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三十九章 对坟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随着郎小兵的意外出现,发生在99年龙胄山庄的神秘事件终于真相大白,所有的谜团瞬间全部化解,不过龙天和郎小兵一样,并没有觉得轻松多少,相反,龙天的心情变得比郎小兵还要沉痛,送走郎小兵之后,龙天傻呆呆地坐在办公室里,陷入了持久而又痛苦的沉思之中。 自从龙天接手“龙胄山庄命案”之后,随着调查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随着郎小兵的意外出现,发生在99年龙胄山庄的神秘事件终于真相大白,所有的谜团瞬间全部化解,不过龙天和郎小兵一样,并没有觉得轻松多少,相反,龙天的心情变得比郎小兵还要沉痛,送走郎小兵之后,龙天傻呆呆地坐在办公室里,陷入了持久而又痛苦的沉思之中。


自从龙天接手“龙胄山庄命案”之后,随着调查和推理的深入,一系列的悬疑命案纷至沓来,

所有的案件都紧紧地围绕着这起“龙胄山庄女尸事件”而展开的,当谜底终于揭晓之后,龙天一直在想,如果这十五起命案中的十六位死者当时能和郎小兵一样那该多好,如果钱万胜也能象郎小兵一样那该多好,郎小兵用他的善良赢得了琴韵的理解,赢得了秋香的赞赏,龙天能理解他的无奈,但不能原谅他的懦弱,因为当时在场的人的中只有郎小兵良知未泯,如果他能及时地向有关部门报告这起事件,那么龙天相信这一系列的连环命案就不会发生,那十六个人都不会死,而且对于我国的科学界来说,琴韵尸体的出土将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发现和突破,可惜这一切都被贪念和邪欲破坏殆尽,所有的一切都无法再挽回了,这个时候说再多的“如果”,做再多的假设都无济于事。


“唉。。。。。。”,重案组里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龙天自己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长叹了,反正每叹一声,组里的刑警们就会少一个,叹到最后,龙天突然发现整个重案组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了,“这帮家伙”,龙天苦笑一声。


龙天在重案组两年多了,他的工作习惯以及一些“臭毛病”,在组里人尽皆知,当他思考的时候除了领导,其他人最好别烦他,如果当他长吁短叹的时候,那周围的人最好全都回避,否则他的火气一上来,连领导的面子都不一定给,更何况他现在是重案组的一把手,所以看龙天这副哀声叹气的样子,组里的刑警们都很知趣地退了出去,反正现在也没什么案子,刑警们一个个都准备提前开饭了。


龙天一直在想,也一直在叹气,陷入其中一时难以自拔,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蒂,他的2006年的第一天工作就是思考与感叹,直到下班铃声的响起,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没有马上回住处,在食堂吃过晚饭之后,他又一次回到了重案组,一个人继续他的思索,继续他对系列悬疑命案的愤慨与惋惜,还有一点,就是对琴韵的无限同情与怜爱,每次看到琴韵那泪光闪烁的双眸都会让龙天为之揪心不已,想到琴韵的时候,他整理了一下办公桌,驾车冲进了夜幕之中。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五,一弯浅浅的月牙悬挂于苍穹之上,月光昏暗的夜晚,天上的星星显得格外明亮,龙天默默在行进在省道边的小荒山上,迎着寒冷的山风艰难地往上攀爬着,皮鞋踩在地上的枯树枝,发出了“喀嚓喀嚓”的响声,在宁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脆和刺耳,阵阵急促的喘息声过后,龙天爬到了半山腰,站在布满荆棘的草木丛中,他举着手电一直在四周搜索着,站在这里一眼就可以纵观整个龙胄山庄,甚至可以听到山庄内传出的音响,他的神情有些焦虑,也有些木然,整个人显得心事重重,他一只手举着手电,另一只手在拨拉着浓密的灌木。


龙天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块方形的山石,旁边还有一棵大腿般粗细的松树,他蹲下了身子,轻轻地抹去了石上的枯枝败叶,他的动作很轻柔,象是抚摸,又象是擦拭,“叭嗒”,一滴液体落在了方石上,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


根据上午郎小兵的回忆,龙天找到了琴韵的埋葬地,看着满眼荒芜的小山,感受着周围无尽的凄凉,回想着琴韵的面容,龙天再也忍不住黯然泪下,谁也不会想到,一代才女琴韵竟然葬身于这座荒山上,长眠于这棵松树下,没有坟头,没有墓碑,有的只是山风的呜咽,有的只是满目的荒凉,想到此处,泪水无声地挂落在龙天的脸庞。


