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二节

ludongnan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URL] 二 节 第二天,天有些阴,风也开始有了一点儿,比起昨天凉快了不少。二混子昨天午后磨完面粉后,便什么也不顾了,回到“帐篷”足足躺了一整下午,即便如此,今天仍直到 上半晌他才从床上下来。昨天二混子确实累得够戗——但主要还是热的。 出了门,二混子抬头看天,还算满意,遂不紧不慢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二 节

第二天,天有些阴,风也开始有了一点儿,比起昨天凉快了不少。二混子昨天午后磨完面粉后,便什么也不顾了,回到“帐篷”足足躺了一整下午,即便如此,今天仍直到 上半晌他才从床上下来。昨天二混子确实累得够戗——但主要还是热的。

出了门,二混子抬头看天,还算满意,遂不紧不慢沿街向西走。街上空荡荡的,一路走来,没碰见一个人,让二混子觉得这街仿佛成了自个儿的,

一进西镇,二混子便发现在大槐树下一动 不动站着十多 个壮实大汉,背向他面朝大槐树呈一字排开,——有人要动手打架!骤见这久违的大群架的预备势,二混子顿时来了精神;这种花钱都买不到的好戏,他可是从不错过的。二混子边加紧脚步边定睛瞧看,目光穿过这十个大汉身形射向对阵的另一方,——二混子不看则已,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福伯将脊背紧贴在大槐树上,两手向后反拢在树身上,脸上的表情是二混子从未见过的严肃和坚决。——发生了什么事?二混子不及细想,两腿飞般直奔过 去。

来到近前,由于跑的过快二混子一时收不脚,又窜出几步才站住。立定后,二混子眼睛急速地在福伯身上来回扫了一遍,见并无受伤迹象,揪紧的心一下子放开了。二混子转过脸,表情一 如往常,他瞥视那十多个面目凶悍的大汉,这些人中除了一个还算认识外,其余的都不曾见过,面生的很。那一个二混子还算认识,就是“大槐镇维持地方安定团结会”的会长苟意发。虽然苟意发是土生土长的大槐镇人,可他过年来一直在县城混事,很少回来,所以二混子对他只见过几面而已,并不熟悉。苟意发对二混子的认识也不过如此。

二混子左摇右晃来到苟意发近前,随随便便地问道:“怎么了这?”是”没你的事,一边呆着去。“苟意发没把二混子当回事,口气硬硬地叱道。

二混子也同样没把苟意发放回事,自讨了没趣他并没生气,依旧嘻皮笑脸;突然他一扬手——“啪”——一巴掌重重打在苟意发左脸的腮帮子上,“这不就事了?!”

事情来的突然,苟意发一下子被打蒙了,但很快他就清醒过来,——这小子竟敢动手大老子,——他气急败坏地拔出腰间的盒子枪对准二混子,“你他娘的敢动手打我,活腻了吧你?”

二混子看着对准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毫不介意,脸上依旧是满不在乎的表情,好象苟意发手里拿的不是枪,而是一根草棍。他嘴角一翘,同时右手腕一抖,之间一样东西从他手中直飞出去。苟意发还没等看清那是什么,只觉头皮一凉,忙伸手去摸,头顶戴的那顶黑草帽已不知去向,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当他再定睛去看,只见二混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颗小石子,在那里一上一下抛玩着;苟意发顿时明白了,于是有恃无恐的把枪向前一伸,“哼,别拿鬼把戏吓唬人,老子不吃那一套!哼,石头子再快能快过老子的枪子?”

“要不咱就试试,正好把你那对又歪又斜的狗眼换换。”二混子说着抬起了手。

苟意发却胆怯了,脚后跟不由得向后挪去,拿枪的手也软了下来;他可以怀疑自己的枪法能否一枪命中二混子的脑袋,却不敢怀疑二混子的能否真的给自己换上一对石头眼珠——再说他也并没想真的开枪,只不过想吓唬吓唬他,谁知道这小子竟 是个不要命的主儿!看看两旁十来个帮手,他又把身子直了直,“你想干什么?”口气依然强硬,却掩饰不住裹在里面的软。

“不干什么,不过是看这里人多,想来凑个热闹。”二混子依然嬉皮笑脸,手里 仍在玩弄那两颗支子,

“那好,——你看你的热闹,我们干我们的事,两不相干。”

二混子正要开口问干你们的什么事,就在这时,从东边传来有节奏的“咚咚”声,他抬眼望去,不禁又是一惊,只见有一队大约五十人的日本兵迈着整齐的步子正朝这边走来,有三人走正在最前面,山本少佐,松下光二,翻译官赵家大少爷佐藤小太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旁的事尚未搞清,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日本兵,究竟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不明不白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让二混子突然觉得自己不过是多睡了灰儿,而镇上却好象已发生了很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像狗见了主人总要摇摇它的尾巴,苟意发见日本兵来了,只可惜自己屁股上没有尾巴可摇,只好把自己那张最动人的 笑脸拿出来挂在他的面门上。那十来个大汉知趣的退到一旁,苟意发则一溜小跑上前迎接。问过好行过蹶屁股礼后,苟意发忙不迭地报告,“那个老家伙说什么也不同意我们伐大槐树,而且他还怂恿帮手和皇军作对,所以 我就叫人赶紧通知少佐来作处理。——看,他还贴在树身上不让我们动手。”

看到几十名端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长枪的日本兵来到近前,二混子后撤到福伯身前,站住。

