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军神 第二卷:失忆岛 第十二章:阴谋(2)

木木名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总统布里什向沙洛将军挥了挥手,说:“可以了,有情况再向我汇报。”

沙洛将军猛然立正,抬起右手,五指并拢,手掌半弓,自右额头太阳穴处从右上自左下划弦月弧线,“啪!呼——”敬了一个标准的合众国军礼。

超大液晶屏显示器闪动了,沙洛将军的影象消失,但巴古教授的影象却出现了。

总统布里什的表情变的谦逊很多,可见他对巴古教授的重视。

总统布里什问:“他怎么样了?”

古教授说:“总统先生,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可是沙洛将军,或许还会这样做的。”

总统布里什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但又马上收起,“我已经给他下过命令了,这样的事不会再出现的。他的伤,真的没问题吗?”

巴古教授说:“是的,不过,有些问题。”

总统布里什的眉头皱紧,“什么?”

巴古教授说,“我又对他进行了一次脑扫描,发现他大脑内的残留记忆片断正在正在进行自我修补和恢复,也就是说,即使他的记忆已经被清洗,但仍有完全恢复的可能。而且,潜意识沉默暗示处理好象已经完全失效了,他的意志力很强,这样下去他就有完全恢复记忆的可能,是否再对他的记忆进行清洗呢?”

总统布里什的眉头松开了,“是这件事啊,当然不用了,本来我还怕他想不起来呢,如果他要恢复记忆的话,是突然全部恢复还是需要一个过程过度?”

巴古教授说:“需要一个过程过度,但如果潜意识突然受到有关他记忆的剧烈刺激,一下子全部恢复也是可能的,但可能性极低。”

总统布里什说:“那就好办了,你不用刻意对他怎么样,只要好好的观察就可以了,我跟你提过的,我要从他口中得到一些资料。”

巴古教授点点头,“总统先生,您,您是否在囚犯中安排了潜伏的特工。”

总统布里什的脸变的有些阴,“是沙洛将军告诉你的?”

巴古教授说:“他是无意间提起的,我知道谁都无权过问党派最高领导人对其所属特工的使用情况,但,但我想不明白的是,岛上所有的囚犯在上岛之时都是被我亲手洗去记忆的,那您的特工,怎么能没被我发现呢?”

总统布里什竟笑了,“巴古教授,如果您能把精力多分一些在这上面,我早就吸纳您入我们民荣党的高层领导,成为对抗民权党的智囊了。”

巴古教授一时语塞,“我,我只是问一下,其实,我只是不相信我会没有察觉。”

总统布里什点点头,“没关系的,我之所以没有让您进高层,只是知道您一心将精力专注于科学实验上,对于我们党派的争斗不会过问的。但我十分尊敬并信任您,虽然沙洛将军是岛上的最高负责人,但我仍将您做为岛上的二号人物,正如您虽然没有进入高层,但仍然可以知道岛上关于基地和我派遣特工等机密。”

巴古教授说:“多谢总统先生对我的理解和信任,那,我是否可以问一个问题呢?”

总统布里什说:“可以,但我无法保证一定会告诉你,也没有人会得到我这样的保证。”

巴古教授深吸一口气,说:“为什么我的学生会来到岛上?”

总统布里什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巴古教授会问这个问题,他想了想,“我只能说,她只是去接替原来岛上的卫生员。”

巴古教授说,“总统先生,您应该了解我的心情,十多年前,恐怖分子在华盛顿进行了一场恶意破坏,当时她只有九岁,她的头部受了重击,失去了记忆,是我一直把她带在身边抚养长大,我们名为老师和学生,实际上早有了父女的感情,可是,自从她十几岁就被您召入了民荣党,每天不知道在经历着怎样的训练,浑身是伤,我问她,她却怎么也不说,自从我入岛工作,就一直没见她,我甚至连她现在在民荣做什么都不知道,她突然出现在岛上,您这样的回答就能让我相信吗?”

总统布里什的脸色让人琢磨不定,“巴古教授,我虽然相信您,但没有必要将什么都告诉你,就象沙洛将军,他只知道我在岛上派了特工,但派了谁,派了几个,什么时候派的,他是完全不知道的,您的权限,或许还没有他大。”

巴古教授叹了口气,“还有一件事,岛上有很多的囚犯都有恢复记忆的迹象,我要对他们深入观察吗?”

总统布里什说:“不用了,再过一段时间,岛上的四大基地就可以全部竣工了,只要我得到SSS级资料,再加上基地的保证,就算连任总统失败,民权党也不可能和我抗争了,消灭民权,那是迟早的事,至于岛上的囚犯,正好可以巧妙的利用,作为美化我完美计划的舆论工具,哈哈哈。”

巴古教授又叹了一口气,“我只希望,在这场暴风雨来临之时,我和她都能远离。”

总统布里什喃喃道:“你可以,但她注定要站在暴风雨中。”

超大液晶屏显示器再次闪动了,巴古教授的影象消失,一张女人的面孔出现。

总统布里什说:“美丽的林达啊,给你的任务怎么样了?”

林达的脸孔很冷,说:“没有进展,这都要怪沙洛将军搞出的那些事,我哪有机会接近他,只是见过几次罢了,还要过些天的。”

总统布里什说:“我知道,你放心,沙洛将军不会再添乱了,但你也要抓紧时间啊,一定要尽快完成任务,我的宏伟计划才能有必胜的筹码。”

林达说:“总统先生,您的计划最终目的是什么?”

总统布里什说:“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排除民权党的阻挡,让合众国不会再被任何国家或是联盟侵略,而让我们自己能够称霸全球,这目的,不是很伟大吗?”

林达的眼神冰冷,“或许吧,但我没什么兴趣,只要我完成任务时,你兑现你的诺言就行了。”

林达的影象消失了。

“好的,兑现诺言。”总统布里什悠闲的点起了一根烟。

华盛顿,民权党最高领导人亚伯肯的别墅,亚伯肯的卧室。

亚伯肯通过窗子久久的望着外面黑色的天空,竟没有找到一颗星星,他不禁叹了口气,“芬妮,我最优秀的特工,我的女儿啊,你还好吗?为什么连你也失去了联系呢,难道……不,一定不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