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九章杀回关外 第一节平原上的游击队

ddtt 收藏 1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你们是那个部分的?”一个戴着八路军帽子的年轻小伙子问秦六,秦六上下打量一下这个小伙子,小伙身穿黑色上衣里边是白色衬衫,下边穿一条灰黑色的裤子,脚上穿布鞋,腰中扎着板儿带手里提着两支盒子炮,秦六不用问他就知道他是土八路,秦六回话道:“我这把年纪活的这么累呢,家都丢了出来打几个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你们是那个部分的?”一个戴着八路军帽子的年轻小伙子问秦六,秦六上下打量一下这个小伙子,小伙身穿黑色上衣里边是白色衬衫,下边穿一条灰黑色的裤子,脚上穿布鞋,腰中扎着板儿带手里提着两支盒子炮,秦六不用问他就知道他是土八路,秦六回话道:“我这把年纪活的这么累呢,家都丢了出来打几个鬼子还必须是那部分的,你大伯我都这岁数了还必须是那部分的么?”

提着盒子枪的土八路把枪插到腰带上,然后看了看张学义和美惠子,然后很客气的说:“我是本地游击队的负责人,我叫李向阳,你们是那的?”

张学义心说话你爱谁谁,我不管你是谁,你打你的鬼子我打我的鬼子,干嘛问我是那的,我很自由我爱上那上那,张学义 美惠子又看了看几个打完埋伏的鬼子,一群游击队连男带女加起来也不到五个人,胆子也太大了,就这几个人敢拉队伍,也算了胆子不小,“李队长,我不是汉奸,也不是八路军,我就是个路过的,这被我们打死的鬼子,应该身上的武器归我们吧,你总不会跟我们要吧?”

“当然不会。”李向阳听出来他是东北人,八成是被打进关的救国军残部。张学义指着鬼子军官的衣服:“这东西好使,你拿去吧,需要化妆侦察时候用的上,我只要一支枪和几发子弹,其他的归你。”

“谢谢了,你们这是上那去呀?”

张学义坐在地上说:“我打算往北走,去东北,我家就是那的,我以前是义勇军,被鬼子赶进关内我不甘心,我非回去报仇。”

“在那杀鬼子不是杀呀?我看你也不忙,要不留下跟我们一起干几天,我早听说义勇军的人本事大,都是绿林好汉出身,没见到你亮几手就让你走了,那实在是可惜。”李向阳不打算拉人入伙,干革命是靠自愿,那能靠嘴说几句就能把人拉过来?

“你的人真少,我就给你帮帮忙,咱们一起打鬼子,我也正好在这休息几天。”张学义反正也走不动了,河北这么大那天才能走出去,不如边走边打,打一个算一个吧,只要不虚度光阴就行。


游击队把张学义他们三个人带回自己的村子,他们三个人被安排在一个僻静的小院子里,跟游击队关系好的村民早早的做好了饭等游击队回来吃。

游击队战士也很客气的把饭让给他们吃,张学义一看是棒子面粥和大眼儿窝头,看到这东西他脑袋都疼,不是他吃不了苦,是他吃苦的时候太少,一吃这个他想起转战黑龙江的事来了,当年他狼狈的被鬼子赶到俄国,那人丢大了丢到国外去了。

“怎么,不爱吃呀?”李向阳吃着饭跟他聊着,张学义拿着窝头说:“我一吃它想起来我栽跟头来着,所以呢就不太吃的下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李向阳好奇的问,张学义放下筷子就把自己从三一年开始经历的那些个事儿都给讲了一遍,以前他跟别的八路也说过,只是没这么详细而已,他重点说自己脱离马占山和冯占海之后经营自己的队伍,经营的好的时候好酒好肉,经营的不好高粱饼子都没有。

几个游击队员听着直发愣,他们都羡慕张学义的部队吃的好,张学义讲得高兴了从身上摸出一叠钱来,钱是他从炮楼里的伪军的赌桌上捞来的,他把钱给了游击队战士,“你们是本地人,比我这外地人熟悉道路,各位帮忙给我买点东西,反正什么好吃买什么,我请客,拿回来给大伙改善一下生活,既然一起打鬼子咱们也就是合作伙伴了,我必须让你们吃点好的多长点力气然后再打鬼子。”

“够意思,够朋友。”


次日中午,游击队正围在一起吃烧鸡、烤鹅,张学义吃饭的时候很照顾老婆,把把鸡肉里最好吃的部位切下来,去掉骨头然后递给美惠子吃,连女游击队员都羡慕,美惠子都习惯被这么照顾,真让她现在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她才不呢,人都是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现在她已经把自己变成个什么事都不想自己做的少奶奶,每天张学义把她伺候的太舒服了,口渴拉咖啡拉茶水拉就被张学义拿到她面前,饿拉想吃什么根本不用说,张学义就把她喜欢吃的给她端过来,即使俩人离开家在外地也是如此。

