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十八节 浑水摸鱼

sxmlbj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而在圣菲朗西斯东北距市区15公里外的山区一处隐蔽山洞内也正在召开秘密会议。

“暗部那边似乎已经察觉到这次可能发生的行动了,国家安全局和首都区警察厅已经决定参与行动,行动代号为‘混水摸鱼’。”一名团长身份的军人正通过可视步话机同旅长级别的人通话。

旅长悠闲的喝完杯内的葡萄酒悠闲的说道:“密切注视市内不站在我们这边的势力,让侦察部队加大情报的收集,你必须要百分之百的确认哪些势力是站在我们这边,哪些势力是和我们敌对的。另外再派人接触暗部探一下他们的底,看看他们的最终表态,在这件事上我们不能有任何马虎。一旦行动开始你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向市区机动,那就到这里。”团长关上可视步话机叫来一名军官,这名披着上尉军衔的军人是这个团特种部队的队长,上尉准备向团长敬礼。

“免了,你们可以开始行动了。根据侦察部队的情报预先对一些敌对势力进行清除,行动可能要开始了。是场大仗就不能把我们漏了。”上尉再次敬礼后便转身离开了......

“饕餮”这几天为即将发生的叛变深感不安,这次危机对于首都、甚至对于菲亚斯而言都是一场浩劫,说回来暗部实质上也就是为这而存在的,当国家安全局丧失她原本的职能和责任时暗部就成为保卫菲亚斯的最后防线。“饕餮”刚走出高等警局的大门便看见大量的警车闪着警灯,披戴整齐的警员坐在车上整装待发。同为暗部人员的警员“刀峰”带着几名人员走了过来:“在西区发生了黑帮大规模骚乱,我们现在马上就要过去增援,这边就交给你们了。”

而“饕餮”此时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将不知何时会发生的叛乱告诉“刀锋”,而“刀锋”已经快步向自己的警车走去。最终“饕餮”还是叫住了“刀锋”,并且把他单独带到一边:“‘刀锋’,你这次去增援西区发生的骚乱我只想和你说一句话,记住我的话。到了那边暗部的弟兄一定要互相照顾......”

“我知道,‘饕餮’......”

“你听我说完。”“刀锋”很少见过“饕餮”如此认真、严肃过,“你去那边一定要注意观察情况,小心国家安全局和首都警察厅的人。你可以走了。”

“是。”“刀锋”恭恭敬敬的敬了个礼便上了警车。

“饕餮”看着齐齐排排的警车驶出警局大院深吸了一口气:这群混蛋要开始行动了吗。想着又返回了高等警局。

从高等警局出来的车队快速朝西区的骚乱点前进,“刀锋”坐在警车内一直在琢磨“饕餮”的那些话:为什么要小心国家安全局和首都警察厅的人呢?从“饕餮”的表情来看他好象信不过这两个部门的人......管他,到了在说。“刀锋”拿起车上的步话机:“所有人员注意,所有人员注意。这里是一号车,我们即将到达骚乱点,车队到达后立刻站定位置进行支援,完毕。”

车队抵达骚乱点后这里已经是一片混乱,暴徒们打砸公共设施和沿街的一切物品。路边停放的一些车辆被燃烧瓶点燃正烧着冲天大火,其中包括前来察看的两辆警车在内,车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飞而被大火包围,只能从车顶的警灯形状分辨出来,警员生死不明。警车全部在距骚乱点五十米的地方停车,防暴队左手用盾牌挡在最前面组成一道人墙封锁了街道,右手握紧的防暴棍随时准备对付疯狂的骚乱人群。后面是一排闪着警灯的防暴车,上面的高压水龙头和橡皮子弹、催泪瓦斯发射器已经准备完毕,而这一切只用了短短半分钟时间。骚乱人群并没有被这庞大的阵容所吓退,他们依旧一路打砸着东西向防暴队开进。骚乱组织者告诉过他们不用害怕防暴队,他们已经派人混入了防暴队制造麻烦。当人群距防暴队只有30米距离时,一辆防暴车向空中鸣枪示警,但人群依然向前移动。

