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六章 战徐州 第九十九节 出战

仪云尖兵 收藏 3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size][/URL] 99 张世杰接到飞鸽传书的时候正要召集人马佯攻泗县,以减轻徐州方面的压力。看了赵东的书信也很有些茫然,书信上说要自己带人增援襄樊,同时避免和蒙古军交战,最好多在路上耽搁些时间。等待蒙古的大军退了以后从西路截断徐州蒙古军的后勤线。 由于长时间和赵东相处,对赵东的战略把握已经有了一种盲目的迷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99

张世杰接到飞鸽传书的时候正要召集人马佯攻泗县,以减轻徐州方面的压力。看了赵东的书信也很有些茫然,书信上说要自己带人增援襄樊,同时避免和蒙古军交战,最好多在路上耽搁些时间。等待蒙古的大军退了以后从西路截断徐州蒙古军的后勤线。

由于长时间和赵东相处,对赵东的战略把握已经有了一种盲目的迷信,虽然张世杰对这样的命令不明所以,却还是依照书信上所说的去做了。

张世杰带着三千人马沿淮河往西,在淮南西路的庐州府(今安徽合肥)境内遇到了早就在此等待的钦差大人贾似道。原来贾似道不敢独身前往襄樊,知道淮东军增援襄樊必将经过庐州,所以早早的就在此等候了。

张世杰和钦差大人同行,自然要保护他的周全。贾似道带的家仆随从有好几百人,甚至还带着一个戏班子。这么多的闲杂人等自然又减慢了行进的速度,而且贾似道和张世杰都不急于赶到襄樊,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听走走,直到半月以后才到襄樊地界。

一到襄樊地界,贾似道就紧张的不得了,一面派人去给襄樊守将送信,要刘整派兵来接应。一面要张世杰把自己护在队伍中间,随时保持警戒。

第二天正要拔营前行,就见远处尘土飞扬,旌旗招展,显是有大队人马过来。

贾似道大惊失色,以为是蒙古军到了,拽住张世杰的袖子道:“这可如何是好,将军可不要弃我。”

张世杰暗暗好笑,这里又不是前线,怎么会有蒙古军的大队出现,就算是蒙古军奇袭也不会如此的大张旗鼓。果不其然,探马来报,说是刘整带军马来接应钦差大人。

贾似道一听,脸色登时就恢复了,正了正衣冠道:“叫刘整报门而入。”

襄樊此时鏖战正酣,刘整正在前线指挥作战。刘整守卫襄樊经年,和蒙古大军几度交手,可以说是一员宿将。面对数十万蒙古大军刘整是面无惧色,可一听说贾似道来了,却不得不有所顾忌,急忙亲自带人来迎。

贾似道端足了架子,摆足是钦差大人的气派,看刘整这样的大将军只是唯唯诺诺的应着,不由的心满意足,得意洋洋的进了襄樊城。

襄樊是指襄阳、樊城两座隔着汉水的城池,这两座城池互相呼应,互为犄角,又有汉水为屏,是易守难攻的要塞。

贾似道到了襄樊以后,先是寻了个最好的所在住下,然后“休整”了几天这才巡视前线。

贾似道登上襄阳城头,放眼望去,见蒙古军的大队正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城上士卒浴血而战,个个血染衣甲,不住的有人受伤惨叫,不住的有人战死于城上。

但见襄阳城头弓矢如雨,城下蒙古军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个个冒着密集的石块儿弓箭不要命的往上爬。贾似道只懂得声色犬马,哪里见过这等声势,早吓的双腿打颤,结结巴巴的说道:“快,快,快来人……扶我下去。”

正这时,贾似道前面一名宋卒被一箭钉在脑袋上,惨叫一声后退两步,仰面栽倒在地,抽搐几下气绝身亡。可把贾似道唬住了,他看着那宋卒脑袋上的鲜血还在咕嘟咕嘟的往外冒,吓的再也战立不住,颓然倒地。

身旁的仆人急忙把他架起,象拖死猪一样把他拖了下去。副将吕文焕看得心中暗笑,原来这贾似道是这样的一个草包,刘整却有些担心,朝廷没发来多少援兵却派一个这样的人做钦差,希望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来才好。

贾似道可能是在巡视前线的时候受了惊吓,以后的好几天都躺床上,穿衣吃饭都要人到床前服侍。因此襄樊的将士倒也安生了几天,可苦了襄樊的郎中大夫。但凡有点名气的都被叫到了贾似道床前为他诊治,这些郎中也瞧不出他有什么毛病,却不敢说他没病,只好把人参熊胆一类的补药开了一大堆,又弄了些冰片菊花什么的去火的温药给他调理,二十多天以后,贾似道不仅面色红润,而且能吃能睡,他的身体可以说从来没有这么健壮过。

时间一长,戏班子的戏文贾似道都看了个遍,能玩儿的都玩儿了个够,实在再也找不出什么有趣的玩意儿来了,找来个仆人询问前线的战事。

待贾似道知道蒙古数万大军不住攻打之下襄樊依然固若金汤,蒙古人从来没有攻上城池的时候,贾似道的心里就活动开了。

看来襄樊还真的是要塞堡垒,看样子蒙古人是攻不破的。前些日子自己在前线巡视的时候丢了面子,一定要想法子找补回来。而且自己是钦差,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再立些功劳,要是能把打退蒙古军的功劳想法子安在自己头上那可是很惬意的事情。

于是贾似道的脑袋瓜子开始寻思起来。

第二天,贾似道起了个大早,颠儿颠儿的带着几个人到了前城襄阳的军营中,此时刘整正在布置防务,见贾似道过来,急忙起身行礼。

贾似道大剌剌的在正中的位置坐了,扬着下巴问道:“我说刘将军,你在做什么呀。”

“小将正在布置防务,不知钦差大人有何指教?”

