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潜艇部队的一个传奇故事--夜探高雄!

枪骑兵001 收藏 27 11740
导读:潜艇从来就是一个神话、一个传奇,从小我就对它充满了敬畏:那湿淋淋伸出水面、象海蛇般四处窥视的潜望镜;那光滑修长、充满杀机的黑色艇体;那来去无踪、孤独诡秘的独行侠作派;那在沉沉夜幕下哨聚一彪同类、沉着耐心、匍伏潜行*近猎物的黑色魅影;那一声不吭、果断出手、得手后掉头而去的冷血行事方式都每每令我战栗。那群面色憔悴苍白、目光深邃、满脸胡须的潜艇艇员,他们仿佛在尘世与幽冥间与潜艇一起忽隐忽现,这是我少年时期崇拜的英雄。若干年后,我才找到一个词——“狼人”来形容我当年的感受和震撼。 此时,我已从潜艇部队退

潜艇从来就是一个神话、一个传奇,从小我就对它充满了敬畏:那湿淋淋伸出水面、象海蛇般四处窥视的潜望镜;那光滑修长、充满杀机的黑色艇体;那来去无踪、孤独诡秘的独行侠作派;那在沉沉夜幕下哨聚一彪同类、沉着耐心、匍伏潜行*近猎物的黑色魅影;那一声不吭、果断出手、得手后掉头而去的冷血行事方式都每每令我战栗。那群面色憔悴苍白、目光深邃、满脸胡须的潜艇艇员,他们仿佛在尘世与幽冥间与潜艇一起忽隐忽现,这是我少年时期崇拜的英雄。若干年后,我才找到一个词——“狼人”来形容我当年的感受和震撼。


此时,我已从潜艇部队退役多年,11年的潜艇兵生涯令我深为曾是他们之中的一员而骄傲。


二战后,除了英、阿马岛海战中英国皇家海军的“征服者”号核潜艇在阿根廷老旧不堪的“贝尔格拉诺将军”号巡洋舰身上“祭了祭刀”外,就再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一提的潜艇战。美国对伊拉克、南联盟地面目标发动的潜射巡航导弹突击也只能算是舰载火力支援的“潜艇版”,这种无惊无险的作战方式远不如二战中的潜艇战来得刺激、精彩。这对许多潜艇迷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在我刚刚加入潜艇部队的时候,老战士们给我讲述了一个虚构的传说,这个流传很广的“故事”版本很多,不少细节无法考证,我将其整理成文,与读者共享。

据说某次我潜艇战斗出航,任务是侦察某海域水文、航道、港口并试探对方搜、反潜兵力的作战效能。该港是军民两用大港,既有大量商船进出,又驻泊了对方主力舰队,战略地位和军事价值极高。该港水文和地质情况复杂,从水文上说,属不规则半日潮(潮汐半日涨落一次,且涨落时间不定);从地质上说,海底地貌复杂,如同把桂林山水沉入海底一般。这里水位不深,大洋暖流不时在这个水域疾徐跌宕。


这些地理因素给潜艇带来诸多的利弊:有利的是海底地貌复杂,可使潜艇在水中隐蔽穿行,由于海底杂波反射,信噪比减低,对方主动声呐和反潜自导鱼雷在此基本失效;大洋暖流可形成温度跃层(在水声学上叫水声屏障层),潜艇隐于其下,水面舰艇的舰壳声呐无法探测(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现代大型水面舰艇都装有可收放的拖曳式变深声呐的原因)。不利的是,水位不深使潜艇垂直机动受限;潮汐不定对推算舰位不利(水下隐蔽航行时主要靠它)。海底山头林立,使情况更加复杂,潜艇水下航速虽不大,但艇身一贴上去,上千吨的重量在惯性作用下往前这么一撞,所产生的破坏力非常大,伸出艇外的升降舵(艏、艉各一组)、方向舵和水柜外壳是根本经不住的。


