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二节 我是队长我怕谁

sxmlbj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飞抵菲亚斯靠近战区海艨的州级行政中心哈瓦那时已经是夜里凌晨三点半了,客机平稳安全的降落在了哈瓦那国际机场。我们还飞在天上时已经看见下面的各种特种车辆挤满了整个机场,那警灯闪得确实好看多了,可这也太信不过我们两个了吧。客机打开着陆灯有惊无险的降了下来,客机一停稳刚打开机舱门就有大量全副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飞抵菲亚斯靠近战区海艨的州级行政中心哈瓦那时已经是夜里凌晨三点半了,客机平稳安全的降落在了哈瓦那国际机场。我们还飞在天上时已经看见下面的各种特种车辆挤满了整个机场,那警灯闪得确实好看多了,可这也太信不过我们两个了吧。客机打开着陆灯有惊无险的降了下来,客机一停稳刚打开机舱门就有大量全副武装的特警冲上飞机警戒,由于事情解决后并没有用广播向整架客机播送情况,因此当大量荷枪实弹的大汉冲进机舱时之前被吓的神智不清的乘客和乘务员马上又提高了神经,看见这些大汉手臂上的特种警察部队徽章后才松了一口气。特警小心翼翼的进入劫机犯被击毙的货舱,其他特警负责警戒,他们接到通知货舱里的劫机犯现在还在货舱内情况不明。一名特警小心翼翼的来到倒在地上劫机犯的旁边用脚踩住劫机犯的手,再用另一只脚把旁边的手枪踢开后示意其他队员安全,一名特警察看了一下被击毙的劫机犯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杀人的技巧太熟练了,这种技巧连自己都自叹不如,是谁干的?应该是现在正在驾驶飞机的那几个吧。还好这些人不是劫机犯,不然的话......特警部队在整架飞机上搜索了一遍未发现其他可疑人员后才撤离客机把剩下的工作转交给普通警察部队。

我、“饕餮”和“魔姬”也是被特种警察部队请下飞机的,因为就事件未调查清楚前我们也属于情况不明的危险分子,况且我们杀人的技巧可一点都不比他们差多少,无论如何都要谨慎才行。后面的事我们就不太清楚了,总之我们在特警的“特殊照顾”下来到哈瓦那警察局接受调查。押送车队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哈瓦那警察局,我们被特警关在了一个审讯室内。过了很长时间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应该是局长的家伙走了进来,旁边还站了两名全副武装的特警。

“说说吧,你们是谁?到我的地盘上来有何贵干。”局长自顾抽出一支烟点上把烟盒忘桌上一丢说道。

“抱歉,就你还不值得知道我们的身份。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你可以拨打这个号码询问。”局长拿起我放在桌上的一张普通卡片,上面只有个电话号码而已,是首都圣菲朗西斯的区号。

局长拿出电话拨通了号码,里面却出这是空号的声音,“你们刷我?”

“抱歉,那个号码用普通电话打不通,用这个。”说着我把我的电话扔给了局长。局长接住后拨通号码在那哦了几句后把电话还给我们道:“明白了,你们的身份我确实不便知道,既然这样我就不难为你们了。不过有一件事我得说清楚,不管你们是谁......千万不要在我的地盘上闹事,这是必须明确的。你们说的是在货舱内还有一名劫机犯情况不明,害我们调动了特种警察部队之外还紧张了半天,好!我不听你们解释,既然你们是特殊身份我也不好关押你们。另外......你们没有让一名乘客受到伤害,好样的!”我和“饕餮”、“魔姬”都笑了笑,被人夸奖挺舒坦的。

我们住进了哈瓦那警察局附属的一个旅馆,当然是局长帮我们报销开支。我们可是帮了他大忙的,他还不得给我们点跑腿钱啊,虽然不太形象,不过也就这意思了。在哈瓦那停留了几天后直接乘坐军方派来的HH-60直升机前往前线,到达前线还没站稳脚跟“饕餮”就迫不及待的带着我和“魔姬”去找暗部的候选人员了。原本“饕餮”这家伙还想去刚调配的国防67师挖人的,但想起67师师长的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话便打消了挖人的计划。

