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抗日梦——特战铁血 第一章 杨颉其人 2122 章第二十一章 惊天之水面作战

猪龙者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8/[/size][/URL] 弯弯的新月在山间忽隐忽现,朦胧的月光下,大山巨人一样的矗立着,山林像是巨人的衣服,一阵风过,衣服起了层层褶皱。 望着远处黝黑朦胧的景色,南为仁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多好的夜景啊,好久没有这麽仔细地观看欣赏黑夜的幽美了。已是阴历八月了,山间的夜风已经很有些冷意了,但微些寒冷的空气却刺激了他身体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8/


弯弯的新月在山间忽隐忽现,朦胧的月光下,大山巨人一样的矗立着,山林像是巨人的衣服,一阵风过,衣服起了层层褶皱。

望着远处黝黑朦胧的景色,南为仁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多好的夜景啊,好久没有这麽仔细地观看欣赏黑夜的幽美了。已是阴历八月了,山间的夜风已经很有些冷意了,但微些寒冷的空气却刺激了他身体里的热血,站起身,向着山下小路的尽头望去,那里是康年山他们上山的必经之路。

李保国过来,“朱震坤他们已经到了,一切顺利。我已安排他们去狼牙洞休息了。”

“保国,是不是接应一下康年山他们?”南为仁有些担心,已经超过预定集合时间半个小时了。

“那我去看看。”李保国点头说,“你在这里我放心。”

这时,山下突然传来几声夜枭的叫声,短短的。两人马上相视一笑,康年山他们顺利到达了。

“年山,怎麽了?”南为仁几步走到康年山的面前,拉住前面几人的手,“我和李队正商议着接应你们呢。”

康年山一边向两人敬礼,一边说:“这次玩大了,差点让鬼子沾住。五门小钢炮也扔在那里了。”

李保国笑着拍拍康年山的肩膀:“人好好的回来就好,武器我们又夺了一些,足够用了。”

原来康年山带着两个连,干掉鬼子警戒小队后,摸进鬼子大部队驻地。因为有消音器,很轻松的击毙鬼子的岗哨,康年山亲自带着五门小钢炮进逼到不足三百米的地方,对着鬼子营房就是一排子炮击,每门小炮三发,打完了,连小炮也不要了,拉上预先埋好的地雷的弦,转身就跑。

鬼子确实是训练有素,遭受突然的袭击,一点没乱,非常有序的对着炮击的方向还击包抄过来。康年山他们接着山石草丛掩护,逃至布防好的阵地前,等待鬼子拉响小炮上相连的地雷。

李保国所说的新玩意就是高峻平在基地新研发的一种大杀伤力的石雷,这种石雷外形极象普通的大石头,里面却是货真价实的炸药。爆发威力巨大,而且不用埋雷,只需将雷摆在那里,等鬼子自己踩。高峻平给这种雷起了个名字叫“爆天雷”。

有些心灵手巧的石匠,将石雷制作的外形很有艺术风味,有一个甚至将一块石头雕琢成一个漂亮的花篮样,在篮里雕有一个圆圆的大西瓜,还有几只花朵。整个石雷小巧玲珑,很是好看。杨界听说后,就发动人专门研制这种艺术雷。

鬼子们搜索到小炮前时,看到只剩下几枚炮弹壳,有个鬼子生气地一脚将一门小炮踢翻,顿时地雷爆炸,附近的小炮被震倒,引发连续的爆炸,爆天雷的巨大威力使附近五十米的鬼子无一幸免,而且连树木也被炸得支离破碎。康年山吓的目瞪口呆,根本没想到它的威力会如此之巨大。负责追击包抄的鬼子,则被隐蔽埋伏好的重机枪打了个措手不及,扔下十多具尸体退了下去。但是重机枪的射程是4500米,预设好的射击角度使它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追着鬼子向下打。

接下来,康年山他们和鬼子开始争夺阵地,几番失利后,当鬼子准备动用重炮时,康年山指挥队员们撤至第二阵地。鬼子跟随而至,这次鬼子变得狡猾了,炮火压制,分散突击。很快,第二阵地失守,这时才刚刚七点钟。

康年山命令一连带着鬼子在大山里转,自己则带着二连,绕到鬼子后面,对着鬼子的大本营进行冷枪战,稀稀落落的枪声让鬼子误以为是为了吸引追赶一连的鬼子,因为康年山他们这次打枪纯粹是扰乱鬼子的视听,枪打的都很高,一个鬼子都没打死,惹的鬼子小队长哈哈大笑:“让那些愚蠢的支那人浪费子弹吧,不必理他。”

远处隐隐传来炮声,康年山明白南为仁他们大概已经得手,命令:“枪紧一点,别把鬼子惹毛了,狙击手准备!”

