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六章 我心如秤(二)

绿城一剑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第十六章 我心如秤(二) 一个星期之后。 这天傍晚,何秋霖刚下班,身上穿着灰色的工商制服,驾驭着一辆草绿色的边三辆摩托车来到市第一医院大门口。停车熄火后,何秋霖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从医院大门走出来的人。这时正逢下班时间,进出医院的人很多。过了不一会儿,何秋霖看到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六章 我心如秤(二)


一个周之后的一个傍晚,何秋霖身穿着灰色的工商制服,驾驶着一辆草绿色的边三辆摩托车来到市第一医院大门口。

停车后,何春霖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即目不转睛地盯着从医院大门走出来的人。这时正逢下班时间,进出医院的人很多。过了一会儿,他看到两个年轻姑娘说笑着走出医院大门口,便急忙发动起边三轮摩托车“呼呼”地跟了上去,车子超前挡住了这两个姑娘的去路。

“美珍,”何秋霖亲切地喊了一声。

“是你。”卢美珍惊讶地看着他,又看看身旁的女同伴,冲何秋霖又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嘿,我是专门来等你的。”何秋霖把头上的大沿帽拿在手里,笑脸一扬,说道:“你们要去哪,我送你们吧。”

“呵,不用了,我们已经说好去逛街呢,”美珍拉着女同伴的手,并肩站在路边,说道:“明天下午六点钟,你到我们医院宿舍门口等我吧,好吗?”

“嗯,一言为定。那我先走了。”何秋霖开着那三轮摩托车轰响着远去了。

“哎,是你男朋友吧?”卢美珍的女伴嘻笑着,悄悄地说道:“他长得真帅,美珍,你可真有眼力呀。”

“我跟他才认识不久,”卢美珍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成不成男朋友,还不知道呢。”

“你们要是真不成的话,”女同伴把脸凑近卢美珍的耳边,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道:“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把他介绍给我认识呀。”

“哼,美死你。”

卢美珍和女伴嘻笑着来到街边的公共汽车站牌下等车……

第二天下午,在医院的一间单身宿舍里,卢美珍坐在床上正对着镜子描眉擦粉,还哈着嘴抹了抹唇膏,又将梳理过的头发自然地披散在双肩后。昨天,她刚买了一条合身的秋裙,束紧的腰身使她更显得亭亭玉立。随后,她换上一双长丝袜,穿上高跟鞋,背上长带的女式小挎包,不紧不慢地走出医院宿舍大门,独自站在街边等候着。

这时六点差五分。只见一辆豪华型的两轮摩托车从远处飞奔而来,刹停在卢美珍的面前。当骑车人用手摘下厚重的头盔时,她才看清楚,原来是何秋霖一张真诚的笑脸。

“你今天好漂亮哟,”何秋霖表情有些夸张,恭维地说道:“呵,让我差点不敢认你啦。”

“真的吗?”卢美珍听到来自异性口中的赞美,欢喜之情抑制不住地流露在脸上。不过,她还是故意装着一副生气的样子,娇嗔道:“你迟到了,要罚。”

“好,下次我保证提前来等你。”

“我看你就会哄人,”卢美珍露出满意的笑脸,娇柔地说道:“你呀,嘴上就像抹了蜜似的。”

“嘿嘿,”何秋霖递给卢美珍另一个头盔,说道:“上来吧,我的美女。”

“咦,”卢美珍系着头盔的带子,跨坐在后座上,问道:“你那来的这么漂亮的摩托车?”

“借的,第一次和你约会,我得撑撑门面,是吧?”何秋霖一抬脚踩着摩托车,笑道:“坐稳喽。”

何秋霖用手控制着车油门,让车轮转动起来上路。摩托车从人多的街道上左拐右弯,很快就驶上了宽阔的大道上。卢美珍用胳膊紧紧地搂抱住何秋霖的腰,整个身子几乎趴在了他的背上。在车子飞奔前行的道路上,路边那一排排绿树仿佛向后倒扑而去,她的长发和裙子随风舞动飘飞起来……

“好刺激呀,像飞起来一样,”卢美珍兴奋地在何秋霖耳边大声地问道:“我们去哪儿?”

