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四章 风起 第五十四节 北欧战争(1)

想家的日子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size][/URL] 第五十四节 北欧战争(1) 本想过一个安稳年,本也可以过一个安稳年,可天不从人愿,杨星一回来就陷入了关注沙俄对波罗的海北岸国家瑞典的战争之中。这也本不应该杨星关注的,可作为塔城合作组织成员,四国可是订有军事同盟的协议,有义务对成员国的战争提供支援。于是昌南派出了一支二十八人的空军及四架直升机参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第五十四节 北欧战争(1)

本想过一个安稳年,本也可以过一个安稳年,可天不从人愿,杨星一回来就陷入了关注沙俄对波罗的海北岸国家瑞典的战争之中。这也本不应该杨星关注的,可作为塔城合作组织成员,四国可是订有军事同盟的协议,有义务对成员国的战争提供支援。于是昌南派出了一支二十八人的空军及四架直升机参加了沙俄对瑞典的战争,虽说只参与侦察、掩护与运送伤员。但杨星还是十分关注这次战争。他并不耽心这场战争的胜负,沙俄这些年里与昌南一道,虽然发展很快,可沙俄有一个最大的不足就是人口不足,庞大的国土之中,只有不过三千万人,要征服一个近七百万人的国家谈何容易,况且挪威与瑞典唇亡齿寒,二国本就是同盟,一旦沙俄军队进入瑞典国土,二国一千多万人口将是沙俄的恶梦。他预言沙俄必败,他只希望这场战争能打得久一点,以更多的吸引各方的注意。他目前所关心的是昌南的直升机第一次参加这种大规模的战争,到底有多大作用。这将关系到空军这个军种的前途与命运。

在后世,欧洲的国家之中,杨星最爱的是瑞典,这不光是因为它是诺贝尔的祖国,更因为欧洲各国之中,同为日耳曼人的后裔,虽说瑞典的历史也是一部战争史,可瑞典人民却十分爱好和平,只是在几位外国人担任国王时才对外发动战争,特别是后世二次大战之中,作为与德意志最近支的种族,他们自始至终都保持中立,没有介于战争,不象那个针尖大的山国瑞士,表面上说保持中立,暗地里却支持希特勒法西斯。还有就是这个北欧小国,长期与中国一道分享着世乒赛的冠军。

瑞典位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部。瑞典国土从东北向西南狭长,东北部与芬兰接壤,西部和西北部与挪威为邻,东濒波罗的海,西南临北海,领土面积为44.99万平方公里(不包括领海面积)。海岸线长约2181公里。地势自西北向东南倾斜。北部为诺尔兰高原,全国最高峰克布讷凯塞峰海拔2123米,南部及沿海多为平原或丘陵。主要河流有约塔河、达尔河、翁厄曼河。湖泊众多,约9.2万个。最大的维纳恩湖面积5585平方公里,居欧洲第三。约15%的土地在北极圈内,但受大西洋暖流影响,冬季不太寒冷,就是北部的南极圈内,冬季平均气温零下11℃至3℃,与中国的东北低不了多少,大部分地区属温带针叶林气候,最南部属温带阔叶林气候。

瑞典公元1100年前后开始形成国家。1157年兼并芬兰。1397年与丹麦、挪威组成卡尔马联盟,受丹麦统治。1523年脱离联盟独立。同年,古斯塔夫·瓦萨被推举为国王。1654至1719年为瑞典的强盛时期,领土包括现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以及俄国、波兰和德国的波罗的海沿岸地区。1718年对俄国、丹麦和波兰作战失败后逐步走向衰落。1805年参加拿破仑战争,1809年败于俄国后被迫割让芬兰,1814年从丹麦取得挪威,并与挪威结成瑞挪联盟。

瑞典的首都在斯德哥尔摩,靠近波罗的海边,与芬兰的坦佩雷隔海相望,通过芬兰湾,也可直达沙俄的首都圣彼得堡及赫尔辛基。斯德哥尔摩有一个较大的圣诞市场,这个圣诞市场已有数十年的历史,至今仍然保持着中世纪风格。每年圣诞节来临之前,不仅前来购物的当地居民络绎不绝,还有不少游客慕名而来领略这个古老市场的风采。

