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三十五章 转折

wyu1111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山东第一军的防区分别由孙良诚、庞炳勋、吉鸿昌等部接管,周天顺向后方撤退体整,光马车就有几百车,骑兵一律改成步兵,能带走的全带走,就算是废铁渣滓和子弹壳也不给友军留下一块,蒋介石的专列就一个字‘拆’,铁轨和枕木扒了以后全放到汽车上运走,运到哪里去呢?当然是运到山东,临荷线(临沂至菏泽)正好缺这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山东第一军的防区分别由孙良诚、庞炳勋、吉鸿昌等部接管,周天顺向后方撤退体整,光马车就有几百车,骑兵一律改成步兵,能带走的全带走,就算是废铁渣滓和子弹壳也不给友军留下一块,蒋介石的专列就一个字‘拆’,铁轨和枕木扒了以后全放到汽车上运走,运到哪里去呢?当然是运到山东,临荷线(临沂至菏泽)正好缺这些东西。孙良诚等几个将领下了火车看着被扒光的路基,孙良诚看的眼睛暴突立马处于暴走状态“周天顺!我干你老母。”周天顺拉着整车整车的铁轨和枕木向大后方休整。晋军看到周天顺他们跟耗子搬家一样,偷偷的笑,更有甚者把吃空的罐头盒故意仍在旁边,没想到居然有人来捡,这下更是乐翻了天“看来这些山东来的响马怕是穷疯了。”孙良诚骂归骂,也没什么好办法,也只好命令士兵下车整队,徒步开进归德,后面陆续开来的部队更是屁都没捞到,包括庞炳勋、吉鸿昌等无不狂日周天顺家里的所有的女性亲属。

周部终于撤至兰封休整待命,周天顺命令将所有的缴获物资(也包括偷、抢来的)送往临沂的基地。凡是参与包围火车站和活捉蒋介石的部队都进行了封口,700万美元和黄金周天顺担心夜长梦多派人马连夜押回了济南,至于宋美龄另外带来的200万银洋,在给冯玉祥的战报上只写攻打归德缴获蒋军辎重及银洋100万,至于另100万发军饷、奖金、治丧费,还要与西北军这些土包子们打好关系,地方上的帮会拉拉手,七花八花就用去了50万,另外的50万周天顺决定拉拢下冯玉祥,但得算到其他人的头上,找补过来,周天顺便给阎锡山发去了求援电报:我部经连续作战,武器弹药消耗极大,人员损失惨重,望阎总司令能体恤下情,为职予以补充。结果等来的却是阎锡山让周天顺自行就地补充的电报。还说什么,现在各部都比较困难,如贵部或有富裕,望能发扬风格帮助临近的友军。周天顺捏着电报心里骂着:阎锡山我操你姥姥,还好我没把老蒋崩了,如果让阎老西这个土财主当了委员长,也许还不如他妈的老蒋呢。气愤之余的周天顺再次给阎锡山发的电报里就三个字‘走着瞧’,发完电报后命令部队休息一天第二天开拔回师。这下阎锡山坐不住了(主要是周天顺的部队太能打了),拉上冯玉祥一起联名发去慰问电,并背着冯玉祥派人员带着20万大洋和一车皮各种补给前去抚慰周天顺。

对于周天顺拉来的50万银洋和四十辆卡车的补给,冯老将亲自赶到开封给周天顺接风洗尘。最近冯大炮与阎老西的关系处的不怎么太好,从他们吃的东西就能看出来,在同一地方晋军吃的都是罐头,而西北军只能吃粗粮,有时连咸菜都没有,再加上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了,西北军内的各种补给都快断顿了,现在周天顺带了50万和这么多补给过来,解了冯玉祥的燃眉之急。开始时两人还相互谦让一下,结果就如同周天顺与宋美龄谦让差不多,唯一的不同的是上次握着宋大美人的手,这次是老冯握着周天顺的手。然后冯玉祥就照单笑纳了,本来周天顺打算把车上的给养卸下来后就走,没成想现在连车子和司机也一起想要了去。周天顺心里感叹:这个冯玉祥也是表面忠厚。看到周天顺面带不爽,冯玉祥也就识趣的传令加快卸下给养,好好招待司机然后放他们归队。冯玉祥现在对他是比较放心的,自己的战车队到现在都舍不得用,他周天顺在归德这一仗光战车就损失了大半,但他一点也不心痛,还送过来50万银洋和大批的补给,这小子肯定还留了一手。另外看在周天顺私下里给自己手下送钱、送物拉关系,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反正这些钱送来送去还是在西北军手里。因此对于周天顺在归德扒铁轨、抢掠归德的商号、银号等举动,在现下这种正是用人之际的情况下,也就权且当作不知道了。