美惠子现在心里对帝国的忠诚动摇了,对天皇的忠诚也少了,天皇在伟大不能给自己足够花的钱,帝国在富裕在强大自己也不会发横财,英国当了几百年的大国可还是有穷人,日本再强也会用穷人,她才不想当穷人,她就想当阔太太,其他的跟她有什么关系,她感觉自己活的好就行,天皇扩大领土搞殖民地也是为日本人过的好么,现在自己过的不错,也没必要继续卖命了吧?目的达到了还要过程做啥?现在她也没心情去联系日本军队,万一路上被日本军队强奸了自己不是吃亏了么?她才不吃亏呢。

李向阳边吃东西面琢磨怎么跟鬼子斗,饭刚吃了一半侦察员跑来了,“报告队长,鬼子派出巡逻队寻找被打了埋伏的人,出动了夜袭队和侦察兵,有三辆带机枪的摩托车开路。”

李向阳放下筷子站起来,擦了擦手说:“集合,拿上武器立即占领有利地形。”

“是。”队员们立即拿上武器跟随他出去打鬼子。

张学义看了一眼秦六,“你看家吧,六爷,你岁数大了,我也不好意思再让你出生入死,我大嫂给我带出一万六千东北子弟兵,我不想让大家一个也回不去,我一定要带你回老家。”

“啊?”秦六坐在小板凳上饭都吃不下去了,横把对他太好了,居然不让他参加战斗,还想让他活着回家,其实战死沙场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死在东北是为救家乡父老,死在关内是为救天下苍生,秦六早把生死看得不重要,自从他十四岁当土匪开始就不在乎死。

张学义把他的盒子炮也拿上,凑成一对儿盒子炮,他马上跑步跟着游击队去找鬼子。


公路上摩托车慢慢的靠近,土山上的游击队员连十个人都没有,加上张学义也就七个人,游击队早在路上埋了地雷,拉火绳就在游击队员手里,等敌人离近了就可以炸掉摩托车。

张学义看出李向阳的意图,他马上凑过去说:“后边人多,咱们就炸那一个排的伪军,摩托车别弄坏了,我负责对付三个摩托车,你们炸掉伪军就行,然后这堆武器都是你们的。”

“你小心点,注意安全。”李向阳提醒张学义,张学义心里说我要没本事就被鬼子打死算了,活着就要报仇,活着太累,还不如战死来得舒服。

张学义拿着双枪打着滚儿就从山坡上下去,他学过就地十八滚儿,打滚的速度很快方向也准,最后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公路上,他一使劲坐在地上,两手一压枪上的机头他举枪就打十几米外的摩托车。

鬼子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一个人坐在公路上,摩托车挂斗里坐的机枪手急忙瞄准路上的张学义,张学义笑呵呵的双枪齐发,他从十来岁就玩枪,玩了十几年拉,他打不准肯定是枪坏了,不过鬼子运气没这么好,他们才玩几天枪,没等机枪手抠动扳机,盒子炮“啪——啪”的连续想起来,坐在摩托车上的机枪手眉心处被一发子弹打出个血窟窿,血当时就喷到四处都是,驾驶员两手抓着车把没手开枪,驾驶员的身后的鬼子兵根本腾不出手摘在背在身上的三八卡宾枪。

张学义右手的枪连续响了三下,摩托车一歪就撞到路边的土堆上,死去的鬼子手一松油门也不紧了,摩托车也跑不动,后边两台摩托车还是以闪电般的速度飞驰而过,机枪手也开了火了,张学义急忙往路边的摩托车前一躲,拿起摩托车上的机枪向两波鬼子扫射,鬼子的枪法还不如他呢,几秒的激烈对射后另外两太摩托车也撞到路边,摩托车队的鬼子彻底完蛋,发生这一切也就是不到一分钟的事儿。

摩托车队后边的伪军和便衣队什么的吓得不敢继续前进,就打算就地隐蔽,可他们已经站在地雷上边,山上的游击队员一拉绳子路上的雷就一起爆炸,密集的爆炸把几十个伪军炸飞,其他的掉头就跑,山顶上的游击队员一下就冲到山下,地上的步枪到处都是,游击队这次发了横财,以前他们忌讳跟摩托车队交火,因为摩托车速度快进退自如,你追它追不上,它追你那你就没地方跑,只能上山上房。

“你真行呀,枪打得比我准。”李向阳开始收集地上的武器弹药,这次战利品实在太多,根本用不了,李向阳可以拿着战利品往山里送,大部队还等着用呢。

几个游击队拿着歪把子机枪玩的十分高兴,李向阳马上喊:“拿着武器弹药赶快撤离,都跟我进山。”

游击队带着战利品走了,路上只有三辆摩托车游击队没带走,张学义小时候玩过摩托车,张老帅的卫队有这车,他很小的时候就在坐过摩托车,上学以后还学着骑过,在三三年以后他在北平时候也玩过摩托车,对这东西不认识生,他把后两台摩托车的油箱里的油放出来,全集中到一辆摩托车上,然后他还把其他两台摩托车上的部件都拆下来然后也转移到一台车上,他骑着摩托车一阵风似的开回村里。


