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一卷 越国 第012节 我的生命不重要

叼着烟看风景 收藏 23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URL] 一阵寒风袭来,李阳不禁缩了缩脖子,从裤袋里抽出双手拉住衣领往上提了提,在抵御寒风袭击的同时也能遮住半边脸。其实他一点都不讨厌冬天,只是对日本的冬天有着深深的厌恶感罢了。 此时他肩挎着一个公文包,双手插袋急步于略显冷清的街道,藏在太阳镜后的双眸像雷达一样扫射着四周。乍一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


一阵寒风袭来,李阳不禁缩了缩脖子,从裤袋里抽出双手拉住衣领往上提了提,在抵御寒风袭击的同时也能遮住半边脸。其实他一点都不讨厌冬天,只是对倭国的冬天有着深深的厌恶感罢了,虽然他已经在倭国待的时间超过了7年。

此时他肩挎着一个公文包,双手插袋急步于略显冷清的街道,藏在太阳镜后的双眸像雷达一样扫射着四周。乍一看,他就是一个匆匆忙忙赶着上班的白领一族。

李阳是东京一家民间战略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从21岁到现在的28岁,他在这家频有名气的研究院工作了整整7个年头。现在他已经是研究院华国部的负责人,专门研究华国战略走向及其对日本战略的影响。

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华国总参谋部军事情报部对外情报处的资深特工。从学校毕业出来到接受特训,再到执行任务,一切都处于绝密的状态中。他的档案在他开始执行任务的那一刻起,就被列为最高机密。有权调阅他的资料的人数整个华国不超过十人。

他的任务是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想方设法接近倭国战略核心。同时他还领导着军情部对外情报处倭国情报网东京联络站。

转进一条小巷,李阳停下脚步,摘下太阳镜四处打量了几眼。忽然头一低,闪身进了一家中餐馆。

正是午饭时间,客人三三两两散落在寥寥可数的饭桌边。从不时传来的轻微的交谈声可以听出大部分客人是华国人。

找了张角落处的桌子坐下,随手把公文包放下,招呼伙计点了几个小菜,然后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细细看了起来。此时,他毅然是一个以事业为重的工作狂。

很快菜上来了,他才恋恋不舍地把文件放下,抄起碗筷大吃起来,眼光不时朝文件瞄几眼。好一会儿,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脸色一下紧张起来,慌慌张张地擦了把嘴,扔下钱拿起公文包急步往外走去。其间还不时瞥几眼手表,整一快要迟到了的上班族。

收拾桌子的伙计很自然地拿起李阳慌忙之中“遗漏”的文件,然后交给老板。老板微微一点头,转身进了里间。

李阳走进研究院大门时,收到了一条短信:“你的礼物我收到了,谢谢!”他嘴叫扬起一丝微笑,把信息删除了。

这家民间战略研究院其实是倭国政府秘密支持的,充当倭国政府智囊团的角色,为倭国政府出谋划策。可以说这家战略研究所比某些官方研究院更加接近倭国战略核心。李阳凭着自己的知识,费了7年的时间,才进入了这家研究所的领导层。

他每时每刻都处于戒备状态,稍有不慎之前的努力便会毁于一旦。为了增加保密度,在他开始执行这个任务之后,没有得到任何来自国内组织的帮助。现在这个程度完全是他一个人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工作7年时间争取到的。

CX油气田被袭事件发生后,李阳接到了结束任务的命令。这意味着国家终于决定动用了他这个最接近倭国战略核心的特工,李阳接到命令的那一刻终于有了一丝苦尽甘来的滋味。他马上动手整理情报,用暗语写成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交给了负责通讯联络的3号,也就是那家小中餐馆的老板。就是“遗忘”在餐厅的那份文件。

今天他来研究所是为了弄清倭国、越国、南亚三国之间有没秘密协议。晚上新任首相迁中信田将秘密召见他们研究所各分部的负责人,听取他们的汇报,这是唯一个弄清这个问题的机会。

国内命令他,成功与否,必须凌晨一刻前往接应地点,火速回国。但是他知道,这个情报对现在的祖国来说非常重要,只要获取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上述三国存在相关的秘密协议,华国将会在外交界给予它们狠狠一击。到时候华国将会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支持,也许连鹰国都不能明目张胆地进行干涉。

