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翼龙胚胎石(上)

辽西老戟 收藏 4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哗啦!杨欣从井沿探出头来:“金教授!你看!”手里举着一块黑黢黢的石头。 “快上来!”金教授连忙接过石头,拉出水淋淋的杨欣。 “教授,我再下去看看!”杨欣站在大井旁,大口、大口喘着气说。 “别下去,你先歇会儿!看完这块再说。”金教授拿着石头来到了发电机的大灯旁。摘掉帽子、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哗啦!杨欣从井沿探出头来:“金教授!你看!”手里举着一块黑黢黢的石头。

“快上来!”金教授连忙接过石头,拉出水淋淋的杨欣。

“教授,我再下去看看!”杨欣站在大井旁,大口、大口喘着气说。

“别下去,你先歇会儿!看完这块再说。”金教授拿着石头来到了发电机的大灯旁。摘掉帽子、脱下风衣,蹲在毛利打开的箱子旁,用放大镜看了看,递给毛利说:“看仔细了,这是启口,按着纹线四面打上细锛,慢慢用鹰嘴震开,别走锛、别掉料,千万要小心!”

毛利收起发报机,把石头放在木箱上固定好,熟练地把薄如刀片的细锛,从四边慢慢嵌进石头,用鹰嘴锤子小心翼翼地捶打着。边捶打、边用耳朵仔细地倾听着。

金教授说:“杨队长,你把衣服穿上,看着了凉。正负本分开后,需要检测化验,时间会很长。”

杨欣披上衣服:“好!那你们先忙着,我去四周看看。”抬头对章鱼说:“章鱼,照顾好教授,保证供电照明。把驾驶楼里的冲锋枪拿出来,注意警戒。”

“是!”

杨欣说完,四处张望了一下,向东面围墙走去。

皇圈范围不小,从西圈大井到东圈拖雷墓很远。雾气中,杨欣看到苍松翠柏的掩映下,石冢土坟遍野,石碑石坊林立。有的坟冢上还竖着灵幡,碑前陈放着供果。

望着这里的一切,儿时的记忆浮现在眼前。这里曾经是杨欣和小伙伴们没束没管的天堂乐园,他们在这望不尽的坟圈子里一起捉迷藏、逮蚂蚱、抓田鼠、烧豆子、偷吃看坟黑大爷、秃二叔的西瓜。这里没有老师管、没有大人骂,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他也就是在这里跟着姑父乌旦学会了少林拳、八卦掌、水火棍和百步飞石、打下了坚实的武功根基。小时候的杨欣,习武练功不是为了强身健体,他就是想不受屯里丁雄的欺负,一心要把丁雄打翻在地,出出身小力薄、倍受欺凌的恶气。可是丁雄魁梧高大、身强力壮,从小就跟着看家护院的拳脚师傅练功,杨欣怎么也打不过他。他只好用智谋取胜,和小伙伴们制造种种的恶作剧,使丁雄屡出洋相、狼狈不堪。

杨欣想着丁雄被凉水浇头、背着“大王八”的字条、不知所措地的瞪着杏核眼、被马蜂蜇得在河边光屁股跑的情形,不由得笑了。

忽然,杨欣听到东面传来“咚咚!”的响声,雾气中什么也看不清楚。嗯?什么声音?好像是在坟包里刨土的动静,难道是谁在盗墓?

杨欣循着响声,慢慢向前走去。渐渐地看到雾团中有暗暗的光线闪出,杨欣便悄悄向一个插着灵幡的坟包隐去。他刚要蹲下来,俯向坟包向东面张望。突然,坟包西面的窟窿里伸出一只大手,一下把他拉了进去。

杨欣猝不及防被拉进了坟窟窿里,着实吓了一大跳。

“杨队长,是我,朴成!”坟窟窿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不过,杨欣听出了是朴大裤裆的声音。

“朴大裤裆!你吓死我了!黑更半夜的,你到这儿干啥来了?”

“嘘!小点声!”朴大裤裆拉着杨欣坐在地上,按着他的肩膀说:“杨队长,我是保护国宝来了!”

“哼,恐怕是黑吃黑的盗墓贼!”杨欣听着东面“吭吭”的刨土声,讥讽地说道:“你就不怕皇圈会的铁杖飞镖?”

“嘿嘿,我说兄弟,我和皇圈会没有梁子,鞑子营我也没少喝过酒,铁杖飞镖落不到我朴大裤裆的头上。”

乌力的通天铁杖和滕婆子的金钱飞镖,在辽西一带,远近闻名。杨欣听着出气声息,感到坟窟窿里还有人,“你们来了多少人?”

“这里只有我和于甘,酒葫芦探哨去了。”朴大裤裆低声说道:“杨队长,你是不知道啊?皇圈会都在防备鬼子汉奸、迎接你们的军火车。乌力和滕婆子还有游击队的凌青,整夜都守在道边上。我方才一看到你在外面鬼鬼祟祟的,我就纳闷呢?你不带着军火车与他们会合,偷偷摸摸地到这儿干啥来了呢?”

“你别跟我瞎扯,说你的事儿,干啥来了?”