瑞典历史实际上就是一部帝王史,从公元980年起,瑞典历史上先后记载了50多位国(女)王的英名。国王最先由贵族选举产生,终身任职,而非世袭君主。这种选举制度直到1523年,古斯塔夫·埃里克森·瓦萨国王当政起才寿终正寝。这位国王使瑞典摆脱了丹麦的统治,并奠定了瑞典作为一个国家的基石。1544年,议会决定瓦萨家族世袭王位。自此以后,只有国王没有继承人时才从旁支中选出一个作为国王,成为一个新的王朝,

现任的国王是伯纳多特朝的奥斯卡一世,不过此时只叫奥斯卡,但为了不至混乱这里还是把他叫做奥斯卡一世,这位长时间周游于欧洲各国,酷爱写生的瑞典新国王,在继位前,便被人称为旅行家。上任五年了,在国内时间还不如国外的时间多,不过虽然他爱出国,但并没有放任国家的管理,国家一切权力他都交给了首相奥洛夫·帕尔一人身上。去年,在二人的努力下,瑞典第一次不用靠发行债券来弥补赤字,这可是近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了盈余。

奥洛夫·帕尔于1802年1月30日生于斯德哥尔摩。早年斯德哥尔摩附近的锡格蒂纳学校学习,1822年年获文学士学位。1823年参加社会民主党。1833年获法学士学位。1834年任瑞典首相特别顾问。1838年,,1847年两度出任王国的首相。因为国王已从英国回国过圣诞节,忙了一年后的帕尔终于决定利用圣诞节休息一下,在圣诞节这天,他带着夫人孩子还有他的情人--国防大臣比克的妻子摆脱了卫士后到圣诞市场给亲朋好友的孩子们购买圣诞礼物。

瑞典全国共分为二十一个省和一个奥兰岛自治区。北部的省北博滕省与当前沙俄的芬兰地区相接,地处波罗的海之中的奥兰岛自治区,一直是沙俄眼中的一块肥肉,二国分别在那里发生过多少次争夺。

瑞典现人口为690万,因为地靠北极圈,六分之五以上的人口集中在南部,北部六省虽然土地广阔,可人口不足百万人。现有总兵力约19.5万人,其中有一支4万人的海军,文职人员也占约3万人。瑞典是个最早把民防作为国家战略的国家。战时可动员120万预备军人。

瑞典的防范重点是沙俄的入侵。单在北博滕省瑞俄边境就有军队近8万人。当然也有卡特加特海峡对岸的丹麦对挪威的领土要求。虽然挪威本是1814年与丹麦用西波美拉尼亚所换。虽然挪威还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他们与瑞典结成瑞挪联盟。完全依靠瑞典,二国谁也不吃亏,可丹麦人自己无能,让西波美拉尼亚给德意志城夺去了,于是他们又反过来想要回挪威。但那里并没有多少军队,只是将海军的80%放在西岸。

从去年开始,瑞典的二个宿敌沙俄与丹麦眉来眼去,私下里达成了协议,丹麦协助沙俄,控制卡特加特海峡,让其舰队不能进入波罗的海,将瑞典的海军一分为二等待沙俄各个击破。战争以后沙俄得到瑞典,而挪威并与丹麦。与瑞典接壤的沙俄芬兰地区,面积为33.8145万平方公里。境内拥有极其丰富的森林资源。全国森林面积达2600万公顷,全国有69%的土地被森林覆盖,其覆盖率居欧洲第一位,世界第二位。芬兰地区内陆水域面积占全国总面积的10%。湖泊约18.8万个,有“千湖之国”之称。更为奇特的是芬兰的湖泊与狭窄的水道、短河、急流相连,从而形成互相沟通的水路。

芬兰有1/3地区位于北极圈内,气候寒冷、多积雪。芬兰北部,冬季有40—50天看不到太阳是常事,属温带海洋性气候,年平均降雨600毫米。平均气温冬季零下14℃至3℃,这个冬季里寒冷来的特别迟,直到圣诞节前一个月各河道才完全结冻。

