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四章:暗香浮动 一(下)

杨景标 收藏 0 1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size][/URL] 我们最终还是买了三环外一处房子,正是夏雪的公公登广告吆喝的楼盘,黄鹂是一门心思地想买,有便宜占就上,也是夏雪死乞白咧地劝诱,脑袋就象进了水,一百二十平的精装,原价每平一万二起,打八折免二十多万,跟白送我们钱一样。我曾问过夏雪:“你这是干吗啊?为什么啊?”夏雪就嗔怪我:“你这人有毛病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我们最终还是买了三环外一处房子,正是夏雪的公公登广告吆喝的楼盘,黄鹂是一门心思地想买,有便宜占就上,也是夏雪死乞白咧地劝诱,脑袋就象进了水,一百二十平的精装,原价每平一万二起,打八折免二十多万,跟白送我们钱一样。我曾问过夏雪:“你这是干吗啊?为什么啊?”夏雪就嗔怪我:“你这人有毛病啊?人家不是想帮帮你吗?”我冷冷回一句:“我可承受不起!”夏雪就笑着说:“你这人真有毛病,还当回事儿了,你以为他们家往心里去了?馒头上掉个渣儿而已!”我知道夏雪指的是他老公和老公公,我想说什么,夏雪却又说:“放心吧,我帮你也无条件,不会让你为我做出什么重大牺牲!”夏雪显然已窥破我心理那点阴暗,我知道我的脸一定红了起来。“我……我知道,可是……”我囔囔着,夏雪却好象没听我说,仍自顾自地:“只要你在我身上多花点心思,对我好就行了!”原来她还是有条件,我不由脱口而出:“你看你,你看……”“急什么啊你?我这也算条件啊?喜欢一个人,你难道不应该为她多付出一些?”夏雪瞪着我,我无言以对。


只要搞一下卫生,卷着铺盖卷进去,就可以过日子了,倒也省去了因装修带来的无尽烦恼和争吵。其实我和黄鹂本没打算买装修房,虽然很精致,但也模式化,哪有自己心中设计的版本有个性?我们为此曾借鉴了好多装修案例,甚至还为避免上当受骗,购买假冒伪劣的装修材料,我们还特意跟专家咨询了很多辨别方法,比如地板,外表看都光滑挺实,可有的用细砂纸来回蹭那么几下,光面就没了,假货无疑;比如瓷砖,如果在背面倒上半杯水,很快就被吸干,这说明质地不够细密,即使用在墙面上也难持久……这一切准备和努力,我们显然都白费了,当黄鹂的父亲从省城打来最后一个催促电话,问房子看得怎样时,我告诉他已看好了一套,他忽然很不耐烦地说:“别买清水房了,直接买装修房吧!”我明白他的意思,买清水房装修怎么也得俩月,婚礼就得推到年后去了,那时黄鹂的肚子想捂恐怕也捂不住了。而买装修房无疑要多花钱,当时,黄鹂父亲的态度让我浑身不自在,就好象,我拿黄鹂的肚子要挟了他似的。


可我们的房子品位确实不错,又给了我们那么便宜的价位,连黄鹂的父亲特意来北京,和我们一起去签合同交房款时,都不住地点头赞许,还问我:“听黄鹂说,这家开发商和你有点关系?”我忙说:“啊,他儿媳妇是我的同事。”说完我又忙补充了一句:“她和黄鹂也是好朋友!”当时我心里骇得直哆嗦,我不是怕他怀疑我和夏雪有暧昧关系,我是担心他会说出:“不错啊,我在这也买一套算了!”,我似乎看出他已有这么个意思。让我庆幸的是他终究还是没说。那天,办完购房手续已是中午,我还破例在附近一家湘菜馆请他们父女吃了饭,我知道人家上百万都掏出来了,还在乎我这一顿饭钱?可怎么的我也得表示表示啊,让他高兴高兴。


吃饭时,黄鹂的父亲的确挺高兴的,对我的态度从来都没那么亲近过,他还告诉我们已找人算好了婚礼的日子,二十八日在北京小办,然后三十日回省城再大办,说这两个日子都很吉利,说省城的酒店已经定好了,北京的酒店你们就自己定吧,还嘱咐我,让我的父母二十六日到北京,双方长辈怎么也得见个面。家长作风,大包大揽,很容易让我们这两个小辈心生叛逆,可他毕竟已付出了那么多,我和黄鹂还是接受了。这日子一定下来,我们期盼已久的婚礼就进入了倒计时,我们当然又要开始紧张的筹备工作,黄鹂打算先进教堂举行西式婚礼,然后再去酒店陪吃陪喝,所以,第二天我们就去了趟王府井那个教堂,还好二十八号那天临近中午,还有一小段儿时间可以把我们插进去。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就四处浏览婚纱店,最后,黄鹂还是看了夏雪的婚纱影集后,羡慕得不得了,就定了“巴黎风情”。而我们上镜的日子就被安排在了明天。


宝宝、新房、婚礼,都赶在一块儿了,朋友们惊讶过后也替我高兴,徐冬就先举起了杯:“*,你小子哪辈子修来的福份,三喜临门哪,来,咱每人敬他一杯!”我就为难地看着他:“你别起高调行不?咱们一起干一杯得了!”徐冬却不依不饶:“那不行,三喜临门,没一个人跟你干三杯就不错了!”徐冬说着看向艾红,艾红笑着附和:“就是!”“来吧,别磨叽,赶紧喝!”徐冬又看着我说,没办法,我只好跟他干了。又跟艾红喝了,张可便凑上来,我真喝不动了,就想耍滑:“你们夫妻俩一杯就成吧?”张可却摇头:“那不成,她是她我是我。”“我真喝不动,要不你咱半杯?”“你还是男人不,不就一泡尿吗?你瞧不起我?他俩有面子我没有呗?”“不是不是……”我们正打酒官司,去洗手间的黄鹂就回来了,一看这架势就说:“干吗干吗啊?我不在欺负我老公啊?”徐冬就插言:“你别咋呼,三喜临门,还有徐徐的一杯酒他没喝呢!”徐冬说着给女儿倒了些果汁儿。黄鹂一听就笑了。


我还是和张可干了那一杯。


(请到本人博客阅读,有更多新章节:http://blog.sina.com.cn/modaiag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