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十七节 全球解放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从七点出现客机爆炸冲进候机大厅到火灾完全熄灭整整用了十几个小时,昔日庞大而繁忙的候机大厅被火完全焚毁,人员伤亡情况和经济损失情况正在估算当中。我们只是在警察和消防队员的陪同下进废墟中查勘了一翻便把现场给他们处理准备打道回府了,烧成这样根本就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五千摄氏度的现场能留下什么东西?我们已经联络了K让他调查完了那边就马上返回总部,我可得到好东西了。在K回来之前我又得好好睡一觉了,呵呵......没事就偷着乐吧。

当我醒来时已经到第二天早上十点了,我起来时刚好赶上“静”把K的早餐端了进来,K则披了件警用大衣正在沙发上睡的香呢,我估摸着那件大衣百分之两百是“静”帮他披上的,这家伙还瞒幸福的啊。我刚要说话“静”就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小声说道:“等会又要听你讲故事,他早上才回来的让他多睡哈。我现在准备你的早餐去。”我看了一下周围,怎么那么陌生?好象不是我这几天待的地方啊......是哪呢......恩,是K这个混蛋的朋友并且崇拜那混蛋的家伙的家——“静”家。装潢还瞒不错的,只是不知道能撑得住多大的爆炸威力......

正在我估摸着炸毁这栋漂亮的小楼要多少炸药时“静”端着我的早餐进来了,盘子刚放下我就打开了盖子:“恩......香的嘛,应该算是耶路撒冷的特产了吧?呵呵!我一向是认为人生在世吃和睡是绝对马虎不得的。”

“静”也打开她的早餐盘调笑道:“你是猪我就承认,吃了睡睡了吃的。”

K也掀开大衣坐了起来揉着红红的眼睛道:“我闻到吃的了,睡的舒服......”我偷笑,“静”只有无奈的耸肩:怎么又是一头猪啊。K打开他那份早餐的盖子往里面加了些调料,然后吃了几口吧唧吧唧的说:“等会我还得跑一趟国防部,‘睡魔’有什么话你就现在说好了。”

“静”抱怨道:“装什么忙人,连吃个早餐都不得安宁。”

“其实说来我这个可是大消息,”看了几眼K,他还吃的瞒香的,“我在进入机场的监控室复制软盘时就开始怀疑这三起爆炸案,至少机场的爆炸案是我认识的一个组织干的,快到候机厅出口处时我遇到了一个受伤的消防队员,这一点更肯定了我的猜测。”

“怎么说?”

“这名消防队员是在机场装了高频能量定时炸弹的人,其他消防队员撤离后我询问过他,虽然他没有直接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听到这“静”也来了兴趣问道:“等一下,你说的是询问而不是审问?”

“对,询问,严格的来说我们并不陌生,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们应该很熟吧。不瞒你们,他的一些技能还是我带出来的。”

“静”有些不可思议的张了张嘴:“你训练恐怖分子?”

吃完不错的早餐喝了一口水接着说:“对,你说对了一半,就他们做的事来看他们确实是恐怖分子,但他们的组织性质可和一般的恐怖组织不同,先问你们一件事,你们最近有惹亚美尼亚不高兴吗?”

K也放下叉具用桌布搽了一下嘴:“亚美尼亚吗?最近我们在和他们进行一起能源延期谈判时由于单方面撕毁了合同,造成亚美尼亚方面损失不小,对这件事他们很不高兴,还说要提交世贸组织解决。这件事和亚美尼亚有关系?”

“不,肯定不是这件事。他们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就制造恐怖袭击,还有其它事吧。你们惹到他们了,是真正惹到他们了。”

“恩......对了,前一久有几名恐怖分子潜入耶路撒冷不知干什么,被我们逮捕没几天便自杀在狱中了,他们也没说他们属于哪个恐怖组织。”

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用火柴点上:“应该是这事吧。你们知道潜伏在亚美尼亚山区的全球解放旅这个组织吧?”

“静”马上抢答道:“全球解放旅?就是那个牛皮吹的震天响,却没有干什么实事勉强能叫做恐怖组织的团队?”