平日寸步难行的林海雪原冬季更是难行,可结冻了的河流就是最好的道路,五万多沙俄军队完全不理会的北博滕省北部的四万军队,从西芬兰省与东芬兰省越过边境从瑞典北方向南方推进,依靠昌南飞机的侦察,利用瑞典方防卫上的间隙,从冰封的河道上,分三次利用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包抄,将北博滕省南部边境4万多守军打得溃不成军。瑞典境内千百条从南到北的河流,由于全部结冻,一点也没有阻隔作用也没有,瑞典沿河流所建的工事并没有对沙俄军队造成半点威胁,十天的进军之中,昌南的飞机临空达到五百架次之多,对前方的道路、地形及军事集结进行侦察,然后通知地面,而昌南、埃及与哈萨克二国组成的后勤与医疗队同时也跟在沙俄军队之后。为沙俄军队及战俘们实行救护与治疗。因为可以从海边利用军舰补给,不用耽心后勤问题,沙俄军队快速向南推进,致使好多瑞典溃兵及回首都求援的军士落到了沙俄军队后面。十天时间内,沙俄军队就攻下了耶夫勒堡的省府耶夫勒港,与沙俄海军的一百五十艘战舰相汇合,占领了瑞典北部六省领土中的五个省份。

五个省被沙俄占领的消息传到斯德哥尔摩,当人们从圣诞市场中找到奥洛夫·帕尔时,他吃了一惊。他立即进宫与向奥斯卡一世作了通报,二人立即决定实现全民总动员,当日之内单斯德哥尔摩就动员了十二万后备役参军,当五万多民兵走出首都,到达乌普萨拉时,部队变成了十五万人,虽说瑞典国家并不富裕,可他们反抗外来侵略的决心却是坚定的。

离达乌普萨拉四百公里有一条达尔河,这条河“L”形的河流是瑞典最大的一条河流,沿河有近千个湖泊,而达尔河下游近三四百公里的江面宽达三十多公里,瑞典人把这段江面叫做德松达湖。也不知是达尔河将这些湖泊连在一起,还是这一个个的湖形成了达尔河,它从挪威边境先向西南后向东南将瑞典分成二个部分,由于水量巨大,这条河也成了瑞典少有的不冻河之一。在德松达湖的出海口,有三十多公里的地方是山区,二岸山高水险,河道狭小。水流涡急。这也使得达尔河虽宽虽大,但不能如巴黎河一样的成为交通坦途。海船不能进入达尔河,于是瑞典的内外河运输是分开的,多以河西岸的马尔马作为中转点,后世这里有一座桥,是连通二岸的唯一通路。近二十万瑞典民兵到达马尔马后,加上徒峻的地势,立即将河东变成了铜墙铁壁。沙俄军队作了多次尝试都没能突破马尔马防线。只给双方增加了补给的困难与大量的伤员。二十天多天过后,北博滕省的四万军队及二万多溃兵与从南部各省动员起来的士兵和民众汇合,加上挪威的军队共六十万人从“L”形的顶部越过达尔河,立即收服了达尔河流域的大片土地,将沙俄军队压缩在波罗的海沿岸五十公里的范围内,有些地方还完全切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好在沙俄军队在波罗的海已经将少量的瑞典海军清理干净。可以从海上补给及提供火力支援。

丹麦虽与沙俄有过默契,但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明白沙俄进攻瑞典,目的有二个,一是将波罗的海完全变成他的内海,二是有一条进出波罗的海的通道,这都必须经过卡特加特海峡,而卡特加特海峡的南部,被丹麦的西兰岛与菲英岛分成了大小贝尔特海峡及厄山三个海峡,其中大小贝尔特海峡在丹麦境内,只有厄山海峡是与瑞典的分界海峡。大小贝尔特海峡虽在丹麦境内。虽说它们的水都不深,又礁石林立。但他毕竟也是出海通道,沙俄是不可能容忍受别人控制的,所以收拾完瑞典,下一个一定是自己,自己的国家虽然人口众多,可土地不足。这才有收回挪威的思想,如果真让沙俄得了瑞典,不光收回挪威无望,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丹麦的高人们出了个主意,丹麦不介于二国争端,对瑞典也是一炮不发,但他们却在厄山海峡沉下了大量的船。完全堵死了厄山海峡。以用来应付沙俄要求他们不让瑞典海军通过厄山海峡的承诺,一方面又放松对大小贝尔特海峡的防护,并让人秘密透露给瑞典。大小贝尔特海峡是丹麦的内海,除丹麦人自己外很少有人从这里走。即便是走,也要花费一笔领航费与过境费。也就是说他们的作法是希望沙俄及另外一些国家今后出入波罗的海都得看他们的脸色。没想他们的作法立即给他们带来了亡国之祸。

