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普通一兵的故事 一.开始军旅之路 五.元旦新兵出事了

小兵1979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5/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很快的1月1日元旦就到了,这是我在部队过的第一个节日,也是在这段紧张训练期间难得的一个放松的机会,上午我们就练了会队列,然后就休息了,因为今天加菜,炊事班人手不足,冯班长指派了两个人到炊事班帮厨,我们没事的训练过后也就在排房里休息了,很难得的机会,我们多在写信,义务兵写信都是免费的,所以我们平时没事一般多是写信了,给家里写,给朋友写,讲述我们在军营的种种见闻.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还发了新衣服,新鞋子.来部队的时候我们只发了一套做训服,训练了半个多月一直就没换过,每次洗澡好了也照穿脏衣服,衣服鞋子都早已发臭了,衣服的领子和袖口都是黑忽忽的,只是平时训练很辛苦大家也顾不上这么多,躺床上照样睡的很香.下午连队安排我们整理个人卫生,我洗完澡,换上干净的新衣服然后把脏衣服洗了,衣服太脏了,洗了几遍水都是黑的,刷了好久才干净,忙完后在我们在连队前的草地上边聊天边晒着暖暖的阳光,感觉真的很舒服,来到部队以来一直都是紧紧张张的,这是我到部队后第一次真正感觉到放松.

晚饭的时间到了,就今天好菜真多啊,看了口水直流.炊事班长的手艺很不赖.他是位老班长,一级士官,在部队服役已经有4个年头,虽然是老同志,平时看见了我们新兵说话也很客气,不象其他老兵,总有瞧不起新兵的心理,在连队里人缘也很好,不单我们新兵喜欢他,其他老兵也很尊重他的.因为今天过节,班长也不限定我们吃饭时间,大家可以慢慢吃,还可以喝啤酒,只是不能喝醉,在部队平时可不能喝酒,只有过节加菜的时候才可以.平时我们吃饭一般都不超过5分钟的,因为训练辛苦,体力消耗大,不吃饱身体可受不了,早餐的时候一盆馒头三两下就被我们干完了,其他老兵不吃这么多,他们都会把馒头分些给我们,我们有时候吃不完还会揣上两个放兜里带回去吃呢,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当时为什么胃口这么好.因为班长规定给我们吃饭的时间少,所以我们吃饭的时候总是紧紧张张的,好象抢吃一样,一直到现在我这个吃饭快的习惯还改不了,早已经习惯成自然.

开饭了,大家尽情的吃啊,喝啊,难得轻松一回,气氛很热烈,部队喝酒有个传统,就是大家在一起喝酒的时候都要一起大声吼":一,二,干."然后大家一起把酒干了,感觉好痛快.我们在食堂里隐隐约约都还听见其他连队吼起的声音.吃到快一半了的时候团长,政委带着几位团里的干部和营长教导员来到我们连队给大家敬酒,政委还鼓励我们新同志在部队要好好干,争取立功入党.每逢过年过节加菜的时候团营主官下到连队敬酒也是部队的传统.因为每个连队都要走一趟,所以他们进来敬酒后不久就离开我们连队去其他连队了.

宴会仍然在进行着,有的吃饱喝足了就离开回去连队休息了,我仍然在和几个战友在慢慢喝,这时候忽然听见紧急集合的哨音响起,我们赶忙扔下手中的酒瓶赶紧往连队跑,跑回连队的时候才知道出事了.

连队里,连长在集合全连点名,他站在队列前脸色很凝重,脸绷的紧紧的,手上紧紧的握着连队人员的花名册,指导员和排长们满脸严肃的站在连长身后.队列里的无论是老兵还是新兵,一个个都站的笔直,保持着绝对完美的军姿.我们赶紧跑回排房把帽子戴上,外腰带扎好,大声报告入列.

连长点名完以后我才知道集合的原因是我们连的一名新兵逃跑不见了,不过和我不是一个班的,是2班一个山东的新兵.点完名证实了确实只少了一个.我们原地解散.连长命令我们新兵全部回排房不许出来,只留个站岗的老兵看着我们,除非上厕所可以向他请假,否则一步也不许踏出排房,还留下副连长一个干部看家,其他的干部和老兵班长们分头出去找人.

难得过个节放松一下,连里竟然还出现了逃兵这种事,让我们过节都不安宁,所以大家心里都很窝火,在排房里我们议论纷纷,骂那个逃跑的兵,逃兵是没有人同情的.部队很辛苦,来报名参军之前我们都已经知道,既然来了我们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其实说苦嘛,训练之余还是有其他乐趣的,而且辛苦也不是只辛苦他一个人,我们大家同样都在坚持,可惜他没有选择坚持留下来成为我们的战友,而是选择了逃避,当了逃兵,要是在战场上,当逃兵都可以枪毙的了.

想当初家乡给我们戴上大红花,敲锣打鼓的送到部队来,那时我们可光荣了,可要是服役期未满就因为吃不了苦而逃回了家,我觉得这种行为很可耻,不仅给自己丢人,家里也跟着丢人,逃兵很不光彩.反正我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就算在怎么苦怎么累,至少也得坚持熬上两年才能退伍回家.

那天一直到了半夜,出去找人的干部班长们才回来,他们把火车站和部队驻地附近都找遍了,人也没找回来,第2天我们还推迟了半小时才起床,然后还是照常训练,情况如何班长也不和我们多说.

两天后排长出差了,也许是到他家去找去了,过了一礼拜左右排长才回来,人也没带回来.仿佛事情没发生过一样,我们还是每天照常训练,班长也不许我们在议论这件事,日子一天天过,这件事情我们也逐渐淡忘.

后来听说他已经被开除军籍,退回地方了,也有人说他已经被抓回来,不过被调到其他部队继续服役,也不知那种说法是真的.总之我们在再也没见过他,就好象连里从来没有过他的存在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