“呵呵,知道每年有多少恐怖袭击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出来宣称对这些事件负责吗?”K有点变脸色了,看来这家伙大体上猜到了,“我得纠正你两点错误:第一就是全球解放旅可不是什么牛皮吹的震天响,却没有干什么实事勉强能叫做恐怖组织的团队,你们应该知道‘三一一’煤气爆炸案和‘四二七’空客坠机案吧?告诉你们这些事都是全球解放旅干的,这些事发生前全球解放旅和我原来所在的组织暗部打了招呼,后来新闻上就出现了‘三一一’煤气爆炸案和‘四二七’空客坠机案。”

“静”有点蒙了:“你说‘三一一’煤气爆炸案和‘四二七’空客坠机案是他们干的,不是说是意外事故造成的吗?我们联邦安全局也参加了调查啊。确认确实只是普通的意外事故。”

“是吗?我可不那么认为,根据我所知道的那件事情你们联邦安全局只出动了二线特工吧,你们太过小看全球解放旅的能力了。我还要再纠正你一点错误,全球解放旅可不是什么恐怖组织,他们是亚美尼亚特殊编制内的秘密部队,其实也算是半个佣兵组织吧,为了挣经费啊,要不然在其他国家抢抢银行什么的也可以得经费。亚美尼亚政府虽然也大张旗鼓的对这个组织进行过剿灭,但每次都是虎头蛇尾。全球解放旅似乎没事,其他潜伏在亚美尼亚的恐怖组织却元气大伤,是全球解放旅提供的情报。全球解放旅虽然被定性为恐怖组织,但没发动什么象样的恐怖袭击,其实只是没承认罢了,其他国家居然也默认了亚美尼亚政府的行为。亚美尼亚政府的法律规定抓获的恐怖分子只能关押,不能执行枪决,被抓获的全球解放旅成员都没多长时间就失踪了,应该说是被亚美尼亚政府秘密转业了吧。说回来这个组织的性质应该和暗部的性质差不多吧。”

“情报部队?”

“对,情报部队。全球解放旅和暗部一样都可以算是情报部队的始祖之一,当初全球解放旅组建时我们暗部派包括我在内的一些高级特工前往指导他们,说是指导其实也只是交流经验而已,毕竟暗部也成立没多长时间。”

K呆了一阵拿出电话准备给联邦安全局去电话,却被我一句话憋了回去:“你有证据吗?按照规定除非该组织自己承认或者你找到了铁的证据,否则就算你是安全局对方是恐怖组织,你也没有权利随意指责他们干了这些事。况且现在海艨那边打得正紧呢,你不是想给他们添麻烦吧。”K当然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要是全球解放旅再帮着菲亚斯在海艨冲突中插上一脚那就麻烦了。

“依我看这件事暂时不要公开,否则造成的政治炸弹绝对不是能随意解决的。全球解放旅这次对罗地亚的袭击完全只是报复行为,他们不是要故意给你们制造麻烦,他们的资金可不是能随意划拨得到的,政府可不负责他们的活动经费。还是暂时摆一下在暗地里解决吧。”得到K和“静”的同意后我长呼了一口气,看着从“金”身上取下的身份牌心里想到: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该满足了吧?以后在好好交流吧。随后摸了一下身份牌上的名字直接把身份牌放进了衣兜里。

在耶路撒冷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中几亚美尼亚人正在收拾着行李,看来是准备赶飞机的,一名有些强壮且西装革履的人拿出机票看了一下时间:20:50分从罗地亚首都耶路撒冷准时起飞,23:34分降落在亚美尼亚首都惠灵顿。现在是19:03分吗?这名行为举止看起来像商务人士,而且是老板级别的人看着其他几名商务人士说:“刚才的通讯你们也听到了,要做到严密保守商业机密知道了吗?我们是商人呢,他还是我们的老朋友,我们还会有合作空间的,再会吧!我们的朋友。”其他人都点了一下头,老板收起刻着自己名字的一个比较精制的军用身份牌带着其他人出了房间。这群人来到酒店门前时酒店服务人员已经把他们的通用商务车停在了门前,服务人员彬彬有礼的递上上车钥匙弯腰笑着道:“谢谢你们的光临,希望下次你们仍能到美丽的耶路撒冷渡假或谈生意。”老板点了一下头也笑着回了一声谢谢便上了商务车。

