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三十三章 肉票

wyu1111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装甲车和坦克一直往前撵,山东的响马们挥舞着大刀片子到处横冲直撞,把蒋军撵的是鸡飞狗跳的。王铁的骑兵师和刘彦生的独立团猛打猛冲,虽然损失惨重,但是却把来救驾的胡宗南和关粼征部给拦了下来。周天顺一路杀向火车站,这倒不是他肯定蒋介石就在那里,因为历史已经改变了,周天顺也不敢肯定,只是一般来说火车站都是囤积大量物资的地方,更何况蒋介石曾在那里坐镇,这样算来油水那还不是大大的多啊!

这次夜战周天顺亲自上阵,这种情况自周天顺当了‘领导’后就根本不干了,夜战对部队素质的要求很高,很显然在夜战方面,周部与蒋军的经验都不咋地,虽然周天顺把蒋军的阵地给突破了,但是这并不表示阵地被后续部队给占领,很多地方蒋军与周部都搅了一起,向前冲的队伍冲着冲着,突然发现周围都溃逃的蒋军,总之整个战场就一个字‘乱’,‘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根本就谈不上指挥,只不过周天顺这边的情况要略比蒋军好一点而已。

“司令,部队都冲散了,是不是收拢一下”张添贵问

“乱了好哇,越乱越好,他妈的乱了才好摸鱼啊!记住喽,乱了敌人保存自己”说着周天顺扒了一满身污血的蒋军军官服,并且命令所率士兵就地取材换上,这些手下不打情愿的换上了满着血污的蒋军军装,主要嫌穿死人衣服晦气。周天顺兴奋之余忘了在身上做一个标记好区别真正的蒋军,就这样亲自带队再次杀入蒋军的部队中,现在周天顺很庆幸手里的这些兵经常跟土匪打交道(有的以前就是土匪),在这期间练出了一身夜战的好本领,周天顺的目标就是火车站,谁挡着路就砍谁。越靠近火车站就越乱,到处都是枪声、炮声,哭喊声。而我们刚烈的蒋委员长亲自指挥警卫部队布防。身边的随丛不断的劝说其还是暂避,刚烈的蒋委员长义正严词的拒绝“我等应保持革命军人之精神。”

经常是黑灯瞎火的突然从对面打过来一梭子弹,或者扔来几颗手雷,被打的人摘起火把一看是自己人,站起来挥手解释“自己人,别打”,迎面又是一梭子,被打的人被激怒了,马上抄家伙还击。好容易几方确认是自己人,可不知道从哪里又杀来一票人马,一顿乱枪把水重新搅浑了,到后来蒋军为了自保不管是谁,只知道玩命的冲对面开枪。

乔治。佛采尔现在郁闷的不得了,整个战场上都是自己人,中国的军队还真不是一般的垃圾,都这种情况了还忘不了窝里斗。张治中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自己人打自己人,这中间必定有蹊跷,不知道‘兵者诡道也’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乔治。佛采尔哪里懂中国兵法的博大精深,张治中让部下尽量收拢部队周边的部队,并且命令每人都在臂上系一条白毛巾以示区别。当乔治。佛采知道这其中还有这些门道后叹了口气,对以往蒋介石的‘银弹’、‘肉弹’、‘炸弹’一把上或多或少的理解了些。但是 系白毛巾又不是他张治中独创的,这个时候周天顺为了区别敌我也系上了白毛巾,可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这下子场面更乱了,到处都是系白毛巾的,以至于连张治中也分不清了。在命令侍卫护送德国顾问下去后,他自己带队直插站台,试图在列车周围重建防御,可几次都被自己的人打退,折了不少人马。

“谁”

“俺”

“谁啊你”

“沂南的”

“司令……”周天顺身边的一个姓韩的营长拉拉他的衣角

“别吵吵,准备开火”周天顺颇不耐烦,悄声命令士兵准备,总攻时带的一个团,现在看来最多剩400来人,其余的都打散了,现在这么乱自己还是小心点的好。

“你那部分的”

“日,是俺”

“操你小妈的,我知道你谁啊,再不回答开枪了”

王铁拿袖子蹭蹭脸“王大麻子!司令是俺啊,你怎么穿成这样了,要不是俺留个心眼,老早就干起来了”

“大麻子,你怎么知道的?”确认身份后,周天顺心里一松,忙不迭的问起来“你怎么知道的是自己人”

“想当年黑灯瞎火的干这营生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要连这还辩不出来,老早就被灭了。”

“是啊,司令,俺们也早看出来了,只是司令您太小心了”身边的一个以前是土匪的营长也如是说,这句话把周天顺郁闷的不得了,心说:和着都他妈的清楚,就自己还蒙在鼓里。周天顺给了这个姓韩的营长一支尖兵,让他去收拢打散的部队。

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周天顺终于看到了站台,对面的蒋军士兵看着一个个像从血水里捞出来的家伙们走过来,这些警卫部队都紧张起来,当看清他们都穿着中央军的衣服时才松了一口气。

蒋介石向车外看了看,然后对身边这些一看就让人生气的家伙们怒斥道:“娘希皮,看到了吗,这才是我们的革命军人,这才是我们的黄浦学生,我要见见他们的指挥官。”

