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一、

一具动力翼伞飞临试验场上空,轰鸣声戛然而止接着发动机被甩掉流星般坠落地面摔得四分五裂。跳伞员继续操纵翼伞如雄鹰般乘风滑翔,突然鼓胀的伞衣猛地向上一跳,缩成皱巴巴的一团。跳伞员趴着大姿势,向地面急坠。

“不好!”开车路过的梁伟军猛打一把方向,吉普车窜过一条排水渠,向坠落点飞驰。

坐在副座上的大瓢,突然指着车外大喊起来:“看看,三叶伞!”

跳伞员抛出了当作备份伞的三叶伞,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已经平安着陆,地面指挥所立刻传来一阵欢呼声。梁伟军刹车,拿起望远镜向着陆点望了一眼,骂道:“又是那个疯子!”

说完,开足马力向着陆点奔去。

“严疯子,你不要命了……” 梁伟军在人群中找到严周劈头就熊,严周拉了他一把笑嘻嘻地说:“小声点,按军衔你还得向我敬礼呢!被人看见上校被中校熊得一愣一愣地,算怎么回事?过来,过来……”

严周把梁伟军拖到吉普车边,欣喜地说:“老梁,看到了吗?这可是最适合敌后特种作战的伞具。”

“看到了!疯子同志!”梁伟军气哼哼地说:“大哥啊,算是我求你,你把自己的命当回事行不行?”

严周认真地说:“行,我还想活个百十年,给老天爷打过电话,他老人家坚决不同意,只批准了八十年,要不你去给说说?”

梁伟军被气笑了:“像你这样搞下去,说不定明天你就会去找他面谈。老哥,你是技师是科研员,不是试验队长,要是你出点什么事儿……”

“一定是我党我军的一大损失!”严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伟军,我研制的伞我都不敢跳,岂不是拿战士们的生命开玩笑?再说了,我孤家寡人没什么牵挂……”

“我来找你就是为这事,罗娜给你介绍的对象,你为什么不去见面?”

严周嘿嘿地笑:“忙,忘了,要不咱现在去?”

“废话,你当是皇帝选妃呢!”

“不着急,目前整个春天都是我的,五亿多女同志呢,标准不高点不行啊!同志!”严周语重心长。梁伟军哭笑不得。

“不想听听新伞的性能、诸元?”

“想,等着呢!”梁伟军递给严周一支烟,帮他点上火说:“要不我早就走了,听你在这儿疯言疯语。”

“疯子基本上等于天才,听说过爱因斯坦的大脑吗?几乎和疯子没有区别。”严周得意扬扬地头说:“这种伞就是由疯子提议,疯子研制的……”

梁伟军知道严周在拐着弯地骂他,闷头等着下文。

“新型动力伞采用改进的滑翔伞,在发动机体积减小一半的情况下最大航程不变,飞掉发动机后滑翔距离比翼伞增加一倍有余。三千米以下适航,而且主伞可随时飞掉,距地面一百五十米时打开备份三叶伞,滞空时间只有伞兵B型伞的二十分之一。感觉怎么样?”

“什么时候能装备部队?”

“快了!”严周信心十足地说:“等我摸清新型伞适应气象的极限,就上报做国家级鉴定。”

“好,盼着这一天早点来临!”梁伟军把张爱国送他的BP机交给严周说:“这东西你有研究吗?”

“BP机,民用通讯器材,我研究它干吗?”

“能不能转成军用?”

严周看着梁伟军笑:“你想建一个内部寻呼网?没看出来,你们团经费充足得过分啊,给我们研究所投点?”

梁伟军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我想能不能把发射部分装在小件箱上,接收部分由战士拿着,着陆后,战士发射一对一的信号,迅速找到小件箱,缩短装备重火器的时间。”

严周想了想说:“理论上可行,小件箱是BP机,战士们手里是寻呼台发射塔,一对一完全可以实现。但还缺一个环节,如何显示小件箱位置?这需要一个庞大的运算平台来一一区分小件箱,并逐一定位。”

“最困难的就是这一部分,我曾想用雷达的原理来解决,但造价太高,而且战时只能使用一次,形同鸡肋。”梁伟军拍拍额头说:“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朋友送我这个东西后,我一直没用随手丢在一边。昨天它突然叫起来,我立刻想到了它!”

严周眼睛突然一亮说:“发射器设定距离,发射窄幅定向编码脉冲,小件箱上装接收器,接收到信号后显示声光信号。就像这个BP机,屏幕灯亮滴滴乱叫!”

梁伟军兴奋地补充说:“对,再区分以不同的声音、灯光,代表各种火器、弹药。重火器操作手可就近装备,不会再出现重机枪手抱着迫击炮找机枪的情况,在最短时间内发扬出最大的火力!”

严周大喜:“可行,绝对可行。回去我找电子专家们探讨完善一下,马上申请立项!”

梁伟军迫不及待地说:“你把这个BP机拆了,吸收一下先进经验缩短设计时间,尽快小批量制作一批交给部队试用。”

严周笑着说:“千把块呢,你舍得啊?”

“舍得,朋友送的。”梁伟军笑嘻嘻地说:“那小子是咱们部队转业的,现在成了大款,就当他为老部队做贡献了。”

“有你这么个朋友也够倒霉的。”严周把BP机揣进口袋:“现在用BP机人不少,人家怎么就没想到军用上去呢,你小子祸害好东西真是一把好手!”

梁伟军说:“现在不想尽一切办法提高战斗力,未来真打响了,流的可是战士们的血,谁让我是当官的呢,有时真被压得心发慌。”

“理解,理解!”严周拍拍装BP机的口袋说:“放心,一定让它牺牲得心安理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