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十九章 秀女峰上酿云亭

富贵不淫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十九章 秀女峰上酿云亭 台州府城门东北,有一座小山,山不高,但是由于朝向大海,经常是云雾缭绕,颇似一条薄薄的轻纱围着一个秀丽的姑娘,因此美其名曰“秀女峰”。山虽不高,却可俯瞰台州城全境。封顶一座凉亭,雕梁画栋十分精致,乃是本地大户集资所建,面对台州的碧檐之上,一块横匾上书“酿云”二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九章 秀女峰上酿云亭

台州府城门东北,有一座小山,山不高,但是由于朝向大海,经常是云雾缭绕,颇似一条薄薄的轻纱围着一个秀丽的姑娘,因此美其名曰“秀女峰”。山虽不高,却可俯瞰台州城全境。封顶一座凉亭,雕梁画栋十分精致,乃是本地大户集资所建,面对台州的碧檐之上,一块横匾上书“酿云”二字。

郑寅等人沿山道登上酿云亭之后,无心赏景,扶着栏杆对着台州城道:“邓总兵,你看,台州城的倭寇比我大明士兵战斗力怎么样啊?”

“若是一对一,我们还真是实力有所逊色。但是敌兵犯我,为我百姓所围,他就占不到便宜了。”邓信道,他想起了刚才金刀校尉与倭寇们的战斗,是呀,就连金刀校尉都打不过他们,更别提各卫所的兵士了。

“依我看,你错了。第一并不是我们的士兵不敌倭寇,而是我们的将官不敌倭寇,第二并不是我们的体力不敌倭寇,而是我们的精神不敌倭寇,第三并不是所有倭寇都杀不死,而是我们的兵器不如人家精良。所以要想打败倭寇,就要从这三个方向着手解决。培养能征善战,骁勇无敌的将官和士兵,打造能够胜过倭刀的武器装备,这才是根本。你们说是不是?”郑寅沉思道。

丁小乙在一边无限崇拜的看着郑寅,这番话句句都是真理,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男人啊,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在东方渐渐喷薄而出的阳光映衬之下,飞扬激荡,光彩照人。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往往会失去思考能力。她此时此刻甚至连动一下脑子,都嫌累了,有郑寅在,还有解决不了的事吗?其实他哪里有那么厉害?昨天一天还不是被人家追的屁滚尿流?前几日峡谷之战的伤痛呢?这一切都不在女人的心中了,她的心中只有扬眉吐气的郑寅,没有灰头土脸的郑三宝了!

周围将官无不点头称是,只有两个人嗤之以鼻,一个是王明义王知府,他对郑寅很是看不起,自己这些年守卫台州还没有丢过一次,他来了,一个晚上就拱手相让了,还是什么钦差大臣呢,狗屁!再一个就是还兀自捂着屁股的彭以盛,他对郑和如此轻松的让出台州更是难以接受,在他的战争史上,从来没有这样夹着尾巴逃跑过,所以他的表现是极为不屑的,甚至连迎合一声都懒得说。

郑寅自然看在眼里,也不理会他,而是接着道:“邓总兵,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带出一只敢打敢拼的队伍来……”话还没说完,彭以盛差点没喷出鼻涕来,他嘟哝道:“还敢打敢拼,俺看是赶紧逃跑才对。”

周围的将官无不惊讶,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犟驴身上。他一看大家看他,脖子又梗了起来,“看什么看?不是吗?咱们进城才一个晚上,连顿饭都没吃完,就给人家端了老窝,还有脸说什么敢打敢拼?他的脸不红俺的脸还红呢?”

郑寅慢条斯理的道:“彭将军这几次战斗之英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记事官——”

“有。”旁边一个副官答道。

“给我记上,待日后向皇上请赏。”郑寅道。

“诺。”副官答道。

“但是你屡犯军规,该当何罪?”郑寅突然脸色一变道。

彭以盛听了,就是不回头,倔强道:“我又犯了什么军规?”

“不听命令,目无尊长,还不够吗?”郑寅威严道。

彭以盛知道拗不过,干脆转过身去,对准郑寅把屁股一撅,道:“接着打吧。”

大家看了忍俊不禁,连郑寅都气笑了。邓信在一边道:“郑大人,我看这棍子先记着吧,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容他日后将功补过如何?”

