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写啊...

南宫紫珑 收藏 5 26
导读:第七章   一九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闲云镇   由上海归来之后,南宫清远便随在南宫正毅身边为“武林大会”的事情忙前忙后,实实在在的投入到了南宫世家的事务当中。这天清晨,南宫清远跟着南宫正毅来到了闲云镇保安团的驻地,来到驻地,南宫清远四下打量了番,面上浮起了一丝微笑来。对这个驻地,南宫清远到也并不陌生,虽说自己当家主那会儿这里已经不驻兵了,但地方总是在的,南自从南宫世家立足闲云镇以来,这镇子虽几经扩建亦几经战火,但大体而言却是变化甚少,无论是之前的数千年还是之后的岁月,闲云镇上的一草一木变化之微便犹如

第七章


一九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闲云镇

由上海归来之后,南宫清远便随在南宫正毅身边为“武林大会”的事情忙前忙后,实实在在的投入到了南宫世家的事务当中。这天清晨,南宫清远跟着南宫正毅来到了闲云镇保安团的驻地,来到驻地,南宫清远四下打量了番,面上浮起了一丝微笑来。对这个驻地,南宫清远到也并不陌生,虽说自己当家主那会儿这里已经不驻兵了,但地方总是在的,南自从南宫世家立足闲云镇以来,这镇子虽几经扩建亦几经战火,但大体而言却是变化甚少,无论是之前的数千年还是之后的岁月,闲云镇上的一草一木变化之微便犹如时光靜止一般,一样的古朴一样的沧桑。在保安团驻地门口,南宫清远伸手轻轻抚过那沉重的铁木大门和上面闪亮的铜钉,神色前流露出一丝回忆的模样来。注意到南宫清远这一举动的南宫正毅侧头问道:“怎么了?”南宫清远应道:“嗯,没什么,我小时候这里是‘传功长老’专门教导我们练功习武的地方。我们那个时候,镇上已经不需要保安团了。”南宫正毅闻言点了点头,“是啊,你们那个时候我们南宫世家和政府穿了一条裤子,有些东西是用不作了。”这言下之意似乎对数百年后南宫世家会充当“朝庭鹰犬”这一角色依然颇有微词,对此南宫清远唯有笑笑,没有回话。

穿过门洞,南宫清远随在南宫正毅身侧来到了保安团的校场内,这里自然也是南宫清远幼时与族中同龄们练过武的地方。步入校场,但见一队队的团丁正在那里操练着,瞧那架势到也有板有眼,显然保安团的主事者应该也是有些真材实学的人。南宫正毅引了南宫清远来到校场一角,正操兵的保安团长南宫正辉当下迎了过来。只听南宫正毅向南宫清远介绍道:“清远,来介绍一下。这是打我这一辈儿的老十四,正辉。”南宫清远当即抱拳道:“十四叔。”南宫正辉点了点头,其实眼下南宫世家中“正”字一辈的主事者位大多知道南宫清远的真实身份,这“十四叔”的称谓南宫正辉到也是认可的。见两下打个招呼,南宫正毅继续说道:“呵呵,清远,对于你‘十四叔’的事儿你知道多少?”南宫清远咧嘴一笑,长声道:“正辉,家学有成,略通军事。就学于保定通国陆军速成学堂第一期步兵科,后入江南新军,参于辛亥革命,其间多有战功。民国二年,为李列钧部,誓师讨袁,讨袁失败之后退出军旅,隐居闲云镇。”听到南宫清远这番话,南宫正辉不由得搔了搔头道:“妈的,这点儿破事儿八百年后都知道了,说起来当年讨袁老子败得不甘啊……”南宫清远闻言耸了耸肩,没有发表意见。只听南宫正辉继续道:“对了,后来呢?后来我咋样了?”南宫清远对这个问题不由有些犹豫:“这个,十四叔,您真的想知道?”见到南宫清远的神情不太自然,南宫正辉心中有些明白,当下开口道:“说说吧,最多也就是二哥一样,最后没落个善终罢了。有二哥的例子在那儿,我不会受不了。”南宫正辉口中的“二哥”便是南宫世家此时的家主南宫正毅。南宫清远见南宫正辉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当下也就沉声道:“民国二十六年,正辉率七百子弟战于松沪。坚守罗店达三昼夜,全军尽默。终年四十有五。这些就是族谱里写的东西了。”南宫正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又是民国二十六年!也是日本人?”南宫清远点了点头,“是的,民国二十六年,无论是国家还是我们南宫世家都是损失相当大的一年,也就是这一年日本人算是全面的打进来了。不过呢,好在由现在算起,还有十多年的时间给我们做准备,既然上天给了我们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们自然不会太令人失忘吧。”南宫正辉闻言摸了摸下巴,随后开口道:“清远,你说得不错。我们南宫世家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说到军事无论《孙子》、《六韬》又或是西洋的理论也总到找出几个熟识的,就我们‘正’字辈儿的进过讲武堂的也不在少数。还有十多年的时间,我们南宫世家的确可以做很多事的。”南宫正毅点了点头,当先往内堂走去。南宫清远深吸了口气,跟了上去。南宫正辉摇了摇头也随后往内堂走去。

步入内堂,南宫正毅转身对南宫清远说道:“清远,正辉刚才虽然嘴上是说学过军事的不少,不过说实话,他们这帮子人去读兵书、学军事大多只是出于爱好而已。到是听你自己说过,你受过正统的军事教育,你自问比之正辉如何?”南宫清远想了想后应道:“家主,这事儿可不好说。十三叔其实也是正统的现代军校出身啊,虽说速成学堂并不是最高的军事学府,但在‘历史’而言这个时代的许多功臣名将都是出自那里。十三叔虽说讨袁那会儿打了败仗,但那是时局所定,非战之罪。而之后的罗店那是谁都没有办法的事情,敌人太强大,上级的指挥又是硬顶,全军覆没那是不可避免的结局。所以说在‘历史’上十三叔这辈子虽然在军事上没做成什么事儿,但总体而言我们南宫世家的这支保安团还是相当正规,就算换我自己来练兵,也不会比十三叔好到那里去。不过,如果所希望的是我们的保安团练的不只是‘兵’!”南宫正辉听到这儿立时反应了过来:“清远,你是说我们自己搞军校?”南宫清远点了点头:“一队精兵练得再好也只是兵,一队将领却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练出无数的精兵,十几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有针对的培训出成体系的军事将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