由于长时间,高密度的执行飞行任务,驾驶员与同机的沙俄侦察员们都处于高度的疲劳状态,为了更清楚的看清地面情况,一架直升机在执行任务时因为违反飞行守则被瑞的火力击中,驾驶员带伤飞行,但还是没有飞回沙俄控制区之内,二十分钟后牺牲,飞机坠落在二军交界的丛林之中,二国军队在此产生了激战,最后飞机总算被沙俄军队夺了回来,同机的二个侦察员一死一伤。这个情况反映到俄军指挥官面前时,介于昌南军中所带汽油已快用完,所以他收回了飞机的飞行的请求权利,今后凡要出动昌南飞机的,必须经由最高司令部的同意,同时要求各部队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应用飞机侦察,暂时停止了飞机的使用。

瑞典长期处于和平环境,虽然领导们制定了民防战略,可民众们对民防事业并不热心。大家凭着一颗看国之心,用落后的前膛枪与沙俄的后膛枪对仗,从战术上是吃了大亏的,虽然止住沙俄军队的扩张,收复了大片的国土,可面对二三十万伤员也傻了眼,国王奥斯卡一世长时间周游于欧洲各国,知道当前能挽救这些士兵性命的只有“仙枣”与“红枣”,可国力并不雄厚的瑞典那里去弄这么多的“仙枣”呀,那怕是“红枣”也行。他与将首相奥洛夫·帕尔一筹莫展,看到士兵的痛苦,他一咬牙,将他从英国带回的三支“红枣”及一支“仙枣”拿了出来时,首相奥洛夫·帕尔突然想起一个月前,一个东方之国来的什么长来见他,大谈那个国家与瑞典的关系,要求开展二国之间的商贸合作,对方告诉他,这次给贵国的礼物虽只有这一万支“什么枣”。这是贵国所必需的,它能让伤员渡过最危险的时期。同样的产品我们给贵国运来了一些。请允许我们在你们国家销售。那时他没多想,礼貌的拒绝了来人,那个客人就是拿的这么个东西。于是他将这事向国王作了汇报,而奥斯卡一世根本不相信,他对奥洛夫·帕尔说:

“你太不了解世界了,当前世界上科学最发达的已经不是英国了,东方之国所制造的这种“枣子”,对各类快死的病人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在英国,就是“红枣”的市价也已经高达黄金50克的价格。还很难弄得到,一万支就是500公斤黄金。这虽不是个大数字,关键是“枣”字系列在世界上从来是论“支”卖。就是英国王室也没能一次拿到十支的。”

可奥洛夫·帕尔坚持说那人送来了共五只箱子,对方曾打开过一只箱子,满箱都是这种绿色的玻璃小瓶。那人还是某某人介绍来的,那人走时我还让卫士帮助他把那些纸箱送上马车的。

你赶快去找某某,看那人在那儿,无论那东西是不是真“枣子”,都说明东方人早知道了沙俄将要对我国发动战争,但我估计那些东西是真的,东方人虽知道了这场战争,可他们不能直接通知我们,只好给我们送来药品,希望我们能明白当前的形势,同时也给我们予帮助。可你把他们推出了门外。现在欧洲各国都在更改国策,希望与东方之国搞好关系,以得到他们的帮助。所说东方人已经造出了一种武器,可以在一分钟发射400发子弹,更有能飞在空中的铁鸟,二者配合那就能给地面以打击。

“天呀,沙俄人也有那个东西,前些天在法伦,我军对飞在空中一个大怪物开了火,结果打伤了那怪物,它立即向沙俄阵地后飞去,我军一部分人好奇想去看看,可沙俄居然出动了近二万多人的部队与我军争夺,硬是没让我军看到那东西。不久沙俄人就放弃了法伦。”奥洛夫·帕尔说:

“你能找到当日打伤那东西的人吗?”

