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三十四章 土匪周天顺

wyu1111 收藏 3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夫人,您可来了,这下可好了” “委员长现在怎么样,他人在什么地方?” “还在车站,除了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精神还可以” “钱凑够了吗?” “都在这里了,300万美金,400万黄金和200万银洋,这是我从各家银行里借的,暂时只能这么多了。” “夫人请放心,我一定想办法说服他” “不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夫人,您可来了,这下可好了”

“委员长现在怎么样,他人在什么地方?”

“还在车站,除了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精神还可以”

“钱凑够了吗?”

“都在这里了,300万美金,400万黄金和200万银洋,这是我从各家银行里借的,暂时只能这么多了。”

“夫人请放心,我一定想办法说服他”

“不用了,这件事还是我亲自去的好”

车厢里,周天顺正诗兴大发,伸伸胳膊蹬蹬腿,看着自己面前一挥而就的的‘宏伟’诗篇“我真他妈的是个天才啊,你们说是不”

“高,实在是高”周围一群马屁精齐声喝彩,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司令在纸上写的什么玩意(不识字),光看见司令墨迹了半天,但又不敢搅了司令的雅兴。

“怎么样,比岳飞的‘满江红’不差吧”周天顺心里YY:老子这可是后世的传唱之作,要是再不好那该天打五雷劈了。

“当然是司令高了,岳飞算什么鸟”又有几个捧臭脚的

“传令下去,以后就作为咱的军歌”

蒋介石和几个高参在后面听见阵阵叫好声,虽然也有人想看看到底写了些什么,但心里都不屑一顾:比‘满江红’, 还当军歌,这帮土匪真不知廉耻。没过多久就听到周天顺已经铺成曲,并哼出来的时候,登时满坐皆惊。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 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 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 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 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 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 千里杀仇人,愿费十周星。 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 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西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 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 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 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 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 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 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 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开始只是周天顺一个人在唱,周围几个随着哼,一会儿功夫就变成众人合唱,最后包括车厢外周部所有的将士在吼,一遍一遍直震九霄久久不息。蒋介石也大吃一惊:此人能文能武,如果不能拉拢就当早早除掉,此后除GCD外必是一大心腹之患。

“报告,司令,城外来人了。”

“请他们到这里来吧。”

“是”军官立正敬礼后转身传令去了

宋美龄、陈布雷等一行在这些山东响马的监视下走进了车厢,周天顺兀自沉浸在刚才气氛中,包括蒋介石在内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深沉。“嗨,美女,放下东西喝杯茶先。”周天顺缓过神来“一起烛光晚餐怎么样”不顾周围蒋介石和其随从吃人的目光,自顾自的说“法国蜗牛配干面包加波尔多红酒如何?”

宋美龄愣了一下心说:这就是所说的土匪吗?难道又出了什么新情况?“你就是二十集团军的司令周天顺。”

“准确的说是山东省省主席兼二十集团军司令,东西带来了吗。”

“都在这里了”随从们放下了几大箱子。周天顺连看都没看一眼“多少?”

“300万美金,400万黄金和200万银洋,就这么多了。”

“把蒋委员长带走吧”

“那剩余的钱呢?还差那么多呢,这点连零头都不够。”王铁一听急了

“不是钱的问题。”周天顺这几天也一直在为杀不杀蒋介石矛盾着,内心备受煎熬。杀吧虽然功成名就,但历史一定会拐个大弯,那么从今往后起什么事都会发生,以后由谁去抗日?阎老西做总统还不如蒋介石呢,这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改变。如果不杀他世界也会改变,但是绝对没有那么离谱,从能捉到老蒋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最后周天顺得到的答案是:我不喜欢改变。

“人家都把钱送来了,虽然与原定数额差了很多,但是做人一定要厚道,把他们手脚筋全给我挑了,把老蒋的鸡巴割了,叫他做中国最后一个太监,把他老婆给我押走做小妾。拍电报给冯大炮和阎老西,就说我们活捉蒋氏夫妇。”蒋介石和宋美龄差儿点没背过气去,陈布雷也气得手直抖。

“老子让你们付五千万美元的黄金,你们只给了这么点就想带走人,耍我呐,门都没有,为了捉你,老子可是死万把号弟兄,差点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了,再付30万两黄金。”

“筹集30万两黄金还要一段时间,这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到的,不知道周司令还有什么要求。”

“美人儿,你说呢?”周天顺淫笑着打量宋美龄

蒋介石真想扑过去掐死眼前这个土匪,强忍怒气“山东、河南两省军政主席,全国海陆空副总司令,副委员长,你看怎么样?”

