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在平凡的世界裸奔——访H品《裸奔》

htgyhan 收藏 32 2102
导读:[size=16][center]在平凡的世界裸奔 ——访H品《裸奔》[/center][/size] htgyhan:“H-XH”你好。 H-XH:你好。 htgyhan:最近铁血系统显示你在铁血书库非常活跃,据水区的消息你不久前还光顾了禁闭室一天,可有此事? H-XH:是的,有这件事。 htgyhan:那是什么原因呢? H-XH:呵呵,当时我在给一个*日的老头子守楼,哪知水区也不能随便灌水。咱搞了个十二连就进去了。其实那天不只我一个,那个“大

在平凡的世界裸奔

——访H品《裸奔》

htgyhan:“H-XH”你好。

H-XH:你好。

htgyhan:最近铁血系统显示你在铁血书库非常活跃,据水区的消息你不久前还光顾了禁闭室一天,可有此事?

H-XH:是的,有这件事。

htgyhan:那是什么原因呢?

H-XH:呵呵,当时我在给一个*日的老头子守楼,哪知水区也不能随便灌水。咱搞了个十二连就进去了。其实那天不只我一个,那个“大叫驴”——毛驴军长也五连了,好像他没有被关。

(无奈状!)

H-XH:哎~~~,这小兵和军长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呀!

htgyhan:(窃喜,偷笑)嗯~~~,你所指的“大叫驴军长”是?

H-XH:就是那个光着身子满街跑的毛驴老小子!

htgyhan:哦,哈哈。看来“H-XH”深受《裸奔》毒害。我看到军长那里踩的都是你的脚印,能谈谈吗?

H-XH:可以,当然可以。老实说我在开始读《裸奔》这本书的时候心理非常的浮躁。本身我这个人就不喜欢这种都市题材的小说,只是因为他的选材是退伍军人,我才迫着性子看下去。这本书前几章像电影快进的叙事风格愈加使我烦躁不安,要不是当时我同期看着另一本优秀的小说《猎日》(这本开篇和《裸奔》恰恰相反,情节推进慢的要死)。我真不知道是否能坚持读到现在。

htgyhan: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被吸引的呢?

H-XH:嗯,这话说来就有趣了。正如前边说的,我是带着有色眼镜来看这本书的,自然砖头也不会少喽。就在我横挑鼻子竖挑眼之际,梦河兄找到我,说他正在修改这本书,并感谢我在他那里发言。这下我就来了精神,吹毛求疵的开始海扁。真佩服梦河老哥,人家不但不生气,反而鼓励我。最后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在别的大大那歌功颂德,到了军长这里就遍地屙屎(汗一个)。

htgyhan:呵呵,是不少。

H-XH:所以我开始反省自己。出于给梦河老哥说些好话的目的,我逼着自己耐下性子认真的看看这本小说。巧的是这时我的阅读进度正好度过了作者的“快速铺垫”期。文章中出现了很多令人捧腹的幽默,还有些许非常灵动的人物、环境描写。在笑声不断中我感到惊喜。

htgyhan:嗯,往往读者的心态影响着他对作品的理解。在阅读一本书前,尽量不要先入为主的附加给它自己的态度。虽然这样很难,但要深入理解作者向我们传达的信息,这样做是很必要的。然后呢?然后你又做了什么?

H-XH:对,我很同意你的观点。摘掉了有色眼镜的我,阅读自然也就惬意了很多。带着这份好心情继续往下读,当我读到“老所长”一章的时候,我拍案叫绝,这章写的太好了。我已经被故事深深地吸引。然而随着深入的看下去,我再也笑不出来了。作者“黑色幽默”的背后潜藏着血泪的控诉。梦河兄在用诙谐的语言平实的叙述生活。作品“在情色、道德、理智和黑白道义之间挣扎周旋流露出来的真实感”[1]正体现了“视点下沉”、“正视恶”、“探究生存本像,展示原色魅力”等一些“新写实”的基本美学特征。[2]而这份深沉和厚重却掩藏于老渡的莞尔一笑之中。这使得我不得不在读完第一部分后重新翻回扉页,重新审视这“毛驴裸奔”的世界。

htgyhan:能具体的说说吗?