“去吃饭,”何秋霖调控着车速,头也不回地答道:“我昨天刚领了工资。”

“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掠过,似乎把何秋霖的话吹跑了。也不知道卢美珍听清楚什么没有,只感觉她在自己的身后直点头。

摩托车停在人民路上“烛光餐厅”的门口前。放好车后,卢美珍十分亲热地挽住何秋霖的胳膊走进餐厅里,被女服务员引领到一张餐桌前,两人相对而坐。女服务员随之点燃一支红色蜡烛,轻放在桌面上。这家餐厅的装修新颖别致,环境也很幽静,此时已是吃晚饭时间,但在座的客人并不多。

“这里给人的感觉挺好的,”何秋霖坐下后,首先征求卢美珍的意见,问道:“是西餐呢,还是中餐好呢?”

“我没吃过西餐,还是中餐吧,”卢美珍抬起头打量着餐厅的装饰,问道:“这里真豪华气派,收费一定很贵吧?”

“对呀,”何秋霖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笑道:“这是市里最高档的餐厅了。”

两人正在说着悄悄话,女服务员走过来,送来茶水和递上菜谱,而后便站在一旁恭候着。

“你看看喜欢吃点什么。”何秋霖把菜谱递到卢美珍的手里。

“还是你来点吧,”卢美珍把菜谱在桌上推回去给他,说道:“我随便的。”

“那好吧。”何秋霖翻看着菜单,对女服务员说道:“半只白切鸡,一个白灼大虾,一个猪脚花生汤,油菜也来一个,可口可乐两罐,米饭两碗。”

等女服务员离开后,两人随便地闲聊了起来。

“看你花钱蛮大方的嘛,”卢美珍脑里不知在琢磨着什么,问道:“你一个月领多少工资呀?”

“四十七块五。”何秋霖抿了一口茶水,把杯子放在桌上,说道:“还有二块五的粮差补贴。”

“有奖金吗?”

“有,但不多。也就二十块钱左右吧,够给家里交伙食费了。”何秋霖并不隐瞒,老老实实地说道:“不过,我虽然参加工作三年多了,至今还是一个‘花光族’,嘿嘿。”

“什么叫‘花光族’?”

“就是‘月月领工资,月月全花光,’呗。”

“你还好意思笑,”卢美珍听后颇有不满之意,嗔怪道:“人家说,花钱大方的男人,以后肯定不会持家,女孩子都不喜欢的。”

“别的女孩子喜不喜欢我,那不要紧,”何秋霖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笑嘻嘻地说道:“只要你喜欢我就行了。”

卢美珍脸颊上浮起两朵红晕,娇羞地瞪了他一眼,继而低头不语。

女服务员把菜上齐了。两人吃饭的时候,何秋霖不时地替卢美玲挟上两筷子的菜。

“呵,我自己来。”卢美玲接受着他的好意关照,边吃边说道:“这里菜的味道不错,做的挺好吃的。”

“好吃就多吃点,”何秋霖乐呵呵地笑了,转而问道:“你平时在哪儿吃饭呀?”

“我们医院的饭堂呀。”

两人吃完饭后,女服务员走过来结算餐费。

“先生,您的消费是五十二元。”

何秋霖翻遍钱包,手里只有五张十元的人民币。

“我只有五十块了,”何秋霖把手里的钞票递给女服务员,说道:“那两块钱能不能免了?”

“哦,先生,”女服务员仍然站立着不动,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不打折的。”

“我这有,”卢美珍赶忙从小挎包里拿出两块钱。等女服务员离开后,她不禁悄悄地问道:“哗,这里的菜价这么贵呀?”

“嗯,”何秋霖没想到自己会不够钱买单,哭笑不得地说道:“是贵了一点。”

何秋霖和卢美珍从“烛光餐厅”出来,坐上摩托车离去。在夜色中,何秋霖驾驶着两轮摩托车漫无目的地行进着,不快不慢地车速载着俩人穿过了两条街道。

“秋霖,”卢美珍坐在后座上身子前倾,凑到他耳边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我载你去兜风吧,”何秋霖身无分文,急中生智地说道:“江边的夜景不错的呀。”

“不好嘛,”卢美珍轻捶着他背部,说道:“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吧,你说好不好?”

在八十年代中期,看电影是人们文化娱乐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电影院,也是那些成双成对的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好是好呀,”何秋霖有苦说不出来,犹豫不决地说道:“可是……”

“我知道了,”卢美珍笑了,摇晃着他的双肩,说道:“别担心啦,我身上有钱嘛。”

“头一回带你出来玩,就让你花钱,多不好意思呀。”

“人家愿意嘛。你不去我可要生气啦。”

“那好吧,”何秋霖不由地振作起来了,说道:“你坐稳了,我加速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