“要是平时可能没有问题,可这战时,人员流动比较大,不过可以让某某将军查一查,那是他的部队。”

由于他们是在医院看望伤员,立即有一个受伤的军官告诉他俩,他们这次在战场上经常看到那种大蜜蜂在天上飞,不久就会有沙俄军队跟了上来。那东西飞得很高,枪根本打不着的。

“那东西是什么模样?”

“有二米左右长,与蜜蜂一样,从头上飞过里也有翅膀扇动时嗡嗡的声音。”

他们边说边走,不一会就走到了俘虏区,奥斯卡一世说到:

“欧洲各国,如英国、西班牙、法国还有德国前些天都去过东方之国,在那里看到过那种东西,据说国防大臣本人还坐铁鸟上过天。应该不会只有二米长。”

“也许是他飞得太高,是不是铁鸟,可以去审一下那些俘虏。他们一定知道。”

看到国王想知道,奥洛夫·帕尔就命人找来几个俘虏,问过后得知,那不是什么铁鸟,那是飞机,专门用来从空中查看敌方的兵力布置的,还有救治与转运伤员等。东方之国名叫昌南,与沙俄是盟国,这次他们派了四架飞机帮助沙俄进行侦察,还有另外二个同盟国也派了军队支援沙俄,“红枣”及“仙枣”已在沙俄军中大量应用。包括受伤了的瑞典俘虏都能用上“红枣”等。这些也让奥斯卡一世不理解,沙俄会为一个俘虏用那么贵重的药物。但审问的俘虏多了又不得不相信。不过最后他们还是搞清楚了,这次入侵他们的有沙俄、昌南、埃及与哈萨克四个国家,四国之中沙俄是主力,其它三国并不参战,医护与后勤保障人员都是埃及与哈萨克二个盟国的军人,昌南只负责侦察与危急伤员的运输,险些之外,昌南还向沙俄无偿的提供了五万支仙枣,沙俄自己也向昌南购买了近十万支红枣,俘虏的治疗所用的药物并不是沙俄花钱买的,而是二国医护人员先用,然后向昌南申请补给,是昌南无偿提供的。

由于波罗的海发生了战争,求坦几人没有离开斯德哥尔摩,说实话并不是他不想离开,只是他不愿离开,他是一名德裔犹太人,是最早回到以色列的学生,后来转到昌南学习,在那里他考入纳西经贸学院,毕业后进入昌南军队,是一名文职人员,这次进入瑞典,为的就是对瑞典实施人道主义援助,他们一行人是从圣彼得堡先到德国后到达的斯德哥尔摩的。原以为有一个亲戚在瑞典政府任职,通过他也见到了首相奥洛夫·帕尔。没想首相奥洛夫·帕尔给了他一个不理不采。虽说他不会透露沙俄即将对瑞典用兵的情报,可奥洛夫·帕尔连为什么也不问一下。于是他们留下来等待时机,奥洛夫·帕尔很快就找到了他们,关于二国战争的问题,他们告诉奥洛夫·帕尔,我们只是商人,不知道这些事情,送药来此是昌南女王交给的任务。这五万支是本是女王送给你们的,可我们在这里过了这么久,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为了生活下去,我们守着元宝要饭,不得不靠借贷过日子。现在货已送到,请签一收条,并将我们送到德国,我们好回去向女王复命。

奥洛夫·帕尔对求坦说:“现在波罗的海完全被沙俄军队控制,我们没有办法送你们去德国的。”

“我们是昌南人,沙俄军队不会对我们不利,我来时,女王曾告诉过我,昌南与沙俄是盟国,必须参加沙俄的军事行动。但我们对这场战争有不同的看法。沙俄有广阔的土地,他对你们的土地没多少兴趣,他们要求的是一条能自由出入大洋的通道。而你们与丹麦正好妨碍了他们。单从这一点上看,丹麦的西兰岛比你们更有利,女王说了,要是瑞典人聪明,他只要放弃厄山海峡那一段,让其如地中海的直布罗陀一样的驻军,完全可以将战火引向丹麦。所以她预测你们二国一定可以坐下来,通过谈判解决此次争端。”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从我身边做起,凡有选择的物品,尽量对日货说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