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 一 部 暗斗 第二三回 尼米兹率领美国舰队抵台湾外海 戴维斯借口巡逻任务掘沉船宝藏

爱在于包容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URL]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美国的第二舰队与第七舰队集结到台湾东侧水域己经有两天时间了。今年的台风发生的次数少于往年,而且从菲律宾掠过时大部分向东北方向而去,很少经过台湾海域。气象学家分析这可能是受地球自转的速度变化影响。所以台湾今年是个相对干旱的年头。 正因少了夏日太平洋上的雨水,两个舰队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美国的第二舰队与第七舰队集结到台湾东侧水域己经有两天时间了。今年的台风发生的次数少于往年,而且从菲律宾掠过时大部分向东北方向而去,很少经过台湾海域。气象学家分析这可能是受地球自转的速度变化影响。所以台湾今年是个相对干旱的年头。


正因少了夏日太平洋上的雨水,两个舰队的士兵们在这些钢铁罐头内外倍受酷暑的煎熬。永不停息的季风吹碎的浪花一次次扑向几十条钢铁的长鲸,海面也随之永不停息地涌动。由于航空母舰无比巨大,它的数万吨的自重使舰身己经能够不受这种涌动的影响,因此士兵们的晕船症很少发生。部队的健康与情绪还使人能够放心。


在美国第七舰队旗舰“老鹰号”宽大气派、凉爽宜人的指挥舱里,六十五周岁的舰队司令尼米兹叼着一个台湾手工制造的楠木烟斗,在优质的大陆云南烤烟香雾的缭绕中低头研究着台湾海峡的军用海图。他与二战中美国海军上将尼米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同名而已。“老鹰号”是美国十艘核动力航空母舰之一。现在舰上的战斗机并没有执行作战任务,只有侦察机时有起降。它们产生的轰鸣声不时通过隔音窗钻入尼米兹耳中,使这位能在“百万中军取上将首级”的老将军也有些心烦意乱。


尼米兹被授权指挥两个舰队,临出发前总统哈里斯专门接见了他。当时参加接见的还有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伯格,海军部长查维斯。他还清楚地记得总统当时所说的话:“你知道为什么请你这个老将军出马吗?”不等他回答,总统自己回答“用的就是你尼米兹的老成持重!”接下来总统简要地讲了几点要尼米兹坚守的原则:


一是没有总统命令,在任何情况下不得与大陆军队交火。二是在台湾东部二百海里以外下锚,不得进入国际公认的二百海里以内的经济区。三是抓紧舰上部队的训练,不让士兵松懈。四是舰队开放给各国新闻记者采访。总统最后加了一句:“露出你所有的钢牙铁齿、摆出你所有的长矛短剑,让世界及中国大陆看看美军的实力!为什么这样做?你自己用脑子去思考!”会见后,海军部长查维斯向他交了底,要张牙舞爪地摆出一副全力决战的架式阻吓大陆攻台,但绝对不允许真正交火。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尼米兹己经完全理解并深深地赞同总统的英明决策。从表面上看,大陆军方并未出动任何舰队与美军进行对峙。但是从各种侦察方式得来的信息分析,两个舰队己经完全暴露在大陆空中打击与海底打击的强大火力之下。


尼米兹多次研读过国防部关于中国大陆武器发展动向的报告。对大陆近年来在解决台湾问题上做出了一个判断,近海攻击作战的武器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之一。因为主要军事对抗就在大陆沿海二、三百海里的范围。在这个思想指导下,中国大陆除了研发了针对台湾的进攻武器外,还研究了大量针对外国海军干涉的近海进攻式武器。其中最为可怕的是两种武器,一种是“杀人蜂”短程高爆巡航式地对舰导弹,另一种是“食人鲳”高爆自杀式微型潜水器。


“杀人蜂”短程高爆巡航式地对舰导弹,实际相当于一架无人驾驶的小型飞机,轻铝结构,起飞重量是四吨左右。它使用普通的活塞式酒精发动机,航程五百海里,造价极其低廉。它分为两个部分,机身炸弹与鱼雷炸弹,装药占总重量的百分之七十,即三吨高爆炸药。起飞后贴海面飞行,可分为自动制导与人工制导两种方式发射。当锁定目标后,扔下鱼雷,然后二者同时由低空与水下冲向目标攻击,当成百上千枚这样的武器争先恐后地对一艘航空母舰同时发动攻击时,无论什么防范措施都会显得无能为力。


