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1月4日一大早,龙天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刑警队里,他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来上班了,所有的同事都让他感到亲切,东拉西扯一番之后,他回到了重案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心情十分愉悦。


当龙天正与王彬嘻嘻哈哈你来我往的时候,内勤组的向丽大姐走了进来:“龙天,有人找”。


“哎,谁啊?”,龙天连忙停止了嬉闹,对着向丽调皮得笑了笑,他和向丽大姐关系非常铁,两人可以说是无话不谈。


“我也不认识,理着个光头,象个佛家弟子,一不留神就念‘阿弥陀佛’,他在接待室里等你,我说龙天,你什么时候信佛了呀?”,向丽大姐也有些奇怪,那个人进门就说找龙天,问他干什么他也不说,但肯定不是来报案的,向丽把他引到了接待室。


向丽奇怪,龙天更奇怪,今天第一天上班,就有人找他,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吧,要知道龙天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呆在刑警队了。龙天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拔脚就往接待室跑。


“郎小兵?”,龙天惊叫一声,眼前坐着一个光头,不过已经不能称和尚了,因为郎小兵穿着一套咖啡色的休闲装,脚上还蹬着油光发亮的皮鞋,这个形象可不是江州灵济寺的“言悔和尚”了。


“龙警官”,郎小兵快速地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他又习惯性地双手合什,对着龙天行了一礼,“阿”字刚出口就吞了回去。


看着郎小兵的衣着,还有他的言行举止,龙天非常疑惑,瞪大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郎小兵,心里一直在猜测他找自己有什么事,看郎小兵的架式,不象在江州灵济寺时那样心事重重,反而显得比较轻松。


“龙警官,我已经还俗了,这还得感谢你的提醒”,郎小兵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再看了看自己的这身行头,憨厚地笑了笑。


“哦,原来是这样啊,好啊,就目前你的情况来说,侍候父母比侍候佛祖更重要,还俗好啊,至少老人家就有人养老送终了,咱农村人老了不就图的这个嘛”,龙天点了点头,对郎小兵的举动还是持赞赏态度的,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不解,还俗至于来通知自己吗,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


郎小兵走到龙天的面前,突然脸色放了下来,神情有些痛苦,又恢复了在江州时的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心中还是有莫大的苦衷,面对龙天他欲言又止,一声痛苦的长叹之后,郎小兵颓废地坐在了椅子上,那颗光头又低了下去。


看到郎小兵这种神情,龙天眉头一展,心中明白了大半,他轻轻地拍了拍郎小兵的肩膀,坐在了他的身边,点上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郎小兵,我明白你今天来想干什么了,这样吧,你先不用开口,我把那件事情的整个经过给你讲一遍,你听听对不对,然后再对我的推测进行补充行吗?我想这样你就不会太为难了吧?”,龙天已经猜出来郎小兵此行的目的了,看他一脸为难的神情,再联想到他曾经立下过的誓言,所以龙天并没有直接询问,而是通过迂回的方式来试探郎小兵的反应,以验证一下自己对99年龙胄山庄神秘事件推断的准确性。


郎小兵抬起了头,非常疑惑地盯着龙天,似乎并不相信龙天的话,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开始佩服龙天的推理能力了。


龙天接着把99年龙胄山庄事件的整个经过说了出来,一边说一边观察郎小兵的反应,龙天推测整个事件基本上的脉络是:夜间施工------挖到古墓------发现明代女尸------抢劫随葬的金银财宝------报告钱万胜------猥亵女尸------遗弃尸体。


随着龙天字字清晰的讲述,郎小兵的脸色越来越灰暗,神情越来越沮丧,当龙天说到猥亵女尸这一段时,郎小兵的双手抱住头,他已经躁得无地自容了,龙天相信如果地上有一个老鼠洞的话,郎小兵肯定会想办法钻进去,虽然已经是冬天了,不过郎小兵脸上的汗一直在冒,就有如身在炎阳之下一般。


龙天在讲述的时候视线一直盯着郎小兵,看到郎小兵的如此反应,他冷笑了两声,看来自己的推断并没有错,99年龙胄山庄神秘事件的真相基本上与自己的推断没有什么大的出入,龙天等着郎小兵补充细节,还有龙天很想知道郎小兵为什么能逃过女鬼秋香的追杀,按照那晚在邀月亭外秋香所说的话,她说郎小兵是好人,所以她没有为难他,但龙天还是有些想不明白,郎小兵也是这起“毁尸、辱尸事件”的参与者,他做了什么才会让秋香认定他是好人呢?