(美学评说)

H-XH:好的。首先我想从审美的角度来说一下这本书。

众所周知,网络技术的发展也深刻的影响到了文学创作的变革。文学走下了圣坛。有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文学创作的阵营。军旅文学也不例外,同五十年军旅文学早期的规模化、军团式的集团作战相比,走过五十年的这方绿色,在网络时代的催化下面临新的挑战。

个人化、多元化、流行化、草根化、自由化、宽泛化和后现代主义的新审美需求的出现,使军旅文学创作已不仅仅是电脑记录替换传统的用笔书写这种形式上的变革了。它的内在实质已经发生了巨变,创作者已经不再局限于军人和作家。如:《最后一课子弹留给我》的作者刘猛当时就是一个学生(后来从军成为导演),《硝烟散尽》的作者退色的子弹(笔名)则是留日博士,《愤怒的子弹》作者周健良又是一名退伍军人,他们都是通过网络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随着“平民写作”的深入,迎合这种新的现代审美情趣,“草根文学”和后现代主义文本应运而生。而渡梦河的《裸奔》语言口语化,流行符号充斥其中,表面上的放浪、不羁、松散,聚合着凝练的精神和厚重的思想,这些美学形式契合了“草根文学”的新审美特征。实现了一次新审美的爆发。渡梦河的《裸奔》与刘猛的后现代主义文本《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形成了双峰争辉之势,为五十年的军旅文学大营添得一方清馨的新绿。

htgyhan:是这样的,网络给予了文学爆发式的突破。上天入地、过去未来、时间空间的叠变,无所不用其极。语言的自由,形势的宽松使作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得到了爆炸式的发挥。没有了纸张的约束和出版的羁绊现代的创作甚至撼动了“完整性”牢不可破的定律,以至追求维纳斯式的残缺之美。比如刘猛的《猛虎营》,刘洪涛的《****》,日蚀的《猎日》由于种种原因成为“千年老坑”但仍有追捧者无数。谁能说他们不是成功之作?这种打破完整的形式更加笼罩着一种“残缺的凄美”!

H-XH:呵呵,你的补充是我没想到的。向你学习!

htgyhan:(成吉思汗)咯~~~,你刚才提到了精神和思想,那你能从《裸奔》的思想性上谈谈吗?

H-XH:唔……,可以。《裸奔》是围绕着周飞以及他的四个异姓兄弟退伍回家后的生活境遇展开的。

从周飞五兄弟的农民出身,陆战队的背景来看《裸奔》其实并不能划分到“都市言情”小说的阵营中去。作品中对退伍军人所充满的悲悯情怀和炙热感情,究其实质,它的内在精神还是符合军旅文学创作特征的。只不过作者将着墨点放在了军营外,极力表现的是对当今中国农民军人在“回归土地”后的生存环境、生命意识和生存景况[3]的探寻。即对“后农民军人”的咏叹。

(“后农民军人”的咏叹)

htgyhan:嗯……。我们知道,中国军旅文学进入九十年代,以阎连科、陈怀国为骨干的一部分作家开始了 “中国农民军人”以军队为跳板“逃离土地”的“农家军歌”式的吟唱。出现了《夏日落》《毛雪》《无岸的海》《农家军歌》等一系列思想厚重,影响深远的“新写实”小说名篇。那你所说的对“后农民军人”的咏叹,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H-XH:有,当然有。“后农民军人”或者说“后农家军歌”是我跟据《裸奔》表现出“农家军歌”的思想而时序上滞后“农家军歌”的表现形式臆造出来的一个概念。它和你曾经提到的“展现了‘中国农民军人’的一个理想原始初态。”[4]都是与“乡土中国与农民军人”[5]这一主题一脉相承的。伍汉民的《狗儿山上的八路军》和渡梦河的《裸奔》,两位作者都是在有意或无意的对这一主题的探寻中完成了对前辈的继承和发展。一个向前追根溯源,一个向后深入挖掘。

htgyhan:嗯,那能具体谈谈军长在《裸奔》中是如何“向后深入挖掘”的呢?