“委员长要接见你们几个功臣” 一个高级参谋赶忙跑下列车向周天顺传达了圣俞。在他看来‘功大莫过于救驾’,这几个人以后肯定会飞黄腾达的,因此在语气上表现的很是恭敬。

“谢谢,还请为卑职代为引荐”说着整了下军装,跟着参谋向火车走去

对于周天顺没有向他敬礼,心里很不痛快但也没有过于计较,只是做了个‘请’的姿势。

看着严阵以待的蒋军官兵,周天顺带着十来个弟兄走了上去,其他人都走到了蒋军阵地内与警卫们混在了一起。这些警卫部队的卫兵都带着敬畏的目光,昨天夜里打的有多激烈,从枪炮的密集声中就能听的出来。

蒋介石的警卫士兵“兄弟来抽根烟”

“谢了,兄弟,有火吗?借个火”周部的士兵接过半包香烟,从中抽出一根后,随手把剩余的装进口袋,蒋介石的卫兵的愣了一下,但还是把火柴递了过去。

看着登上自己列车的小伙子蒋介石是越看越顺眼,回想着他是黄埔第几期学生。在蒋介石看来英勇善战的将领,一定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周天顺再次整了一下军装,向蒋介石行了一个军礼,蒋介石没太注意周天顺行的军礼,而他的身边的人开始有点紧张起来了。“你是几期的毕业生啊。”

周天顺回答自己不是黄埔生,这让老蒋很有些失望。“那么你是……?”

“报告委员长,我是山东省省主席周天顺,隶属反蒋联盟,现任第二十集团军司令。”

蒋介石身边的人马上掏出手枪对准了来人,而周天顺身边的几个人也不是吃素了,把衣服一扯露出围腰间在的一圈手榴弹。 周天顺也解开了衣服亮出了腰间的手榴弹,笑眯眯的说:“我很荣幸的通知你们,你们已经被俘虏了,不想死的都给我放下武器,。”现在蒋介石一脸的悲愤看着周天顺。

“别动、别动”蒋介石身边的警卫用手枪对着周天顺的胸口威胁着“动一下打死你”。

“开枪啊,快开吧,你怎么不开了”周天顺慢慢的向对方走过去,而卫兵端着枪簇拥着蒋介石向后退去。

“唉~那还是让我的人来帮帮你吧”周天顺一挥手,身旁的一个士兵扣着弹弦冲过去下蒋介石卫兵的枪。

没想到意外发生了,在争夺武器过程中,由于动作过猛,弹弦被拉着了,看着冒出的白烟蒋介石脸都吓白了,周天顺脸也绿了心说:狗日的,老子要废这了。

蒋介石身边的官员惊恐的四处逃窜,至于警卫早已扔掉了手中的枪,将蒋介石扑倒在身下。周天顺大喝一声,一腿把这个猪头三踹了过去,借着力人向后倒下。马上就有人上前扑在周天顺的身上,一阵巨大的爆炸,气浪冲过来时周天顺感觉脑袋和内脏像被狠狠的锤了一通,胸口烦闷恶心不已。不远处数十人正倒在地上。爆炸刚响,在外围阵地内的那些蒋军被近身的周部士兵用刺刀和盒子炮好好的修理了一顿,内外夹击之下车站内的守军已经完全被搞定了。

等一切都被控制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车厢内周天顺与蒋介石共进早餐,经过一夜的激战,阵地犬牙交错,周部损失了万余人马,虽然蒋军损失的更大,但周天顺仍然心痛的要命。为了捞回损失,周天顺放了陈布雷让他准备赎金,不要银洋,不要美元、英镑,也不要任何其他形式的钞票(怕假币),只要五千万等价美元或英镑的黄金。五天之内凑不足钱就撕票。 姓陈的一离开双方马上就秘密的停火,周天顺的部队在收拢后开进归德,蒋介石的军队撤出了归德,城内的治安由刘彦生的独立团负责(主要是怕他搅局),刘彦生虽然很奇怪蒋军为什么会撤退,但归德的占领还是让他异常的兴奋,没过多久也就淡忘了。周天顺十分嚣张的当着蒋介石的面发出占领归德的明码电报,而蒋介石被抓这件事被全面封锁,几个高级将领也只字不提。陈布雷为了筹钱拍电报去找第一夫人宋美龄,她的路子比较野,宋美龄决定发动一切关系凑钱,她的身影出现在上海数家外国银行,为了借款救蒋介石她可是四处奔波。在宋美龄筹款期间,周天顺也没安生,他无情的敲诈着包围他的人,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对于所有的食物都由蒋介石先尝,然后等一个小时后才放心的享用。还对那些被俘的蒋军士兵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他的苦口婆心下还真有人幡然悔悟。蒋介石一开始认为周天顺是一个GCD,但相处几天以后基本上知道了他是什么人了——强盗加土匪。周天顺狮子大开口要五千万美元的黄金也太离谱了,一周后宋美龄临时筹款300万美元和价值400余万美元的黄金来到了归德。因为周天顺不但破坏归德一带的铁路而且还布了地雷,最要命的就是这些地雷了,害得蒋军要派工兵一点点的探测,所以晚了几天,而周天顺又以期限过了要撕肉票相胁,逼得宋美龄答应了每过一天就多赔偿50万美元的黄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