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44、血战飞机场 44、血战飞机场

幸运特快 收藏 26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等着陈恭澍分派完了人手,他对这个是不好干预的,这是人家站长的权力,但愿别再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

于效飞负责给进行爆破的人讲解炸药和燃烧瓶的用法,他这是比军统训练班还高级的用法,这些没受过训练的人是不会用的。于效飞特别叮嘱说:“千万要小心,这些全都是装配好了的,如果受到强烈的碰撞,就会发生猛烈的爆炸,足够把这周围的几十间房子全都炸上天去。一会记得把这些东西抱在怀里,用身体来减轻撞击。”这些人吓了一跳,都不敢摸了。

这组人安排完了,于效飞又对负责掩护的人说:“你们在那边看着巡逻的鬼子,不要惊动他们,等到我们这边引爆了,再动手,千万记住这个顺序,明白了没有?”

这些人嘻嘻哈哈地说:“都参加过这么多次行动了,连这么点小事还不知道?你这小孩儿真是婆婆妈妈的。”

于效飞虽然没再说话,但是他心里总是觉得有一种不稳当的感觉。

这次陈恭澍还真大方,弄到了三辆小汽车,十多个人,分坐在三辆车上,朝城外驶去。

汽车穿过树林的的空隙,到了于效飞看好的那个最接近日本战斗机的位置,于效飞计算得非常好,只要剪开这儿的铁丝网,向前跑二百米,就到了飞机下边,然后就可以把炸药和燃烧剂安放到飞机下边了。因为两边都是木板房子,天又已经黑了,所以通过这二百米的距离的时候不会有人发现。

军统的人快速接近了铁丝网,负责掩护的人手里举着20响,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按照于效飞的计算,在半个小时之后才会有巡逻队经过,时间是足够的。

于效飞看了看手表,然后朝飞机场里边看去,他们要经过的地方非常安静,只有远处传来隐约的日语叫骂声,那是日本鬼子在驱使抓来的民工加紧修建飞机跑道。

剪铁丝网的人把他们的大钳子伸向了铁丝网,用力一合钳子!

突然一片蓝色的火光闪过,拿钳子的人一声惊叫,和他并肩站着的人和他一起摔倒在地!

于效飞用力一跺脚,混蛋!鬼子在铁丝网上通了电!

这是一个新变化,白天于效飞侦察过铁丝网,没有问题,可是鬼子晚上在铁丝网上通了高压电,陈恭澍的人带来的是没有绝缘把的大铁钳,根本不能靠近了。

于效飞急忙朝附近察看,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

没有!

即使是身后远处的树林也没有高大的树木,即使是有高大的树木,可以用来架在铁丝网上,让他们通过,他们也没有砍伐的工具,同样无法利用!

军统的人低声叫骂起来,于效飞听着他们的骂声,脑子飞快地转着。回去吗?太可惜了,而且这些器材已经准备好了,再拿回去要出危险的。

于效飞对陈恭澍说:“我现在马上想办法潜入到鬼子机场里边去,切断电源。要是我半个小时没回来,你就把这两个小组带到树林里边去等我。另外,算好时间,如果快到半个小时了,要小心巡逻队。”

陈恭澍一点头,于效飞立刻纵身消失到夜色中去了。

于效飞沿着树林来到机场前面的公路边,他没有等多久,一辆鬼子的军车就开了过来。于效飞看着汽车从他面前经过的一瞬间,一跃跳到汽车的后面,双手一搭汽车的车厢,把腿伸到了汽车的下边,然后他挪动身体,慢慢向下,钻到了汽车的下边。

汽车很快到了机场的大门前,停了下来,接受检查。门口的哨兵和司机交谈了几句,然后来到汽车后面,爬上汽车,用手电在车厢里边照了一下,跳下车来。

于效飞正在等着汽车重新开走,忽然听到一阵连续的轻微的什么东西撞击地面发出的声音,于效飞心里一紧,又是鬼子的军犬!

这个东西是无法欺骗的,它立刻就察觉了于效飞的存在!