“食人鲳”高爆自杀式微型潜水器更是了得。这种全新概念的武器实际上是一颗巨型鱼雷,重约十吨,装有八吨高爆炸药。它也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独立的驾驶舱,另一部分是动力仓与鱼雷炸弹。在出动时两个部分连接在一起,由驾驶员控制动力仓的蓄电池动力前进并进行发射。当到达有效发射距离时,驾驶舱脱离鱼雷。发射手锁定目标由鱼雷自行攻击或无线遥控人工瞄准攻击。其后利用自身的动力返航,如万一发生驾驶舱故障,驾驶员可以蛙人方式脱离,等待救援。“食人鲳”高爆自杀式微型潜水器就是以用这种美洲鲳鱼集群多方位攻击的战术而得名,它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合算的战果的现代武器。


在研究了这两种武器的性能与作战方式后,尼米兹不禁毛骨悚然。如果美国为台湾与大陆开战,那么他所率的两个舰队无疑将会是扔在亚马逊河食人鲳嘴中的几只肥羊而已。他深深地知道,“杀人蜂”现在还停在大陆的机场上没有起飞,可现在环台湾水域却真实地游弋着数目不详的“食人鲳”,只是不知它们是训练还是真的准备动手了。想到这里,尼米兹马上按铃喊来值班副官,他下达了在到达指定作战位置后的第一道命令:“告诉各舰舰长,让他们管好他们手下的那帮坏小子!在训练中任何舰只与飞机都不得进入台海二百海里的经济特属区,否则军法从事!”谁能保证两军之中没有几个疯子?闯下无法预测的天大祸端!绝对不与大陆接触,这就是尼米兹在远离美国本土两万公里的太平洋海面上做出的决定。


自八月十八日舰队到达指定海域那一刻起,负责舰队水下安全的“莫希干人号”反潜舰一直在整个舰队的周围游弋,以防备那些亚洲疯子发动一个珍珠港式的突如其来的攻击。舰长戴维斯上校是一位英国贵族后裔。他坚信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他的全家也全是虔诚的基督徒。


说实话,戴维斯上校对亚洲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且不说日本人偷袭珍珠港,日本军人炒食美国飞行员的肝脏;也不讲中国文化革命表现出的长达十年的迫害狂;更不讲亚洲各国蜂拥而起的反美暴行。单就亚洲信奉上帝的极低的人口比率而言,戴维斯就可以断定这是上帝不愿眷顾的文明荒蛮之地。戴维斯曾设想过,如果现在哪个欧洲人要组织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话,也许自己就是条顿骑士团在亚洲腹地横冲直撞的重甲武士之一。


对于台湾的政治家们,戴维斯上校也没有什么好印象。田旱谷那张毫无表情的木偶脸与无穷无尽的干嚎,黎沃生那种背祖忘宗哈日媚日的无比丑态,神圣的议会圣坛上的相互扭打漫骂,都让具有民主精神与爱国心的戴维斯感到心中作呕。台湾人死心塌地地跟着这样的领导人盲目行动,产生什么样不测的后果也是咎由自取!


戴维斯上校不是种族主义者,他也很厌恶三K党那样的种族主义分子。可每每想到这次劳师远征的军事任务,总是难免有一些对上司的腹谤之情:即然两岸中国人要火并,那就让他们相互仇杀好了!也许这就是上帝的旨意:那么多的中国人压得地球喘不过气来,让他们减少一些人口也会给世界减少一些负担。但是,无论戴维斯的内心独白如何地对美国军方不满,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级布置的任务依然得一丝不苟地去执行。


