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柔情

玄烨号航母 收藏 2 112
导读:[size=16]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柔情   忆当时,初相见。   一直记得初见陆了然的刹那。那天,有很好的太阳,抱一摞书从寝室出来去上公共课,路过篮球场,听到如雷的欢呼声,是一场比赛,陆了然进了一个极为漂亮的三分球,在最后8秒内,锁定胜局。在此之前,他所在的球队尚以2分之差落后。◎◎◎来这说说你的感触吧   人群中,身穿黄色背心的陆了然,身姿挺拔。   记住了,也就记住了。   从未向别人说起,包括日后的陆了然。也不会有人相信,缘于大一那场篮球赛,我会对初次见面的陆了然记忆深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柔情


忆当时,初相见。


一直记得初见陆了然的刹那。那天,有很好的太阳,抱一摞书从寝室出来去上公共课,路过篮球场,听到如雷的欢呼声,是一场比赛,陆了然进了一个极为漂亮的三分球,在最后8秒内,锁定胜局。在此之前,他所在的球队尚以2分之差落后。◎◎◎来这说说你的感触吧


人群中,身穿黄色背心的陆了然,身姿挺拔。


记住了,也就记住了。


从未向别人说起,包括日后的陆了然。也不会有人相信,缘于大一那场篮球赛,我会对初次见面的陆了然记忆深刻,一见钟情。


只是等我打听到他的名字后,才失望地发现,那个球场英雄已经大四毕业。那场比赛是他们的告别赛。我只是知道了他的名字,陆了然。


在那所闻名全国的大学里,我是出名的女孩,因为无懈可击的书法,还有绘画功底。那时,我还年轻,19岁,我且青春,鲜妍明媚。


于是,会收到很多的信。那些从学校寄出的信,通过邮局,在外面转一圈,再回到学校的……我的手上。我不看,很意兴阑珊。周末的时候,也不答应任何人的邀请。只穿了黑衣,静静坐在篮球场的看台上,想一些心事。


冷傲的薛云离在四年后,毕业了。因为学业出类拔萃,得以留校。并有机会翻看到师兄陆了然的资料。当然,连同他家中的电话。


打了过去,温和的妇人声音,找谁?


伯母,陆了然可在家?


对方惊愕,了然现在在上海。你是?


哦,几年未见的同学。想联系到他。


你可以去他的公司找他。他的手机号码是……


挂掉电话。有片刻的怔忡。我竟,浪费了四年的光阴。那个人,一直和我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未有稍离。


苦思几日,一直想不到顺理成章和他通话的理由。如此几日,渐无法按捺,找到了他。


那端的声音迫近,并且沉稳,陆了然。您是?


您好,我是学校老师,在整理学生档案,对优秀生进行追踪记录,请问,您现在在何处供职?


多么蹩脚的谎言,他竟相信,从容作答。


见到他,是三天后,他所在公司附近的餐厅。距离第一次见到他,已经过去了三年。他依然挺拔俊朗,一件普通的白衬衣被他穿得整洁儒雅,世家子弟般的优雅清淡。


恰好他的公司招聘平面设计,凭借良好的美术底子,考入其中,很是顺利。于是办好学校这方的辞职手续,开始和陆了然同处一幢楼。


陆了然是这家公司老总。上班第一日,他召集全公司人员,为我和另外三个新员工开了简短的欢迎会。会罢,我故意逗留片刻,挨在后面,果然,他叫住了我,薛小姐,我看了你的简历,我们是校友。你的能力非常突出,能来我们这样规模不大的公司发展,委屈你了。


我朝他微笑,仅仅是因为,我喜欢……平面设计。我会尽力做好。


他亦笑,眉宇间隐约有赞赏之意。


我在陆了然的公司很快火了起来。这是一个朝阳企业,有很多年轻人。下班后,会有人请我喝茶,吃饭,也会有人送来鲜花,不菲香水,手饰。我只拒绝。


和陆了然熟了后,他也会开我玩笑,薛云离,怎么,我们公司的小伙子,你一个也看不上?




我笑,我手头上不缺钱,不用像要找长期饭票的女人那样,功利而世故地对待一份感情。


他也笑,眼里尽是欣赏。


这是事实,但更想说的不过是,因为你。


但是有什么用呢,我来得迟了。


他早早有了彼此倾心多年的,青梅竹马的妻。曾经无意看到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他和妻子的合影,笑眯眯的两张脸孔甜蜜地凑在一起,刺得我眼睛疼。


时间久了,渐也觉得,每日面对又不可得,是一种煎熬。这样一种沉沦,很难过。那日,加班到凌晨,起身为自己冲杯咖啡,回头,迎上了副总宋振华的目光。能看得出他眼里的热切。


心一紧,没有做声,回到座位上,工作。所谓熟练,到了一个程度便可以发呆工作两不误。陆了然,陆了然,此刻,正和他心爱的妻执手相看吧。今天是他妻的生日,下午的时候,他过来很是歉意地说,晚上不能陪我们一同加班。


我心酸,语气因此刻薄,这本就是陆总的公司,不加班,还需要向我们招呼一声吗?


他一楞,深深看我一眼,沉默着,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宋振华轻轻对我说,薛小姐,你不知,陆了然和他妻子感情极好。


我作天真状,哇,他妻子可真幸福!又装做不经意,故意问,他的妻子一定很漂亮?


宋振华摇头,不及你一半。几年前一场车祸,使她瘫痪在床,生活已无法自理。


圣诞节,公司举行晚会,很热闹。陆了然破例没有太早回家,兴致很高地喝了一些酒。等十二点钟声敲过后,他掏出手机,走出门外,趁着混乱,我跟了出去,只听到,刚才许了愿,希望你可以站起来。


是打给他的妻的。他这样爱她。


凌晨一点的时候,晚会结束。我出了公司,在这条街的拐角处,站住了,忍不住在黑暗中泪流满面。


女人在陷入痴情以后开始变得愚蠢。爱情,我的爱情,是希望全无的,却还在坚持,为什么?


这时,有一个走近来,温柔地掏出面巾纸,替我擦净。是宋振华。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柔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