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二十章 台州之围

富贵不淫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二十章 台州之围 郑寅和一言不发的王知府来到了秀女峰下,数千百姓正在那里怨声载道。一个老人望着仍是浓烟滚滚的台州城内,老泪纵横道:“作孽啊,这是哪个混蛋非要让我们出城啊?我的棺材本儿都没啦——” 郑和站在老人的身后,一边看到他和王知府的人总是对着老人嘘声,生怕后面的大官一怒之下再把他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二十章 台州之围

郑寅和一言不发的王知府来到了秀女峰下,数千百姓正在那里怨声载道。一个老人望着仍是浓烟滚滚的台州城内,老泪纵横道:“作孽啊,这是哪个混蛋非要让我们出城啊?我的棺材本儿都没啦——”

郑和站在老人的身后,一边看到他和王知府的人总是对着老人嘘声,生怕后面的大官一怒之下再把他老人家治罪,一边暗笑。

老人没有看见人们的提示,兀自说着:“大明江山,一寸土地都不能拱手相让,怎么今天一下子就,就,就把一座城池让出去了呢?”

“是呀,怎么一下子就把一座城市让出去了呢?”郑寅在后面应道。老者听身后有人,转过身来一看,不认识。

“撤出台州的命令是我下的。”郑寅道。

王明义赶紧介绍道:“这是朝廷派来的钦差,靖海总监军郑和郑大人。”

大家听了连忙跪倒在地,这可能是他们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员了,敬畏是难免的。郑寅连忙扶起老人来,对他道:“老人家,撤出来是暂时的,等战争结束后,我会把欠你们的一总还给你们。现在你们要做的是寻亲访友,或者是找一块地方暂时安顿下来,可能会有几个月,你们回不了家啊。”

“什么?几个月?我家的粮食可是一粒也没有带出来啊?”老人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几乎是喊道。

“这个嘛,王知府,先从台州卫的粮库里支取粮食,供应所有百姓,我会报请皇上调用其他卫所的粮食支应台州的。”郑寅道。

“是。”王明义还是很瞧不起郑寅,所以不愿说多半个字。

老百姓们这才按下心头怒火,老者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北山坳暂避一时,还望郑大人早日让我们回家啊,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躺不到老屋里了。”说罢嗨了一声。

“放心吧,老人家,我郑和向你们保证,一切都会尽快结束。”郑和拍着胸脯道。

老百姓们转移到北山去了,郑寅派了三百个台州兵去调取粮食,并负责分发到百姓手中,临走时他嘱咐道:“谁要是敢私吞一粒粮食,我就要了他的狗命。”

…………

东方的太阳已经升起来很高了,山口野武坐在台州府衙的大堂上,双手扶着太师椅的扶手,安心的睡着了,一天一夜的急行军和紧张战斗,使这个战争机器也熬不住了。大岛则躺在他身边的地上,屋内横七竖八躺着许多的日本鬼子。

当不知战争为何物的鸟儿在院子里叽叽喳喳鸣叫时,山口揉了揉眼睛,醒了。他起身迈过犬牙交错的胳膊和大腿,来到了大堂门外。

刺眼的阳光夺人双目,他提了提腰带,整理了一下服装,开始在院子里巡视起来。还没有清理的战场上,血渍已经变成暗黑色,许多的明国人,还有穿着黑衣的日本人杂乱无章的叠在一起,刀剑箭仍插在这些士兵身上,一只红色蓝色相间的小鸟,站在一个阵亡明军士兵胸前的箭杆上,士兵的双眼没有合上,而是直钉钉的看着那只小鸟,仿佛根本没有死一样。山口忍不住有点作呕的感觉,即便是每天都杀人的人,心中也会有一点厌恶血腥!

他吼了一声,立刻有几名黑衣的日本兵站在自己面前,他喊道:“八嘎,快去找人把他们埋起来,要以最快的速度。”

“嗨——”士兵们应道,转身跑去叫人,登时院里忙碌起来。

大岛这时已经赶了过来,尾随着山口向府衙门外走去。

天已经大亮,可是山口在大街上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他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关门上锁,大门紧闭。他随机的选了一家,一脚踹开,院内秩序井然,好像主人刚刚出门一样,难道这是明国人耍得计谋?

他又和大岛连续查看了几家,都是如此。他有点心慌了,这次的对手太神秘了,他不敢想象,一个敢于把一座城市拱手相让的将领,会是一个多么厉害的角色?!

“快,快,赶紧叫齐所有人,我们必须趁支那人还没有组织好防线的时候突围!”山口吼叫道。

大岛还从没有看到山口如此着急过,一句话也不敢说,连滚带爬的奔回府衙召集人马去了。

很快倭寇的士兵已经列队准备出发了,战场也顾不得清扫了。由于昨天一夜的战事,带来的一千五百人如今只有一千一百来人了。这已经是他们最大的一次伤亡了。山口野武命令道:“各队注意,我们现在就回松门。任何人不准私带杂物,一定要全力作战,听清楚了吗?”

所有日本鬼子都愣住了,攻陷城池之后没有还没有洗劫就撤退?难道用三四百同胞的血换来的胜利果实,不去采摘竟然就要放弃?

但是军令如山,没有人敢反抗。

队伍迅速向东门杀去,大门敞开着,只是吊桥仍然有火星噼啪乱蹦着。护城河的对面是近千人的明军,显然对方也是刚刚抵达,部分士兵还在呼哧呼哧喘粗气。

山口拔出腰刀向前一挥道:“阿不唧唧——”

…………

彭以盛的屁股突然一点儿也不疼了,他的所有精神已经全部聚集在护城河对面的倭寇身上了。

箭如雨下,双方开始互射,由于距离很近,这些毫无人性的箭支,迅速的吞噬着双方战士的生命。

彭以盛一边拨打雕翎,一边跳下马背,马立刻被箭插成了刺猬。彭以盛吼道,快下马,用马尸作掩护。

战士们立刻听令下马,不下马也不行了,对方的箭长了眼睛一样,在没有工事的情况下,只有躲在马的后面了。

许多的战马嘶鸣着,没有了主人的呵护,很快便被杀掉了。但是尽管身上疼痛无比,只要主人用手轻轻扯着马缰,他们竟都没有挣脱逃跑的意思。

由一排排马匹还有战友们的尸体组成的简易工事,转眼间便告建成。

…………

山口野武看着自己的战士一排排的倒下,也很着急,照样,他们也用马尸组成了简单的工事。昨天还豪言壮语的想这条小河挡不住自己这些穿越万里海洋的勇士,但是今天它却成了天堑,每走一步都会损失巨大。

突然,他转身向着城内走去,转而登上了城墙,向下俯瞰,原来在这个角度更好,可以居高临下,尽在眼底,我看你们这些明军怎么办?

于是他命令大岛道:“大岛,命令下面的人,二百人上城门楼上来,其余的在下面准备向敌人发起冲击。”

“嗨——”大岛噔噔下城门楼招呼人去了。

彭以盛的情况危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