不过总体而言,只要能保证舰位精确(可是真难啊!),这种海底地貌还是利大于弊。

经过周密的准备和模拟演练,我艇满载鱼雷、油料、食品、淡水及充足的电(水下航行就靠它了)和气(潜艇浮到水面则靠它)出发了。经过昼夜兼程,隐蔽到达预定的水下阵位待机。稍后根据预案进行了水温、流速等水文测量工作,以进一步充实、积累水文资料。


入夜有条大商船掠过潜艇上方水面,慢腾腾地驶向港湾,我艇悄然驶近,像贴在鲨鱼肚子下的鮣鱼一样紧紧尾随其下。轮船主机的巨大轰鸣和螺旋桨搅起的巨大水声淹没了我潜艇主电机的噪音,同时,它还扮演了很好的引水员角色。潜艇的声呐兵随时把被动声呐侦测到的轮船航速、航向报告给艇长,艇长不断下达口令给*舵兵。此时此刻的潜艇处于一级战斗状态,在轮船螺旋桨搅起的长达几百米的尾流中前仰后台、跌跌撞撞地行进着。由于潜艇航速低舵效小,保持潜艇的纵倾很困难,窜出水面或扎进海底都有可能,但我艇航行深度保持得很稳、可见*纵升降舵的水手长身手不凡。


经过一段时间(对艇员来说,长得象一个世纪),从航海长在海图上推算的航迹看,我艇进港了。艇长命令升起潜望镜,迅速观察了一下港内情况并测得几组地标方位以便定出精确艇位,潜望镜旋即降下,全过程以秒计(潜望镜升起时间不应超过5秒,因为一般水面舰艇的对海搜索雷达旋转1周用5秒)。观测结果不尽人意,艇位差得大了点。潜艇在港内缓缓兜了一圈、头顶上来往船舶激起的海浪不时引起潜艇震动,艇长看准时机再次升起了潜望镜,借着港内停泊船只的灯光,依稀可见对方主要舰艇毫无察觉地躺在港内,一副懒散样。好目标!鱼雷要是打几组齐射,相信斩获小不了(只是打不得)——我猜艇长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处于这样有利阵位下得手的大概只有当年德国U—47艇艇长普伦。那位日尔曼“狼人”一下干掉了英国皇家海军“皇家橡树”号战列舰、后又趁乱成功地溜回本国基地。现在言归正传,让我们回到故事中。艇长拍摄了一系列军舰和港口的照片,进港侦察拍照的任务算是完成。港内船来船往不宜久留,艇长最后又测了一组陆标后,潜艇降下潜望镜,掉头下潜驶向一个缓缓出港的大船,再次依靠大船导航出港。


大船一到宽阔海域便开足马力赶路了,可潜艇储存电量有限、仅凭电机航行是追不上了、现在潜艇的首要问题是赶紧开到远海去充电充气。驶到外海后声呐兵报告水面无船只,现在该试探对方搜、反潜能力了。于是艇长命令升起潜望镜,在海面搜索了一圈,天色很黑看不太清楚,只看到远方船舶红、绿色的航行灯及桔黄色的桅灯忽隐忽现。随后,对空潜望镜也升了起来(这种渗艇共有2具潜望镜,前面是指挥潜望镜,艇长专用;后面是带助力电机的对空潜望镜,回旋轻盈且镜头可俯仰,因而观察范围大)。

艇长用指挥潜望镜搜索着海面,航海长通过对空潜望镜测了几组星体,便回到海图室,闷头算起天文舰位来,副艇长接上去用对空潜望镜观察四周海面。随后通气管升出水面,柴油机先是“咳嗽”两声,接着就低沉有力地咆哮起来,潜艇边航行边充电。此时潜艇是在水下通气管航行状态,航速明显加快。在升起潜望镜和柴油机进气管的同时,状似大号狼牙棒的雷达侦察仪也伸出水面(*作条令规定,潜水艇用柴油机水下航行时必须将它升起,它是一种被动接收装置、不发射电磁波,但可以侦测到外界雷达信号并可根据对方频率特性和强弱判定其距离远近、雷达类型及方位)。


