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一节

ludongna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URL] 第 十 一 章 一节 终于回到西街口,二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扔掉车子就往墙根跑,顾不上理睬大傻,一屁股坐在地上直顾喘气。歇息了半天,二混子仍觉浑身不对劲,原来他身上已没有一处干的,汗湿了的衣服紧贴在身上,不得透气,没办法,只得回家换衣服,大傻要去推车,二混子赶紧拦住他,“你不要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第 十 一 章 一节

终于回到西街口,二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扔掉车子就往墙根跑,顾不上理睬大傻,一屁股坐在地上直顾喘气。歇息了半天,二混子仍觉浑身不对劲,原来他身上已没有一处干的,汗湿了的衣服紧贴在身上,不得透气,没办法,只得回家换衣服,大傻要去推车,二混子赶紧拦住他,“你不要命了?”

“不赶要挨骂的。”

二混子脑子一转,遂对大傻说:“你有新活了——大管家吩咐的。”

“什么新活?”

“你先去茶铺等我,呆会儿我过去找你再告诉你。”

大傻答应一声闷着头走了。

二混子回家冲了个痛快的凉水蚤,找出一身干净衣服换上,——下身一条大裤衩,上身一件大汗衫,头上一顶大草帽,又歇息了半个钟头才出门。

茶铺里,大傻老老实实坐在桌边,看见二混子,忙起身告诉福伯找他。他忙赶到后院,原来并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是朱福来担心这样热的天气出工,若没个阴凉地歇息,没碗水喝,只怕免不了有人中暑随意吩咐二混子领着大傻到工地上搭个茶棚,给出工的行个方便。二混子没有推辞,一口应下。

二混子带着大傻肩扛手提一应所需之物老到工地,选定一出地势教高又教平坦、离人群不近也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寨。大傻在二混子的指导下,搭棚支锅,安桌摆凳——一切安排妥当,大傻忙去生火烧水,二混子则钻进棚里乘起凉来。看来他今天注定不得清静,屁股还没等坐热,刘吉旺就找上门来,让他马上到大管家那儿走一趟。

别说是苟得时,就是赵富生来叫他,那他也要先看他高不高兴,然后再说去不去;今天上午他够倒霉的了,这么热的天去推车,还他娘的挨了日本兵一记打,一句骂,可这些说到底都是他自找的,只得先强压下下去,而现在他刚要歇歇,谁成想刘吉旺又找上门来跟他充大爷,简直是火上浇油,一下自把二混子压在肠子底下的火给引上来了,“会有什么他娘的狗屁事?我倒要看看他们有耍什么鬼把戏。”二混子拿过草帽扣在头上,使劲按了按,走出茶棚来会苟得时。

苟得时好找,——一张支了绿凉棚的躺椅在炽热的日光照射下,一眼就能从众多弯腰弓背的人丛中寻出来,——苟得时就躺在里面。椅子坐南朝北,二混子从茶铺直走过来,冲着椅子后背直嚷:“有人告诉我说大管家有事请我过来帮忙,我一听是大管家,这不马上就跑过来 了。”边说 边摘下大草帽呼呼扇风,来回上下全是些夸张动作。

“我只说让你过来一趟,什么时候说大管家有事请你 过来帮忙了?”侯在一旁的刘吉旺一听二混子满口胡诌起了急,忙作辩白,那脸不知是晒的还是怎的,红扑扑的。

“哎,这就怪了,明明是你刚才是你说的话,怎么这会儿就改口不承认了?要不是你说大管家有是请我过来帮忙,大热天的我能这么火急火燎地跑过来?”二混子更加用力呼呼扇他的大草帽。

“你……胡说、八道……。”刘吉旺急得一时找不出词来辩驳,便忙弯下腰把脑袋伸进蓬子里,“大管家,我真地没说大管家有事请他帮忙,我光跟他说让他到大管家这儿来一趟,别的我什么都没说,……真的。”

苟得时不耐烦的把手一挥,“我知道,”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二混子心中暗自得意,他斜瞅了刘吉旺一眼,然后用一本正经的口气问道:“不知道大管家有什么事请我帮忙?”

苟得时没 接他的话头,而是冷冷的问了一句,“听说你擅自在工地上开茶棚,有这回事吗?”

“这是哪个狗儿子跟大管家胡说?根本没有的事。”

“你骂谁?”刘吉旺有些怒不可遏,气冲冲道。

二混子笑嘻嘻回道:“我 骂狗儿子,又没骂你,你急什么?”

“这还用的着说吗?那么大的茶棚立在那儿,全工地的人谁看不见?难道这眼前明摆的事你也耍赖皮不承认?”

“奥,你是说那个小棚子呀!”二混子犹如大梦初醒一般作势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那哪是什么茶棚,不过是我照大管家搭的一个乘凉的棚子罢了,怎么,这有什么不对吗?”

