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渡桥横铁索寒——浅探长征中的泸定桥战斗

“在我们走近大渡河时,曾经一度怀疑它是否真的像长征战士在回忆录中描述的那样水流湍急,险象环生;及至亲眼目击,才知道并非言过其实。这条河水深莫测,奔腾不驯,加上汹涌翻腾的旋涡,时时显露出河底参差狰狞的礁石,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有几处,河水还以异常的速度倒流回环。我们一行之中谁也没有见过这种水流现象,时而回流,时而侧流……似乎和地球的引力场不发生关系。原来大渡河自有它自己的生活规律!”以上这段话是前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于1981年来中国,在大渡河边的安顺场实地参观了当年红军渡河地点后所写。本人也曾经在大渡河边徜徉过,不过是在下游河口的乐山沙弯。此处水势已经趋于平缓,河面宽阔。但是水声仍然轰然作响,百米外依然能听到。走近河堤,但见水流湍急,白沫飞溅,定睛观看水流,数秒便头晕目眩。听当地老人讲,以前没有大桥,来往两岸都要摆渡,机器船过河,都要偏差1里之遥!

熟悉中国历史的朋友都知道,1935年红军长征便路过大渡河,地点在上游的安顺场和更北边的泸定桥。这便是耳熟能详的红军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的故事。每当我想起这些战例,在感叹、钦佩、崇敬之余,总是会产生想要了解当年红军为什么一定要夺取泸定桥?面对横在两岸峭壁上的13根摇摇晃晃的铁索,下有看一眼就头晕脑涨的滔滔白浪,前有守桥敌军的枪林弹雨,这22名突击队员是怎样过去的呢?为什么只要一个班就能扼守的天险,两个团的敌军依然守不住?难道对岸的敌军都是纸糊的?手里的家伙都是烧火棍?近来有的观点认为其实不是红4团的突击队飞夺泸定桥,而是对岸右路军的红3团先占领了桥头,接应大军过桥的。如今的历史就好象可以随时包装出售的商品,随便找点论据,就可以批量发售。我当然不能同意这种观点。个人认为,夺取泸定桥是不得以而为之,但是,正是由于其不得已,才最终有了实现的可能。其实,要想理解这场关键的战斗,就必须把它放在红军从北渡金沙江后的整个战略行动中来考察,从战役和战术2个方面来寻找其中的奥秘。个人以为,红军关键时刻的两次分兵,采取一正一奇正奇相辅的策略是取得胜利的决定因素。

1935年5月,中央红军全部渡过了金沙江。此时,摆在红军面前的是又一道天险——大渡河。为了实现到川西北与4方面军会师,继续北上抗日的战略目标,红军就必须一鼓作气突破蒋介石的大渡河防线。与此同时,蒋介石亲临昆明,部署所谓大渡河会战,指令中央军和川滇军阀部队共20万人,采用前挡后追,左右堵击的战法,以杨森、刘文辉的川军在大渡河两岸堵截,薛岳的中央军尾追包抄,企图凭借军力优势和大渡河天险,把红军消灭在大渡河畔,令其重蹈太平天国石达开的覆辙。此时,摆在中央红军面前的形势非常严峻。看看地图就可以知道,红军当时正处在北面的大渡河、西北东南走向的雅砻江、西南东北走向的金沙江之间的一个近似三角形的地区,前后左右敌军皆已迫近,回旋余地十分有限。唯一的出路就是坚决北上,抢渡大渡河同4方面军会合。

此时,便出现了致使最后飞夺泸定桥的第一次分兵——17勇士抢渡大渡河。1935年5月20日,中央红军派出2个先遣队兵分2路,直插大渡河。从出发地泸沽到大渡河边,有2条路,一是经越西到大树堡,此为大路,平坦易行。二是经冕宁过彝区到安顺场,此为小道,崎岖难行,且要通过民族隔阂很深的少数民族聚居区。这时,中央军委显示出战术的灵活性。在派出以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的先遣队穿越彝区抢占安顺场的同时,还派出了左权和刘亚楼指挥的第2先遣队,走大路,佯攻大树堡,吸引敌人注意。第2先遣队的行动,是红军能够占领安顺场的关键。敌人果然上当,以为红军要在大树堡渡河,连忙将4个团的正规军以及部分地主武装移往下游的加强守备,造成安顺场、泸定桥守军力量薄弱,麻痹大意。5月25日,刘伯承率领红1团结盟小叶丹,穿越彝区,并找到了一条渡船,开始在安顺场渡河。于26日上午10时,红1团全部过河,至此,红军终于在当年石达开全军覆没的地方,杀出了一条血路,但是,更大的困难却同时摆在了红军的面前。

由于安顺场河段水流湍急,架桥没有可能。仅凭唯一的1条渡船要将中央红军全部渡过河去,时间、敌情都不允许。在这种情况下,***、朱德等军委领导审时度势,果断地作出了第二次兵分两路,飞夺泸定桥的决策。也就是说,红军原先是计划从安顺场渡河,但因为架桥无望,船少人多,追兵将至,不得已才分兵袭取上游160公里外的泸定桥,作为第二渡河点。正是由于这种“不得以”,在给红军造成困扰的同时,也打乱了敌人的部署,起到了调动对岸敌军的作用。于是,由红1师和军委干部团在安顺场渡河,为右纵队,从大渡河东岸北上,策应西岸,攻取泸定桥。以红2师、一军团军团部和五军团为左纵队,由西岸奔袭泸定桥。这又是一个兵分两路,一部吸引敌军,一部完成攻击的策略。达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可以根据敌情,随时调整主攻方向和部队,使敌首尾难顾,疲于奔命。