其余艇员则抓紧时间开饭、已有许久没吃上热乎的了。艇上的电灶可是电老虎,艇员50 余人,一顿饭下来耗电不少。


现在已转入正常值班。利用暂无战事之机、船员们得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小伙子们已很长时间没合眼了。长时间的一级战斗部署造成的紧张、柴油机发出的单调沉闷的“咚咚”声,吃了饱饭后的沉迷、艇内昏暗的照明灯光……。这一切使当班人员有些昏昏然,下岗人员则都钻到自己铺位呼呼地睡起来。


“铃……”突然蜂鸣器里警报声大作、由指挥舱传来了“战斗警报!”并伴随着“主电机准备!”、“主电机航行!”、“柴油机停车!”、”降下柴油机水下通气管!”和“降下潜望镜!”等一连串的口令、艇员们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出铺位,各就各位。


几秒钟前,雷达侦察仪在4点钟方向侦测到一组异常信号,而此前屏幕上一直信号杂芜,从频率特性看、都是那些进出港的货船导航雷达发出的。这次的信号有些特别,其由弱渐强的变化非常快、种种迹象表明是反潜飞机:由于是夜间航行、飞机目标小,加之光线经过对空潜望镜的一组组透镜后衰减了很多、因此没能发现反潜飞机。潜艇降下升降装置(潜望镜、雷达侦察仪和柴油机水下通气管)、转向并下潜,所幸的是,电充得虽不满(充满要花很长时间),但足可以应付一阵。


声呐浮标落水的“噗嗵”声和“嘭嘭”的爆炸声逐渐*近。声呐浮标是消耗性器材,为降低成本、减小体积和重量,靠自身所携带的少量炸药爆炸发出探测声波(刚才的“嘭嘭”声就是这么来的)。


反潜飞机几百千米的时速要比潜艇几节的航速快得多,我艇必须不断变化航向和深度,以此测试对方搜潜技术和战术,可东突西躲却总是摆脱不了头上那个讨厌的家伙!看来在与反潜航空兵的斗法中,潜艇处于下风、而且艇上装备的水声干扰装置——气幕弹、现在看来还不能用(该弹状似加长的大号暖瓶胆,用专用发射管发射,射出后弹体内的化学药剂与海水发生反应产生气幕,就象行驶的蒸汽火车的烟囱喷吐出的大团蒸汽。使用该弹虽然可挡住对方声呐浮标的声波,但海面上留下的一条翻滚的长长气泡会像一条粗大的箭头为对方指明自己潜艇的位置。因此,只能在能见度不良的情况下使用该弹)。


经过漫长的周旋,此时已天色微明,那架飞机又召来了“同党”,而且对方的水面舰艇肯定也会应召而来。现在的上策是笔直地向外海脱离,离开他们越远越好,同时不断上下机动、用装在舰桥顶端的水温梯度仪不断测量水温,以寻找温度跃层形成的水声屏蔽区,并伺机驶入那片海底喀斯特地貌将自己隐藏起来。


斗法

“轰隆!”紧接着又是一声,简直要震裂你的心脏!显然对方的反潜机也发现了我艇的意图,在我艇的去路上投放了深水炸弹。


这里先要向各位介绍一下水中爆炸的特点:炸药在水中爆炸后产生的高温、高压和高速膨胀的气体转瞬之间在水中形成一个巨大而高速膨胀的大气泡,但由于海水不可压缩,故强大的爆炸能量迅速向四周扩散(比在空气中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强大得多),与此同时气泡中的一部分挟巨大能量冲向海面(这个方向海水压力最小),在海面上形成可怖的巨大水柱,随后沉重的海水从四面八方反扑过来,将水中剩余的气泡向心压缩,当压至极致时,气泡又蓄聚起强大能量再度向四周扩散,如此反复不已。因此水中爆炸的杀伤力(主要是反复激发的冲击波)非常惊人。现代反舰鱼雷广泛采用非触发引信的道理也在于此:


鱼雷在舰船下方爆炸时,第一轮冲击波摧毁其龙骨并把整条舰船拦腰拱起,其艏、艉两端的巨大重量在重力作用下被有力下折;随后爆炸气泡上方的海水迅即向下回填,压缩水中的气泡并形成直径不等的漏斗状致命陷阱使被折断的舰体从折断处坠入其中同时舰体艏、艉两端被海水浮力有力上举,此过程来回反复,力度渐次递减。舰体被来回反复对折——就像折断筷子一样。只要爆炸能量足够大,一般说来很少有谁能逃过这道“腰斩”。