这一天是八月二十六日,万里无垠的太平洋碧波荡漾。可无风的三尺之浪依然拍打着船身发出哗哗的响声。“莫希干人号”反潜舰这些天一直在以舰队为中心做鹦鹉螺式的螺旋线搜索,因此绕的圈子一次比一次大,陌生的海域与不明的海底情况导致戴维斯非常谨慎。今天,“莫希干人号”又进入一片广大的古珊瑚礁,虽然它们已经在十万多年前沉入深水下,可少数突兀而起的礁峰依然有可能剐蹭船底,所以戴维斯下令以很慢的航速前进。


在自己宽大敞亮的舰长休息舱里,戴维斯上校看着甲板上机炮手目视天空随时准备开火的紧张样子,心里感到有一丝可笑。看来士兵们真的被大陆“杀人蜂”的神秘传说给吓坏了。他甚至突起怜悯之心,想下令解除这些在烈日下暴晒的小伙子们战斗值勤任务。可职责所在,他不敢让任何人擅离职守。巡逻之初戴维斯就接到上级的指令,要用超声波探测仪将这一带海底地形重新测绘一遍,以便更新美国海军的军用海图。当然,反潜舰的第一位任务仍然是扫描向舰队靠近的不明物体。


搜索了近十天,反潜舰上的任何人也没有看见过中国大陆的秘密武器、被上司们渲染的十分可怕“食人鲳”。到是在戴维斯的海图上标明了不少二战时期被美军炸沉的日本军舰的位置,新配置的超声波成像技术甚至能看到这些舰船上遇难的日本军人森森白骨。


十时二十分,突然,全舰响起了“笛——笛——”的警报长鸣。几乎是在警报响起的同时,舰长休息舱内扩音器中传来了声纳官詹姆斯上尉的报告:“报告舰长,水底发现潜艇形物体,现在仪器正在锁定分析。”接着就听见舱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间或还夹杂着金属的碰撞声。戴维斯知道这是水兵们按战斗条令的要求在各就各位。他马上按习惯成自然的声调下令:“我是戴维斯舰长,我命令一号二号鱼雷瞄准声纳测定的方位!深水炸弹投弹手准备发射!”接着是全舰上下一片寂静,戴维斯甚至能听到自己嗵、嗵的心跳声。


就这样,全舰人员在生死难定的恐怖中熬过了的艰难十秒钟,总算等来了詹姆斯又一次报告:“报告舰长,现在仪器已经分析完毕,水底潜艇形物体只是古代一艘木质沉船。”像历次虚惊一场后的情景一样,戴维斯松了一口气,立即下令:“我是戴维斯舰长,我命令立即取消战斗警报,鱼雷与深水炸弹解除发射状态!”指挥舱中的红色警报灯马上转为了绿色。 戴维斯这才觉得浑身刺痒得难受,原来刚才的紧张使他出了一身大汗。每次警报响起,他都十分害怕过度紧张的水兵们错误操作导致武器发射的事故。紧张已过,戴维斯为自己倒上了一杯中国云南产的速溶咖啡,准备缓解一下情绪。就在这时指挥舱的门被轻轻推开,詹姆斯上尉带着一脸神秘的笑容走了进来。


戴维斯上校与詹姆斯上尉是纽约市的老乡。他们入伍虽然有先后,可祖上有过紧密的商业交往。詹姆斯上尉是舰上唯一可以不敲门就进入舰长舱的人物,可见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看到指挥舱只有舰长一人,詹姆斯凑近戴维斯小声地说:“戴维,我告诉你一个惊人的消息。我们可能发现了阿里巴巴的宝藏!”“什么?詹姆斯,你在讲什么?” 戴维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他看出詹姆斯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讲,我们可能发现了今生享用不尽的一笔巨额财富!” 詹姆斯的解释依旧没头没脑。“詹姆斯,我听不懂你的意思,你再讲清楚一些!” 戴维斯有些不快。


詹姆斯上尉这才发现自己的话确实词不达意,他顿了顿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开口说道:“戴维,我们刚才是发现了一条沉船,那上面有一整船的中国古代瓷器。如果是明代官窑瓷器,那我们就发了大财了!”“哦,我明白了。你是讲在我们的脚下有一只中国古代沉船,上面载满了中国的古代瓷器?” 戴维斯替詹姆斯理清了语言的逻辑。“对,对,就是这么一回事!戴维,你看我们是不是马上开始打捞?”