康年山看着表,当时针刚刚指到七点半,“一分钟火力集射,打!”隐藏的各种火力一起开火。“撤,接应一连。”

但是康年山太低估鬼子的反应能力了,当他带队从后面冲击追赶一连的鬼子时,自己的后面也被尾随而来的鬼子盯上,康年山当机立断,汇合两个连,迅速地带着鬼子在山里打转转。一个当地的战士过来说:“队长,我们可以将鬼子引到鬼盘岭去,那里路多山险,就是本地人也很容易迷路。”

“行。”其他几个当地的战士也点头附和,“在那里,咱还可以砸他个狗日的。”

鬼盘岭,草木葱蓉,山高林密,道路错综复杂,犹如迷宫一般。康年山他们在几个当地战士的带领下,爬上了一座山,借着月光,发现鬼子竟然就在脚下。“队长,现在咱要是打他个狗日的,他们只有挨着的份。要想追上咱,还得爬两座山。刚才咱来的小路,路口非常隐蔽,他们是不能发现的。”

“打。为什麽不打,高队临走的时候就说过,要利用一切机会消灭敌人。手榴弹伺候。”康年山命令投弹手。

投弹手的遴选自康家镇之战,一直被高峻平保留着,拥有爆破王之称的高峻平深深知道手榴弹集束使用,其威力不比炮弹差。

投弹手每人可以将三枚手榴弹投出四十米,且很准确。

占据地势便宜的投弹手双手握着五六个手榴弹,尽情地向鬼子头上砸去。在半空中爆炸的手榴弹,弹片四处飞溅,根本没有躲避的死角。尤其是大量的手榴弹接二连三的爆炸。

鬼子们仰头还击时,发现敌人竟然几乎处于垂直高度上,只见手榴弹乱飞,不见人影。

这一顿袭击,使指挥追击的鬼子长官明白了,自己是不可能沾这些熟悉地形的支那人的便宜的。

等康年山他们扔完手榴弹走了,鬼子长官才指挥着鬼子们或抬或背着战死战伤的鬼子回去。

听完康年山的汇报,南为仁李保国几乎同时对那里的地形产生了兴趣。

“鬼盘岭,是不是‘生客不走鬼盘岭,熟客不走摩天崖’的鬼盘岭?”南为仁问到。

“是。”康年山不解地看着两人,只见两人莫名的哈哈大笑。


手里拿着侍卫官刚刚送来的战报,独立混成旅旅团长矢野雄一在指挥部里大步地走来走去,旁边的参谋长冈村正夫看着电灯下摇晃的身影,欲言又止。

矢野雄一虽然以作战凶悍著称,但遇事冷静,谋定而动,却有大将之风。他在走动间,也发现了冈村正夫欲言又止的表情,于是走到巨大的作战地图前,站定说:“冈村君,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冈村正夫上前一步:“旅团长阁下,我认为这是八路军游击队的主力所为,其目的是为了炸毁沙岭子大桥,阻止我军的兵分两路沿河而下,快速运动。他们接下来会有更多的骚扰作战,以达到迟延我军的目的。”

“说下去。”矢野雄一平静的说。

冈村正夫清晰的看到矢野雄一的肩头微微一颤,知道他已感兴趣。冈村正夫只是大佐,这次出征,费尽心机的谋得旅团参谋长的职位,就是想借助这次战事,再晋升一步。当然,这里面必需有矢野雄一的美言才行。

“根据此次袭击作战的作战方式看,应该是小分队类的任务类型,而从其对我军的摧毁程度上看,其战斗力又不是小分队能够作得到的。另外我刚才去了一趟沙岭子镇,发现地上只有少量毛瑟步枪的弹壳,说明不是支那国军所为。而从沙岭子桥对岸的搏斗迹象看,对手有一些是拼刺高手,应该是八路军的主力的作战能力。所以我的结论是:这次沙岭子事件是一小部分主力八路军带领游击队主力所为。从其作战目的上推断,八路军根据地应该知道了我们的这次军事行动,而我们进攻的方向上肯定有八路军的重要目标,而且这个重要目标附近还没有部队驻守,需要时间集结部队或作出转移。”

