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与死圣》中文翻译1,哈迷们顶一下,看完别忘说几句

353882841 收藏 2 133
导读:第一章 黑魔头东山再起 在洒满月光的狭窄小道上出现了两个男人。有那么几秒钟,他们隔着几步远静静地站着,魔杖直指对方的胸膛。随即,他们认出了彼此,把魔杖放回各自的袍子,然后延着同一方向步履轻快地走去。 “有什么消息吗?”两个人中身材高一点的人问。 “最好的消息,”西弗勒斯.斯内普回答。 小道左边生长着低矮的野生荆棘,右边是修剪的整齐高大的树篱。他们快速前进着,长袍拍打着脚踝。 “我以为我来晚了,”亚克斯力说,月光透过枝枝杈杈的数枝,照着他时隐时现,模模糊糊的影子。“情况比我想象中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章 黑魔头东山再起

在洒满月光的狭窄小道上出现了两个男人。有那么几秒钟,他们隔着几步远静静地站着,魔杖直指对方的胸膛。随即,他们认出了彼此,把魔杖放回各自的袍子,然后延着同一方向步履轻快地走去。

“有什么消息吗?”两个人中身材高一点的人问。

“最好的消息,”西弗勒斯.斯内普回答。

小道左边生长着低矮的野生荆棘,右边是修剪的整齐高大的树篱。他们快速前进着,长袍拍打着脚踝。

“我以为我来晚了,”亚克斯力说,月光透过枝枝杈杈的数枝,照着他时隐时现,模模糊糊的影子。“情况比我想象中麻烦。但我希望他能感到满意。听上去你有信心让他感到高兴?”

斯内普点点头,但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向右拐,步上了一条宽阔的车道。高大的树篱扭结弯曲,一直延伸到两扇庄严精致的铁门两旁。两个男人不发一语言,不约而同地举起左臂,像是在向谁致敬,然后径直穿过大门,仿佛黑色的铁门是烟雾做成的。

紫杉树篱使两人的脚步声模糊不清。右边什么地方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亚克斯力再次拿出他的魔杖,越过他同伴的头顶,指向声音的来源,原来是一只纯白的孔雀在树篱上神气十足地走动。

“他总是那么爱炫耀自己,卢修斯。孔雀……”亚克斯力哼了一声,把魔杖插回斗篷。

一座气势辉煌的宅子出现在笔直的车道尽头,楼下的窗子灯光闪烁。树篱的一边漆黑的花园里有一座正在喷水的喷泉。斯内普和亚克斯力径直走到前门,脚下的砾石劈啪作响。他们一到门前,门便朝里面打开了,可是却不见开门的人。

门厅很大,闪耀着昏黄模糊的灯光,装饰的富丽堂皇,一块考究的地毯覆盖了大片石铺地板。墙上画像里的人物脸色苍白,纷纷注视着斯内普和亚克斯力从跟前经过。两人在一扇通往另一个房间的沉重的木门前停了下来,稍稍迟疑了一下后,斯内普扭动了铜把手。

客厅里挤满了人,大家围坐在一张很长的雕刻精美的桌子旁,一言不发。房间里的家具已经被随意地推放到墙边。一个漂亮的大理石壁炉里,熊熊的火焰正在燃烧,为房间带来了光亮,壁炉上面放着一面镀金的镜子。斯内普和亚克斯力在门口停留了片刻。等眼睛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后,他们注意到了一个最不同寻常的景象:一具毫无知觉的人体被倒挂在桌子上方,慢慢旋转着,就像被一截看不见的绳子悬吊着。壁炉上的镜子和下面打磨的很光滑的桌子表面清楚地反射出这个人的影象。除了一个几乎坐在这个人体正下方的苍白的年轻人外,其他人几乎不看这具古怪的躯体一眼。年轻人每隔一会儿就要 向上瞟一眼。

“亚克斯力,斯内普,”桌子尽头传来一个尖而细的声音。“你们差点错过了。”

说话的人正坐在壁炉前面,因此,一开始,这两个新进来的人只能勉强辨认出此人的轮廓。然而,当他们靠近一些,他的脸就渐渐从昏暗的光线中显现出来了,光秃秃,脸像蛇一样,鼻子是两条细缝,竖直的瞳孔闪着红光。他的脸如此苍白,像闪着珍珠般的光。

“西弗勒斯,坐这里,”伏地魔说,示意他坐在自己右边的位子上。“亚克斯力,坐卡卡洛夫旁边(不好意思,对第五部以后的人名不是很熟悉,只看了两三遍,所以不记得这个人以前出现过没,暂时还是只写英文名,欢迎熟悉的朋友指正)” 两人按伏地魔的指示入座。桌边的人都注视着斯内普,伏地魔首先对他发话了。

“情况怎么样了?”