国防67师是支从建国时期就一直保持下来的部队编号,这支部队集中了整个菲亚斯国防军最精锐的力量,这既是一支丛林师、山地师,同时又是海军陆站队,这支部队构成了菲亚斯国防体系的中坚力量。曾经有人做过这样的设想,谁想要武装颠覆现政权那么你就应该首先控制国防67师,掌握了67师你就等于掌握了菲亚斯相当于五分之一的军队,不然的话你就在梦中武装颠覆现政权好了。虽然67师依然是一个师的编制,但实际上这支部队早已超出了师的人员、装备的编制范围,比如说一个营已经可以编制成为团了,可你还得委屈的挂着营的番号。从菲亚斯兵工厂出厂的第一批装备都是按照惯例首先装备67师,这支部队不仅集中了菲亚斯军队的大部分人才,而且集中了菲亚斯一半以上的技术装备。

当然想进入这种部队第一关必须进行严格的思想审核,如果你思想审核未通过就算你是“未来战士”也只能留在原来的部队,思想审核是最为严格的审核内容之一,这支部队不忠于元首、不忠于政府,他们服从国防部的调令,但他们只忠于国家,国家就是一切,他们在进入部队后便只进行这种教育。历届师长在就职仪式上都态度强硬的表示:国防67师关系到国防体系的核心问题,决不允许任何人任何单位以任何形式来国防67师挖人。

回想起该师长那措辞强硬的谈话,“饕餮”也有些底气不足了,一咬牙,算了!不惦记这笔买卖了。结果除67师所属的驻地外跑遍了所有营地好不容易找到了132名基本符合要求的大兵,这些人可都是凭着国防部给予的那张调任通知单才找到的,要不然要那些部队长官支持?做梦吧你,人家好不容易训练出的兵谁愿意让你捡现成的。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饕餮”居然自封自己为这支部队的队长,我和“魔姬”就成了他的副官。这群从特种部队调出来的大兵们谁也不服谁,都是些不省油的灯,遇到什么事都得互相比拼一番。结果,“饕餮”硬是把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带到暗部临时驻地先来一番训话在说。

“我是队长我怕谁,来呀!有种就全部上啊!别以为你们这帮家伙打得过我,不就一帮特种部队嘛,来啊!打赢我啊!让你们先,单挑啊,谁也别想犯规啊......”“饕餮”嚣张的在一群特种部队面前高声叫嚣,我和“魔姬”只能摇头,那混蛋老毛病又来了。

半小时后。

“还有没有哪个混蛋敢上来单挑,靠!除了群殴你们谁打得过我。”身上多处挂彩的“饕餮”喘着粗气依旧大声嚷嚷、骂骂咧咧。不过刚才还一脸兴奋与鄙视的大兵们现在已经全部躺在地上呻吟了。

硬的一完该来软的了。我们两个一致认为对于软的来说“魔姬”最为胜认,光她那张脸和身材都能要人老命。“魔姬”笑着来到躺在地上的大兵们身边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好了,该打的也打完了,现在你们都躺在地上休息了,那我们也就认识一下。”

看着地上的大兵们没有什么意见,就继续说道:“你们不需要知道我们的名字,只需要我们的代号就行了,我是‘魔姬’,刚才和你们打架的是‘饕餮’,我旁边这位是‘睡魔’。”

“饕餮”马上接过话头:“我不用知道你们是谁,反正你们服从命令我会很高兴,如果不的话我就要骂人了。很显然你们是精英这我知道,所以才挑选你们。希望你们知道在这里也只有代号,代号就沿用你们在特种部队时用的,现在你们脱离原部队归由我指挥,我们3人任何一人都有你们的调动权......如果我们三人内讧的话由我调动。”说着拿出一支烟径直点上:“既然你们是干特种兵的,那我也用不着进行什么太多训练你们了,以后我会选出一个分队长负责日常事物。靠!要我管一支132人的部队,那我还不累死......好了,今天就到这,明天开始按照新的大纲进行训练,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在实践中取得经验和技能。希望不会有人退出,当然我这绝对民主,有什么话尽管说。”