矢野雄一听完兴奋地来回走了两圈,微笑着看着冈村正夫:“有道理,有道理。冈村君,看来你这个参谋长还是很有见解的。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麽办?我想听听你的见解。”

冈村正夫走到军事地图前:“我们进攻的方向是这里,据蔚县宪兵司令部的报告,蔚县三四个月前曾出现过一起暴力反抗皇军的事件,损失皇军一个中队的兵力。几个月的时间,这股势力不会发展很快。我大军一到,要麽是望风而逃,要麽被我军一击而溃,不足为滤。现在骚扰我们的也可能就是这股势力。而蔚县西南方向,匪患严重,我估计是八路军的总部所在,而且极为空虚,所以才派出部队进行骚扰,以期获得充足的时间活动。所以我建议我们派出两个大队,围歼这股游击队主力。而我们的主力部队则兵分两路,沿洋河向宣化前进,作出围剿宣化、涿鹿、蔚县游击队的姿势,主力隐蔽快速地直扑五台山阜平一带,一举消灭八路军太行山总部。”

矢野雄一满意地点点头,排排冈村正夫的肩:“夭息,好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你马上布置下去,命令工兵部队明天一早在洋河上修建一座浮桥,稻村部队在河南岸进军,高桥部队在北岸进军,旅团部调拨直属大队围剿游击队。”

“是!”冈村正夫一个立正,脚后跟碰的极为清脆的一响。


月亮已然悄悄地落下,四下里一片黝黑,夜虫在微寒的秋风里瑟瑟鸣叫,更衬出夜的宁静。康年山正睡得香甜,呼噜打得震天响。忽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洞外面走进来,洞口的哨兵睡得正美,被人一掌砍晕,随后人影向后一招手,几个蒙面的黑影闪进洞中,极为敏捷地将众人的枪弹从各自的睡铺旁取走。又有几个黑影子进来,从左到右,用绳子轻轻地将众人的手栓在一起。领头的人这才走到康年山的跟前,抬腿一脚将康年山踢醒。

康年山一骨碌爬起来,一支冷冰冰的枪口顶在他的头上,其他的黑衣人一个一个的将队员踢醒,尚在睡梦中的队员一睁眼就发现被人绑住了,而且眼前还有枪口晃动。

康年山的冷汗不住的流下来,这下完了,高队临走时再三叮嘱自己无论是在什麽情况下,必须安排好岗哨,而且要求必须有三道岗,每道岗必须是明暗哨。最远的哨兵必须是离驻地三里以上。昨晚,虽然也安排了岗哨,因为战士们打仗都累了,所以就少安排了一道哨兵。结果被人家堵住了。

来人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洞里的气氛有些怪异,过了好长时间,才听到领头的人一声长叹。

康年山一听,马上明白了。果然来人将面罩一摘,原来是南为仁和李保国两人以及他们的铁血卫。

“康年山,你可知罪?”南为仁阴着脸,很是气愤地说,“高队将这些弟兄交给你带,你他妈的比谁睡的都香。被逼住了,不是冷静的想办法,就知道灰心丧气,你这特战队长是怎麽当的?!”

康年山马上想到高峻平的确曾讲过万一被俘的一些自救方法,刚才确实是有机会的,当然那是南为仁他们故意留下的机会。正是这样,才说明康年山的问题。

“老康啊,越是打仗,越要小心。虽然你很累,但是鬼子也知道你累啊。这次就当是教训吧。以后脑子要活泛点。”李保国对着所有的战士们说,“都记住这句话,不仅是咱对鬼子用的,人家也能给咱用上。‘趁你病,要你命。’记住了吗?”

“记住了。”有些队员没有言语。李保国又大声的问:“记住了吗?我听不见你们说什麽!”

