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血 第一部 筑基 第六章

韩晓荣 收藏 16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5/[/size][/URL] 第二天我们从日本陆军预备军官学校少年班学成归来的二十名学员先到大帅的坟墓敬献花圈祭拜了大帅,然后到元帅府去拜见少帅。第一次见到少帅是在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八日,那是我们前往日本求学的前两天,大帅和少帅到我们位于东北讲武堂的住所来探望我们为我们送行。大帅发表了即兴演讲,要求我们到日本后学习日本的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5/


第二天我们从日本陆军预备军官学校少年班学成归来的二十名学员先到大帅的坟墓敬献花圈祭拜了大帅,然后到元帅府去拜见少帅。第一次见到少帅是在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八日,那是我们前往日本求学的前两天,大帅和少帅到我们位于东北讲武堂的住所来探望我们为我们送行。大帅发表了即兴演讲,要求我们到日本后学习日本的军事技能和管理模式,好师夷长制以制夷,演讲过后大帅少帅还同我们合影。

两年半过去了,往昔的有些人有些事早已是物是人非,想不到这次回来,大帅就同我们天人相隔。到元帅府的时候,我发现门口还挂着祭奠时用的大白花。

少帅在元帅府大厅接见了我们,少帅比起两年半前我见到他的时候清减了许多,神情显得非常疲惫。我理解少帅心中所承受的巨大苦楚,先有丧父之痛,后面对着杀父仇人的苦苦相逼。都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亲眼面对着仇人却无能为力,人世间的悲惨莫过于此。

尽管少帅看起来十分的疲惫,但他还是详细地问起了我们这两年在日本人的学习生活经历,少帅最后不无感慨地说:“国家的将来可就寄托在你们这群热血青年身上了,总参谋部将在三天内安排你们在军中供职的事宜,届时会通知你们。诸君都是国之翘楚,民族希望,千万不要让我和三千万东北同胞失望啊!”

我知道这次召见结束了,学员们辞别了少帅,少帅叫我单独留了下来。我知道这是老爷子事先安排好的,于是跟这少帅走进了他的书房。

“少帅,我……”

“不必拘束,坐!”少帅微笑着示意我坐下来,和我一起谈起了大帅和我的父亲,还有少帅和我父亲那段并肩战斗过的日子。

“去祭拜你的父亲了吗?”

“正准备今天下午前往祭拜……”我的眼睛里蒙起一片水气,眼前的景物逐渐变的模糊。

“我也应该前往祭拜一番才是,奈何公务繁忙一直都分不开身。如果不是我命他护送父亲回沈阳,也不会出那样的事故……”

“少帅言重了,能服侍大帅是父亲的福分,最可恶的就是日本人……”

看着我愤怒的表情,少帅点了点头,问我回国后想干什么。我把昨天晚上和老爷子想好的话告诉了少帅,说我想重组第七军为父报仇。

我的话击中了少帅的软肋,少帅与我都和日本人有和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他沉默了一会儿,同意了我的请求。

“我会命令总参谋部办理这件事,第七军撤到热河后只有一千多人,重组的难度非常大。”

“这点少帅不必担心,我们秦家可以出一部分资本,招人买武器可以全部承担下来,少帅只要派遣军官到部队中充当教官和军官就可以了。”

少帅大手一挥,说:“我们在关内作战失利,损失了许多优秀的基层军官,我就是想派人也派不出来。当务之急是先将部队的架子搭起来,派遣军官的事情以后再说。”

来之前老爷子就告诉我既然是我们秦家出钱组建的军队,那就要保证我们对这支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少帅此举正合我意。

“少帅,我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

“我想请少帅从我们这二十名归国的学员中挑取几名到第七军中供职,帮我重组第七军……”我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少帅的脸色,说明了我的意思。

“好你个小秦子,你们这二十名少年学员是元帅府花心血培养的,将来可都是咱们东北军中的脊梁和翘楚,你一下子要好几名,不是诚心挖我的墙脚么?”

“还望少帅成全!”我知道少帅是佯怒,站在少帅面前鞠躬请求他答应,“我只想早日将第七军练出来,到时候只要少帅一声令下,我第一个冲上去日本人拼命,为父亲报仇!”

“谁让你和日本人拼命为父亲报仇了?”少帅呵斥我,“从现在起你的身份就是国家的军人,你们都是由国家培养的,你们的一切都是由国家提供的,军人的职责就是精忠报国,坚决服从国家的命令,保一方平安,谁让你动不动就报私仇了?”

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站的笔直听少帅的训话。

“好了,你的请求我答应了。现在东北中下层军官吃紧,我最多可以派两名军官学员到第七军,人选由总参谋部安排!”

“谢谢少帅!”

既然是总参谋部安排人选,以我家老爷子和东北军总参高官的关系,想选择谁还不是我说了算。又和少帅说了一会儿,我看见少帅脸色疲惫,就起身告辞了。

出了少帅府,天空中飘起了雨点,我坐上老爷子派在少帅府附近等候的小汽车,向城郊父亲的坟墓驶去。

雨越下越大,屋檐已经开始滴水。爷爷和母亲举着油纸伞站在父亲的坟墓旁边,看着我慢慢走过去。

在离父亲的坟墓还约三十米的时候,我就跪了下去,用膝盖往前移动。

“少爷,小心被雨淋感冒了!”老管家正准备将雨伞撑开,被我拒绝了。我跪在雨水里慢慢地向父亲安息的地方移动,脑海里想起了父亲的音容笑貌。

在我有限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豪爽的男人,枪法高明,马上功夫了得,尤其是喝酒更是利害。自从投到大帅麾下后,我和他之间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有时间甚至是两年没见过一面。我小的时候,他总喜欢用他那张满是络腮胡子的脸扎我的小脸蛋。尽管扎起来又疼有痒,可是我喜欢那样的感觉。等我长大一点,他就把我举起来高高地抛向空中,无数次都担心他可能会接不住我,但每一次他都接住了我。再大一点,他就给我讲外国人是如何欺负我们中国人,如何骑在我们中国人头上拉屎拉尿的,这让我有了最初的忧患意识。

民国十一年起大帅和北洋政府打了起来,父亲变的更忙了,最后这7年我见他的次数总共加起来不到十次。最后一次和父亲见面是两年半前他送我去日本求学那天,我们在码头依依惜别,不料那居然成了我们父子之间最后一次见面……

“父亲……”我高声地呼唤着他的名字,任由眼里的泪水流淌,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楚那是雨水那是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今天就让我痛快地哭一次吧!

父亲,请您在九泉之下安息吧!我会为你报仇,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会让日本人偿还他们所欠下的所有血债,我会把您今天的遭遇千百倍地奉还给日本人!

我发誓,我一定会做到!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