H-XH:对,如果看过《裸奔》就会知道,作者关于军营生活的描写只有寥寥数语。那么“农民军人”又从何谈起呢?其实我们可以从周飞五个人的经历来说,他们都来自农村,又都有“逃离土地”的军营经历而最终又不无例外的都回到了那个小镇。就连最接近于干部身份的周飞在考虑是否要留部队等着提干的时候的得到的却是:“你小子还是退伍吧,你那臭脾气根本不适合在部队发展,我马上要转业了,没人罩着你,你就等着混个副连回家抱孩子吧!”(第一章 结义)这样令人沮丧的回答。(当然作者其实也是暗指军营的另外一面,我将在后边分析)。虽然周飞“因为父亲在他上中学的时候就给他买了城镇户口”(第一章 结义)有了“吃商品粮”的身份,但他仍然不能逃离土地。“三等功和党员的身份并不能马上改变周飞的命运”(第一章 结义)。作者怀着对他们的同情和理解讲述着“中国农民军人”不变的宿命:“出身土地——逃离土地——回归土地”。作者通过周飞父亲的口在向读者传达着一个朴素的“农民逻辑”:“老父亲的想法很简单:不奢望儿子上大学,当完兵回来凭着城镇户口就可以明正言顺的跳出农门。”(第一章 结义)是呀,“跳出农门”何其简单的四个字,承载了几代农人的夙愿。“老父亲没日没夜的奔波了三四个月花了几千元钱后”(第一章 结义)终于“达成所愿”。但故事并没有到此终了。周飞最终并没有吃上这份商品粮。非农身份的周飞,“逃离土地”、脱离军营却变成了没有根基的浮萍。这不能不说是对“跳出农门”最大的讽刺。他与同病相怜的另外四个兄弟在这没有羁绊的飘荡中堕入“黑社会”。然而这种松散的“黑社会”作者在其成立之初就昭示着它没落的结局。内部矛盾、外部打压,风霜刀剑严相逼的环境怎能让这样一个“武夫”组织生存?“黑社会”的解体也预示着这些“后农民军人”踏入“平凡的世界”这美好体验的失败。而这种尝试的失败与“乡土中国”不无干系。

从周飞们一方来说他们虽然走进了军营,但这军营并没有给他们开启“摆脱土地”的大门。当他们直面这个世界的时候仍然会感到促狭。他们挥不去“乡土中国”在他们身上撂下的标志。从周飞们揭竿而起的蛮干,赵卫“革命”尚未成功,就忙于“谋权夺位”以及最后“愿意跟我赵卫干的,就还是我赵卫的兄弟,不愿意干的,最好以后不要跟我过不去!”(第十八章 决裂)的背信弃义。种种这些表现都显示出他们骨子里的“农民烙印”。

从小镇(社会)一方来说,这个以挖煤为支柱的乡镇,仍然是以“小农经济”为主导。他的体制结构与“乡土中国”纠结了很深的渊源。他不允许像周飞们这样的“乡间莽夫”们撼动他的基石。所以,以单老板为代表的“黑白通吃”的“大人们”的“不得不作点动作来向中央交待”(第十六章 徘徊)下,“黑社会”折翼了。

正如评论家们所分析的像阎连科、陈怀国这些吟唱“农家军歌”的作家们“把关注的目光瞄准了农民军人与乡土中国这一主要症结,既注意到了前者对后者的反叛,更注意到了后者对前者的制约,就在这双向逆反关系所构成的张力场中,展开他们的艺术世界。他们的“农家军歌”从表层考察看,咏叹的是当今大陆中国一代农村青年走出土地的人生道路的艰难,但从深层观测就不难发现,它通过对农家子弟进入现代军营的坎坷际遇的抒写,已然昭示了他们最终进入现代文明的艰难。”[6]

同时“他们的创作中的稚嫩或缺憾也显而易见。比如他们过于倾心对生存状态的关注而放松了形而上的哲学思考;太着力于丰满与真实而忽略了对其根源与背景的挖掘;自传体角度的切入常常导致自我陷入太深而不易超越,知之深、爱之切又往往影响了批判的力度与锋芒”。[7]

htgyhan:是呀!5位海军陆战队员竟然要靠“拳头”来讨生活,的确是件令人悲哀的事情。

H-XH:没错,这的确令人遗憾,但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作者关于当代军人“退伍后遗症”问题的思考。

(“退伍后遗症”问题的思考)

htgyhan: “退伍后遗症”?