“记住了!”这次所有的人都大声的喊到。

“记住什麽?”李保国问。

“趁你病,要你命。”队员们的气氛有些活跃。

“对。小鬼子没病,咱们要给他添点病,然后要他的命。”李保国笑道,“可别让小鬼子把你们的命要了去啊。”

南为仁对康年山点点头,两人走了出去。李保国趁机对留下的队员说:“都再歇会儿吧,上午还有行动。”说完带着人也出去了。

东方既白,晨曦将大山巍峨的轮廓清晰地勾画在天幕上,晴朗的天空一片湛蓝,偶有几丝白云飘过,点缀在幽幽的大山上,将山和天空连成一体,晨曦就从云缝里山尖上泻下来,将山间的雾霭层林以及突然冲天而起的飞鸟淡淡的从黑夜中描摹出来。

南为仁站在一处突起的山头上,遥望着东方,深吸着山林间特有的清新空气,一时竟然神游天外了。脚下松涛阵阵,不时有鸟雀尖叫着从松林间冲出来,在空中盘旋几匝,又如飞石般投射进林子。

“据说杨队每天早晨都到西山晨练,看来这早晨的时光的确迷人。”南为仁一半自言自语一半对着身边的李保国说,“要是能回去的话,我就申请退役,在西山买一座别墅,天天到山上去看鸟飞,看花开,听松风。”

“我想去杨队的公司,我可以设计游戏软件的。就凭咱们的经历,开发出的游戏绝对火。”李保国本身就是个游戏迷,时常将现实与游戏混淆,经常幻想自己就是游戏里的大侠人物。《传奇》是他的最爱。

“李队,南队,有新情况。”徐德过来说。

南为仁长出了口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据负责监视的队员来电,鬼子一大早就在洋河上开始架设浮桥,并且六点钟的时候,有一个大队的鬼子离开军营,向我方搜索过来。”徐德见两个队长走下大石,上前报告。

这次南为仁李保国带来的都是最新装备,包括几部短距离电台,和一部长距离电台,王学华连最舍不得的德制Mp38冲锋枪也破例装备了每人五十支,子弹更是出奇的大方,随便两人抬。其实也不是王学华大方,因为子弹也确实太多了。

“得想办法拖住鬼子修建浮桥。”南为仁说,“浮桥边的守卫怎样?”

“守卫特别严,根本靠不近。”徐德说,“过来的鬼子怎麽办?”

“你去把各连队长找来,开个会研究一下。”南为仁对徐德说。

“已经来了。”徐德因为事情紧急,一面向两人汇报,一面派人将各队长请来。“正在李队的洞中等着呢。”


南为仁简单地向在场的众人介绍了情况,然后说:“一定要想办法拖住敌人建成浮桥,等到晚上,再想办法炸掉整个的浮桥。”

第二十二章 惊天之诱敌技术

“浮桥一带地势较为平坦,水流相对缓慢,五百米以内没有任何的掩蔽物。”徐德补充说,“我看用枪炮是不行了,小炮打不到,步兵炮我们没有带过来,轻重机枪来不及封锁桥面就会被鬼子的包围,得从炸药上想办法。”

原来沙岭子镇抢得的步兵炮被李保国下令炸掉了。

一说到炸药,南为仁笑了,对康年山说:“高队留下什麽好东西没有?”

“高队曾在这一地区建立过军火补给点,不过具体在什麽地方,我们不知道。是高队领着云泽生他们建的。”

云泽生就是高峻平的龙啸连的连长。

“这样,我来布置一下。朱震坤、李元康、王雪,你们仨负责搜救昨天落水的队员,估计他们已经在下游上岸了。凤凰战队、飞虎战队、猎豹战队,”南为仁第一次使用特战队的名字,还真有点威风凛凛的感觉,王贵喜、傅马利、康年山三人几乎同时一愣,又同时大喊一声:“到!”

原来三个战队的副队长就由一连长出任的。

南为仁看了三人一眼,“好,好。三个战队负责解决向我搜索的鬼子,你们自己商量一下战术,尽量少开枪,就给鬼子来个山地特种作战。”

“是!”三人同时喊了一声。

朱震坤三人刚想请战,被南为仁拦住,“战士们要经过一些时候的磨练,才能具有象特战队那样战斗力,我们要打有把握的仗,在打仗中磨练斗志和胆量。现在,游击队的战士们如果参战,恐怕要有不少的伤亡,这批鬼子可是小日本的精锐一线部队,没必要和他们硬碰硬。特战队也是设计消灭他们,不过,你们可以选派一些战士随同他们参观学习,要手脚麻利的,不能坏事。打仗可是要死人的。”


南为仁李保国带着他们的护卫连,按李影提供的地图,走到了一处极不起眼的小山的山腰,这里虽然也是丛林密布,但比起大山里的来,气势上远远不够。小路忽然被一棵大树折短了,分成两股,向着两侧延伸出去。

南为仁站住,向李保国说:“看来就是这里了。你猜老高布的是什麽级别的防护阵?”