“防务?防务?你怎么就知防御?”贾似道说,“难道不知主动进攻才是克敌制胜的关键么?”

刘整肃然道:“蒙古军战力非凡,只可依城坚守实不能出战,时日一长蒙古军给养不继,自然会退却,还望大人明查。”

贾似道一拍桌子道:“蒙古军战力非凡,难道我大宋的军队就是熊包不成?我看你这是惧敌怠战!”

刘整拱手道:“小将不敢,实是形式于我军不利,非我怠战。”

“说什么于我军不利,你这是妖言鼓惑军心,我大宋在襄樊有二十多万大军还能说是不利?”贾似道板着脸说道:“圣上早就疑心你不思报国,原来果真如此,哼,我命你即刻出战,务必全歼蒙古军于城下,不要放跑了一个,否则军法从事。”

贾似道一顶一顶的大帽子扣下来,最后有把皇上抬了出来,刘整也是吃不消,只好说道:“钦差大人莫急,这出战是大事,我要好好的准备准备。”

刘整本是用的缓兵之计,希望贾似道在这里玩上几日把这事情忘记。没想到贾似道不依不饶的说道:“你是大将就应该随时做好迎敌的准备,哪能临时抱佛脚,我管不了那么多,圣上也不会等你准备的,我命令你明日出战,不得有误。”说罢拂袖扬长而去。

军事上的事情最忌讳的是外行指挥内行,象这样连外行也算不上,只能算是胡闹了。可偏偏这贾似道是朝中的权相,又是督战的钦差,若是得罪了他,没准儿他就会出什么坏主意,现在的襄樊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刘整无奈的对吕文焕说道:“此人位高权重又是钦差,我们可得罪不起。我想明天只有真的出战哄哄他也就是了,但是不能多带人马,要不然会有很大的损失。”

吕文焕骂了一句道:“那好,明天我带人出战一次给这王八混帐东西看看就是了,只是又要白白的送许多弟兄的性命。”

刘整道:“你去我不放心,还是我去吧,你还是在城中接应吧。”


第二天,天色刚刚放亮,蒙古军又开始攻打,贾似道也早早的到城上“督战”。

为了防止再一次吓到钦差大人,刘整命人在城楼后面临时搭了个小凉亭。贾似道在里面悠哉悠哉的品茶,一面听着外面震天的喊杀声。

贾似道问吕文焕:“刘将军什么时候出战呐?”

吕文焕道:“钦差大人放心,刘将军已经去准备了,过一会打到激烈的时候,刘将军就杀出去,打蒙古军一个措手不及。”

贾似道听了很是欢喜,象是看戏看到精彩的时候那样兴奋的说道:“那好,一会儿我看看刘将军大败蒙古军的好戏。”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有什么动静,贾似道又催了几次,不悦的道:“怎么还没出战,这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我这就去催,大人稍等片刻。”吕文焕心中虽然不住的骂他,却不得不摆出恭敬的样子。

吕文焕找到刘整把贾似道的催促说了,刘整不放心的说道:“我这次出去肯定是要吃大亏的,一会儿你定要用心的接应于我。”

吕文焕道:“将军我们两个搭档十几年了,你还不放心吗,我理会得。”

刘整这才带两千步兵出发,临行前对吕文焕说道:“万一我要是有什么不测,你就是襄樊的主将。襄樊为我大宋之门户,万万小心。”

蒙古军正在激烈的攻城,没想到城门忽然大开,杀出一彪人马,蒙古军促不仅防,真的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贾似道在城上看刘整突入蒙古阵中,杀的蒙古军人仰马翻,不由的抚掌大笑:“我说嘛,只要我们主动出击,定可完胜。来人呐,给刘将军击鼓助威。”

刘整本想冲杀几次就回城,给贾似道看看也就算了,没想到贾似道竟然击鼓。闻鼓则进是铁定的军规,要是这时候回城贾似道定然会说自己怠战,要是用军法处置自己的话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说辞。只好带着人马继续猛冲。

贾似道在城上好似看到了最精彩的戏文,手舞足蹈的大叫:“哈哈,我大宋军果然神勇无敌,击鼓,击鼓。今天我要看看刘将军大破蒙古军,哈哈,还是我的主意高明。”

吕文焕在一旁暗暗焦急,心中希望刘整快些回来,暗骂贾似道不应该击鼓。

贾似道看的心花怒放,吕文焕是干着急没有办法。

却不知一场巨大的悲剧已经悄悄的袭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