H-XH:是的。“《裸奔》向我们社会提出了一个沉重而又现实的话题,怎样对待军人,特别是转业退伍的军人。”[8]而作者对于“退伍后遗症”这个问题的全面思考是令人钦佩的。

首先,作者有意将周飞们锁定在海军陆战队,(这个“精英中的精英,屌毛中的屌毛”集中地)不仅仅只是为了吸引读者眼球。我们深入的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这些在军队优中选优的兵们,自身素质自不必说。那么经过数年的锤炼,部队给他们了什么?当他们不得不面对生活的时候除了“三等功臣,党员身份”他们什么也没有的得到。倒是一身的功夫成了他们赖以生存,组建“黑社会”的资本。这岂不是个莫大的黑色幽默?这些走入社会的士兵就如同“脱离襁褓的孩子”虽然他们被“母亲”滋养的如此强壮但失去了温暖怀抱的他们又那么的迷茫、无助。兵们为祖国奉献青春泼洒热血是他们的职责。那部队这方圣洁的绿色除了给予这些可爱的“孩子们”骁勇的身手外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其次,从周飞们的角度来考虑,几年的从军生涯应该如何度过?作为和平时期的战士朱苏进给我们了一种答案。作为军人要有“当兵的那份尊严”!但我个人认为,在保持这份做兵的尊严同时也要有一份韧劲和目标。谁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许三多(兰晓龙《士兵》)能把书从A看到Z,人家同样也去A大队做兵中王者。而周飞至少是刚刚退役的他只能是个武夫莽人,面对生活他需要补上“他的大学”。(《裸奔》在第二部将展现周飞进上海闯深圳的“大学生活”)

最后,这个社会又应该如何对待这些为国为民流血、流汗的军人呢?周小米(退色的子弹《硝烟散尽》)的含笑九泉,陈沂生(退色的子弹《硝烟散尽》):“来世不要再让我做人!”的嘶吼,在令人心碎的同时,使人感到的是无限的冰冷。这份冰冷被渡梦河带到了《裸奔》。虽然再没有《硝烟散尽》那么滂沱,但一句:“没病没灾的,身上的零件一样不缺……年纪轻轻的,还当了这么多年兵……回来跟我们抢饭吃,也不怕丑……。”(第一章 结义)却让人寒彻心肺。如果说退色的子弹(笔名)只是在对这种冷漠控诉,那么理性的渡梦河就不仅仅是指责人们冷漠这么简单了。周小米、陈沂生只是遭遇到了路人的冷漠,他们之间是两条平行线不会有交点。而周飞的境遇则不然,他所面对的矛盾更加的尖锐——“抢饭吃”呀。“管你曾经是救世的耶稣,还是造物的天王。目下,你正在‘回来跟我们抢饭吃’!”尖锐的矛盾,冷酷的言语不是一个公众态度能够说清楚的,他留给人们的是对社会对人性的思索……。

(“新写实”的高歌)

htgyhan: 是的,《裸奔》的“作者始终以平实、朴素、贴近生活的言语,表达和叙述故事”[9],给人以无限的真实感和强烈的视觉冲击。

H-XH: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毛驴军长文笔的老到。只有那些乍看其貌不扬,细品却幽远留香的作品才禁得起读者的揣摩、玩味。军长以他的潇洒带着那份空灵和飘逸诉诸笔端。举重若轻的诉说这份沉重和真实。他的含蓄并没有削弱他“正视恶”的锋芒。

htgyhan:呃……,《裸奔》写的真实我可以理解,但这“含蓄”从何说起?

H-XH:呵呵,你是被军长语言的“爷们儿气”蒙住了。举个例子:

“你那臭脾气根本不适合在部队发展,我马上要转业了,没人罩着你,你就等着混个副连回家抱孩子吧!”(第一章 结义)东北毛驴对于周飞的劝说可谓到位、直率。没有那种市井小民劝人时“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造作。给读者留下强烈的东北大汉形象。使一个只出场一章的人物栩栩如生。而作者却意不再此,分析这段话我们就会知道。纵观全文周飞的“臭脾气”,“臭”在哪?他为加入“黑社会”惶恐、抑郁,他面对赵卫的张狂沉默,却又不是任人唯欺的“面瓜”,赵卫触犯他的底线他也会爆发。那么的这个富有正义感、有勇有谋,能屈能伸的“臭脾气”怎么就不适合部队发展了呢?这样的脾气不适合部队的什么发展呢?“没人罩着”,那么“有人罩着”就能混个正连或是什么的吗?这正副连和人“罩不罩着”是个什么逻辑关系?他的评判标准又是什么呢?

