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呼伦贝尔的雪

十年、江南雨 收藏 20 135
导读:事实上,我从来没见过呼伦贝尔的雪,甚至于连呼伦贝尔也到过。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我一直蜇居在江南一个无名的小镇上享受斜风不须归的慵懒,江南偶尔也下雪,但从来没有一场雪可以持续上一天一夜,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高中的时候,一次的突如其来将披着单衣的我困在山沟学校里嗦嗦发抖,一筹莫展的时候,是一手提着厚被子,一手提着冬衣的母亲,踏过数十里完全不通车的山路,出现我的面前,她的头上和衣服上都被雪所掩盖,裤子上还有一大块泥印,显然曾经不知在那里摔过一个跟头,但是她手上的被子和衣服却都没有脏,在她心里,我要穿的衣服甚至比她

事实上,我从来没见过呼伦贝尔的雪,甚至于连呼伦贝尔也到过。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我一直蜇居在江南一个无名的小镇上享受斜风不须归的慵懒,江南偶尔也下雪,但从来没有一场雪可以持续上一天一夜,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高中的时候,一次的突如其来将披着单衣的我困在山沟学校里嗦嗦发抖,一筹莫展的时候,是一手提着厚被子,一手提着冬衣的母亲,踏过数十里完全不通车的山路,出现我的面前,她的头上和衣服上都被雪所掩盖,裤子上还有一大块泥印,显然曾经不知在那里摔过一个跟头,但是她手上的被子和衣服却都没有脏,在她心里,我要穿的衣服甚至比她自己更重要的多。

但是江南太多阡陌和河流,所以不论多大的雪都无法形成完整的雪原,黑色的河流将雪原独立成一块又一块,只要不在山上,不论你在江南的那一个点向任何一个方向走上三公里,你都不可能不遇到一条河流,所以在江南,泥土是湿润的,风是湿润的,雪是湿润的,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丝丝温润的味道,所以我很想感觉一个那么那么那么大的望不到边的平原,只有绿色的长草和风、以及在草中隐约而见的牛羊,或是那么一片雪白的世界,真正的雪白,你大声的呼喊,没有应声,绝对的没有应声。

事实上我也不是见过平原,在距离我家后边不到一千米的地方,是中国最大、最狂暴、最桀骜不驯的海湾――杭州湾,但狂暴只是他的一面,如果恰好是在傍晚,没有风并且是退潮的时候,整个湾面便可能变的无比平静,如同我不能想象呼伦贝尔的雪原一样,这是一个不经亲历的人无法想象的平静,是一张数十平方公里的黄色的地毯,没有一点瑕疵,也没有半缕皱折,偶尔一道波纹从遥远的尽头传过来,又从岸边反弹回去,告诉你正有一艘船在你无法眺望到的远方通过。你站在堤边,用尽你可能拥有的所有的力量向前方掷出一枚石子,不管你曾经认为自己如何的孔武有力,如何的英雄盖世,你都会发现自己的力量是如此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

但是如果你真的认为他是平静的,那么将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这只是一种你无法享受和无法征服的表面的平静,在过去的无数年中,已经有无数的生命被这种平静下的暗流涌动所吞噬,更不知道未来还会有多少生命会被欺骗。

真正的平静是在心里,家就在湖的边上,所以几乎在我学会走路以后不久就学会了划船,曾经最喜欢做的事是在秋日的下午,划一叶小扁舟到湖心的中央,然后,仰起脸,躺在船底上,这时候,水就在离我不到一寸的身下,你甚至可以感受到鱼儿在水下游动时候引起的那一丝软微的颤动,而天就我的身上,夕阳把天上飘浮着的那几朵云彩染成了金黄色,偶尔的一缕风带着成熟的秋收气息和清醒的水的香味流过你的鼻尖,这时你可以放下自己一切的一切,你会觉得自己就是被秋风吹走而飘落在水面上的那一片落叶,即使最后一丝的世俗的烦恼和不安也会消逝于无形之间。

然而一切太静了,太静了,江南的温柔会消磨一切,包括生命,包括时间,所以我想,如果可以在数千公里外的呼贝尔雪原之上,骑一匹白色的野马,放开僵绳,任由它在天地之间驰骋,什么都可以不去想,什么都可以不去管,那又会是一份怎么样的安宁,而如果在我和缰绳之间坐着安心,那又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我无法形容这一种感觉,但是如果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堂,那就是天堂。

我想念,呼伦贝尔的雪

它盛放在。

我未知的。

天堂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