距防暴队只剩20米时,一些骚乱者开始向防暴队投掷石块和一些低威力的土制燃烧瓶。结果骚乱人群错了,并没有如组织者说的那样防暴队不会反击,由防暴车上高压水枪、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组成的反击网开始向骚乱人群发动攻击,车前的防暴人墙也开始向骚乱人群推进。

正当人们向后退时不知是谁在骚乱人群大吼了一声,大量手握枪械和刀具的人冲出骚乱人群一边朝防暴队射击一边向这边冲了过来。防暴警察们被突然发生的情况给打蒙了,这些人手里怎么会有枪械。一时间防暴盾上火花四溅,从人群中扔出的几枚手雷让防暴队的人墙阵形彻底崩溃。

“刀锋”看着混乱的局面大骂道:“靠他妈的,不是说这些只是普通的骚乱吗?他们哪来的枪械。”“刀锋”刚要下命令,从后面突然出现了一大排同样闪着警灯的车辆,是国家安全局和首都区警察厅的人。首都警察厅来这边很正常,反正他们一向喜欢在关键时刻来个混水摸鱼什么的,可国家安全局也来的太快了吧?从这个位置“刀锋”因为前车灯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只能勉强看清他们披挂整齐的轮廓。等一下,“饕餮”说要小心他们,难不成......

没等“刀锋”他们想过来,国家安全局和首都警察厅的人已经掏出武器朝高高兴兴过去交涉的警员开火了,大概有十几发子弹射穿了交涉警员的身体。子弹击碎了警车的后挡风玻璃,玻璃落了一地,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倒在了血泊之中。子弹在警车上溅起一阵阵火花,“刀锋”所在的警车向下沉了一下,车胎破了,“刀锋”赶紧一边掏出身上的枪利用车做掩护还击,一边诅咒着不知是谁的祖宗拿起步话机大喊道:“所有人员立刻......”

“轰......”随着一声巨响“刀锋”所在的警车便在一枚火箭筒的威力下成了一堆废铁......

随着圣菲朗西斯发生所谓的“警用武装部队的叛乱事件”,驻守首都的645旅立刻打着维持秩序的旗号进入市区。这支部队进入市区后马上以保护之名占领了各国使馆和国家各主要政府部门,并且迅速发表声明对外污蔑S.W.A.T特种警察部队为叛乱部队向而其发起进攻,暗部所在地——圣菲朗西斯高等警局则成为645旅的主要进攻对象。大量武装部队士兵迅速向高等警局靠拢,645旅部队和S.W.A.T特种警察部队在高等警局周围发生了激烈的交火。许多已经进入梦乡的市民被骤然响起的密集枪声和隆隆爆炸声所惊醒,他们小心翼翼或惊奇的打开窗户只能看见城区的一些地方被炮弹击中已经燃起大火,但却没听见消防车和救护车的警笛声,人们都祈祷千万不要有炮弹落在自己头上。

暗部的所有特工人员均全副武装配合S.W.A.T特种警察部队防守警局。

全副武装的“饕餮”正带领一支S.W.A.T特种警察部队小队防御前往高等警局的必经之路,他有些想不通:怎么一次骚乱就成为叛乱了呢?这些家伙是在混水摸鱼吗?但愿不要有其他势力也来个混水摸鱼什么的,不然可全乱套了。虽然暂时抵挡住了一会叛军部队,但对方毕竟是正规的精锐旅,无论是在装备还是人员素质上,警察部队都不能和他们相比,“饕餮”只好带领小队收缩防线向高等警局靠拢。“饕餮”击毙一名冲上来的叛军士兵对着步话机喊道:“狙击手,我所在一点钟方向,距离30米,清除......我所在十点钟方向,距离45米,清除......好样的。”又是一阵猛烈的火力打的这边抬不起头来,就在这时西区突然传来了比刚才还要猛烈的枪声和隆隆的炮声,M777型105毫米加榴炮?哈哈哈......158旅来增援了。

