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 密 第一章 潜逃 1

枪火之火 收藏 3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1982年的夏天,川南腹地。

白杨正绿,阳光上下翻动叶片,如波光粼粼的水面。

道路将两旁树木割开,往前,蜿蜒。

一辆军用吉普穿尘而过,速度正疾,斜刺里突然掠出一辆解放轿车,横摆于吉普跟前。

两辆车呈丁字形对峙,“咣”——解放车先下人关门。

“你是方阵?”

方阵透过车窗,目光如炬:“我是!”

对方是两人,也是四个兜的干部,三角皮鞋立于方阵眼皮下。“总部保卫部马立党、保密局雷远,请下车!”

“对不起,我正在执行任务。”

马立党口气强硬:“我们也在执行任务,请下车接受检查!”

方阵不动:“你们没权越级检查。”

“是吗?”雷远立于车前,身板笔直:“《纪律条令》上有规定,遇有重大情况,可以越级下达命令。”

方阵推门,下车凝视总部车辆:“你说的重大情况是指什么?”

马立党扫一眼:“当然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你说的重大情况会跟一个军区保密参谋有关?”

“也许,你刚才从哪里来?”

“军区研究三所!”

“准备去哪?”

“军区保密局。”

雷远狠扫一眼:“是吗?”

方阵平静问道:“你说我要去哪里?”

马立党提高声音:“这个你最清楚。”

方阵嘴角轻挑:“我当然清楚!”

马立党再次打量方阵,从帆布包里取出一份文件:“这是逮捕令——你被捕了,跟我们到总部配合调查。”右手从包里取出手铐,已看准方阵手腕。

“理由是什么?”

“泄露军事机密。”

方阵面无惧色:“我正在送一份机要文件,任务未完成,不能跟你们走。”

雷远靠前:“文件可以先交由我们寄存。”

方阵紧提机要袋:“不行,这些文件比我的生命更有价值。”

马立党哧一声,说:“是吗?一个涉嫌泄露机秘文件的人说出如此正义的话。”雷远呈夹角站于方阵一侧,紧紧盯着他。

方阵反而笑了:“也许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雷远盯住方阵手腕:“但愿如此。”

三人立于道路交叉处,四周寂静无声,远处的山鹳一飞冲天。

马立党说:“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不想采取采制措施。”

方阵看了看文件袋:“我可以跟你们走,但必须将此文件移交给保密科周和平科长。”

两人对视一下,雷远说:“可以让周和平过来将文件领走。”

方阵低头,转身吩咐吉普司机:“接周和平科长过来。”

吉普消失在视线里,随视线跳动的,还有三颗起伏的心。

40分钟后,周和平到达,他36岁模样,雄壮,一脸严肃,少话而又深沉。

马立党和周和平交待完,周和平稍微点头,并不问话,只定定看着方阵,仿佛旁边没有另外两人,只等方阵自己述说。

方阵看着直接领导过来,眼露亲切:“科长,研究三所的机要文件交你。”

周和平看着方阵,所有的感情都通过眼神流露出来,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表示。

方阵接着说:“战场上,你教会了我很多,那真是一个让人怀念的地方。”

周和平闭了一下眼,缓缓睁开,方阵将机要袋递至周和平面前,周和平接住一角,感情四周迸发。

马立党上前,伸出右手:“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谢谢。”

周和平伸手,轻轻握了握:“相信。”

雷远盯着方阵:“对不起,我们还是得按程序办。”

方阵看了看周和平,伸出双手,“咔”,手铐合拢。雷远下蹲,从脚祼、腰、肩开始搜身,从方阵身上搜出64手枪一支,交由周和平。

雷远搜查完毕,将方阵推于副驾驶,自己坐于驾驶位置,周和平、马立党落于后座,紧紧盯住前面动静。

解放车再次奔腾而出,阳光经过树叶过滤,斑点依稀。

“吱”,车在拐弯处紧急刹车,四人同时坐直身体,所有人目光落至雷远身上。

雷远喉结一滚,眼神笔直,缓缓举起双手。

一把越战匕首轻轻顶在了他右侧,匕首乌黑,三棱,雷远缓缓摆头,带动后面两人的目光。

马立党大吃一惊:“你是怎样打开手铐的?”

周和平的眼里露出责怨,并不奇怪:“他是我们军区最优秀的侦察能手。”

方阵半转身,目光坚毅:“事情真相,我会查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泄密的人,不是我。”

马立党声带怒音,口气依旧强硬:“知道你犯的什么错误吗,你是越滑越远,赶快放下你手中匕首。”

“不行,我不能跟你们走。”

马立党转向周和平。

周和平只有面对方阵时才会说这么多话:“方阵,你是一个为战友而生的人,我了解你,你不会做出伤害战友的事情来。”

方阵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我承认,但是,对于刚认识的这两位,可能还算不上战友!”

周和平说:“你知道后果吗?”

“知道!”

周和平肃杀之气腾然而生:“我命令你放下匕首!”

方阵面向雷远:“我不能执行你的命令。”

乌黑枪管指向方阵太阳穴,执枪之手平稳而有力,手枪的主人是周和平。“放下匕首。”

“科长,我做不到。”

周和平再次重申:“放下匕首!”

三足之势鼎立,方阵匕首直抵雷远,周和平枪管狠指方阵。

方阵上体不动,左脚一踩油门,车身突然发动,三人惯性同时后倒,窜出10米,一个紧急刹车,三人身体突然前倾。

车停在了悬坡之上,下面是坡底,山石如刀,前车轮已作冲下状,摇摇欲坠。

方阵的脚再一次伸向油门,说:“你如果选择开枪,连同两位总部领导,都会随车坠下。”

马立党口气依然不减:“你敢!”

方阵眼神刚毅,脚尖轻点油门,山石翻转下滚。

车内气氛凝固。汗滴布满四人鼻尖,欲滴不滴。黑色枪管始终指向方阵,方阵再次点动油门,前车轮已近悬空,摇摇欲坠。

一粒晶莹汗滴摔下,方阵手搭方向盘,面向周和平、马立党:“请两位领导下车。”

马立党警告:“方阵,你不要乱来。”

周和平无奈起身,枪始终指向方阵。

“请往前走10米。”

车辆引擎再次发动,探出的车轮往后退,直至回到马路。方阵紧盯前面,左手打动方向盘,车辆开始快速倒退。周和平、马立党回身,看着倒退的车辆,眼神复杂。

车已退至视线外,方阵捡起手铐,说:“雷远同志,对不起,暂时得委屈你一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