于效飞一阵紧张,看来智取的办法是行不通了,只好强攻!他做好了准备,只要鬼子的军犬冲他一嚷嚷,他立刻就拔出腰间的20响,打倒卫兵,抢过汽车,冲进大门。

可是,就在他腾出一只手,准备掏枪的时候,那条日本军犬钻进了车底下,抬起伸出血红舌头的脑袋朝他一看,立刻哀鸣了一声,转身跑到鬼子哨兵的身后,缩在后边再也不出来了。

日本哨兵气得连声地骂这条军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效飞却立刻明白了,这是那天被他降服了的那条军犬,它已经被他吓破了胆,一发现是于效飞来了,立刻就逃命去了。

军车上的司机嘲笑了哨兵几句,汽车开进了机场。于效飞在汽车底下,感到汽车越开越快,向机场深处加速驶去,他心想不好,这车可能是拉着民工什么的到最远处的跑道那儿去,再跟着车走计划就泡汤了。趁着军车刚刚从一个平房旁边经过的机会,于效飞一松手,从汽车上落到地上,然后一个翻滚,到了平房堵头的地方。

看看四下无人,于效飞朝头顶看去,他一边查找着电线的来源,一边极力回忆照片上边是否有机场的配电房的资料。于效飞跳上房顶,借着不时扫过的探照灯的灯光观察着电线的走向,最后,他弯腰朝机场中间的一堆房子那儿跑过去。

到了一座房子的跟前,于效飞轻轻从房顶跳下来,来到门前一看,门旁边的墙上有一个铁牌子,上边画着一个闪电的符号,没错,是配电室。于效飞也不管什么技术开锁的手段了,现在顾不上玩那些费事的,从他离开铁丝网,到找到这儿,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他必须抓紧时间,为其他人的行动争取时间,如果再耽误一会,巡逻队就要到树林边了,那时就会是一场枪战,一切努力就付之东流了。

于效飞伸手一拧,一把把锁头扯了下来,闯进了配电室。他没有手电,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他打开打火机,一个跳跃的火苗照亮了黑暗的配电室。对面的墙上就是各种电闸和保险丝,于效飞当然不知道那个是管铁丝网的开关。他一咬牙,伸手把所有的电闸全都拉了下来。外面立刻传来机器停止运转时由粗到细的象怪兽咽气时发出的怪声,整个机场全都瘫痪了。

于效飞跳出房子,朝四面一看,不光是探照灯灭了,连机场塔台上的灯光也熄灭了。塔台是飞机飞行时的眼睛和耳朵,没有了它的指挥,日本飞机就非常危险了,尤其是在着陆和起飞的时候。

于效飞恨恨地骂道:“危险才好呢,摔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他起身朝铁丝网那边飞奔,他要过去接应那些军统的人,现在他们已经惊动了机场的人,很快就会有人出来检查,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几分钟后,于效飞看到前边的房子中间有几条手电的光柱在迅速扫射,十几条黑影在迅速向机场中间奔跑。他们的人进来了,只有他们才会有准备,在停电时候带着手电。

于效飞到了他们的身边,低声喊道:“动作要快,很快就会有人出来检查,去阻击的人千万注意不要提前动手!”

几个黑影拿着手电迅速朝远处奔去,那是阻击的小组在奔向自己的岗位。

于效飞抢过一个人的手电,带头朝飞机跑去,按照开始时候的设计,炸药不多,只好隔着一架飞机放一块炸药,然后在中间洒上搀有硫磺的汽油。于效飞找到一架飞机,一边迅速往飞机的要害部位上安放炸药,一边小声指挥其他人。空气中立刻充满了硫磺和汽油的刺鼻的气味,大家的动作都很快。

于效飞已经把身边几架飞机的炸药都安完了,他一边向后拉引爆的电线,一边低声喊道:“都怎么样了,有谁还没完?”

几个声音喊道:“我的完了!”

“我也完了!”

远处一个声音喊道:“我还没到最后一架飞机旁边呢!”

于效飞喊道:“快一点,我要拉电线了!”

正在这时,只听远处一声枪响!

于效飞骂道:“妈的!”

不用问,又是掩护的那帮家伙暴露了目标。于效飞喊道:“注意,完事的互相掩护,大家朝飞行员宿舍那边靠拢,注意不要贪心,如果鬼子来的人多,就立刻撤退,听明白没有?”

几个声音一齐答应,朝日本飞行员宿舍那边跑去。一会,一个黑影从远处跑来,刚才到最后一架飞机那儿的那个人回来了。于效飞说:“你别走,来掩护我。”那个人来到于效飞的旁边,用手电照着他手里的电线。两个人迅速退到铁丝网附近,于效飞一摁手里的开关,“轰”的一声巨响,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巨响,“轰轰轰!”“轰轰轰!”火光把天空都照亮了。

正在这时,机场突然一片光明,鬼子已经接上了电源,凄厉的警报声响彻了夜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