晚上8点左右,研究所长带领各分部长驱车前往首相府。

安全检查时,检查员要李阳打开公文包,李阳冷着脸道:“里面是机密文件,你没有权利过问!”包括所长在内,所有人都提着公文包,惟独要检查李阳的,李阳不由生起一丝警惕。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所长开口了:“这位是我们研究所华国部的部长信阳小野(李阳的日本名字)。”

一段插曲过后,众人被带到一间小会议室。倭国新任首相迁中信田早已坐在那等着他们,他旁边坐着的是倭国国家安全厅长,倭国秘密警察的头子肥原田。这让他们着实感到惶恐。

“诸君都是帝国的栋梁,不必拘束。”迁中信田挥手示意众人落座。秘书拿着一叠文件每人发了一份。

李阳拿起标住着“绝密”字样的文件粗略扫了几眼,内心猛地一震:倭国竟然与越国、南亚都签有秘密协议!他内心翻腾不已,表面上都一切如常。他仔细看了下去,越看越心惊!倭国这是在赌博!!日本这是拿整个国家当赌注!!!如果将这份文件公诸于世,势必引起一场巨大的外交地震,而且很有可能直接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李阳努力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作为一个特工处惊不变是基本素质,但手中的文件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材料显示,大约两年前倭国军国主义分子开始与南亚、越国两国秘密接触,时任倭国自卫队参谋长的迁中信田代表倭国参与了秘密会晤。

一年前,三国在对待华国的问题上初步达成了一致。倭国答应每年为南亚提供300亿美元的无息贷款,通过对南亚军事技术输出,加快南亚的现代武器研制。每年提供越国100多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派出技术人员帮助越军升级武器装备,派出军事教官训练越军。未来几年还将和越国加强军事方面的合作。由此可见,除了100多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其他的基本上是光打雷不下雨,越国也是被人当枪使了。即便是这样,一直认为华国广西是属于自己的越国也一口答应了下来。越国当局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能是唯一一次“收复”广西的机会。有倭国和南亚牵制华国的精力,越国很有可能“收复”失去的“领土”。只要华国的兵力被牵制一段时间,越国能在最短的时间拿下广西大部,一旦占领广西,其他的都好办了。

原计划等待恰当的时机,倭国出兵冬海,以武力显示对其拥有主权,南亚、越两国分别动作牵制华国,将华国拖入三面危机的困境,再按计划慢慢蚕食。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倭国提前行动了。越国便趁机发起突袭,启动对华侵略作战。南亚虽然未参与战争,但却在边境集结重兵,其意在何为,路人皆知。于是形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再往下看,是倭国近年疯狂扩充军备的武器清单及详细资料,这些都是处于绝密状态的,七年来李阳领导的东京联络站没有收集到丝毫这方面的情报。李阳正想细细往下看,国家安全厅长肥原田开口说道:“诸君现在看的是帝国的绝密文件,会议结束要上交。”他的小眼睛闪着精光,让人不觉猛打冷战。

研究所的人除了所长,其他人都露出复杂的眼神,有狂热,有担忧,有激动。看来所长是早就得知了,而且很有可能参与了计划。李阳沉思起来,得想办法把这份文件搞到手。

“你们只要就帝国的前途发表意见,其他的我不需要。”首相迁中信田环视他们一圈,道:“谁是华国部的负责人?”

李阳从沉思中惊醒,他整整思路用纯正的日语恭恭敬敬地道:“首相阁下,我是现在才获知这一计划的,需要时间整理,所以暂时还不能给您答案。”

迁中信田盯着李阳,李阳毫无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迁中信田突然道:“你是华国人?”

李阳心里猛地一颤,难道被发现了?他稍微一沉思,面不改色地道:“我的母亲是华国人。”

“嗯……”迁中信田轻轻“嗯”了声,转向咨询研究所长。

会议进行了两个小时,其间李阳一直在思考如何把手上的绝密文件弄到手。还有一个小时会议就要结束了,李阳深知这份材料的重要性,情况紧急,他打算博一博了。

他不动神色地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以正常的阅读速度慢慢翻着文件……

“鉴于会议内容的特殊性,诸君就不必回研究所了,由肥原田先生安排你们在这里住下。我随时可能有问题咨询。”迁中信田结束会议的一句话把李阳的计划彻底摧毁了。

李阳他们被带到一处警卫森严的院子,他们身上的东西没有被没收,但是只要看看四周的情形就知道,这是多余的。

李阳心里犹如印尼大海啸般翻腾不已,焦急万分,但表面上却是一切如故。文件已经被全部拍摄下来,会议的内容也被录音了,用的就是那只表面普普通通实际造价高达10万美元的手表。要尽快把手表安全送回国内,晚一分就多一分危险。