作者用简单的一句“豪爽”建言,在向读者展示部队中的什么?也许《醉太平》中的季墨阳会给我们答案。

htgyhan:原来如此,在军长诙谐语言背后是对恶的正视。

H-XH;是的,较之开篇的含蓄。作者在后边的行文中则是对这个平凡的世界点穴了。

周飞父亲苦心经营,先是为儿买“身份”,然后又是“三四个月花了几千元钱”买来这份“商品粮”。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想办事这“粮草”岂能不跟上?公德圆满却落的周飞在“五月份的大雨滂沱中狂奔”。

与“商品粮”事件相比“入狱事件”作者则刺的更狠。钱守国与赵卫身份的对比得出了二人“入狱结果”的对比。同一件事情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结果,作者在说些什么?

作者将这份点穴在故事即将结束时发挥到极致。“这年的五月份,省里的小煤矿发生了多起矿难,听说中央某领导大光其火,也使得这个产煤大省不得不作点动作来向中央交待。”(第十六章 徘徊)人命滔天呐!这需要什么样的“动作”呢?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比如“单老板的黑白通吃”、“岳文平的穿针引线”等等。正如这本书的名字“裸奔”——“赤裸裸”的思想,“赤裸裸”的说话,“赤裸裸”的表白,“赤裸裸”的行为……。[10]作者这种虚虚实实,有正面的冲锋陷阵亦有侧面的旁敲侧击,所达到的艺术表现力不正是那“视点下沉”、“正视恶”、“探究生存本像,展示原色魅力”等一些“新写实”的基本美学特征吗?

htgyhan:对,我们应该为《裸奔》这这份真实喝彩,为军长的写实感动。那么这部作品在人物情感上的表达又是怎样的呢?

H-XH:说到情感,首当其冲就是爱情,秦芳和周飞,钱守国和桃花儿。一个炙热一个婉约,一个落得劳燕分飞一个则是喜得贵子,刚柔并济相得益彰。大家可以去看看“AGAGAGAG”的评《我看〈裸奔》》,说得很好。而我关注的则是《裸奔》中的另一份情感——战友情。

作者奏响了“战友情”的变奏!

(战友情变奏)

htgyhan: “战友情”的变奏?愿闻其详。

H-XH:首先要弄明白的是五兄弟之间的这份情义。五兄弟出来混得是否是“黑社会”?我认为不是,这个“黑社会”只不过是用以说明周飞等人迫于生活寻找的一个“吃饭”的方式而已。五个人别说是“社会”了,连个“组织”都算不上,就是个“团伙”前边还要加个小字。既然没有了“黑社会”的概念,那么也就谈不上江湖之义了。

那么把五兄弟拧结在一起的是什么呢?“战友情”!我认为是“战友情”。

而这份战友情随着赵卫的叛离发生了变化,也就是我要说的“战友情的变奏”。

什么又是战友情呢?

《生命如歌》中“我”为战友守灵十八载,《亮剑》中李云龙同赵刚救彼此于危难。这样的情谊才是真正的战友情。

战友情是穿越死亡的结晶。

战争好比是母亲,战场则是孕育生命的宫巢。战壕中流失的生命就如同一条条殒身的勇士,只有那些骁勇的幸运者才能到达胜利的温床。经过生命的重塑,同一战壕的兄弟携手穿越生命通道。这份情义有如孪生之义而又胜过孪生之情。因为他们比孪生兄弟更多的拥有生命孕育的经历和意识。

没有涅磐的凤凰怎会有带火的翎羽?

