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5/


那一天

我不得已上路

为不安分的心

为自尊的生存

为自我的证明


路上的辛酸

已融进我的眼睛

心灵的困境

已化作我的坚定


在路上

用我心灵的呼声

在路上

只为伴着我的人

在路上

是我生命的远行

在路上

只为温暖我的人


是的,在路上。只是如今路上,少了相伴温暖我的人。此刻,我心是那么孤独,重又回到我孤单的港口。我知道,星星已不再出现在我的夜空。

顾波摘下耳塞关掉随身听,出舱去舰值室登记。回来又简单收拾了下,就提着箱子下了舰。码头上没走几步,就听身后有人喊他名字,回头看,一个高高瘦瘦的海军上尉正挥手跑过来——原来是548舰副机电长连东生。这哥们儿顾波以前在舰队靶标大队的时候就认识,后来又一起在登陆舰上服役,关系挺不错的一直。

“哟,是你啊连哥。” 顾波放下箱子,一把拽住了连东生。

“好长时间没见了,哥们儿。怎么,你们也是刚回来?”连东生呼呼喘着气,还亲热地拍着顾波膀子。

“靠,别提了,工厂里边儿呆了俩月。”

“哈,那挺不错啊,轻松自在。哪像我们,海上马不停蹄跑了俩月几乎。这不,今天上午才到家。”果然,连东生看上去比前阵子更瘦了些,相比起他那细长脖子,衬衣领口更显得旷荡了。

“靠,自在什么呀。军舰改装任务紧张,我们不也得疲于奔命。”顾波看了看,见除了自家591舰,整个码头上就只有115舰和一条大型打捞救生船,就又说:“哎,怎么没见你们舰?”

“哦,我们靠在四号码头了。我这是到支队来办点儿事儿,没想到正好碰见你。哥们儿,晚上有空儿吗?喊上赵撇子,咱们找个地方聚聚。”

连东生说的赵撇子叫赵阳,因其人是左撇子而得此雅号,以前也是他们登陆舰上的战友,目前在舰队机关混事儿,虽说才刚三十一,却官拜少校了都。这样,虽说是仨人里边儿年龄最小,可军阶却是最高。人家说左撇子通常都比较聪明,这伶俐剔透的赵撇子同志能深得领导赏识官运亨通,倒也不奇怪。左撇子,李星也是左撇子。。。

“哎,发什么呆啊你?”

“啊?”顾波猛然醒悟,忙说:“好的好的,晚上我做东。你说到哪儿吃啊连哥?”

“哪儿都行,要不等我问问赵撇子。你这是回公寓?”

顾波说是,还要拉连东生一块儿过去坐会儿。那连上尉则说要去队部办事儿,丢了句“等我电话”,就拜拜走人了。


顾波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儿就是放了热水,叼着烟往浴缸里那么一躺,美美泡了个澡。靠,真他妈舒服,比那厂里的水兵大澡堂子强多了去了。

洗完澡,见卓群还没回来,心说这厮跑哪儿去了,不是到营区服务部去找他那妞儿叙旧了吧。泡了杯茶,从箱子里取出笔记本电脑,并插上那根久违的网线。

打开《军营社区》,还是习惯地先到海军武器装备讨论区溜达了一圈儿。顾波通常只是看,很少发表什么评论,当然,有时候看一帮ID们争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或者吹得实在不像话了,也随便披个马甲去训斥挖苦一番,并以自己对外军武器装备的了解,就一些谬论大行批驳,偶尔也找出一些年鉴手册之类的东西来证明自己的言之凿凿,而后在一片“高人啊”之类的吹捧声中飘然离去,倒也自得其乐。看今天这论坛上,也有些不小的争论,其中一个焦点是关于南非海军前几年服役的一级护卫舰的颇为独特的动力装置,顾波对此虽也有不少资料,只是此时没什么心情去跟他们参合。

又看军事战略讨论区,见某ID写了篇《48小时拿下台湾》的文章贴在那里。尽管看题目就有些作呕,顾波还是点开浏览,结果看不到一半就实在忍无可忍了——那傻逼不但说一架歼十战斗机足以对付六架F-16或者是幻影2000,还说以北海舰队目前实力,有了岸基航空兵掩护,足以在远海对R国海军和M国海军第七舰队展开有效对抗。那狗屁文章里,其傻逼还自言乃某部作战参谋。顾波心说靠,像这样的作战参谋,就该拉过来照脸俩耳光,再一脚踹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