“主人,凤凰社计划下周六傍晚时分把哈利波特从他现在安全的住址转移走。”

人们明显开始变得有兴趣起来:有人坐的笔直僵硬,有人变得烦躁不安,都一致盯着斯内普和伏地魔。

“星期六……傍晚时分,”伏地魔重复着,他的红眼睛紧盯着斯内普的黑眼睛,那直视的威慑力足以让一个害怕被这双凶恶眼睛看穿的人避开视线。然而,斯内普只是冷静地看着伏地魔的脸,片刻之后,伏地魔没有嘴唇的嘴做出了一个像是微笑的动作。

“好,非常好。那么这个消息是来自……” #N3K c m F5o

“来自我们讨论的来源,”斯内普说。

“主人。”

亚克斯力向前倾了倾,看着桌子那边的伏地魔和斯内普。所有的脸都转向了他。

“我的主人,我有些不同的情报。”

亚克斯力顿了顿,但是伏地魔什么也没说,于是他就继续说下去,“德力士,那个傲罗,放出消息说波特不会在30日前日前搬走,那天是他17岁生日前夜。”

斯内普笑了。

“我的消息来源告诉我,会有些假情报出现;这大概就是了。德力士无疑被人施了混淆咒,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是那么容易被影响。”

“我向您保证,主人,德力士看上去很确定,”亚克斯力说。

“如果他被施咒,他当然很确定,”斯内普说。“我向你保证,亚克斯力,傲罗办公室不会再提供任何措施保护哈利波特。凤凰社坚信我们已经混入魔法部了。”

“凤凰社还算搞明白一件事了,是吧,恩?”一个坐得离亚克斯力不远的矮胖男人说,他那呼哧带喘的窃笑声在桌子上空回响。

伏地魔没有笑。他开始注视那具悬挂的缓慢转动的躯体,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的主人,”亚克斯力 继续说,“ 德力士相信傲罗会全体出动来保护那个男孩的转移……”

伏地魔举起他苍白的大手,亚克斯力立刻住口,厌恶地看着伏地魔又转向斯内普。

“他们下一步打算把那个男孩藏在哪儿?”

“凤凰社其中一个成员的家里,”斯内普说。“根据线报,那个地方受到凤凰社和魔法部的严密保护。我认为一旦他入住那里,我们很难有机会带走他。主人,除非,当然,魔法部在下个星期六之前被攻陷,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不费太大的工夫发现和解决剩下的事情。”

“那么,亚克斯力?”伏地魔朝桌子那头叫道,炉火在他红色的眼睛里闪着怪异的光芒。“魔法部能在下周六前攻陷吗?”

所有的脑袋再次转向亚克斯力,他直起了肩。

“我的主人,关于这个我有个好消息。虽然很困难……但在我费了很大劲儿后总算……在西克尼斯身上施了迷魂咒。”

坐在亚克斯力周围的大多数人都为之振奋,他的邻座卡卡洛夫,一个长着扭曲长脸的男人拍了拍他的后背。

“这是个开始,”伏地魔说。“但只有西克尼斯一个人。在我有所行动以前,斯克林杰身边得安插我们的人。一次刺杀部长失败的行动会大大阻碍我的计划。”

“是的……主人,您说的是……但是您要知道,魔法部法律执行司的司长西克尼斯不仅仅频繁地接触部长本人,还与其他部门的头头们有接触。我认为,有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征服其他人还不容易吗,而其他人联合起来对付斯克林杰就更容易了。”

“那也得我们的朋友西克尼斯在完事以前不被发现才行,”伏地魔说。“不管怎样,现在看来。魔法部在下周六以前归我掌控还是不太可能。如果我们在那个男孩到达他的目的地以后不能得手,那就在半路上动手。”

“我们有一个有利条件,我的主人,”亚克斯力说,好象决心得到一点赞扬。“我们在魔法部的交通司有些人。只要波特幻影移形或使用飞路网,我们就能立刻知道。”

“他什么都不会做,”斯内普说。“凤凰社屏弃了任何由魔法部控制和管理的旅行方式,他们不相信任何跟魔法部有关的事情。”

“那更好,”伏地魔说,“这样他必须在暴露的地方转移,我们就更容易得手了。”

伏地魔再次向上看着那具旋转的躯体,继续说道,“我要亲自动手解决那个男孩。以前在哈利波特身上犯了太多的错误了。有些错误还是我犯的。他能成功活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我的失误。”

周围的人不安地看着伏地魔,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显示着他们在害怕,害怕伏地魔因为哈利存活到现在而责备自己。然而,伏地魔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眼睛仍然盯着上面那具毫无生气的躯体。

“我以前太不小心了,再加上运气不好,机会不足,导致很多好的计划都失败了。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很多过去不明白的事情。我一定会是干掉哈利波特的那个人,我必须是。”

像是作为对这些话的回答,一阵突如其来的凄厉可怕的哭声响了起来/桌子周围的大多数人都吓了一跳,朝桌下看去,因为声音听上去像是从他们脚下传出来的。

“虫尾巴,”伏地魔说,依然是那种平静的腔调,眼睛也没有离开那具旋转的躯体,“难道我没告诉你要让我们的犯人保持安静吗?”