龙天熄灭了手电,无力地靠在了树干上,汗水夹杂着泪水在无声地垂落,他这猛力的撞击惊起了树上的夜鸟,“扑楞楞”地突然飞起,发出了一声声绝望的悲鸣,给本就已十分荒凉的山间增添了几分凄凉与恐惧。


有人悄无声息地从山下走了上来,她的脚步很轻盈,踩着地上的枯枝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她是飘上来的,寒风吹动着她的丝丝秀发,拂动着她的飘飘裙裾,逆着山风她飘到了龙天的背后,她没有惊扰陷于伤感之中的龙天,只是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任凭寒冷的山风拂过她俏丽的面颊,这张脸很美,美得令天上的月牙都钻进了云端,美得令夜空中的星星都向她抛来艳羡的媚眼。


花疏叶冷。残月西窗浮瘦影。有萼新娇,怜我今宵人世遥。

豆灯辜负,零落华章千语揉。心老应归,比翼瑶池侯子来。


她没有动,轻启小巧的双唇,轻柔地吟出了一首“减字木兰花”,一曲新词吟罢,早已泣不成声,数度哽咽良久,衣袖轻挥处,遮住了含情脉脉的泪眼。


龙天没有动,依旧背靠着松树,细细聆听着背后的吟诵,他知道这首“减字木兰花”是谁写的,也知道是谁站在身后吟诵的,但他还是没有动,牙齿紧紧地咬合着,他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转身的冲动,背部紧紧地贴着树干。


脉脉清辉夜未阑。霜风有意搅难眠。那时一诺同携手,此刻无端怎泪涟?

莫不是,月儿欢。已知蟾女慕神仙。人间无梦声声怨,守得相思在枕边。


置身此境,面对此景,感受此情,龙天突然间灵感顿现,一首饱含着凄楚与情伤的“鹧鸪天”脱口而出,伴着阵阵呜咽的寒风,声声飘向了背后的美丽女人。


“守得相思在枕边,守得相思在枕边。。。。。。”,琴韵喃喃地重复着最后一句,她情不自禁地哭出了声,在她的印象里,龙天从来就与诗词无缘,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今晚在这个伤心地,她第一次听到了龙天作的词,特别是词中蕴含的浓情与深爱,让她不由自主地心生悲切,她由衷地喜欢这首龙天所作的“鹧鸪天”,特别喜欢最后一句“守得相思在枕边”。


琴韵深深地动容了,身形也随之缓缓地飘到了龙天的面前,含泪的美目深情地凝视着龙天的脸庞,她看到了一个男人的泪,一个男人流出的伤情的热泪,她的嘴唇微微地动了一下,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只能用眼神与龙天进行着无声的交流,慢慢地抬起右手,她想替龙天拭去脸上的泪水,可惜却怎么也触及不到他的脸庞,她很失望,但她一直在努力着,虽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不过龙天并没有阻止琴韵看似“发傻”的举动,他在用心体会着琴韵的抚慰,用心体味着琴韵的柔情。


“龙天。。。。。。”,琴韵未语泪先流,她选择了依靠,虽然这也是徒劳的,她靠在了龙天的胸口,由于太过激动,整个身体都嵌入了龙天的体内,不过她没有离开,她在龙天的胸口感受到了温暖,感觉到了浓浓的爱意,两人瞬间融为了一体。


“琴韵。。。。。。”,龙天止住了泪水,他选择了容纳,虽然他还是感觉不到怀中琴韵的存在,不过此时此刻,他与琴韵的心灵是相通的,彼此间都能感觉到爱的绵柔,个中情感回味悠长。


龙天的脚下埋葬着一代才女琴韵的遗骨,四百多年前,她是属于先祖龙俊飞的,而此时龙天的怀中却躺着琴韵的灵魂,现在的她是属于龙天的,龙天不需要她的身体,只需要她的心灵,她的爱,而这正是龙天所梦寐以求的,琴韵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他,所以龙天很幸运也很幸福,世间的年青男女都在苦苦地追求真爱,但真爱是什么,却很少有人知道答案,不过龙天知道,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就在这座小荒山上,在这棵老松树下,他与琴韵真实地上演了一出真爱传奇。