“虚名,不要,用你的德械抵吧。”蒋介石听到这话脸色铁青差点吐血。

“报告主席,总司令来电。”张添贵走进车厢内。

“念”

“听闻你部攻占归德盛感欣慰,各部现以南下,即将对国民军合围之势,望贵部继续发扬革命军人之精神,坚守归德待援内外夹击,全歼蒋军于归德城外,再立殊功。总司令阎锡山,副总司令冯玉祥。”

“看来时间越来越紧了,这样吧,把你们所有人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再写张欠我价值4500万美元的黄金的欠条,你们夫妇一起按个手印,就让你们的陈布雷和我的德国顾问做个见证,然后拍个照片,等我以后抽空再去找你要帐。”蒋介石这个时候已经气昏过去了。等蒋介石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前往合肥的火车上了。蒋介石惊慌的直起来身子。

“达令,已经没事了。”

“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们正在前往合肥的火车上。”

“那个,那个,那个周……”

“他接到阎锡山和冯玉祥的电报后后就派人把你送出归德了。蒋介石咬着牙道“周天顺!给我剿灭周天顺,剿灭这支土匪。”

“达令,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蒋介石现在没有办法合眼700万美金和黄金啊,痛,心痛啊,心都快碎了。

几天后平汉线再传来受挫消息。正当陇海线酣战的同时,蒋介石命令平汉线何成浚的第三军团发动进攻,企图牵制西北军向陇海线增加兵力。这方面的军队为徐源泉、王金钰、杨虎城等部,这些军队均非蒋的嫡系。在战争初期,他们与阎、冯还有信使往还,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意存观望,尚无积极为蒋出死力的决心。

冯军在这方面的队伍,最初为樊钟秀、石振清(万选才被诱捕后,石部调平汉线)、任应岐和刘桂堂等部,扼守许昌以南的小商桥及其以东的逍遥镇至西华之线,以后西北军的田金凯、倪玉声、赵凤林、王和祥等部由陕南开到河南境内,即分布在平汉路以西鲁山,叶县,襄城一带,并置主力于许昌之北,统归张维玺指挥,并派阮应武为前敌总指挥。刘汝明部则在淅川、南召一带监视杨虎城部。宋哲元部的冯治安军控制在郑县(郑州)及其以南地区,归冯玉祥直接掌握。 6月8日,何成浚对平汉线下总攻击令,王金钰部包围樊钟秀部于临颖,并向许昌进逼。何成浚由驻马店到漯河督师。6月29日,坚守许昌的樊钟秀被蒋军空军轰炸阵亡。冯玉祥得报后,立即派邓宝珊接任第八方面军总司令,并亲赴许昌视察,以安定军心,随即又派孙连仲率部驰赴许昌增援,阎锡山亦派骑兵司令赵承绶进攻周口。西北军高树勋、葛运隆两师由许昌南进向漯河进攻,刘桂堂部亦在西华、周口之间与岳维峻部激战。当冯阎与蒋在中原相持不下时,进入湖南的李宗仁、张发奎军陷入失败。桂张军发起进攻后,进展顺利,7月10日,桂张军占长沙,蒋军的朱绍良、夏斗寅、钱大钩退人湖北,何键避往湘西。7月15日,桂张军占岳阳后,发电报称预计7月30日前占武汉后北上将与冯会师。这时,出现了不利于桂、张军的变化,7月11日,粤军蒋光鼐部攻占了桂张军后方重镇衡阳,桂张军被迫后撤,围攻衡阳不下。不得已于7月底撤回广西。

自7月上旬以来冯阎联军在陇海线上大占优势。在平汉线,张维玺也击退了何成浚,但关键时刻,冯玉祥犯了一个要命的错误。原来张维玺击退何成浚时,蒋军在陇海线也处于全面后撤的阶段,为减轻陇海线的压力,蒋命何成波全力反攻,并派飞机助战。此时冯玉祥若和晋军一起全力攻击陇海线上的蒋军,非常可能将蒋军主力打垮。但冯却调集孙连仲、赵承缓、高树勋、葛云龙等部于平汉线,冯玉祥也亲自到许昌坐镇。冯玉祥调陇海路部队用于平汉线,不仅减轻了冯阎军在陇海线上的攻击力,也使冯间军在陇海线上失去了统一的指挥,蒋介石趁机稳定了已经出现动摇的蒋军阵线。冯玉祥前往平汉线后击败了何成浚,何成浚失败南撤。冯并未乘胜追击,而是率孙连仲等部又回了陇海线,因此失去了乘胜占领武汉的机会。

这时蒋军在湖南对付李宗仁、张发奎的战事尚未结束,为支援中原战场,蒋介石急调蒋光鼐、蔡廷锴的十九路军和夏斗寅师北上。 此次平汉线战役的失利蒋介石总结为各部不积极配合的结果。蒋军在陇海、平汉线两度受挫,刚烈的蒋介石因此病倒了,在夫人的陪同下回到南京一边加紧部署一边休养。蒋介石休养期间内在幕后策动了一个‘和平运动’,为他奔走和平的有于右任、李石曾诸人。于右任致电汪精卫,建议召开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以解决二、三届的纠纷,汪不同意。李石曾则在沈阳活动,促请张学良出任调入。张于7月12日致电阎、冯表示本人愿执调停之劳,并于21、22两日又两次致电阎、冯,主张将郑县(郑州)、开封一带划作缓冲地带,撤退前线各军,立即停战;公开政见,委诸国民共同研究,以备中央采用。当时反蒋军事正处于有利的形势,这个和平运动,对于阎、冯自不能发生任何作用。 特别让蒋忧虑的是,由于西北军战力的坚强,他的将士对西北军产生了恐惧心理,士气大为低落,固守阵地,不敢再作出击的尝试。蒋介石曾为此写信给顾祝同、蒋鼎文和陈诚等人说“我军始终诱人来攻,而并不反攻一次,不惟逆焰日张,而且为革命军人之羞也……观近日各将士恐怖之心,忧兵力不足之念,使中正为之悲愤,何我革命军人之精神竟至不振如此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