面对从天而降的好事,戴维斯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这五分钟里他的内心进行了伦理道德与现实利益的生死般的角力。按信仰来讲,传统而严谨的家庭教育要戴维斯远离不义之财。可人生经验与现实的理智又告诉戴维斯,人生机遇只可能就有一次,一旦失去这唾手可得的财富,这一生就可能永守清贫!看到戴维斯在犹豫不决,詹姆斯追上了一句:“戴维,天赐之财不取,必受天谴!” 詹姆斯的一句话使戴维斯猛醒,他狠下决心,将手在桌面上一拍:“詹姆斯,咱们马上就干!”。


戴维斯上校马上对着麦克风下了命令:“我是戴维斯舰长,我命令立即停车,反潜舰原地待命!”一直在轰鸣的柴油发动机慢慢地停了下来,舰外传来沉重的哗啦哗啦的金属碰撞声,紧接着扑通一声,戴维斯知道那是水兵们在沉下锚链固定船只。戴维斯为詹姆斯冲了一杯速溶咖啡,两个人坐在那里小声地商量起来……五分钟后,詹姆斯跟随在戴维斯的身后来到了反潜舰直升飞机的起落平台上。


舰上没有勤务的约二十名水兵已经按戴维斯刚下达的集合命令分两列站好。见到舰长走到队前,水手长汉斯一声口令:“立——正,敬礼!”水兵们整齐地双脚一磕,洒脱地将右手举到了船形帽边。戴维斯向水兵们回了一个军礼,然后口中下令:“稍息!”按照与詹姆斯商量好的办法开始向水兵们讲话:“各位先生,刚才我舰发现了水下不明物体,它处于珊瑚礁中的位置很是可疑。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大陆军方布置的无人监视装置,本舰长决定派出潜水人员实地勘察一下。由于本舰没有配备潜水员,所以我请有过潜水执照和经验的先生自报奋勇执行这个危险而光荣的任务!”


听完舰长的话语,二十几名水兵面面相觑、哪个也不肯吭气。这里不是澳大利亚那风平浪静的大堡礁的潜水天堂,这是波涛汹涌、水下情况不明的太平洋上,谁也不愿意逞一时之强去冒无谓的风险!这正中戴维斯的下怀,他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詹姆斯跨前一步:“报告舰长,我曾在纽约市的海岸巡逻队的水下打捞机构工作过一年,有过五十余次的潜水经验。我自愿执行这个任务!”“好!现在我命令詹姆斯先生担任水下侦察员,下水侦察不明物体。汉斯先生!”“到!”水手长汉斯马上回答。“你去舰上库房领取一套深水潜水服,组织几个人按照詹姆斯上尉的命令协助他下水侦察!”“是!”汉斯喊了一声:“全体水兵跟我来!”二十几名水兵踏着整齐的步伐随着水手长做潜水的准备工作去了。詹姆斯向戴维斯做了一个OK的手式,两个人会心地微笑起来。


穿上沉重的深水潜水服的詹姆斯松开弦梯一下子沉入海中,那是十几公斤重的铅砣抵消了浮力所致。潜水服厚厚尼龙布的束缚使他感觉已经不能自由活动,幸好金属制潜水帽上的抗压玻璃透明度极高,在太平洋清澈海水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周围的一切。按照腕上的潜水表,詹姆斯首先下潜了十米。好久没有潜水了,他要在这个深度停留几分钟,让身体适应海水的压力防止出现潜水症。呼出的空气搅成一串串大小不一的气泡快速地向水面升去,周围说不出名字的小鱼成群地游了过来,围绕着詹姆斯在啄食尼龙布外面在甲板粘上的食品残渣。潜水帽眼前仪表盘指示出沉船还在他所在位置四点钟的方向,而且是三十米的水下。这个位置对于潜水员可以算是一个不会产生潜水病的很安全的深度。


