,看看我们的队列舞。我们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这当口我才发现女兵乙虽然嗓子很好,但是长得很一般,除了有挺胸脯夹屁股的毛病,脸上还有雀斑,头发黄黄的稀稀的。而那个说话次好听的女兵甲才是真正的漂亮,身材很匀称,走路也是自自然然落落大方的,既不夸张地挺着胸脯,也不刻意地夹着屁股。她背着画板,沐浴在傍晚斜阳灿烂的光辉里,就像一幅闪闪发光的油画。我的眼睛看着稍微远一点的女兵甲,对稍微近一点的女兵乙说,为什么不请我去看你们的队列舞?

女兵乙似乎惊讶了一下,冲口而出说,你?

我迎着她惊疑的目光,仰起下巴说,我。

女兵乙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说,你这个猪倌还挺有个性。

我说我当然有个性,我要是没有个性我能当特务连的猪倌吗?说完这话我就背起干草,头也不抬地走了。

这次跟她们相遇之后,在我的猪倌生涯最后的五十多个日子里,我利用职务之便,数次在同样的时候出现在同样的路段上。遗憾的是,我没有重新遇见过她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