158旅部队在M777105毫米加榴炮的火力支援下以最快的速度向驻守城内的叛军部队发起进攻。645旅部队则依托城区的有利地形和之前构筑的防御工事结节抗击,一道由蛇腹型铁丝网、反坦克桩和民房碉堡组成的火力点阻止了158旅3团1营的去路,营长在蛇腹型铁丝网上装上定向炸弹大喊:“小心爆炸。”一排剧烈爆炸把铁丝网、反坦克桩和民房炸上了天,两辆T-80主战坦克沿狭窄的街道打前阵。运气的是对方似乎没有重型反坦克装备,那些轻型反载具打装甲车之类的还措措有余,但却无法洞穿T-80主战坦克的前主装甲,敌军急了。几名身捆炸药的年轻叛军士兵冲出坦克经过的民房扯开导火索钻入坦克下,两声巨响后坦克燃起大火停止了前进,坦克成员身上燃着火跳出坦克炮塔,但很快便被子弹击中倒在地上。

现在该进攻部队犯难了,被炸毁的坦克残骸挡住了后续坦克部队的前进路线,工兵部队冒着枪林弹雨在坦克残害上装上定向炸弹引爆。残骸被炸得到处都是,又有两辆坦克补上位置继续掩护步兵部队前进,营长刚走了几步便停住了,他踩到狗屎了。刚才在给残骸装炸弹时伤亡过半的工兵连来到营长身旁,反步兵雷的踏杆已经被踩的严重变形,踏杆只要再稍微感受到一丝震动或松动反步兵雷便会爆炸,又是这种利用士兵之间所谓的友谊而造成成片伤亡的地雷。

“你们走吧,我知道这种地雷的构造,虽然不想当什么英雄,但也比多搭几条性命的好,我的位置由营副接任。”说完这句话营长松开了脚,在0.2秒的时间营长已经消失在了一团火球中。营副知道营长阵亡后只是呆了一阵便接过指挥权命令部队继续向前进攻,无论如何一定要和圣菲朗西斯高等警局接触上。

毫不容易到达前往前往高等警局的周边时整个旅已经只剩下残缺不全的三个营的部队了,而叛军则还有整整六个营的部队,这就是精锐部队与常规部队战斗力的差距。

“饕餮”看了一下手表,这时间不对呀?158旅的人怎么还不来。一颗子弹打在了“饕餮”的左臂上,狙击手?这是“饕餮”的第一反应。“饕餮”拿起步话机对着己方狙击手一阵大喊却没有反应,“该死!己方的狙击手被对方干掉了,被干掉了怎么连声招呼也不打,我居然他妈的越来越想恋“睡魔”这靠枪法吃饭的混蛋了。”“饕餮”的嘀咕声刚好被一名暗部的人听见,他当然知道“睡魔”是何方妖魔,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会儿“饕餮”肯定有些晕了。

“饕餮”估算出对方的大概位置后在AUG上调好焦距大喊了一声:“掩护我。”己方人员赶紧不露头的架出枪一阵乱扫,“饕餮”利用这一空隙露出一小脑袋并且把小脑袋靠在步枪上寻找着目标。

就是这个,这家伙还在找我呢!叛军狙击手正用一支军用PL/M96狙击步枪从楼顶上往下看呢,叛军狙击手瞄了几秒钟发现“饕餮”的枪口正好对着他,一声枪响,子弹射穿叛军狙击手狙击步枪的红外光学瞄准镜并且击中了头部。“饕餮”冷笑着收起枪对着周围的队友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表情,别人看起来可是很恶心的。妈的,“饕餮”背地里长喘了一口气搽搽汗,吓死我了......再慢一步就是我被爆头了,还真是个高手!居然和“睡魔”用的是同一款枪,又让我想起这混蛋了,如果你是“睡魔”的话,我们已经全完了,不过这家伙应该还在耶路撒冷享福吧。