摩托车的声音一响,村里的人全下了地道,村民们以为是鬼子来了,秦六一着急提着两支王八盒子走出院子,一看是横把开来辆摩托车,他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摩托车上还多放着几个备用轮胎台,那是一打儿轮胎。

“横把,这是那来的,怎么这么多轮胎?”秦六不知道他要轮子做什么,车里还放着鬼子很多军服。

“把军服拿去洗干净,还有这些头盔,我们有了摩托车就立即赶路,李向阳回来之前我们就闪,我还被他拉着打鬼子,那什么时候我能回家呢?”张学义心眼多本事大,他要冒充鬼子公开走大路。

秦六不敢马虎,立即把缴获的军服洗干净,血迹些干净了然后每人挑选一套合适的军服,美惠子也穿上一身带二等兵军衔的军服,她第一次穿低级士兵的衣服,以前她当特工学员的时候穿少尉军衔的制服,后来一直穿军官制服,她不喜欢士兵的粗布衣服,她还喜欢军官的呢子军服,不过现在是化妆赶路,也没别的办法。

秦六穿上伍长的制服然后还把胡子刮了,因为鬼子小兵很少留大胡子,为了伪装方便只能先把胡子剃掉,张学义穿上军曹的衣服骑到摩托车上,“都上车吧,路上风一吹衣服就全干了。”

游击队回村之前张学义开着摩托车已经跑了,他自己也没指南针也没地图,只能顺大路瞎跑,他驾驶摩托车的技术一流,在颠簸的路上摩托车跑的飞快,避震他都调的非常好,路上摩托车状态也好,轮子坏了还有好多备用轮子,油箱里的油都是三台摩托车里的油都凑到一个油箱里,使劲跑能跑几百里地,比徒步赶路容易的多。

美惠子抱着张学义的腰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打盹,秦六也打盹,只有张学义不能睡觉,他开着车飞速的赶路,不过他也越开越困,这样疲劳驾驶最容易出事,好在路上总是遇到鬼子,张学义也只好强打精神用熟练的日语跟鬼子周旋,如果冒充鬼子成功,他就混过去,要是有机灵的鬼子识破了他,秦六和张学义立即掏出王八盒子几枪打死路边检查站的鬼子,抢一些东西立即赶路。


在坐摩托车赶路的时候美惠子发现张学义日语说的太好了, 几次都成功伪装成日本兵,他日语基础怎么这么好,自己只知道他会几门外语,没想到他学的这么好,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听他说过。

张学义有时候是就着风边骑摩托边吃东西,油表上的数字越来越少,看来摩托车要不行了,他心想这怎么办呢,油用完了还要继续走路,剩下的油也跑不了几里了,看来还要徒步往关内走。

不过连续两天疲劳驾驶张学义也受不了,他后来一不小心把摩托车开到河里去,顿时他就醒了过来,不过此时已经晚了,秦六和美惠子坐着车也掉下河,三个人被清凉的水一刺激顿时全明白了,张学义害怕引起八路军的误会,急忙脱下军装,“都快把军服扔掉,万一八路跑过来会误会我们,搞不好还被抓走呢。”

三个人就泡在水里把军服脱下,身上只剩下自己本来的衣服,张学义也懒的捞摩托车,他潜到水底把一支三八式卡宾枪捞起来,这是他路上抢的最好的一支枪,他不喜欢拿长长的三八大盖拼刺刀,就喜欢拿小巧的卡宾枪杀鬼子,这枪背在身上比较舒服。

就在他们落水后几分钟,一条小船正好路过,船上是个小孩子,张学义急忙在岸上把船叫住,“小朋友,你好呀,我们是过路的,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白洋淀,你是什么人?”小孩说话声音是河北口音,秦六一听河北口音差点没昏过去,河北简直太大了,走了多少天都走不出去。

“我们是关外的义勇军,叫鬼子打散了,在关内漂流了几年,想回到东北,但不知道路怎么走。”张学义看驾船捞鱼的小男孩不像坏人,就把底交给人家。

小孩子也看他们不像的坏人,还说东北话,就把船靠在岸边,“从这往西南是保定,往西北是徐水,往东北走是霸县。”

张学义三三年以后就在北平混,对周围的地理相当熟悉,他以前来过保定,以及周围的县城,现在小孩子一说他知道自己在那,不过具体位置不知道在那,他又问:“这地方叫啥?”

“这是鬼不灵村。”

张学义点点头,“六爷,咱们走徐水就回北平,过雄县走霸县就去了天津,是往那走呢,也不知道关内是个啥形势,咱们要提高警惕,关东军跟中国派遣军不同,关东军都是精锐部队,补给充足人手多,战斗少训练多,一但照了面咱们可要注意点,那的鬼子不好打。”

“走北平太危险了吧,华北方面军的主力就在北平、天津、保定三个地方,咱们现在落在铁三角地带了,往那走都危险,咱们必须小心点。”秦六摸了摸身上的子弹,路上虽然没少缴获手枪和子弹,不过消耗也很大,身上也就几十发子弹,真回到关内就这点家当太难拉。

小孩看着河边的三个人,张学义看看告诉自己地名的孩子,“小朋友,你叫啥名字?”

“我叫张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