大家都知道,飞夺泸定桥的部队是王开湘、杨成武率领的红2师4团,也是左纵队的先遣团。48小时,行军160公里,其中后24小时强行军120公里,于5月29日晨赶到了泸定桥西岸。也就是说,红4团当时是不吃、不喝、不睡,携带武器辎重,冒着闷热和阵雨,在崎岖山道上以平均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前进,其间还要突破小股敌人的阻击,架设桥梁通过河流阻隔,每小时当不止行军5公里。当过兵的兄弟都知道,基础科目中有5公里越野。想必大家都能够回忆起是什么滋味。在此,不得不佩服当年红军的体力和素质。兵贵神速,这也为夺取泸定桥创造了关键的条件。加之右纵队已经吸引了部分敌军的注意力,使得红4团到达桥头的时候,增援对岸的敌人还在路上。这时,红军彻底摆脱石达开命运的机会就全部寄托在眼前这座只剩下13跟铁索的吊桥上了。

泸定桥,全长101.67米,宽2.67米,距河面30多米,桥板已经被敌人抽掉,只有13跟铁链。红4团5月29日清晨6时抵达西岸,著名的22勇士飞夺泸定桥的战斗发生在下午4时,并不是影视剧中和文学作品中一到达就立即进攻的。个人认为,这反映了当时红4团至少已经领先增援的敌军1天以上路程,换句话说,就是东岸的敌增援部队已经被右纵队阻击,事实也是如此,右纵队红2团迅速占领了增援泸定的必经之路——龙八铺和飞越岭,为红4团夺取泸定桥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然而此时,对岸泸定城里仍然驻扎着川军的2个团的兵力,并且依山修建了简易工事,要想夺取这个天险,仍旧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在近10个小时的准备时间里,红4团究竟采取了哪些措施,确保夺桥胜利的呢?个人认为,除了休整部队,恢复体力外,红4团做的以下2件事对取得胜利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主观上讲,进行了广泛的战斗动员。思想政治工作是确保我军战胜敌人的法宝。通过动员,使官兵参战的积极性空前高涨,首先从意志上压倒了敌人,这一点从战斗开始后选出的22名突击队员舍生忘死,勇往直前的战斗表现就可以证明。客观来说,红4团进行了细致的战场侦察和战斗编组。首先通过侦察,发现对岸敌军的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东岸与西岸一样,只有一条依山傍水的小道通向桥头,只要用火力封锁住那条小路,敌人就没有办法向桥头堡增援。红4团立即组织一个营全部火力对小路进行不间断的封锁,切断了桥头堡与其他敌人的联系。这一措施,确保了在突击开始后,先锋梯队能够尽可能少的受到敌人的干扰。其次,确定了以2连为骨干的突击队,配备了比较完善的个人装备,从铁索上突击过桥;同时令3连紧随其后,担任第二梯队,边冲锋边铺设桥板,为后续部队开辟通路。还组织了各连的神枪手对敌人进行精确射击,其他部队则集中火力,压制桥头堡的敌人。鉴于河宽只有百米,步机枪火力完全能够覆盖敌人阵地。这样的战斗编组,保证了突击和火力的连续性。

这时,我们就可以想象当时的战斗了。东岸桥头堡里的敌军原先便是素质一般的川军二流部队,在忍受了一个白天的火力压制后,基本处于不敢轻易露头的尴尬境地,而城里的敌军又无法进行有效的增援。当战斗打响后,22名突击勇士更是憋足了劲,一鼓作气冲过桥去。我没有做过精确的测算,但短短百米的距离,在准备充分,士气高涨的红军勇士面前,应该就是几分钟的事。而这几分钟红4团必定是倾其全力进行火力压制,所谓毕其功于一役,志在必得!以主力红军中的英雄团队里精选出的精锐,对付地方军阀的一般部队,无论是在思想觉悟上,战斗精神上,单兵素质上,甚至武器装备上,都占有绝对优势。因此,红军不仅夺取了被视为无法攻取的泸定桥,而且仅仅伤亡3人!

72年过去了,当我们重新回首那段往事的时候,正如聂帅所说,“大渡河战役,从战役指挥上来说,我们的确走了几步险棋,但我们都走胜了。”其实,这中间便包含了战争规律所在。之所以是险棋,就因为它无法预见结果,与此同时,却也使对手更加无法预料,所谓出奇制胜的精髓就在这里。但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玩的转的,知己知彼且不说,仅仅是参战部队自觉的相互在战术上的配合,参战人员旺盛的战斗精神,过硬的军事素质,顽强的战斗意志以及灵活的战略战术,都不是随便什么军队就可以掌握的。拨开表象的迷雾,在许多看似偶然的情况中其实蕴涵着必然的因素,在许多以常理揣度觉得不可思议的背后也隐藏着非常合理的地方。这样的境界,古往今来,也许只有人民军队可以做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