“这里离张家口这麽近,肯定是很高的一种。”李保国想也不想地说。这种补给点的意义就在于在紧要关头提供足够的武器支援。距离敌人越近,储备的武器威力越大,当然也有一些其他意义的武器储备。比如偷袭,潜入装备等等。

“是A级甲等防御。”南为仁看了地图,知道防御阵的级别。

原来杨颉在《训练大纲》的附录中,将一些古代使用的布阵方法结合自己的理解,作了重新的解释,按所起的作用不同,分为A、B、C、D四级,每级又分甲乙丙丁四个等次。A级都是些综合阵法的组合。

最厉害的是A级丁等,那是要费很大力气来布置的。就是这个A级甲等也是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的。

“看来老高真准备了好东西了。”李保国笑道。

“刘剑,将这一方圆五里的地方封锁警戒,其他队员跟我们进去。注意学习一些技能运用。最重要的是要观察好你前面的人怎麽走的,不要走错。这可是个立体防御阵,小心头上的东西。”南为仁对剩下的队员说。

南为仁李保国率先绕过大树,并没有走两侧的路,而是向没路的林子中心走去。虽然太阳早已升起,但林子里仍然很暗,鸟雀们并不怕人,自由地在林间飞着,唱着,更显出林里的寂静。几只秋虫偶尔从草间发出寒瑟的鸣叫,一切似乎都很安详自然。

但是走在南为仁李保国身后的徐德刘剑两人知道,在这平静自然的表面之下,到处是机关,处处是埋伏,随时都可能令误入者失去生命。因为他们就曾随同两位队长建设过这种防御阵,深知其中的厉害。

有队员拨开落脚的草丛,发现在他脚边不足几厘米的地方,竟布满了带有倒钩的钢钉,吓的他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要是不小心踩了上去,这脚就废了。在距离钢钉不远的地方,一条花斑蛇被露出地面几寸的双刃刀片剖开了腹部,仅剩下一只蛇皮在草根间蜿蜒。蛇的前方,不远就是一只野山羊的白骨和羊皮,离它不远就是一只狼的残骸,都是被虫蚁腐蚀而变成一堆白骨的。它们的后腿骨上还夹着一只铁夹。

至于没见到的陷阱索绳等等更是多不胜数。

有队员后来问徐德,不怕老百姓误闯进去受伤吗?

回答说,只要是人按照路走,就不会走进去的。那些路都是设计好的,只要不出小路,要麽会走回原处,要麽会绕过去,通向它本来的地方。徐德还说,这些小路可大有学问,为了不让小路被野草淹没,他们或者沿小路撒上一些盐巴,或沿小路撒上一些动物爱吃的草种子,等等,借助动物来维持小路的存在。时间长了动物就会习惯走这里,就能自然维持住小路的存在,即使冬天,也不怕。而且所选的地方大都是偏僻人迹罕至之处。

走在前面的南为仁忽然说:“注意头上,有石头。”众人抬头一看,果然,用几根木头拦架在树上五六块大石头。不知机关在什麽地方。

“在这里。”李保国边说边拨开草,在树的根部,有一平坦的石块,像是专为人休息准备的,“走到这里,一般人都要喘口气,找地方休息一下了。”下面就不言而喻了。

向前走了十几步,南为仁忽然说:“毁了,这小子设了个死阵,前面准是个生物攻击区。两边是陷阱。看来他是不打算重复使用这里了。”

徐德向前一看,原来不远处竟是一片花的海洋,各色的鲜花艳丽地放着,浓郁的花香在空气中弥漫着。他不明所以的问:“什麽死阵啊,这里多好看。”

南为仁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的就是这个东西。有花必有蜂,我敢保证准是山中那种蛰人不要命的黄蜂子。有些花,还招引蛇,很可能他就放养了几条毒蛇在这里呢。”

