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美丽的环境到哪里去了?

程骁 收藏 4 58
导读:为啥乡亲们也得到十里外镇里的浴池去洗澡?听我从头说起。 我爷爷家坐落在二道河的河沿边,二道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她是一条30米宽的小河,发源于四平所辖的半拉山门水库,弯弯曲曲一直汇入召苏太河,所以我们这二道河可以算作又细又长。在老老年,河南岸是密密麻麻的柳树毛子,一眼望不到边;河北岸是陡坡,坡顶布满了榆树和柳树。听我爷爷讲:伪满洲国的时候,日本鬼子到我们屯抓劳工,一位前辈不堪忍受鬼子的驱使,他从炕上蹦起,抄起幔竿子顺着窗户跳了出去,飞快地跑到河边,几下子就趟过河,钻进了柳树毛子。鬼子和汉奸十来个人找了一天也没

为啥乡亲们也得到十里外镇里的浴池去洗澡?听我从头说起。

我爷爷家坐落在二道河的河沿边,二道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她是一条30米宽的小河,发源于四平所辖的半拉山门水库,弯弯曲曲一直汇入召苏太河,所以我们这二道河可以算作又细又长。在老老年,河南岸是密密麻麻的柳树毛子,一眼望不到边;河北岸是陡坡,坡顶布满了榆树和柳树。听我爷爷讲:伪满洲国的时候,日本鬼子到我们屯抓劳工,一位前辈不堪忍受鬼子的驱使,他从炕上蹦起,抄起幔竿子顺着窗户跳了出去,飞快地跑到河边,几下子就趟过河,钻进了柳树毛子。鬼子和汉奸十来个人找了一天也没能找到他,只好沮丧的走了。的确,当时二道河南岸的柳树毛子多得是。记得我小的时候,夏天里经常到河对岸抓虫子:柳树毛子里边隐藏着许许多多的昆虫等小动物,别有一番乐趣!我们小伙伴们最爱捉的是“三叫驴”——一种蝈蝈,装在高粱杆做的笼子里,挂在房山头,大家听它唱歌!我们爱捉的还有犄角虫——绿色的,十公分长,两公分粗,头上带有红色毒触角,挺吓人的,就怕掉到身上。我们用棍子一挑,把犄角虫一条一条地放到玻璃瓶子里,它们就在瓶子里翻翻乱滚,我们带着瓶子回家,拿犄角虫喂小鸡儿!记得小的时候,屯子里一百多户人家,就有三两户打了“洋井”取水喝,其他大多数乡亲都到河里担水喝。冬天里,凿起冰块儿就能吃,我就吃过不少,很甜。我的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其实就是在二道河边度过的。夏天,热了就到河里洗个澡,之后到岸上下象棋,也可以练练武,也可以玩打仗……就是快活!冬天,比赛滑冰车,踢冰块子,渴了就含块冰……太有意思了!二道河平时水少,也就没膝深,但是到了七月份汛期,大水淹没了河南的玉米地,最深的地方叫涡子能达到两房子深(七米左右)。汛期,我们经常游过对岸擗苞米,游回来烧着吃,真香!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河里的青蛙呱呱叫,真是美妙的大合唱!

可是,现在,河底的沙子被人们捞净干了,全是淤泥!大量化肥农药的使用以及上游化工厂的排泄,导致河水严重污染,河水变成乌黑色!早在八十年代初,柳树毛子就都被两岸居民割个精光!别说小虫,就连开春冬眠的蟾蜍和青蛙都被“有头脑的人”挖出来卖给城里的饭店或药店!要是跳到河里泡泡腿,不得了,腿上就会鼓起小包,很痒的——中毒了!

现在,乡亲们谁还敢到二道河里洗澡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