“郎小兵,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龙天非常冷静地问了一句。


郎小兵慢慢地放下了双手,用衣袖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龙警官,这,这都是你推测出来的?不是它告诉你的?”,郎小兵还是不相信这个事实,钱万胜疯了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在他看来,当年那件事情的所有参与者除了他之外都被谋杀了,到现在为止,知道这起事件真相的也只有他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龙天竟然也知道得这么清楚,仿佛他当年也在现场一样。


龙天看了一眼浑身有些发抖的郎小兵,看得出来这件事情对他的刺激的确是够大的,六年了,当又一次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郎小兵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怎么?还用我再给你复述一遍吗?你今天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的吗?”


“唉。。。。。。”,郎小兵哀叹了一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六年前的那一幕让他后悔终生的经历,随着这一声长叹,又有如噩梦般地再一次浮上了心头。


1999年春末的一个月圆之夜,天气有些春寒料峭,位于静安出城口龙胄山庄的挖掘工地上,郎小兵与十六位命案死者一起轮到了夜班施工,李德亮操纵着挖掘机正在不停地向下挖掘,突然间,随着挖掘机的突然熄火,整个挖掘工地霎时安静了下来,一旁的郎小兵跑到了挖掘机旁边询问原由,李德亮走下驾驶舱后,拉着他以及循声赶来的其他工友,走到了挖斗前,一座埋葬在地下的古墓被挖开了,露出了半截厚重的红漆楠木棺椁,一群人围着古墓比划了半天之后,在李德亮的倡议下,大家手忙脚乱地把古墓扒开,一副精致的棺椁随之露了出来。


古墓没有墓碑,也没有任何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遗物,整个墓葬中只出土了这一副红漆楠木棺椁,有人用铁钎敲击了一下,感觉厚实无比,人群中开始有人提出了撬棺的想法,于是大家开始利用手头上的施工器械,费了很大的工夫之后,终于撬开了这尊神秘的棺椁,当棺盖打开的瞬间,在工地大功率照明灯的映照下,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棺木里躺着一具鲜活的古代女尸,看起来年纪很青,大约二十一二岁左右,长得非常漂亮,她面色红润,身材苗条修长,衣着华丽,看起来栩栩如生,就仿佛是刚刚死去的一样,整个棺椁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气,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直直地盯着女尸的身上,现场的每一个人都被女尸的美貌给惊呆了,有人大着胆子上前按了一下女尸的身体,肌肉丰满而且还是很有弹性,细嫩的手上涂抹着大红色的甲油,手上的青筋都看得非常清晰,整具女尸保管得相当完好,没有任何腐败的迹象,这是一具有着很高考古和历史文物价值的湿尸。


棺木中陪葬有不少的金银玉器,件件精美无比,旁边还放着一张琵琶,女尸的双手握着一轴画卷,紧紧地将画贴在胸前,当大家的视线转移到陪葬品上的时候,人群中开始轰动了,不知是谁迈开了第一步,伸手从棺椁中抢出了一件金器,紧接着,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在棺椁内抢夺搜掠起来,此时没有人去理会这具价值连城的女尸,他们绿色贪婪的眼睛都盯在了金银首饰上,棺内的女尸被频繁地翻动着,抢完了陪葬品,罪恶的黑手又伸向了尸体,头饰、玉镯、项链、就连点缀在霞披上的珍珠都无一幸免,十几双罪恶的黑手频频地伸向棺木之中,将所有的陪葬品洗掠一空,包括女尸手中的那轴画卷,为了抢走这幅画,差点掰断了女尸的手。


整个洗劫过程中只有郎小兵、王勇、张建江、李德亮这四个静安本地人没有参与,不是他们不想抢,而是根本抢不过,十三位孔武有力的外地民工已经将整副棺椁围得严严实实,他们四人反应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十三位民工抢光了棺内的财物,然后四散而逃,他们连夜逃离了工地,逃离了静安,这就是那起神秘的“农民工集体走失事件”的真相。