此时我潜艇被前方的爆炸冲得踉踉跄跄,好在反潜飞机不敢径直往我们头顶上扔深水炸弹,目的只是迫使我艇浮起,从而宣告其在此轮回合中的获胜。


在爆炸掀起泥浆、礁石碎片、气泡、湍流以及巨大的轰响的同时,也使对方的浮标声呐“失聪”。我艇左突右闪借机又向前冲出很长一段距离,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聒噪渐渐远去。


远方外海方向的水面传来了隐约的“砰—啪”声,麻烦又来了!对方的水面舰艇来!从其螺旋桨噪音方位的变化看得出对方在很广阔的搜索区域摆开了搜潜队形:各把住圆周上的一个点,呈向心螺旋形展开搜索,我艇再次被罩在其中。


又不知过了多久,不祥的声音在全艇周身响起,好像一把石子扔在钢板上——这是水面舰艇主动声呐发射的声波打在艇身上的声音,显然对方发现了目标!我艇就像在草丛中急匆匆穿行但又不时被手电筒光束罩住的蝎子!此时大洋暖流形成的温度跃层就像朵朵碎云(预示着大片的暖流要来了),水面上对方编队已迅速调整队形,一字排开从外海方向压过来,反潜火箭深弹的“嘶嘶”声在空中尖厉刺耳(艇员是听不到的),水面上一排排粗大的水柱形成了一堵堵水墙,新一轮的“排挤战”又开始了!好在爆炸声还很远,我艇借对深弹爆炸形成的屏蔽区适时地调整航向,曲折前行。


突然,一枚不长眼的深水炸弹在距我艇不远的上方爆炸,随后一连串的“轰隆”声在左近响起。事后分析,碎云式的暖流层和水中爆炸声也把对方弄晕了,你可以想象:一连串的鞭炮在你耳边不断炸响,然后再让你去辨别隔壁邻居踮着脚走路的脚步声——对方声呐兵大致面对的就是这个情况。

“打开发射管前盖!”随着潜艇艇长一声令下,鱼雷发射管前盖被迅速打开,东躲西藏已不是办法——潜艇只是薄薄铁皮制成的七节铁筒,挨上一下子不是沉没就是得浮起,后果可想而知。到了该杀杀对方威风的时候了——艇长决定进行警告性射击。


我艇主动声呐迅速测了几组目标数据,判定对方在同一平面(海面)上(潜艇声呐向海面发射的探测声波不存在海底杂波反射的干扰,故在浅海水域的水声探测条件方面,潜艇远比水面舰艇占优。立至今日,浅海水域的搜潜与反潜仍是令各国海军头疼的问题)。目标数据迅即传递到鱼雷射击指挥仪进行解算。


稍倾、艇长低吼出一连串的口令:“目标方位x舷xx度,距离xx链”、“鱼雷定深xx米(目的是使鱼雷航行深度大于对方舰艇吃水,这种鱼雷装触发引信,从对方舰体下方通过不会爆炸——这叫“警告射击”),转角xx度”、“舰首发射管——放!”随着艇身一震,数枚鱼雷按射击数据传递仪装定的数据咆哮着冲出发射管,驶向对方。在它们身后,大团废气形成的气泡翻滚着冲向海面,顿时在海面上形成了数条粗大泛白的航迹。


若从空中看,它们从刚才深弹爆炸水柱落定的地方不远处泛起,就像强劲的箭头*近对方、随后在一字排开的对方编队前方海面杀气腾腾、示威般地高速划过,渐晰消失在远方的海面——这是一个警示!对方编队指挥官显然看明白了,火箭深弹发射器立即收手。


我艇抓住机会迅即调整航向突围。航电兵报来一个好消息:发现水温跃层!潜艇指挥仓内一片欢声雷动!我艇迅速潜入其下、此时水温跃层像一幔厚厚的黑布将对方与我艇分隔开来,艇长随即指挥潜艇向海图所标示的海底喀斯特地貌区驶去(除非必要,潜艇在水下一般不全速行驶——艇上前后两组共计200多块蓄电池的电量仅能全速航行一个小时左右)。