面无表情的山本 少佐两眼利如鹰目直勾勾盯住朱福来和二混子;眼中二人,一老一 少,一胖一瘦,均相貌平平,毫无过人之处,端详良久,二者眼角眉梢不见些许杀气,身前背后没有半步的威风——俱是碌碌之辈,凡俗之徒,不足为意。他把手向苟意发一挥,示意去伐大槐树。

苟意发虽已胆气大壮直冲云天,但仍心有余悸,害怕一不留神二混子的石子就会飞进他的眼窝。可少 佐的命令又不敢违抗,他只好从底墒摸起一把斧头,带着他那十多个随从,磨磨蹭蹭向大槐树靠近。他把脑袋 歪对着二混子,只拿右眼的余光紧紧盯住二混子的两手,恐有不测。

二混子这时才留意到 苟得时和他的随从的手中紧握的闪着寒光的板斧,看他们一步步直朝大槐树逼近,他刹时明白了,——他们要砍伐大槐树!怪不得福伯要把身子贴在大槐树上,原来是在护着大 槐树不让他们砍伐!

眼见苟意发等人步步逼近,二混子的心中竟着了慌,他一下子失去了主张,不知该如何应对。他回脸去看福伯,福伯的脸上还是那样严肃,还是那样镇定,看不到一丝慌乱,只是嘴抿得更紧了。二混子料想日本兵肯定是为了修建那个什么仓库而来砍伐大槐树的,他知道福伯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可看日本 兵那架势是铁了心套砍倒大槐树,——怎么办?这样对峙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二混子满心里都在担心福伯的安危,他想护福伯赶快离开这里,就算日本兵出来拦阻,他也要想尽办法拼了全力把福伯带走。可是,福伯是绝对不会扔下大槐树不管跟他走的,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没有那次就是在这树下福伯对他说的那番话,二混子现在不会这样左右为难,他会不顾一切就是强拉硬拽也要把福伯带走,可……

苟意发越逼越近,二混子用力去握紧他的 拳头,却好象怎么也 握不紧,他知道,如果要保护福伯,那就一定要保护大槐树,——保护好福伯他还能做到,可要保护打坏树,他即使拼了命也无济于事;而如果保护不 住大槐树,那福伯……二混子答一次为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而感到无比的痛苦,尤其在此时此刻,更让强烈地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深深自责自己的无计可施。

就在二混子焦急到了极点的时候,就 在他已下定决心放手一拼的时候,他的耳朵听到了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从他身后向这边涌来。他没有动,没有挪动脚步,没有回头,目光死死盯住苟意发等人,他们谁要敢动手,他的石子就会毫不留情刺入他们的眼窝。他察觉苟意发的脸上竟露出惊慌之色,脚步停止向前转而一步不退后。待他们退出一丈开外,二混子才迅速回头一瞥。

但见阿全领着一大群人正由西向这边快速赶来,二混子认出那些人全是在工地上修路的劳力,——李海山也在其中,跑在最前头,二混子大喜,心神顿时为之一定。

二混子不敢大意,怕苟得时等人乘他不防背后偷袭,便赶紧回过头,严阵以待。

这时,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中,他听到夹杂在其中的大呼小叫,“

停下,别走,”“快回去修路,”“你们 要干什么去,”“你们不要工钱了……”。二混子听出那是苟得时的声音。

那群人来到近前,“呼啦”一下子把大槐树包围了起来,紧相挨着,直直立在那里,像树一样。跟在后面的苟得时没有停下,越过 大槐树,越过人群,气喘吁吁跑到翻译官大少爷面前,不待喘口气就 忙着汇报情况,在报告之前,仍没忘向山本少佐行个蹶屁股礼。山本少佐没家理会,像是没看见,他只眯着眼盯着前方涌上围住大槐树的人群,目光冷冷的,似乎在思索对策。

松下光二凑 到山本少佐身旁,用中国人听不懂的话对他说:“少佐,小不忍则乱大谋。我 看还是算了吧。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尽快把路修通,如果为伐这棵树而与他们发生冲突,把关系弄僵,那就有可能贻误工期,假若那样的话只怕到时会无法按期完成那项重要任务。——没有这棵树,我们可以去河滩林子里多伐些不甚粗的树,把它们绑起来替作仓库立柱。山本 少佐没有做声。

这时候天更阴了,风却没有了,满树的叶子仿佛石片雕成,挂在枝头一动不动,岿然屹立的大槐树好象变得更加深沉。仿佛一切都静止了,树上山谷下听不到一丝声响,双方彼此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似乎根本就用不着说话。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会儿,山本少佐先说了话,他说得也是中国人听不懂的话,他 问翻译 官大少爷 ,“佐藤君,我们伐了那么多的树,他们都没 反对,为何伐这棵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树,他们会作出如此强烈的反应来阻拦呢?”

赵继盛赶紧回答:“少佐,这些乡下人认为这棵树是有灵性的,是他们的护佑神,能给他们带来平安,所以他们非常珍重他,就像敬奉自己祖宗一样,——当然,这是非常愚昧可笑的。”

山本少佐又不说话了;突然他 把右手朝天一举,刹时,站在他深厚的日本兵“哗啦”一下子左右分开围住了大槐树,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护在大槐树周围的人。

空气顿时紧张起来,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 ,像树一样,护树的人一动不动,没有一个人后退。二混字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一个高跳蹦到众人面前,身子一低,双腿平蹲,两臂一分,作了个拦阻的架势,那股气势,好象遭遇到猛虎的初生牛犊,无所畏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