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我和香烟的故事—烟屁股(二)

我在家里捡烟屁股的次数倒是不多,也就偶尔那么一、两次吧,在单位,由于经常熬夜,而且乡下商店缺乏,并且基本一到夜晚十点左右就关门大吉,因此捡烟屁股的现象也就频繁得多了,特别是刚毕业那几年。


我们中专生出来教初中的,在那个时代有个专称叫做“万金油”,意思是说,什么专业少人,你就顶哪个专业的课。人家大专、本科有专业,什么专业就上什么课,那叫专业对口。刚分配那会儿,据说我那个单位少物理教师,弄得我在没有上班之前,找了一堆初中的物理教材,重新学习钻研起来。结果,报道后,学校让我上的却是数学课。晕倒,读中专的时候,我们应该是最后一批享受60分万岁的一代,三年时间,学会了真正的吸烟、学会了喝酒,偏偏文化课给落下了。虽然我初中的数学功底不错,但是三年的虚度光阴早就把那些什么公式、定义、定理之类的抛到了九霄云外,假期做的准备也等于了一场空。只是,任务下来了,怎么也得硬撑着接受。


一个中专毕业生,在教学经验上比不上老教师,在文化知识上少了高中环节,知识链条产生了断层,自然也比不上大专生的知识系统完善。咱也不说出类拔萃了,要想在这些不利的条件下提高自己的教学质量,得到大部分同事和学生认可,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得花费一点苦功夫。


然而,人总是有虚荣心的,个人虚荣心表现出来的形式各不相同。年轻的我比较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好大喜功。明明自己本事不济,需要刻苦钻研才行,却又害怕到时教学效果不好,惹同事发笑,特别害怕诸如“你看×××,平常又勤改作业、又勤下班、还经常假装谦虚的问这问那,教出来的学生期末成绩还不照样那么臭!”之类的语言。


于是正常上班时间,我就表现出一幅胜似闲庭信步的样子,好像教学工作是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一般,该聊天的时候聊天,不该聊天的时候,照样聊天。到了上课时间,随手拉上教材,拖上教具就往教室赶,给人的感觉就是牛气烘烘,小事一桩的模样。晚上巡逻完校园后照样和一帮年轻的哥们到稻田里、蔗海中去寻找一些野味吃夜宵,要不就几个单身汉聚在一起打牌。别人是该做的白天做了,晚上轻松,我却是平常什么都无所谓,到了大家要休息的时候才加班加点。


乡村的夜晚是寂静的,乡村校园的夜晚尤其如此。当大部分人都进入梦乡之后,校园内除了学生宿舍走廊上的一、两点昏黄的路灯灯光,大部分地方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如果是满月的夜晚,还能依稀看到校园较远处的建筑,如果碰上阴天,或者只有星星的深夜,离开小路灯的照明范围,那可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了。没有了人类的活动迹象,自然界里边的各种昆虫和夜晚出来活动的动物顿时活跃了起来,蛙声、蟋蟀声、老鼠爬行在瓦片上的声音也就声声入耳,清晰的传到了耳畔。如此美妙的大自然合奏曲自然是催人入眠的最佳乐声,只可惜,白天虚荣够了的我,此刻却只能伴着自己房间里的孤灯熬夜备战了。碰到难题倒不要紧,参考资料有答案,麻烦在于如何把解题的思路清晰的传授给学生,或者如何引导学生去思考问题、解决问题。偶尔碰上自己明白,却不知道如何引导学生明白的现象,烟也就一根接着一根的吸起来。如果扔掉最后一根香烟,依然百思不得其中奥妙,烟瘾再上之时,那也就只好捡起泥箕里边的烟头,把烟丝聚拢起来,按照在家里的方法泡制一番,借此暂缓烟瘾。这种方法还真有效,有时候可以延长一个小时的时间思考问题。只是第二天去倒烟头的时候小心点,别让同事看到,以免遭到尴尬的嘲笑。


付出就会有回报,在那个单位五年,我所教的科目,按照平均分、及格率、优秀率来考核,我在那个乡同一年级的9个班级中只拿过一次第二,因为那年我教两个班级,全包了。后来,推广素质教育,新的评价教师的标准还没有出台,一切要从头开始,从新熟悉,只是我熬夜备课的现象也少了,一个人要保持对做一件事情的永久激情也太难了。


熬夜的现象一直持续到我离开那个单位,因为不久,上级要求初中教师必需要达到大专学历,很多教师选择了脱产进修或者函授培训。而我,因为家庭经济还没有恢复,所以只好选择了当时每报考一门课程才需要8块钱的自学考试。教材一半是跟别人借的,一半是到首府买的。从此,我开始了边当教师边当学生的漫长岁月,熬夜的时间更长了,吸烟屁股的现象也多了起来,总计五年时间在单位那间破烂不堪的单身宿舍,我吸了不下十次烟屁股,直至我养成买成条香烟的习惯,当整条香烟还剩一、两包的时候,我就赶买另一条香烟备用了。现在算来,应该有九年不吸烟屁股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