这片海底真是潜艇藏身的好地方——海底山峦挡住对方声呐的回波,复杂起伏的海底地貌也使之散漫消弥。目前我艇要做的就是潜坐海底静等天黑后找机会浮起撤离。因为现在蓄电池电量不足,靠这点电是驶不出这片广袤海域的。对方声呐的回音在远远的地方时隐时现,不知过了多久,连这点声音也消失了…… 


入夜


声呐兵报告收到螺旋桨推进器微弱的“噗噗”声。根据其转速推算,这艘船的行动非常迟缓,大约离此30海里左右。这个距离是惊人的,不过根据海上情况的变化,声呐有时也能接收到远方的螺旋桨声音(这在水声学中称为水声通道)。有好几回接触中断了又恢复,但仍旧以同样的速度和航线上向此迫近——是一条货轮! 


“升起潜望镜!”艇长攥着潜望镜把手在海面上迅速搜索了一圈,没情况!随后雷达侦察仪和柴油机水下进气管也依次升起,柴油机欢快地咆哮起来,我艇航速明显加快。潜艇紧紧贴在货轮后面以潜望镜深度航行。这时,在对方雷达荧光屏上看,只有一个货轮的光点移动。


现在是潜艇胜利的时刻,也是艇员们高兴的时刻,艇上的忧虑气氛一扫而光。水兵们开始大扫除,而一股诱人的饭菜香味也从厨房飘来,它驱走了大家的疲倦,再有几个小时航程就可到达我方水面舰艇编队巡弋的海域了。


回家 ;'


潜艇再次浮起的时候已是下午。现在到达我方近海,天色非常好一一阳光明媚,云淡天高,海风拂面、空气新鲜。现在是渔汛季节,海面渔船密布。这个时候最好还是浮起航行。因为万一钻进渔网,不仅有可能兜翻渔船,还会令自己的螺旋桨被渔网缠上,后果不堪设想。


艇员轮番上到舰桥透气,看上去这些面色略显苍白、满身油污的水兵们很惬意,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刚经历过险境。许多人抓紧时间抽烟——除了值更官与信号兵,其他艇员允许在舰桥上停留的时间并不多。危险过去了,艇长也乐得放手让值更官(由副艇长、航海长和鱼水雷部门长轮流担任)*艇。现在指挥潜艇航行的是鱼水雷部门长——一个多才多艺、聪明诙谐的年轻北京人(艇上来自城市的军人很多)。这次执行任务,鱼雷的技术保障 工作做得很出色。 ;


要回到基地还得赶几天的路。负责接应掩护的两条护卫舰一前一后保卫着潜艇。


潜艇在大片密集的大小岛屿中曲折穿行,艇首犁开浑黄的海水,柴油机发出低沉有力的“咚咚!”声,前后甲板带缆组的水兵们兴奋地跺着脚大呼小叫——一排排停靠码头的潜艇似乎在列队欢迎,被遍地鲜黄的油菜花环绕的水兵楼愈来愈近,码头黑压压的站着一群人——舰队和支队领导已迎候多时了。


到家了。

尾声


时光飞逝,中国年轻潜艇部队的这次传奇仍在潜艇部队中广泛流传。其中反映出的经验、教训,装备、技术与战术和训练等问题受到高度重视,在后来新型潜艇的设计和建造时,当年遇到的技术问题都得到了彻底的改进与解决;潜艇战术和训练科目进一步得到了完善。


目前、中国这支水下力量已凭借其数量雄居世界第三的实力和出色的作战素质,而受到各国海军的尊敬——这是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当你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带着足以把敌对势力毁灭几遍的强大威力的潜射导弹在大洋深处巡弋、当你成群的潜艇在敏感海域出没潜行,随时可以把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撕成碎片时——你,就有了对无耻之徒大声说“不!”的资格和底气。


只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才是国家安全的可靠保障,拥有强大的国防是遏止战争、维护和平最有效的手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