随着十三位民工的逃离,现场只剩下了郎小兵等四人,还有棺椁内那具神秘的无名女尸,经过这一番残酷的洗劫之后,棺内只剩下了这具没有任何知觉的无名女尸,女尸的头发零乱不堪,身上的华丽衣裙也被撕烂,露出了鲜艳的胸衣,就连脚上的锈花鞋都被抢走了,因为鞋上有一朵金制的莲花。


李德亮非常懊恼,在确定了棺内已无值钱的物品之后,他邪恶的眼睛放在了这具女尸的身上,虽然此时的李德亮已经结婚了,但自从看到这具女尸的第一眼开始,他心中那股变态的邪念一直就在胸中回荡着,与他同样变态的还有王勇、张建江,这三人都曾经因嫖娼而被处理过,面对棺内这个美貌绝伦的女人,尽管她已经死去了几百年,但三双罪恶的手还是伸向了她的衣裙,衣裳解开了,胸衣扯断了,裙子撕开了,一具赤身裸体的美丽女尸展现在了四人的面前。


生性本份的郎小兵,曾试图劝止三人的疯狂变态举动,不过碍于朋友的情面,他在劝说无效之后离开了现场,他跑到了工地办公室,给老板钱万胜打电话,向他报告了这起“女尸事件”,很快钱万胜就驱车赶到了工地现场,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郎小兵万万没有料到的。


钱万胜与李德亮三人一样,面对着这具赤身裸体的美丽女尸,他的眼睛瞬间放出了邪恶的光芒,只听得钱万胜突然间兴奋地喊出了三个字“我行了”,而后急速命令在场的四人将这具女尸抬进他在工地的卧室中,赤身裸体地放置于简易床上,钱万胜抵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他从包中掏出了四千元钱,交给了四人,作为“封口费”,又吩咐郎小兵等四人清理掉古墓的遗迹,并让他们烧掉棺椁,然后快速地关上了房门。


郎小兵很清楚地听到从房内传出了钱万胜的淫笑声,当他再一次回头张望的时候,看见房内频繁地闪烁着镁光,郎小兵的心情非常沉重,他没有要那一千元的“封口费”,但因为懦弱此时却无可奈何,整个清理古墓遗迹的过程中,他显得心不在焉,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那具可怜的女尸。


房内只有钱万胜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对这具女尸到底干了些什么,一切都只能凭猜测了,两个小时之后,钱万胜的房门打开了,面对站在屋外的郎小兵等四人,钱万胜让他们抬走了女尸,吩咐他们找个隐密的地方掩埋了,然后便驾车匆匆离去,整个过程中,钱万胜的脸上都挂着变态的淫笑。


坟墓被毁、随葬品被抢、棺椁被烧、尸体被辱,这一系列令人发指的恶行之后,女尸又被四人抬至荒山上草草掩埋了,面对这具无辜受辱的美丽女尸,郎小兵的心里异常沉痛,他默默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赤身裸体的女尸身上,然后与李德亮三人一起,将女尸掩埋了,等李德亮、王勇、张建江三人走后,自感羞愧的郎小兵在掩埋处做了个记号,然后掬了三记躬。


“郎小兵,你做的对,它说的没错,你的确是好人,谢谢你”,龙天此时终于明白了秋香的话,在整个“龙胄山庄女尸事件”中,相对于另外的十六人还有钱万胜,郎小兵的所作所为让龙天感到欣慰和敬佩,相对于他们来说,郎小兵的确是好人,一个良知未泯的好人。


郎小兵痛苦地摇了摇头,眼中隐隐有些泪光:“龙警官,你别说了,这六年来我一直在恨自己,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应该及时出来阻止的,虽然阻止不了,但我可以向你们公安机关反映的,可是我真没用,我始终没有这个勇气。”


“郎小兵,别说了,我能理解你当时的难处,你已经用你六年的忏悔证明,你是一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谢谢你”,龙天拍了拍郎小兵的肩膀,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