郑寅本不想打他,便道:“看在邓总兵的面子上先记着,记事官,给我记好了,彭以盛欠我二百杀威棍。”

“诺。”副官忍住笑应道。

彭以盛极不服气得直起身子嘟哝道:“记就记,老子的屁股随时等着。”郑寅有意逗他便道:“彭将军,假如日后,老子我撤出台州这件事做的非常正确,连你都服了气,你会怎么做?”他故意学彭以盛,以老子自称。

“真要有那一天,老子,啊不对,俺给你磕头,磕一百个头认罪。”彭以盛是性情中人,所以这个赌约可是不小。

“呵呵,那怎么能行?赌的不够,再赌大一点怎么样?”

“磕头还不够,难道还叫我认你干爹不成?”彭以盛嘟囔道。

“好,就依你了,老子我没儿没女,有你这样一个干儿子,也好继承烟火呢。”郑寅跟着抢道。彭以盛二十多岁,自己三十七了,在古代是足够差一代人了。

大家哄堂大笑。一局赌约就这样形成了,彭以盛有匹夫之勇,却无孩童之智,竟连郑寅如果输了该怎么办都不问上一问。

郑寅突然提高声音道:“彭以盛听令。”显然是要下令了,大家赶紧正色敛容,听着郑和下令。

“在。”彭以盛有气无力道,他心说这回还往哪里跑啊?

“自今日起,你的骁骑队提升为骁骑营,把台州卫第一千户所归你管辖,原千户就地免职,到中军营等候任命。现命你率骁骑营负责阻击台州东门突围之敌,要是跑了一个,我就砍了你的脑袋。”彭以盛听了吐吐舌头,这活儿来的刺激,但是一听有战斗,这家伙就来了精神,屁股也不疼了,屁颠屁颠得拿了令牌,下山去了。

“唐敬听令,水鬼队自今日起升为水军营,台州卫第二千户所归你管辖,原千户到中军营待命。你率本军到台州西门,堵住倭寇的撤退。完的成任务吗?”

“完的成!”唐敬答道。

“声音太小,我听不见。”郑寅想起了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将军激励士兵的场面,照葫芦画飘起来。

“完的成!”唐敬几乎是大吼了。

“好,去吧。”郑寅把令牌交给了唐敬。

以下是李明道的飞骑队改为飞骑营,周鼎的神机队改为神机营,分守南门和北门。第五千户所,划归中军调度,负责保护中军的安全和策应各门守备。

军令如山,十分钟之后,所有的将军、千户,都下山去了,酿云亭中只剩下了王明义和邓信、朱真还有郑寅和丁小乙如月几人,邓信不解的问郑寅道:“难道我们守城不比围城容易吗?”

郑寅知道大家肯定有此一问,但是他目前还不想揭开谜底,而是道:“好戏还在后面,你们接着看就行了。朱真朱将军听令,我命你速速前往宁波卫调集人马,向台州策应,不要管宁波的倭寇如何袭扰,只管向台州开拔就是。记住要造出一点声势来,尽量让天下人都知道。明白了吗?”

“朱真明白,郑监军放心就是。”朱真虽贵为皇胄,但是也非常知书达理接令后,带着几个护卫,飞马向北驰去。

“邓将军,你也别闲着了,你先去松门卫,告诉松门卫的指挥使,见到松门镇的倭寇向台州进犯时,无论如何不要阻拦,只管放行就是。看松门的倭寇走了之后,相机拿下松门镇倭寇老巢便可。然后你去海门卫,秘密调集人马,向台州府进发,一路上不要声张,抵达台州后,埋伏在台州东山之内,等候我的调遣。”郑寅这番话,让邓信听出点意思来了,这才叫排兵布阵,一定有什么高招在里面了。

邓信领命走后,郑寅对王明义道:“王知府,我把你的台州城丢了,别把你的百姓再丢了,咱们去看望看望老百姓吧。”

说罢昂首挺胸,向山下走去。王明义只得跟在后面,一声不响的向百姓扎堆的秀女峰山脚而去。丁小乙和如月,当然如影随形,哪有分开的道理了。

就在酿云亭上,一场风云际会的大战拉开了序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