在老冯给搞的接风宴上,周天顺要求修整冯玉祥也同意。周天顺的装甲部队在归德可是损失了大半,部队损失过万,可以说山东第一军是伤了元气。二手坦克只剩下10辆,装甲车只有16辆,幸亏从归德夺得的百余辆卡车,要不损失还会更大,但是部分车辆需要修理,可这年头中国哪有什么汽修厂,只能拉回基地去想办法。

周天顺终于见着了在归德机场占了便宜就跑的郑大章,为了恶心他周天顺故意说“老郑啊,当时如果你直插机场附近的车站,那你就立了天大的功了。”

看着郑大章一脸的糊涂,周天顺严肃的接茬说“从被俘的蒋军军官那得知的,当时蒋介石就在那里,你要是杀过去,他跑都跑不掉”

郑大章一听长叹了一声“如果我能有电台,如果有人能说一下,老蒋就死定了,这样的大功就这么从手上溜走了……唉~可惜,可惜啊。”

周天顺一边喝着罐头里的牛肉汤一边笑问“难道你们骑兵师还没有配电台吗?”

“嘴皮子都磨破了,阎老……司令……一台都没有给我。”听郑大章这么说着,周天顺可以隐隐的感觉到四周的怒气。

“没有电台的确太不方便了,老郑一会儿吃完饭你派人到我的驻地走一趟,电台我倒是有富裕的,反正在后面修整也用不上,你先拿去使吧。”

“够意思,够豪爽。”兴奋的郑大章一巴掌拍在周天顺肩膀上,他的劲太大了差点没把周天顺拍趴下。如果这个时候这些西北军的将领知道周天顺把老蒋抓了又放,并且从老蒋处讹来了700万美金和黄金的话,想必晚上喝的就该是他周天顺的汤了。


自部队开到后方以来,周天顺考虑的问题很多很多。“总司令,蒋军在平汉、陇海两线作战失败,必然要卷土重来。我部不如在陇海布下口袋,诱其进攻,一举歼灭蒋军的有生力量,为后面的作战打下基础。”

“周司令说的有理,蒋军此次遭与挫败对军心和士气必定影响,他一定会与我们再战。”周围的部分将领附和着。

“总司令,我部休整完毕后愿再下陇海,再与蒋军决一死战,此次定要将蒋光头、陈诚、顾祝同等之流一一擒获,打入木笼囚车,游街示众。”

冯玉祥点了点头,对周天顺建议布口袋阵的建议认为此法还是可取的,平汉战事已经结束,而蒋军的主力都集中在陇海线上,不如集结兵力,针对敌人主力,痛痛快快地打它一仗才是解决战局的上策。冯玉祥此时也有他自己的打算,一是他没有阎锡山那样的山西土财主们在背后支持着他。二来在平汉、陇海两线用兵,战线拉得太长,兵力过于分散,补给不力,一旦蒋军主力从豫东进攻,势必陷于首尾不能相顾的危险处境。豫南之敌,遭此挫败,短时期内决不敢北犯,正宜抽出大部兵力使用在豫东方面,以便再一次地给蒋军主力以歼灭性的打击。冯玉祥也想来一场决定性的战净,周天顺提出在陇海布下口袋阵,这与冯玉祥的大战略相符,应该说颇和他的胃口。于是冯玉祥便根据这样一个情况,决定了新的战略方针,就是:对豫南‘杂牌军’采取监视的办法,而对豫东蒋军精锐则予以狠狠的重创。 有提出意见的就有反对这个意见的,他们的理由是:第一,内线作战,要力求各个击破,而乘胜追击,正是各个击破的好时机,并且不需要很大的兵力,效果则是很大的。第二,将战线向南推进,声势上既可以产生极大影响,而且使敌人在平汉、陇海两线上转用兵力有困难。第三,对平汉线的‘杂牌军’可起分化作用,使其转向我方。如果放弃了这个乘胜追击的机会,是十分可惜的。这三点说的太有道理,连周天顺自己也支持,与陇海线的蒋军相比较,平汉线明显要次几个等级,而且有数支杂牌子组成,其中那个杨虎城还与冯玉祥关系不一般,柿子要捡软的捏。支持归支持,但这不符合周天顺的利益,他的原则就是‘双损’,再者说这种便宜怎么可以让给别人占,如果自己占不了,那么别人也别想占。

“我方如果能在陇海一线给予蒋军重创,必将给予以蒋军为首的军阀一次重大打击,在军事效果和政治效果方面都是空前了。然而我认为我们不应把战线拉的过长,蒋军有着强大的后勤保障和机动性。我们在平汉线的进攻一旦受阻,蒋军可以轻易使用水路,公路以及铁路向平汉线支援数十万军,而我军的现在主要靠步行,这严重影响了我军的机动性,希望诸位能考虑到这一点。”一提到后勤保障和部队机动能力这些将领都阴起脸来。这里固然有周天顺搞的‘功劳’(扒铁路),但现在看在补给的份上西北军个将领也不好说什么,周天顺也就乐得装哑巴。