“是的,我……我的主人,”坐在靠桌子中间的一个小个子男人喘息到,他深深陷在椅子上,乍一看,会让人以为椅子是空的。此刻,他正从椅子上爬下来,急急忙忙地跑出房间,留下一道奇异的银光。

“正如我所说的,”伏地魔继续说道,再次看着他的追随者们神态紧张的脸,“我现在明白了。我需要的是,比如,在干掉波特以前,我需要向你们之中的某人借一根魔杖。”

周围人的脸上都露出震惊的表情,就像伏地魔宣布要借的是他们其中的谁的手臂似的。

“没人愿意吗?”伏地魔说,“那么……卢修斯,我看不出任何你需要魔杖的理由。”

卢修斯马尔福抬起眼来。他的皮肤在火光的映照下显的蜡黄,眼睛暗淡无光。他说话的声音很嘶哑。

“我的主人?”

“你的魔杖,卢修斯,我需要你的魔杖。”

“我……”

马尔福用余光瞟了眼他的妻子。她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几乎跟他一样苍白,长长的金发垂落在背上,但是在桌子下面,她用她那纤细的手指迅速握了一下他的手腕。马尔福感觉到她的触碰,把手伸进袍子里,拿出自己的魔杖,递给伏地魔。伏地魔把魔杖举到自己的红眼睛前,仔细地检查着。

“是什么做的?”

“榆木做的,我的主人,”马饵福轻声回答。

“杖芯呢?”

“龙——龙心踺。”

“不错,”伏地魔说。他取出自己的魔杖开始比较两根魔杖的长短。卢修斯马尔福不自觉地动了动,似乎希望伏地魔拿自己的魔杖和他交换。这个小小的动作没有逃过伏地魔的眼睛,他闪着恶毒的眼光。

把我的魔杖给你?卢修斯,我的魔杖?”

有人开始窃笑。

“我赐予你自由,卢修斯,这些对你来说不足够吗?但是我注意到你和你的家人似乎并不快乐……我在你家里出现似乎让你相当不愉快,卢修斯?”

“不……不,没有,我的主人!”

“撒谎,卢修斯……”

软绵绵的嗓音似乎在那张残酷的嘴闭上后继续嘶嘶作响。当嘶嘶声变大时,有一两个人似乎在强忍着战栗,桌下的地面上有东西重重地滑过。

一条巨蛇出现了,慢慢地爬上了伏地魔的椅子。它慢慢向上爬动,看上去绵延不尽,最后在伏地魔肩上停了下来:它的脖子有一个男人的大腿那么粗;竖直的瞳孔,眼睛一眨不眨,伏地魔用细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抚摩着大蛇,仍然盯着卢修斯马尔福。

“为什么马尔福一家对他们所拥有的一切不感到高兴呢?难道我回来了,重新充满力量不是他们这么些年来声称最想达成的愿望吗?”

“不,当然不是,我的主人,”卢修斯马尔福说。他的手颤抖着,擦去上嘴唇上的汗。“我们一直这么希望着——真的。”

马尔福的左边,他的妻子古怪僵硬地点了点头,目光从伏地魔和大蛇身上移开。右边正注视着上面一动不动的躯体的是他的儿子德拉科,飞快地扫了一眼伏地魔又把眼睛移开,他害怕与伏地魔的眼睛接触。

“我的主人,”坐在长桌子中间位置的一个深色皮肤妇女开口了,声音极富感情,“您在这里是我们的荣幸,你在我们家里我们再高兴不过了。”

她坐在她妹妹旁边,长的跟她妹妹一点也不一样,她有一头深色的头发,厚重的眼皮,她的行为举止也跟她妹妹不一样,纳西莎面无表情,坐的笔直僵硬,而贝拉特里克斯则身体倾向伏地魔,似乎只有语言还不能证明她渴望与伏地魔接近。

“再高兴不过了。”伏地魔重复道,他的头微微偏向贝拉特里克斯。“那就是说你很高兴了,贝拉特里克斯?”

她满心欢喜,眼里闪着喜悦的泪光。

“我的主人,我句句属实。”

“再高兴不过了……甚至,我听说,连这个星期你家发生的愉快事件也比不上?”