“你别蒙人了!乘凉的棚子?哪个地方不能乘凉干吗非要来工地?而且还有大傻在哪儿烧水!这是我亲眼看进见的,你抵赖不了。”

“乘凉我想上哪儿就上哪儿,你管得着吗?天热口渴你总不能不让我喝口水吧?是吧,大管家?”二混子说着顺手把苟得时身边一壶不冷不热正当喝的香茶端了起来。苟得时眼急手不快,等手伸出来。二混子已经嘴对嘴喝上了。

苟得时心疼他那壶新泡上 的碧螺春,“你先别喝——我问你,是谁允许你在工地上卖茶水的?”苟得失把心疼转成严厉的逼问。

“哎呀,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这好茶喝出来的滋味真是爽啊!”二混子品着茶香听到苟得时文化,“卖茶?谁卖茶水?奥——”忽地他明白了,——“你们以为我是在卖茶水……哈哈……。”二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苟得失和刘吉旺面面相觑。

“干吗卖啊,我们那是免费茶水,谁口渴谁喝。”

“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做好事还用的着指使,我想干就干了呗。”

“这儿是我说了算,你搭棚子问过 我没有?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许胡来!”

二混子根本没拿他的话当回事,他边喝茶边跟他胡扯,“大管家,你不会是想让我 管你叫爹吧?——你 知不知道,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苟得时心想,你小子为了我 好就快把”碧螺春“放下。别给来个底朝天。

二混子扯道:“你看天这么热,人 一干活肯定得出汗,一 出汗肯定得口渴,一口渴肯定得喝水,可要是喝不到水,那肯定得中暑;要是那样的话,大管家,没人修路,你光杆一根还做什么监工?你说我这是不是为你好?”

刘吉祥旺好不同意才抓到这么个既讨好了大管家、又可借机灭灭二混子的威风的机会,那能让二混子三言两语蒙混过去?可惜他察言观色的呢市还没到家,没有瞧出苟得时已被哦混子 说得心动,仍不遗余力点风煽火,“大管家。你别信他的,他哪有那好心对你,前会儿在二管家哪儿他还骂你那。”

二混子装出一副既又生气的样子,“少添油加醋,我怎么会骂大管家?”口气一转,“我知道,不就是看我绑匪了大管家的忙你心里不舒服,眼红我捡了份轻生活,堵了你发财的路子,你心里不得劲?”

二混子信口说得末尾一句,正说中了刘吉旺的心思,他忙掩饰反驳道:“你别往我身上瞎扯,咱们 说得是你骂大管家的是,——今天早上,在二管家哪儿,你敢说你没骂?你休想再抵赖,在场的许多人都 听到了。”

“我当时怎么没看到你?”

“我在你 身后藏——”刘吉旺发觉上了当,,忙住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只记得光说话去了,什么也没骂也。”二混子假作思索了片刻后说道。

“什么也没骂?你骂大管家老狗,老东西,还借大管家的日本名字骂大管家又是狗又是狼。”

“我怎么 会去骂大管家这些呢,你想大管家会相信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吗?”

刘吉旺听罢此话还真弯下腰对绿 蓬信誓旦旦,“大管家,是我亲耳听到他骂你老狗,老东西,又是狗,又是狼的,当时二管家也在 场,不信你可以叫过来问问他,保证没半句假话。”他自以为这番话说得漂亮,全然没顾苟得时的脸色已露不悦。他直起身拿胜利者的目光扫视二混子,看他接下来如何跪地求饶。孰不料二混子只随口这么一句,“——大管家,自打过来我可是一句不好听的话也没 说,这半天工夫都是旁人在一句有年一句 反来覆去的吗你,那些难听的话你可是亲耳听到的,我也就不在多说了。”刘吉旺登时慌了,不是慌了,是差一点背过气去。

来不及多想,他一脑袋扎进帐篷,“大管家,我那可是不是骂你,我那都是为了——,”“行了。”-苟得时不胜其烦低喝一声,刘吉祥旺立马闭嘴不发一声。

“茶水喝光了,把茶壶给我放下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苟得失表面上显得挺大度,没有难为二混子的意思,但心里却恼恨刘吉旺办事不利,打保证说这回准让我出气,可把这家伙招来,气没有出反又生了一肚子的气,而且还搭上了一壶好茶。

“那哪儿成啊,你这么够意思,我怎么能办喝,这样吧 ,我把茶壶拿过去重新蓄上水,再给送过来。”临走时,二混子朝刘吉旺挤眉弄眼,故意气他。

茶棚里没人大傻定是提着茶水送到工地各处。二混子在桌边坐下,拿过自己那把茶壶,打开,然后把手中茶壶里的茶叶一丝不落的倒进去,接着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小包茶叶,——那是大傻放入水桶前他偷偷留下的,——从中捏了几撮茶叶末丢进苟得时的茶壶,又起身从铁锅里舀了开水,灌满两把壶,恰好大傻提着空水桶回来,二混子便吩咐他把茶壶给苟得时送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