由保险索连在右腕上的防鲨枪与潜水推进器飘浮在水中,这让詹姆斯很觉放心。他扳动了手中潜水推进器的开关,螺旋桨一下子转动起来轻轻地拽着他向更深的海下驶去。水中的光线越来越暗,根据潜水帽仪表盘指示出的位置数据,詹姆斯知道自己在快速地接近沉船。这时头顶上的阳光扰动起来,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大群海狗在快速地游过海面。


就在海狗群游过的一刻,詹姆斯眼前出现了一大团模糊的黑影。随着潜水推进器的前进,他看清了那正是卡在两块巨大珊瑚礁间的古代沉船!詹姆斯的心脏立即蹦蹦地狂跳起来,他觉得浑身上下刺痒得难受,这是因为出了一身大汗。他把持着潜水推进器首先在沉船的上方盘旋了一圈,以便得到一个全面观察的角度。詹姆斯学过船舶史,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长近三十米长、五米宽的中国明代三桅帆船。船首以向下二十度角度卡在两块巨大珊瑚礁间,三只桅杆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拆断的不到一米的根端还立在船的衍梁之上。看样子是在几百年前的一次台风中不幸遇难的。船首已经被船自身重量与坚硬的珊瑚礁挤破,里面的货物撒落在两块巨大珊瑚礁的四周。经过海底生物几百年的繁绗生息,早己无法看到这些品物的庐山真面目了。如果仔细观察,间或可以从藤壶粘连的间隙中看出它们是白底青花的瓷器。


詹姆斯觉得有些头痛,他知道这是深水的压力所致。他首先关闭了潜水推进器的开关,并将保险索放长让潜水推进器飘浮在远一点的地方以免妨碍接下来的工作。随后他用手扒住珊瑚礁的突出部位,一下一下地移动到船的破洞跟前。木质的船板经过四五百年海水与生物的侵蚀已经接近腐朽,詹姆斯生怕自己哪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导致整个船体的崩塌,使这一船价值连城的宝物毁于一旦。他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去清理那些被藤壶粘连在一起的盆碟,只能小心翼翼地试着掰开破洞的船板去取里面叠落在一起的完整器物。


充满气体的尼龙布潜水服使詹姆斯的动作十分笨拙,他想挤进破洞可又怕船板的尖锐处扎破潜水服,那可就要永远葬身海底了!终于,他用羊角锤橇开了船洞附近的一个木箱。詹姆斯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抽出一个直径足有三十公分的青花鱼盘。抽出第一件物品后,这个木箱装的东西就松动了,接着詹姆斯又抽出了两个直径二十公分左右的圆盘和两个青花小碗。这些东西的做工都精美无比,看样子这是专供贵族使用的一箱餐具。


詹姆斯还有些意犹未尽,他看到箱子最底下是一只直径三十公分以上的大汤盆,而且还有一只造型雅致的盖子。他决定把这个汤盆完整的取出后就返回海面。大汤盆被压在最底下,他先用羊角锤的木把将周围的品物轻轻地橇动一遍。还好,箱子里的东西没有相互粘连。詹姆斯用双手紧紧地掐住盆盖与盆底,双脚站稳向外用力一拽。汤盆完整地被拽了出来,可接着就发生了使詹姆斯一直担心害怕的事故。


就在汤盆被拽出来的一刹那,汤盆上面的碟碟碗碗一下垮塌下来,詹姆斯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那些无比珍贵瓷器被挤破时的尖利的碎裂声,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接着上面的木箱将这只箱子压裂,船里边冲出了一股尘泥与海底动植物的碎屑。詹姆斯甚至觉得船体也晃了一下,仿佛要向更深的海底冲去。詹姆斯立时懊悔无比,他真想痛骂一顿自己的贪心不足。如果船体就此冲了下去,也太对不住六百多年前精心制作了这一切的中国匠人了!自己和戴维一夜骤富的美梦也要泡汤!幸好,眼前的一切很快就平息了。船身没有再动,尘泥与海底动植物的碎屑形成的迷雾也渐渐散去,眼前的一切依然如旧,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詹姆斯费力地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衷心地感谢了上帝对自己的特殊眷顾。