说完我们3人回到了临时指挥所,任由那些大兵躺在地上。

“这次总部派我们来不会真的只是为了把我们往前线送吧?‘睡魔’。”“饕餮”又开始用餐了,这家伙的肚子是无底洞吗?还是黑洞?靠!我也端起一盘快餐:“现在能告诉你们的只有这次行动代号‘菜鸟计划’,我们做的是长期任务,在帮助前线部队的同时完成任务。现在还是考虑一下怎么训练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再说吧,至少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协助我们吧......虽然战争、军事意识很好,但对于情报方面却只能是普通,还要我们这些专家出马训练。”

“‘菜鸟计划’吗?还真符合这家伙的胃口......”我准备睡觉时,“魔姬”在想这个任务,“饕餮”却在想:这家伙还敢说我的肚子是黑洞,他以为自己是白雪公主,居然这么爱睡觉,靠!

训练首先必须培养几个比较专业的特工出来,要不然132个人......我和“饕餮”三人勉强从人堆里挑出九个在情报方面还算过的家伙首先开始训练。我们三人首先把自己归纳的情报手册复印了九份作为他们的理论,理论完了最重要的便是技能;至于经验嘛......除那本手册外,其它的便要以后靠他们自己去积累了。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我,“饕餮”和“魔姬”轮流给这9个家伙进行“详细”的解说。人气最高的当然是“魔姬”讲,因为......我还好,到我讲的时候每次只丢下一句:“你们自己慢慢琢磨,有问题留到下位老师讲解时提问,我工作时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说完便开始睡觉,真是跌破所有人的眼镜;“饕餮”讲课是最令人烦的,丢下的话和我的大同小异,只是工作变成了品尝各种各样的美食,还说什么这是最锻炼人的忍耐力的方法之一,无语......

理论完成后应该实习一段时间吧。和“饕餮”和“魔姬”商量了一下决定去监狱进行审讯训练。我们12人选了一天乘车去警察局,到达后。“疯狗”嘀咕道:“怎么是菲亚斯的监狱?”我答道:“这样是最安全的。”来到监狱和监狱长商量了一下,监狱长也同意。于是监狱长找来了10个态度最强硬又最想减刑的服刑人员作为训练对象。我走上前说道:“我已经和监狱长商量过了,只要你们能做到一件事就让你们减刑,如果做不到就加刑,怎么样?就是我们会让人来审讯你们,只要你们抵制审讯什么也不说,你们赢;相反你们输,有兴趣吗?”那十个犯人都点了一下头同意。

“那我先示范一下。”我随便抽了一个人出来。然后让他先进审讯室去了,我叫过监狱长让他和我过去一下。两分钟后,监狱长回来了说道:“刚才他让我先进去准备一下,他要先准备一下东西。”

监狱长进入审讯室后直接坐在审讯椅上说:“等会第一个人会进来示范,你就把所有的情况都说出来。”

“可是这样怎么减刑呢?输了的话......”

“没关系,他也不过只是为了在手下面前表现一下而已,长官丢人的话以后还混什么?减刑的事我会处理的。”

准备接受审讯的人思考了一会儿点一下头同意后,监狱长便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我和其他人都走了进来,我随便问了几句,犯人便全部招了。我得意的说道:“怎么样?不错吧。”监狱长走了进来道:“你在我的饮品里下迷药干嘛?想劫狱啊?”

“不是不是啦,只是借你的形象来审讯嘛。呵呵!”我笑着说道。

其他人都大喊道:作弊作弊这也行?“为什么不行,谁要我是老手了还要陪你们玩?对于情报员来说在审问时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只要得到情报就可以。无论是用刑具还是精神类药品。伪装便是重要的手段,伪装成功的话可以很快获得情报,但如果伪装不到位被发现的话可能获得错误的情报而危及到自己和身边的人,甚至危及到国家安全。你们开始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