商务车行驶在宽敞明亮的耶里绘大道上混在稀稀落落的车流中,这里应该和惠灵顿的街道差不多吧,几乎不存在什么拥堵问题,在离商务车比较远的车道上跟着几辆民用车辆,商务车旁不时有闪着警灯巡逻的警车经过,看来警局加强巡逻了。商务车没有去机场而是先来到了耶路撒冷的饮食一条街,如果来耶路撒冷,不去饮食一条街,那你就没来过耶路撒冷。这条街不仅网络了罗地亚各种名吃,还有其他国家的名小吃,这可是在高级的酒店、宾馆都没有的。商务车停在了一家老字号小吃的门前,这里并没有规划什么停车场,来的车都是有位置就停的,不是政府不管而是为了让来这里的食客回味以前的味道。

由于耶路撒冷首都国际机场被严重毁坏,暂时停用,航空业务暂交西区夕斯罗机场负责。20:50分一架波音737客机从罗地亚首都耶路撒冷的西区机场准时起飞直飞亚美尼亚首都惠灵顿,我站在西区机场候机厅的楼顶上看着爬上茫茫夜空的客机不禁有些羡慕他们,“魔姬”、“饕餮”你们还好吧?还有暗部的弟兄们......这时站在旁边的“静”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接了个电话对我咬牙切齿地说道:“这群混蛋离开耶路撒冷了,便宜了他们,下次可没那么便宜,要是实施抓捕的话这群家伙休想逃出我们布下的天罗地网。我们走吧,负责跟踪的联邦安全局那边已经先撤退了,另外已经通知警局方面取消今晚的抓捕行动了。”......

客机上的老板商务人士拿出笔记本电脑向一名老客户发了封电子邮件后也进入了梦乡。

远在菲亚斯首都圣菲朗西斯郊区的空军基地里也比平常繁忙一些,地勤人员正在给一架小型军用喷气式贵宾机加油和做最后检修。“饕餮”来到正在对着夜空发呆的“魔姬”身旁推了她一下:“我们要出发了,全球解放旅那群老朋友在耶路撒冷的事已经搞定了,安全撤离。你真的确定要和我们一起海艨?”

“魔姬”收回远望的神情点了一下头,“饕餮”没办法只好先离开基地草坪向贵宾机走去。一辆警用防暴车在警用摩托的护卫下开进了空军基地,车队直接来到了贵宾机前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一名穿着中将服的将军,此次前往海艨同罗地亚方面进行谈判的专门负责人——国防部对外安全事务科科长尼米滋中将。中将来到“饕餮”旁无奈的说道:“没办法,他们非要让我坐着该死的防暴车。”

“别逗了,你舒舒服服的坐着警用防暴车来,我们可是在冷气十足的机场等了你几个小时你还说。”“饕餮”看见尼米滋坐这么豪华的车来还敢抱怨忍不住对着中将便是一拳,中将只是呵呵的笑了两声。在“饕餮”和“魔姬”的带领下尼米滋中将和随行人员登上了贵宾机,除了手枪外就其他没有全副武装的人员登机了,用“饕餮”的话来说就是有他们这么优秀的人才还用得找什么全副武装的部队登机?“饕餮”和“魔姬”进入驾驶舱戴上耳麦:“贵宾CE1357请求起飞,完毕!”

“塔台收到,地勤人员已经撤离完毕,贵宾CE1357准许起飞完毕!”

尼米滋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大喊道:“怎么你这混蛋东西是飞行员,妈的!空军基地那帮混蛋是不是搞错了。”

“将军,怕什么?我们可是老朋友了不是,别人不了解我的飞行技术你还不了解,将军请你坐回你的位置系好安全带,我们要起飞了。”说着在引导员的引导下推动操作杆开始向起飞跑道滑行。尼米滋无可奈何的坐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嘀咕道:“是呀,我非常了解不过了,坠毁飞机的家伙。”此时传来了“魔姬”略显磁性的声音:“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乘坐贵宾CE1357航班,现在我们已经起飞,希望您能度过快乐的旅途,谢谢!”尼米滋听到“魔姬”的声音勉强喘了一口气,还好有“魔姬”在,不是由“饕餮”和“睡魔”这两混蛋驾驶,哼......既然她在应该不会太差吧!说来“睡魔”这混蛋最近怎么没他的消息了?尼米滋正在想着时飞机突然一阵晃动,这位在国防部占据重要职位的中将又后怕起来......