时针指到了11点,离接应时间只剩1小时15分钟了,必须想办法离开首相府。李阳待同事睡着,潜出了房间。此时他不再是成熟稳重的信田小野部长,而是精通夜间潜行的资深特工。

一路避开监视器和卫兵,李阳没有来过首相府,忙乱中潜到了一处停车场。远处一个官员模样的人朝这边走了过来,李阳心中一动,摸了过去。

官员模样的男子走到一辆“皇冠”旁,打开车门钻了进去。随着一阵引擎的低鸣声,“皇冠”出了停车场,朝大门驶去。大门的卫兵看了看车牌,简单检查了一下就放行了。

“皇冠”一路疾驰,在一个繁忙的路口速度渐渐缓慢了,就在那一瞬间,“皇冠”前行几米后,原本空荡荡的路面赫然躺着一个男子,在后面的车发现之前那男子闪到了路边,又是一晃,男子不见了。

会议结束后,迁中信田依然在跟国家安全厅长肥原田交谈着。忽然,肥原田疑惑地道:“首相,我怎么觉得不大对劲儿?研究所那个华国部的负责人好像不太对。”

迁中信田一听,同样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对?”

肥原田摇晃了几下脑袋,突然抬起头,双眼暴出刺眼的精光,失声叫道:“不好!那只手表!他手腕上的那只手表!是间谍!是华国的间谍!”

迁中信田猛地一惊,手中的杯子跌落在地,如果那份文件传了出去……后果他自己都不敢去想!他发了疯似的大吼:“快!快去查!一定要抓住他!快!”

李阳回到住处取出手枪,开着自己的轿车朝接应地点一路狂奔而去。大街上响起了警笛声,在全城封锁之前,李阳堪堪驶出城郊。妈的,日本鬼子的手脚挺利索的。

接应地点在城郊的一处居民点,李阳照着手绘地图拐进了一处院子。

“这是非常重要的情报,马上送回国内,现在就走!”李阳沉声道。

“中校,上头命令你跟随我们一起返回国内!”接应人见李阳没有一起走的意思,急声道。

“我的身份已暴露,不能再跟你们一起走了,快,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快走!”

“可是……”

“妈的!马上滚!记住,这份情报十分重要,不容有失!”

“是!”

待接应人走远,李阳才重重呼了口气,远处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小鬼子,看我不玩死你!他重新钻进车子,朝相反的方向驰去……

2000年1月,李阳在安全转移一份重要情报后,受日军特种部队围捕,击毙5名日军后以身殉国,年仅28岁。被中央军委追封为陆军少将,授予“国家英雄”称号。李阳烈士的尸体直到战后也未能找到。

李阳潜伏7年,最终获取了倭、南、越三国勾结对付华国的重要情报,并安全送回国内。使华国在外交上取得巨大成果,为华国联合其他爱好和平的国家反对三国侵略战争提供了重要依据。间接影响了以后的战争格局,贡献巨大!李阳同时成为唯一一位被公开表彰并授予“国家英雄”称号的秘密战线军人。

他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28年,爱情、亲情、友情与他无缘。没人能够体会他这七年时间是如何过来的,滚滚而来的思愁,嗜心的挣扎,即使是拥有坚强意志的特工也很难抗拒。

终于他挺住了,一步一步接近目标,就是猫着腰的猎豹慢慢接近猎物一般,等待那一瞬间即逝的时机到来,然后发起最为猛烈的突袭,至敌于死地!

从对着国旗宣誓的那天起,他就失去了平常人的权利,在认识他的人的眼里,这一刻,他已经死了。他不再是一个人,他把自己的思想禁锢在某一区域,割下了儿女情长,忍痛抛弃了亲生父母,与朋友携手闯天下对他只是个梦。

剩余的,只有那一面鲜红的旗帜——五星红旗。

这是一个处男的热血宣言——华国民族,永远的华国民族!

“我的生命不重要,在祖国民族面前。”

——李阳受训时回教官的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