“不用说了,我们抓紧时间吧。”李保国说着,从身后徐德的身上摸出几颗手榴弹,扔了出去。手榴弹呈一溜直线,落在地上爆炸了,掀起很高的泥土混有一些花草,在空中飞溅,真有几条蛇被炸上天。马上空中一阵嗡嗡声传来,“蜂子,黄蜂子,真的有黄蜂子!”李保国身后的徐德大声地说。

几只黄蜂子向众人所在的方向飞来,徐德紧张地抓住李保国的衣服,“我从小最怕这东西了。”

“没事,它不会飞过来的。”李保国笑着说。

果然,黄蜂子飞到据李保国不足三米的地方,徘徊了几下,飞走了。

徐德奇怪地问:“队长,你怎麽知道它不会飞过来?”

南为仁向前走去,指了指地上的草,“这一带草所发出的气味是黄蜂子最惧怕的。”

两人带队安全地走过去,南为仁指着山壁前一块凸起的大石头说:“就是这里了。”说着,弯腰在大石头下摸索了一阵,从下边抽出一块小石块,对徐德说:“现在这里安全了,来,把这块大石头推开。”徐德上前和南为仁李保国三人一起用力,巨大的石头开始有些晃动,随即被三人推下山坡,沿途不断地将树木撞倒,发出隆隆的响声。

一个大的洞口出现在人们眼前,南为仁率先走进去,里面的空间很大,而堆聚的物资却不多。“老高这家伙搞什麽?!费尽心机的布置外面的防御阵,里面就这点东西?”李保国不解的说。

“这里空间太大,显得东西少了点。或许有什麽厉害的东西呢。”南为仁轻轻的说。

洞中有些暗,但是通风却很好,也比较干燥。“把这些东西都打开,看看都有些什麽?反正都要带走的。”李保国对着刚进来的战士们说。

南为仁打开一个角落里的箱子,忽然叫道:“保国,过来!好东西!”说完拿起箱子里的东西,向李保国比画着看。

“枪榴弹!是枪榴弹!”李保国一眼就看出来了,大喜道,“还真有好东西啊!”

“这肯定是老高从鬼子手里弄出来的,国军队伍里装备枪榴弹的不多,没听说长城抗战的军队里有这玩意。”南为仁沉吟着说。

“管他呢,有就行,待会儿让小鬼子尝尝,是他的浮桥结实还是咱的枪榴弹厉害。看看还有别的玩意吗,老高最能出人意料了。”

李保国话音刚落,就听徐德叫道:“队长,看高队的新发明。”语气里充满了兴奋。

两人走过去一看,原来是高峻平将炸药和定时炸弹一起装入敌人的钢盔里,制造出威力倍增钢盔炸弹。

看着这些钢盔炸弹,李保国和南为仁两人相视一笑,“这次还是你来吧,这可是你的专长啊。”南为仁笑着说。

“没问题,保证让这些炸弹自己找到浮桥爆炸。”李保国也笑着说。

“抓紧时间看看还有没有好东西,我们要撤了。”南为仁对身边的队员说。

枪榴弹就是挂配在枪管前方用枪和枪弹发射的一种超口径弹药,可分为杀伤型和反装甲型。杀伤型枪榴弹一般重200~600克,杀伤半径10~30米,最大射程300~600米;反装甲型枪榴弹一般重500~700克,直射距离50~100米,垂直破甲可达350毫米,可穿透1000毫米厚的混凝土工事。此外,枪榴弹还可发射破甲、杀伤两用弹、特种弹和教练弹等。枪榴弹一般使用筒式发射器和杆式发射器发射。

在洞里,他们还发现了当时不多的霰弹枪。

十五分钟之后,南为仁李保国率队离开了弹药储备所,消失在浓密的树林中。


王贵喜、傅马利、康年山三人在南为仁李保国带队走之后,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现在谁在前面监视鬼子?”康年山年龄稍大一些,首先发言

王贵喜说:“是凤凰战队的郑秀林连。”

“这样吧,我们还是将鬼子引入鬼盘岭去,凭我们三个战队的实力,这千把鬼子还是不够分的。”康年山说。

“对,鬼盘岭山高林密,道路错综复杂,最适合特种作战了。我们就拿这一千多鬼子来作个比赛,怎么样?贵喜,你们队负责前面一块,待会儿让郑秀林把鬼子引过来;老康,负责断后;我队埋伏在两翼,看谁的运气好,捞的鬼子多,而自己损伤又少。行吗?”傅马利对两个人说。