融合了很久之后,琴韵担心自己的阴气伤害了龙天,所以她及时地抽回了身,当她在龙天的脸上没有再发现泪痕的时候,琴韵也抹了抹脸上的泪花,对着龙天抿然一笑,脸上瞬间又浮现了红晕,不过当她低头看到脚下自己的坟茔时,一股愤然的忧伤又涌上了心头。


“琴韵,你不要说什么,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了,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怪只怪人心险恶,贪念太甚,只可怜了你无辜受辱,想起这事就让我愤怒”,龙天很细心地察觉到了琴韵神情上的变化,不由得回想起了郎小兵所说的话,回想起了曾经发生在龙胄山庄里的罪恶,心中顿时怒火万丈。


“龙天,你相信吗?如果龙俊飞在这里,他一定会嫌弃我的,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你,你虽然没有他的才华,但你有宽阔的心胸,而这个正是大多数世人所没有的,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你都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男子汉,这就是我为什么爱你的原因所在,在我最孤独无助几近疯狂的时候,是你敞开了心胸容纳了我,可惜我能为你做的太少太少,如果你能早四百年出现在我的身旁,那该多好”,琴韵又一次落下了伤情的泪。


龙天明白琴韵想说什么,不过这样的“如果”毫无意义,命运和琴韵开了个玩笑,让她在死后的四百多年里遇上了龙天,让他们体会到了“人鬼殊途”的无奈和遗憾,不过对于龙天来说,这样的安排反而更显得弥足珍贵,这样的安排却让他在不经意间找到了世间的真爱,龙天一直相信“人是感情动物”、“人是为感情而活着的”,作为感情中最让人为之称道、为之追寻、为之留恋的爱情来说,龙天能遇上琴韵,他反而要感谢命运的安排。


“哎哟”,腹部的伤口突然间开始发作起来,龙天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拼命地捂住了肚子,他的伤根本就没好利索,加上爬山和寻找琴韵的坟茔,再被寒冷的山风一吹,体力明显不支了。


“龙天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痛了?你真傻,为什么要来这儿呢?”,琴韵一急连忙蹲下身子想帮龙天揉一揉。


“我没事,我没事,谢谢你”,龙天怕琴韵担心,很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而且他不想打击琴韵,毕竟琴韵只能是有心而无力,如果他一直叫疼下去的话,琴韵又帮不上忙,只会让她平添伤感和自责。


“呼。。。。。。”,剧烈的山风刮起,劲摧着山上的草木,在琴韵的苦苦哀求下,龙天终于打亮了手电向山下艰难地走去,他的左手一直按在肚子上,随着身体的抖动伤口一直在隐隐作痛,不过他咬着牙一声不吭,琴韵一直飘荡在他的旁边,形影不离地陪着他一直走到了山脚。


龙天让琴韵坐了在副驾驶室里,然后驱车赶回了卧虎山下的住处,琴韵真的非常聪颖,通过学习她竟然对汽车的构造一清二楚,很多地方甚至比龙天知道的还多,面对这么一个才貌俱全的女子,除了敬佩之外,也只能用百般的怜爱来对待了。


和前两次一样,龙天睡觉,琴韵陪侍在床沿,鬼是不用睡觉的,这一点当时林苇就已经告诉过龙天了,不过今晚龙天的感觉却很不一样,躺在床上,他的身体一直侧对着琴韵,眼睛一直睁着,目光始终不离琴韵的脸上,这张脸的确让他百看不厌,清纯、俏丽、娇艳、妩媚,总之用任何美的形容词来比拟都不过份,看着床边的琴韵,龙天甚至开始有些想入非非了。


琴韵的脸上一直洋溢着娇羞的微笑,她也一直都盯着床上的龙天,偶尔还看看墙上的挂钟,随着时针与分针的走动,夜越来越深,而龙天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睡意,琴韵开始有些着急了,她忽然间轻柔地挥动了衣袖,满脸羞涩地飘上了床,随着衣袖的舞动,龙天的脑袋顿时“嗡”地一声,陷入了炫晕之中。


他又开始做梦了,梦境里到处飘荡着琴韵靓丽的身影,含着羞带着笑,目光闪动处,惊艳逼人,皓齿轻启时,欲说还休,身形舞动时,拂起微风阵阵,夹杂着女性特有的芬芳扑面而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