她紧盯着他,嘴张着,显然被搞糊涂了。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主人。”

“我在谈论你的侄女,贝拉特里克斯。也是你们的,卢修斯和纳西莎。她刚跟一名狼人结婚,莱姆斯卢平。你一定很骄傲。”

顿时,周围爆发出一阵嘲笑声,一些人互相交换着幸灾乐祸的表情,有少部分人兴奋地用拳头捶着桌子。那只大蛇不高兴受到打扰,张开大嘴发出愤怒的嘶嘶声,但是那些食死徒没有理会它,尽情地嘲笑着贝拉特里克斯和马尔福一家的耻辱事件。贝拉特里克斯刚才充满喜悦的脸,现在却变的红一块白一块。

“她不是我们的侄女,我的主人,”她盖过一片嘲笑声大声说。“我们——纳西莎和我——从她嫁给那个泥巴种以后就再也没有看过她一眼。她和她嫁的那个野兽都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你怎么说?德拉科,”伏地魔问,虽然他的声音很低沉,但却足以盖过那些窃笑。“你会去照顾那些小崽子吗?”

狂笑声更响了,德拉科马尔福害怕地看着他的父亲,他父亲正盯着自己的腿,随即,他看到了他母亲的眼色,她几乎不易察觉地摇了摇头,然后又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墙。

“够了,”伏地魔说,安抚着愤怒的大蛇,“够了。”

所有嘲笑声马上消失了。

“我们的家族谱有时候会有些不那么令人不满意的地方,”贝拉特里克斯喘息着,充满乞求地看着他。

“你必须修剪你们树枝,如果不这么做,如何保证树木的健康,只有修建掉这些树枝才能保证剩下的树的健康不受威胁。”

“是的,我的主人,”贝拉特里克斯低语到,眼睛里重新充满感激的泪水。“有机会一定做。”

“你回有的,”伏地魔说。“在你的家族是这样,这个世界也是这样……我们必须铲除危及我们的祸根,直到只剩下纯正的血液……”

伏地魔举起卢修斯马尔福的魔杖,直指向悬挂在桌上缓慢旋转的躯体,轻轻一挥,那个躯体呻吟了一声,清醒了过来,开始与看不见的绳索搏斗。

“你认出我们的客人了吗?西弗勒斯?”伏地魔问。

斯内普抬眼看了一下那张倒挂悬垂的脸。所有的食死徒现在也都抬起头看着俘虏,好象他们得到允许表达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一样。当她的脸转到朝向火光的一面的时候,这名妇女用充满恐惧和害怕的声音喊到“西弗勒斯,救救我!”

“啊,是的,”当囚犯再次慢慢转过去时斯内普说。

“你呢?德拉科。”伏地魔问,用他没有拿魔杖的手拍着大蛇的头,德拉科摇摇头。既然现在那名妇女醒了,他看上去就不能再看那妇女一眼了。

“但是你再也不能听她的课了,”伏地魔说。“那些人也许不知道,今晚与我们在一起的是查里蒂·伯比奇(貌似是霍格沃滋的老师)不久前她还在霍格沃滋教书。”

桌子周围传来一阵意会的声音。一个身材宽大弓腰驼背的妇女露着尖尖的牙齿,咯咯笑了起来。

“是的,伯比奇教授教小男巫小女巫们所有跟麻瓜有关的事情……他们是与我们也没有太多的与众不同……” 一个食死徒朝地上啐了一口,查里蒂·伯比奇又慢慢转向了斯内普。 “西弗勒斯……求求你……求求你……”

“安静,”伏地魔说,又抖了一下马尔福的魔杖,查里蒂安静了下来,嘴像被塞住了。“伯比奇教授似乎并不满足污染和腐蚀巫师家族孩子们的思想,上周她在《预言家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充满热情的为麻瓜辩护的文章,她说我们必须接受这些肮脏下贱的窃贼的知识与魔法,对于纯正巫师血统的变少,伯比奇称这是一种理想状态……她希望我们能与麻瓜结合,或者,没错,狼人……”

这次没人发出笑声:伏地魔的声音无疑充满了愤怒和和蔑视。当查里蒂·伯比奇第三次转向斯内普时,眼泪已经从她的眼睛流向了头发。斯内普回望着她,面无表情,然后她又慢慢地转过去。

“阿瓦达索命。”

一道绿光照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查里蒂掉落在下面的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桌子摇晃着吱呀作响。几个食死徒紧缩在椅子上,德拉科跌到地上。

“用餐吧,纳吉尼,”伏地魔软绵绵地说,大蛇扭动着从他肩头滑到打磨的很光滑的桌面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