“好。”两人同时点头答应着。


郑秀林接到王贵喜的电报,明白了三人的部署。马上命令部队,准备战斗.。

“王小黑。”

“到!”一个黑黑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从郑秀林身后的草丛里伸出头,压低了声音回答。王小黑是郑秀林连的一排排长,也是郑秀林最得心的朋友。

“小黑,你去把鬼子引到野猪口,我带二排、三排在那埋伏。注意别叫鬼子咬上。”

对于这一带的地形,郑秀林他们早就侦察好了,这也是特战队的必修课。

王小黑向后一招手,“一排,上!”五十名战士,各持武器迅速地从各自的隐蔽出游离出来,跟在王小黑的后面,迎向鬼子。很快,这支小队和周围的山林溶为一体。

走在队伍前面的王小黑,不仅有一手好枪法,更是自身兼有家传武功,又被南为仁派去李保国身边特训过,最重要的是王小黑本人对这种充满刺激惊险的特战生活发自内心的喜欢。

前面传来暗哨特有的低鸣声,那是本地一种叫做狗娄的虫鸣,在空寂的山里,听起来很刺耳,又极普通。这暗哨,还是早上被派出来监视鬼子的,他们和鬼子一起行动着,随时报告鬼子的行动。

汇合了暗哨,王小黑带人隐蔽在草丛间。望远镜里有十几个鬼子已向这面搜索过来,鬼子身后的山林间的大路上冷冷清清,蜿蜒的山路延伸进大山深处,有一团水雾隐隐笼在林子出口。

王小黑将望远镜交给他身边的一个大个子战士:“老康,你的了!”

老康,康宝成,康家镇屠户出身,因得罪大地主康宝康父子被关入地牢等死,被杨颉率人救出,参加了革命。

康宝成接过望远镜看了看:“这伙鬼子还挺强悍呢,好,我喜欢!”转头对身后说:“弟兄们,开工了!”这是他做屠户时最爱说的一句话。

只见草丛一阵晃动,马上有队员跟着康宝成向鬼子搜索队摸了过去。

林子里虫鸣鸟啼,更衬出环境的幽静。七八个鬼子小心翼翼地向前搜索着,一看那架势就是极有经验的老兵。突然,一粒石子不知从什么地方飞出,打在最后面鬼子的头盔上,发出清脆的“当”的一声,在寂静的晨风里,听起来是那么的清楚。

几个鬼子马上机警地半蹲下身子,双手紧握着枪,扫视着周围。

周围林子,除了虫鸣鸟唱,仍是一片的静,但在几个鬼子看来,却是又凭添了几分诡秘。

鬼子们半蹲着,相互掩护着,向后退去。突然,在鬼子形成的圆圈里,一片草丛里,一个人大叫着站起来:“你踩了老子的脚了。”

事发突然,几个鬼子吓得一哆嗦,忙转身向圈内。

就在这时,鬼子身边的草丛里,各种要命的东西纷纷飞出:或是飞出一支木箭,直射透鬼子的前胸;或是飞出一把匕首,直刺鬼子后心;或是飞出一个套索,一下子将鬼子拉入草丛里。等等。转瞬间将鬼子杀光。

站在中间的那人,则小声地叫道:“给我留一个啊!”

没有回声,只有默默地收拾好各自的胜利品,然后集结在站在中间的康宝成的周围,向四下里警戒着。

鬼子端木秀成实在是运气,早晨起床后一直肚痛不止,也不知吃了什么东西,有些拉稀,本想请假,可是听队长说这次大有油水可捞,勉强跟队伍出来,又被派了前哨。当然作为一名老兵油子,端木还是知道规矩的,不敢多说废话,跟了小队长前出探路。这些日子来的战斗经验,知道所谓前哨就是提前抢劫一些东西而已。

但是,进入林子后,出于老兵的直觉,这些人还是极为小心地搜索,端木因为肚痛难忍,悄悄地落后几步,想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刚半站起身,就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吓得他两腿战栗不止,刚才跟自己在一起的可都是出了名的老油条了,一招没过,就让人家给做了。端木悄悄地趴在草丛后面,他知道身后就是前来搜缴的大队,他在等,等大队人马上来后,再开枪示警。

康宝成、王小黑等人也在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