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夕礼物之物语

惜取江南月 收藏 12 289

別人問過我;你會接受別人的禮物嗎?

我看著她,笑了。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送我禮物的。一樣的道理, 有所求的禮物是責任, 我承擔不起,我會拒絕。不拒絕,我會在它面前失去尊嚴的。所以接受禮物的同時, 也意味著我們要付出。


那天,诚诚给我打电话, 很急得的语气,说不出的犹豫和忧郁。我知道有事了,在我办公室的楼下, 她疲惫的坐在石阶上。她低头看着土地, 用手画着不知道什么样的图形。看到我的一瞬间,她站起来了, 那一种无奈、单薄、无助的感觉,让我觉得她是那样的稚气。

她扑在我的怀里;“阿姐!”

她说不下去了, 一丝凉凉的东西, 在我的脖子上划过。

那是泪吗?

她本来不是这样的啊,原来的她坚强,亮丽,快乐,像是一只燕子飞走了。

我拍着她的背, 轻声的安慰:“不要怕, 有姐在。”

她无声的哭了,我抚着她,;“咱们去别的地方, 不要在这里说,这里不适合。”

她点点头, 我们一起离开了我工作的地方。在马路的东面, 那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公园,现在的广场。在郁郁葱葱的树下, 我们坐在一起,她看着我。眼里的泪光,已经消融。她眼里留下的是依靠和信任,这是我的妹妹啊。


我轻轻的问她;“是风,惹你了?”


她摇头。

我问她;“是阿姨,不喜欢风,她说你了?”

她依然摇头。

她看着我,苦涩地;“阿姐,你遇到过别人送给你东西吗?”

我看着她,;“有过噢。”

她;“很贵重的东西, 我都没有见过别人送过。”她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的感觉。

我看着她的脸,目光 划过她的身体。是她手上的戒指?那是银色的, 看不出有多贵重。

她举起手;“ 不是它。这是我昨天买的, 才500块。”


我着急了;“ 你怎么不说话?还要我猜?”

她低下头,“阿姐,我不知道怎么说,今天下午律师来我单位了。”

我啊了一声,;“你怎么了?”我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摇着她。

“出什么事了,怎么了?”

她抬起头,看着我。“阿姐, 有人送我一套房子。一套很贵的房子。至少得值20万。”

我笑起来了;“难道是那位大老板喜欢上你了?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送你东西?”

诚诚;“不是的。是我一位网友。”

我惊讶极了。

她欲言又止;“是一个朋友,他通过律师给我的赠与。律师在我单位和公证处的一起来的。那份礼物是一套装修完的房子, 在我们这里至少的值二十万左右。”

我问询的看着她,她看着我。

我说;“风,知道吗?”

诚诚;“阿姐,风会知道的。至少现在我单位所有人都知道了。阿姐, 他真的只是我的朋友。”

我看着诚诚, 坚定的说;“我相信你。我知道诚诚是个好姑娘, 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她叹息了一声;“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怎么会在这时候给我这份东西,但是我真的不想要。”

“而且,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他现在在那里, 我都不知道。”

我温柔的看着她“ 诚诚, 你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好么。”

诚诚看着我;“阿姐, 我认识他在去年10月,他其实是我姐姐的网友, 后来因为姐姐, 我也认识他了。那时我还不知道他是知道我的。他给我的感觉很特别,说话很动人。我们也聊的来。”

我;“那么后来那?'

诚诚;“时间一长,我也见过他,后来我觉得不适合, 就分手了。”

我看着诚诚;“你说的,好像是很潦草啊。诚诚, 你可以说的仔细些吗?”

诚诚羞涩的抿嘴一笑;“阿姐,你知道我不会说什么。我好好的说一下,好了。”

“认识他以后,他帮我很多忙。他很有才,而且那时我还没有和风,决定相处。我只是想在他和风之间做个选择。我本来就想找一个相伴执手的知己。

那时, 他真的让我很心动。虽然我们距离那样远,可是, 每天我们都有说不完的话。每天我们都在网上聊天。

后来,我告诉他,我会去他的那个城市出差。他说想见见我。于是,我们就见面了,一见面, 当时我不是很喜欢。他不是很帅的男子, 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惊艳。后来他给我的感觉,也不像是网路上的那种感觉, 他现实里很笨。”

我打断了诚诚的回忆一下;“你什么时候去的啊?”

诚诚;“五月,那次是去考察的时候。”


我惊讶了一下;“四天啊。你们都在一起?”

她低下头,然后抬起。“我们是在一起, 不过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我伸手握住诚诚的手;“我相信你。真的!”

我轻轻的说着, 诚恳的看着她。

诚诚;“谢谢,阿姐。我都后悔, 我不该去, 如果是一个坏人, 我就惨了。”

我;“可是, 他不是一个君子吗?你看,是不是。”

诚诚;“是的。他是一个君子, 他没有勉强我任何事。那时,我虽然觉得我们不是很适合,拒绝他的时候,他还是笑着。”

“后来, 他问我;什么样的人, 会是我的良配?”

我还说是选择‘风’了,他问我;有什么难题吗?

我告诉他, 妈妈嫌弃风的穷困。

他还笑。对我说;“不要在意金钱, 世界上最珍贵是人, 而不是金钱。时间改变了,人可以保持不变,而金钱不能。”

当时, 我笑得很苦涩。因为我本来就在取舍,他这样说, 我不是更难受吗。

我轻轻的“嗯”,你从来没有和我说。

诚诚无奈的看着我;“我不能说, 和谁都不想说。”

说着诚诚就哭了。好久好久,她都没有止住。


是不是她心中也有不舍的啊。


我拍着她的肩膀, 安慰着她。这是为什么?一份贵重的礼物, 就打破了现实的宁静。

那个人在想什么那?

为什么会给诚诚这么贵的东西, 难道仅仅是因为一份曾经的爱吗?


未完,会接着续的

本文内容于 2007-8-19 8:13:14 被惜取江南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