海艨镇——冲突双方都遵照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在四十八小时内施行了全面停火。清晨的海艨难得获得了一丝安宁,在废墟中又传来了久违的鸟叫声,太阳在地平线方面折射出一丝红雾,战争要结束了。远处有支白色的部队正朝菲罗两军暂时的分界线前进,这支部队的车辆清一色的白色并且在显眼的地方都涂上了黑体字“UN”,士兵们的蓝色头盔和蓝色臂章上都印有联合国多国维和部队的图章。看见这支在全球最强大最具影响力的军队,不同地位的人有着不同的感受。菲罗两军感受到的是威势,这是全球军队的精锐,不过对于有些自傲的菲亚斯“冷血部队”却不以为然,自己才是真正的精英部队,不然的话也只能当维和部队了......

“这里是贵宾CE1357,我们现在正在北部原始森林一万米高空,现在开始降低高度,请跟踪我们的信号,完毕!”

“塔台收到,贵宾CE1357!我们已经跟踪到了你们的信号。完毕!”

“根据探测器显示在我们前方距离五千米的空中出现不明云体,请求塔台对该云体进行安全检查,作出安全评估,完毕!”

“贵宾CE1357,前方云体内带有少量带电粒子,未超过飞机所能承受的最大负荷,贵宾CE1357可以通过。”

“贵宾CE1357收到!可以通过。我们在穿越云层时将关闭通讯系统,稍候继续通讯完毕!”

“塔台收到,稍候继续通讯完毕!”

......

“这是他们同北部基地最后的通讯记录,进入云层后我们就和他们失去了联络。”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器上是一名穿着上校空军军服的男子,“饕餮”抱着手坐在软椅上没有什么反应。他有点后悔,他不该让“魔姬”独自带队护送尼米滋中将前往海艨。

原本是准备由“饕餮”带队护送尼米滋中将前往海艨的,但是海艨边境的冲突让一些活动在地下的势力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表面上一片和平、宁静的圣菲郎西斯却暗潮涌动。从潜伏在国家安全局那边特工秘密传过来的情报显示,有一股势力强大的地下非法武装准备阴谋夺权,并且这股非法武装的头头之一是国防部副部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和圣菲郎西斯警察厅厅长,还有一名主要策划者身份不明,这也就是为什么情报未通过正规途径而是秘密传至暗部的原因。让人恼火的是有迹象表明最近发生在首都区针对一些政府高层人员的暗杀行动和零星骚乱都是由黑帮导致的,看来这些黑帮和这股非法武装也脱不了关系。首都区一场空前危机的酝酿不得不让“饕餮”临时取消了护送小队队长的职务,现在首都区这边才是最让人棘手的。

“饕餮”合上笔记本电脑回到了暗部的秘密会议室,这个会议室一直处于严格的保密状态,在暗部也只有高层人员知道。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暗部高层不得不启用这个会议室,因为谁也不敢低估这个非法组织的渗透能力,连国家安全局都对方被掌控了,自然没人敢排除暗部内部也被他们渗透。

“司令”向进来的“饕餮”点了一下头接着说道:“原本驻守首都区的国防67师312旅和313旅因为边境危机加重而被国防部分别紧急掉往与委内瑞拉交界的东南边境和与德思共和国交界的西北边,首都区的防务暂交由645旅负责。”

“645旅?情况不乐观啊。”一名高层人员嘀咕了一句。

“是啊,情况不乐观啊。645旅,哼......国防部副部长的嫡系部队。就我认为这次阴谋绝对和周边的委内瑞拉和德思共和国脱不了干系,首都圈这边危机四伏他们却在那边搞什么军事演习,他们国内的军事调动频繁情况已经并非军事演习那么简单了,这两个国家在边境上部署了大量的精锐部队,如果我们这边稍出现一丝乱像他们很可能便会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帜对我们大举入侵。”

“不管怎么说国家安全局和警察厅那边是靠不住了,只能交由我们暗部来解决了。158旅现在似乎并没有离首都圈太远,和他们的旅长联系上了吗?”“司令”打断参会人员的讨论问道。

“眼睛”看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说道:“158旅我们已经联络过了。该旅长已经进行了秘密会议,他们表示服从暗部的调动,并且将在近期向首都区靠拢。”

“司令”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虽然158旅不是精锐部队,但这是唯一一支离首都区较近且我们所信任的部队了。哼......国家装备的精锐部队现在就快成为叛军了,让潜伏在国家安全局里的人不要再像这边传情报了,我们需要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候才浮出水面。散会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