朴大裤裆缓缓说道:“兄弟,想必你也知道,这里埋着拖雷爷的一把蒙古弯刀,举世无双,价值连城,是国宝啊!我几次来鞑子营与乌力商量,大洋小宝的驮了一麻袋,他就是不让挖。昨天,我带着弟兄们正咬着山海关鬼子的屁股,土炮冷枪地绕晃,忽然得到密报,说金鸡岭的五和尚从关里请来盗墓高手,就是东陵盗宝的李采,有名的‘棺材耗子’,夜里来皇圈盗挖蒙古弯刀,要卖给金鸡岭教堂的洋和尚。我一听,这不行啊!我得保护国宝啊!”

“那你为啥不告诉乌力、滕婆子?”杨欣质问道:“自己躲在这里黑吃黑?等着五和尚把宝刀挖出来,你好抢到手就跑!”

“你听我说啊!我说,兄弟,嘴可够冷的了,我看你比罗云汉性子还急!可够爽快的了。好,我就给你说清楚了。你听着,我一旦告诉了乌力、滕婆子,他们势必会打草惊蛇。五和尚他们能抓住,可李采他们抓不住。我在北平琉璃厂见过李采,那是业内高手、又是道上飞贼。他能闭着眼睛摸出宣德炉的真假,用鼻子闻一下,就知道北宋磁枕是不是赝品。在十三陵,跺跺脚就能说出那疙瘩是出口、那疙瘩是入口。在东琉璃厂的‘玉石堂’,事先喊出他要摘瓜摸枣,当着大小掌柜和伙计的面,他就把两块鸡血石章料,人不知鬼不觉地带出门口。段祺瑞的八个亲兵,都是大内高手,从宫里打到宫外,都让他打趴在地上,他大摇大摆地背着九龙杯走了。这样的飞贼,如果让他跑了,这拖雷爷的蒙古弯刀,那不早晚让他盗去吗?所以,我想……,”

杨欣心里惦记着金教授和化石,哪有心思听朴大裤裆说这些东西,可蒙古弯刀一旦失窃,那是国宝被盗、事关重大啊!于是截住朴大裤裆的话,郑重说道:“朴大哥,我想你是个血性汉子,在金钱珠宝和民族大义面前,你会分清谁轻谁重!蒙古弯刀在鞑子营皇陵里是祖宗留下来国宝、是给子孙万代留下来的文明财富!落在你的手中,那是惹祸上身的洪水猛兽、背上的是千古骂名、泼上的是几辈子洗刷不轻的污水!你好好想想吧!”

杨欣见朴大裤裆一声不吭,缓下口气说:“另外,既然你把李采说得这么有能耐,你能对付过了吗?我看你还是找乌力、滕婆子还有游击队吧!铁杖飞镖、一顿乱抢,打死这只‘棺材耗子’,就万事大吉了。”

朴大裤裆闷闷说道:“杨兄弟的话,句句扎我的心哪,你把我这点小心眼儿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说的对,凭我这两下子,也没有十成把握放倒李采。真要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我朴成那就是人不人、鬼不鬼啊!我玩物丧志、眼光短浅。杨兄弟,你一席话救我一条命啊!好!杨队长,你放心,拿到蒙古弯刀,我双手交给乌力!我平生喜好古玩字画、珠宝玉器,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退一步讲,盗亦有道。我朴大裤裆天良未泯,义之当先!国宝决不能让他们从这儿盗走、卖给外国洋和尚!”

“好!好啊!”杨欣在黑暗中紧紧握住朴大裤裆的手,“朴大哥义薄云天,以国事为重,对得起祖宗、对得起家乡父老、也对得起鞑子营世代护兵!好!不多说了,我还有急事要办,就不耽误你了。不过,要小心、要注意安全。万不得已的时候,鸣枪为号或者放出你的信号箭,我就会过来帮你。”

“好!谢谢兄弟!”

杨欣钻出坟窟窿,四处望了望,坟冢上雾气缭绕,“吭吭”响声渐渐小了。扭身向坟窟窿点点头,迅速向西走去。

来到大井旁,雪亮的大灯下,杨欣看到,金教授和毛利猫着腰将正负两本逐个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着、分析议论着。箱子旁边放着钳子、镊子、瓶子、盒子和不少花花绿绿的图片。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迅速逝去,望着雾团中渐渐亮起来的天色,杨欣焦急地等待着。

杨欣早就留意到毛利身边的发报机,他在给谁发报?罗明说毛利不是个好东西,观察毛利的行止,也确实有问题,很可能是敌伪的科研特工。这枚化石一旦要鉴定出有价值的成果来,马上就会有毛利联络的敌人出现。眼下自己的人手太少,不过,自己开着卡车进了黄圈大井,皇圈会不会不知道。尤其是凌青,此人心计缜密、机警过人,哪能像朴大裤裆说的只会整夜地守在大道旁等人呢?丁雄怎么还不来?隧道被炸,丁雄的军火车应该到了。不会是找错地方了吧?

杨欣考虑再三,于是,对章鱼说道:“章鱼,你到大道上去接应三辆马车,直接赶到这里来。他们不认识你,你就说是杨欣让你来的,在皇圈大井等着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