在仔细小心地将到手的宝贝装入挂在腰间的贮物袋后,詹姆斯开始用右手往回拽潜水推进器的保险索,准备返回水面。就在此时,他的头顶水域里又是一大片阴影游过。詹姆斯抬头一望,立时魂飞天外!这是足有一百多条、平均身长三米左右的灰鲨群。詹姆斯立马醒悟:刚才海狗群的逃窜就是在躲避灰鲨的追捕,自己寻宝心切竟把这个常识性的潜水知识忘到了天边,活该有此一劫!詹姆斯小心地转身向灰鲨群来的方向看去,这一望使他肝胆俱裂!一条四米长的巨鲨已经翻过身来带领着三几条小鲨从上往下直向自己斜次冲来。巨鲨的血盆大口中无数尖利的牙齿闪着森森白光,上面甚至还有被撕咬过的海狗的肉丝。它的眼睛毫无表情地审视着自己,仿佛是评估这只海狗够不够它的一顿美餐!


就在巨鲨离自己还有十米之遥,詹姆斯抓住了随潜水推进器一同漂过来的防鲨枪。他只来得及将枪身顺过来便对着巨鲨的血盆大口便扣动了板机,这时巨鲨的巨口已经碰到了防鲨枪的矛尖。只听嘭的一声响,带有炸弹头的防鲨枪矛在巨鲨口中爆炸,鲜血和肉块砸到了詹姆斯的头盔之上,近处的海水一片血肉模糊。闻到了血腥之气,几条小鲨立刻围在失去了头部的巨鲨尸体周围撕咬起来。


詹姆斯趁机拔开了腰间防鲨剂高压气瓶的开关,他的同围散开一阵桔黄色的水雾。几只小鲨一边躲避着这团水雾一边撕咬着巨鲨的尸体,四周专以动物碎屑为食的小鱼一群一群地赶了过来,形成了一个筒形的保护屏障。詹姆斯不顾发潜水病的危险趁机启动潜水推进器的开关,它的螺旋桨滋的一声轻柔地转动起来。潜水推进器嘶嘶地响着,将詹姆斯向海面那明亮的地方拽去。


当晚,在舰长舱内戴维斯秘不宣人的将詹姆斯冒着生命危险取回来的瓷器在索比斯拍卖行网站上与刚打捞上来的样品进行了比对。当他看到了那洋洋大观的电子图册里有一个圆盘与自己手中的瓷盘的花纹完全一致时,戴维斯的心怦然乱跳。他拿过钢尺,测量了一下,瓷盘的直径为二十九厘米,与电子图册里数据十分一致。他又翻过瓷盘的背面,那上面方形内的图案肯定是中国人的文字。当戴维斯将瓷盘举到计算机屏幕旁边与电子图册里的圆盘比对后,发现它们竟一模一样!


戴维斯抑制不住心脏的狂跳,他又点击出电子图册里的圆盘更详细的资料。这下才知道瓷盘背面的文字是“大明宣德年制”,这是中国那个叫做大明朝的朝代由官方举办瓷窑的产品,是中国瓷器精品中的精品!它的起拍价就达到了十三万美元,成交价竟达到了二十万美元!那自己手中的两个盘子就是四十万美元的巨款喽!再加上那个汤盆、鱼盘和两个瓷碗肯定得突破一百万美元!可除此之外,还有满满的一船瓷器等在那里呢。想到此处,戴维斯无法平息心中的激动,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詹姆斯寝室的座机……


在二零一零年前后,国际上各大拍卖行突然涌入了一大批中国明代官窑古瓷,很多都是成套的餐具与摆件,工艺精美无比。可是出面卖货的都是一些受委托人,真正的卖家不肯披露任何个人的资料。在收藏家的眼里,这些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拍卖的成功使幕后早已退出军界的戴维斯与詹姆斯从此富可敌国。


由于这批珍品是大量同时出现,拍卖的成交价被一度拉下到从前同类古瓷价格的百分之六十。于是有买家大量吸纳,很快这批宝物就如水银泄地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事后才得知这批神秘的买家来自中国大陆的“个人收藏者”,至于他们哪里来的巨额资金并如何兑成外汇就永远不为人所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