我退出枪里的空弹壳再重新推上一颗子弹瞄准了一名在机枪碉堡内正缩头缩脑的叛军士兵,从瞄准到扣动扳机的时间又快了,爽!这加灭音管的枪好用。看了一下表,158旅的部队又一次莫名其妙的通过了一个机枪碉堡,名名刚刚还火力十足挡住部队去路的碉堡,怎么没隔一会儿碉堡就没音了,冲进去一看只剩下一具死尸。当官的想表扬一下都找不到下属表扬,只好作罢。

说回来我不是在耶路撒冷的联邦安全局当洋特工吗?怎么又飞会圣菲朗西斯来了。别提了,还不是为了调查案件,我可是公私分明的,近来在耶路撒冷调查到一起危险品走私案,收到线索说这伙估且叫做犯罪团伙的人转战到圣菲朗西斯了,所以我就和“静”两人迅速来到这喽。本来是应该在酒店扯呼睡觉的,不过你认为我会是那种听见暴力事件后还会安分的主吗?尤其是枪声、爆炸声到处都是的地方,我就瞒着“静”偷偷的带上装备溜出来开始我的夜生活了,按我自己的手法该是“顺手牵羊”式的过过枪瘾,还是该是“混水摸鱼”式的过过枪瘾呢?还是“混水摸鱼”式的过过枪瘾好了,趁乱赚他一票在说,呵呵!全球解放旅的同仁估计也会混水摸鱼的把这种情况拿来练枪法吧或者抢个银行的钱来当经费用什么的。先别说那了,还是扯回来好了。

我赶紧背起狙击步枪拿出一支改装过的MP5向下一个点出发,顺着落水管下滑到地面上看了一下周围跑进了一个漆黑的小巷。来到小巷的出口处时正好遇见一支叛军小队经过,赶紧先躲在垃圾堆里避避风头。虽然垃圾堆臭气熏天,但就我个人看法来说越恶心越臭的地方越安全,尤其是在城市里,什么警察和城市驻军什么的最烦的不过就是翻垃圾堆什么的了。我的最高记录是夏天时在一个奇臭无比的乡村简易厕所里不戴任何呼吸装备躲了两个小时零八分钟,害我身上臭了一个星期,我可不是躲什么警察、军队什么的,我躲“魔姬”这家伙呢,要不是我躲了厕所,她嫌脏臭,不然我就死定了。“饕餮”这家伙居然嘲讽我说这是一种隐藏手段的训练,妈的!他怎么不去那天杀的粪坑里泡泡。

好不容易叛军小队过去了,我小心的钻出垃圾堆一路跑进了一家街边店铺。这里应该是......哦!可能是一家首饰品店,首饰品干我屁事,正要走突然瞥见一个不错的小玩意,拿了再说。混水摸鱼嘛,不然回去不贿赂哈“静”这家伙她就得去打我小报告了。从后门出来时不巧遇上了另一支叛军中队,我站在了原地心想对方这么多人,铁定完完了。可是对方只是朝我点了一下头然后捂住鼻子就匆匆走过去了,恩?我看了一下自己......晕死,我不就是穿着叛军们军服,拿着叛军的武器装备吗?真是让我苦笑不得,这些东西还不是我从那些叛军身上“借”来的,早知道我躲个嘛的垃圾堆我。

先不说这个,跟着一支叛军小队前往阻击158旅部队的进攻,经过一个漆黑的小巷时我故意走在最后面。通过夜视镜乐道这身“皮”算是找对了,慢慢仰起手里刚刚换来的自动步枪笑了笑,拜拜!一阵火舌过后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赶紧的,跨过尸体再次隐没在了漆黑的小巷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