“现在我们要布置一个大口袋,至于平汉线方面,因桂军已退出长沙,纵然我军打到武汉,对桂军也起不了支援作用,对整个战局也不会发生重大影响,反而有可能使我军陷于被动。还是集结兵力,针对敌人主力,痛痛快快地打它一仗,歼灭其有生力量,这才是解决战局的上策。”冯主祥再次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而周天顺则自告奋勇的要求去豫南监视‘杂牌军’,冯玉祥把周天顺部改归张维玺指挥,开往平汉线。周天顺开往平汉线冯玉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周天顺在归德给予蒋军重创,在蒋军眼里周部就是主力,冯玉祥要利用这种表象,把他支到平汉线吸引蒋军注意力达到分散在陇海线的蒋军。再者说周天顺用起来一点也不顺手,没有哪个将领喜欢不听指挥的部下,即使这个部下再骁勇善战。并且周天顺他自己也正想着怎么把西安夺到手里,于是就以休整为名,名正言顺的把部队常驻在了洛阳。

陇海线的蒋军将领在收到委员长的信以后不久,知耻而后勇,在陇海线又发动了新的攻势。蒋介石以刘峙、蒋鼎文、陈诚各部及教导师二万余人,并配备大量炮兵,由县、太康之间攻入,企图经通许、陈留奇袭开封。冯玉祥侦知这一情况,便将计就计地命孙良诚、庞炳勋、吉鸿昌等部迅速后撤,闪开县、太康之线,诱敌深入。蒋军屡派飞机侦察,以为这方面的冯军多已参加平汉线的进攻,正是乘虚捣隙的大好时机,便令各军长驱直入,向开封方向挺进。冯按预定计划令孙良诚、庞炳勋和吉鸿昌部从正面堵击,孙连仲、张自忠部向高贤集蒋军左侧背兜抄,左翼依靠陇海正面晋军的防堵,孙殿英部则在鹿邑、拓城方面扰乱蒋军后方,形成了一个口袋形的包围形势。

适在这时,蒋介石得到冯玉祥抽调孙连仲等部参加这一会战的密电,临时变更部署,急抽上官云相部由平汉线前来应援,并令平汉线积极反攻,借分冯军兵力,蒋并亲赴柳河车站督战,以振作士气。但是,西北军的孙良诚、庞炳勋、吉鸿昌等部已将蒋军在高贤集、龙曲集等处截成数段,接着就发生了白刃战。蒋军损失惨重,仓皇中一部经太康向周口溃退,一部经睢县向归德溃退,张治中师掩护退却,损失尤巨。

这一战役,虽然给了蒋军以严重的打击,但是由于各部对冯的命令执行得不够彻底,又加之蒋介石临时变更部署,以致包围计划未能彻底完成,使蒋军获得突围的空隙。这一役的战果,除截获汽车一百余辆和大批辎重物品以外,对蒋军的有生力量则未能予以大量的歼灭。

孙殿英自退守亳州,即被蒋军王均部围困,以后蒋介石又派叶开鑫部协同王均部积极围攻。孙殿英虽与阎、冯军失掉联系,但以亳州位置在陇海、津浦两线的三角地带,对蒋军侧背威胁很大,故蒋介石曾严令王、叶等部限期将亳州攻下。但他们屡次进攻,均未得手。蒋遂派张钫前往亳州诱降,孙殿英不为所动,且将张钫扣留。孙殿英在困守亳州的时期中,冯虽曾命鹿钟麟设法空投过一部分弹药,但因长期被围(将及三月),终于弹尽粮绝,城内居民,情况更惨,而大量空投又有困难,经孙殿英迭电告急,冯遂决定令孙连仲率部前往驰援,第一步先解亳州之围,第二步再由孙连仲部会同孙殿英部由亳州长驱东进,直取蚌埠、宿县,以截断蒋军后路,并令鹿钟麟进驻太康,指挥这一方面的战事。孙连仲于七月下旬经鹿邑进援亳州,与孙殿英部内外夹击,将王均、叶开鑫等部击溃,亳州之围遂解。鹿钟麟命令孙连仲、孙殿英按照预定计划向津浦路挺进。

孙殿英以被困过久,再三恳请予以休整的时间。孙连仲亦以数月来长途行军和辗转作战,士兵过于疲劳,损失亦很重大,且亳州距津浦线较远,深入敌后,弹药和粮秣的补给都有困难,要求总部在粮、弹和饷项方面给以充分的接济,否则恐难达成任务。鹿向冯报告了这些情况,冯亦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只好打消原议,令孙连仲、孙殿英两部撤至柘城、太康一带,亳州复入于蒋军之手,并且把原来控制在这方面的部队抽出两师兵力,分别开往陇海线正面和山东曹县一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