同睡一寝室,同吃一锅饭,同走一行队列的和平军人之间只能形成相濡以沫的默契,这种默契无异于一同学习的同学和一起工作的同事,而它不能升华成共赴生死的“战友情”。

作者通过赵卫的背信弃义弹起了“战友情的变奏”,但他并没有消解和平岁月下的“战友情”,他在这段变奏的最后用“这群兄弟不只一次的后悔……在面对葬身赵卫的孤坟野冢时,追悔莫及。”(第十八章 决裂)一段沧桑的野冢低吟,奏响了悲壮的回归音。

面对兄弟的孤莹,周飞心中的悲恸和惆怅是无法用手中的一支香烟平复的。作者在第一部的结尾留下这样苍凉的一幕,是他对这份情义的珍视,以及对变奏后回归所付出代价不堪重负的呐喊!

htgyhan:是呀,战友情是值得每个军人珍视的。战争时期会有经历生死的战场,和平时期同样有这样生死攸关的“战场”。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们才会有这种“涅磐之情”。

H-XH:嗯。

htgyhan:可以看到军长在表达思想的同时塑造了很多丰满的人物,你能针对作者在人物塑造上说一说吗?

(人物塑造分析)

H-XH:呵呵,我只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小读者,这方面就更不敢浑说了。《裸奔》的人物很多,像张扬的赵卫、成熟的钱守厚、深沉却个性飞扬的周飞以及热心油滑的岳文平和阴险毒辣的单老板等等。我就说说几个在阅读中令我眼前一亮的角色吧。

htgyhan:好的。

H-XH:首先要说的是“老所长”(这个人领我惊叹):

梦河兄对老所长的塑造如同国画中的“大写意”,着墨只有寥寥数言。然而他的美学意义在于它的“留白”。言尽意犹在。

笔墨上的大气留下的是意境上的“大起大合”。

谁又能说作者的这些“留白”不是匠心独具呢?

朱苏进笔下《引而不发》的西丹石,《凝眸》的古沉星,埋没于《炮群》的苏子昂,《绝望中诞生》的孟中天以及《醉态平》的季墨阳和执拗的跨越《楚河汉界》(作者:马晓丽)的周东进,无不才华横溢却归于没落。作家们在倾诉的时候并没有给他们指出现实的道路,而梦河兄做到了,他笔下的老所长外圆内刚,他的人生喷薄出的现实意义,值得我们深思。

他的才华在他的人生中得到了最大的发挥,他低调的为人,略显圆滑的处事,遮不住他一身的傲骨。谁又能说他没有一根擎天的脊梁?

“秉持着信仰,获得生命的燃烧”是我对他的评价。

其次,要说的是作者对“王小五的老婆”的塑造;

如果说老所长的笔法是“大写意”,那么王小五老婆这个人物的刻画就是工笔画。笔法之细腻,神韵之鲜活令人叹为观止。“嗔——笑——闹”前后三种迥然的表现勾勒出一个刁泼的“乡村破落户”。

而对于这个人物的称道,还不能仅仅的停留于他“工笔”的精致。“坐地炮”式的刁泼揭示了她无赖的痞性,“欲讹不成嗔怒于夫”显示了她的贪婪、猥琐,“驯服于周飞的金钱”则是短视的鲜明表现。“无赖”“贪婪”“猥琐”“短视”这些中国农民的劣习就在作者精心描绘的寥寥数语中集中凸现,可见作者的功力之深。而作者通过这个人物对“乡土中国”的嘲讽和对中国农民根性的揭示,难道没有当年鲁迅先生之风骨吗?

最后看到“桃花儿”这个人物则是我意外的惊喜:

对于梦河笔下的桃花儿这个人物则更像是陈逸飞的仕女图,运用西方的技巧,赋予作品中国的精神。即有女性的质感有中国古典美的神韵。内敛、淡雅。

作者没有花团锦簇的去炫耀这位贤惠的嫂子。相反他抓住了中国古典美的神韵,用一份淡定轻描淡写。她的美貌、勤劳、妥贴、顺从、从不上桌以至于她的一颦一蹙,都是如此的淡然。作者把持着这份情愫,抓挠的人心底麻痒。直到她为丈夫哭泣,在孕育的小生命中绽放。一个惊艳的秀外慧中的女性,走入了每一个读者的心里。此时,唯有曹公笔下大观园中的伊人们能与其争艳了。

我不禁从心底真诚的喊出一声:“嫂子”。“军嫂”(曾经是,永远是)二字在桃花儿的身上变得醒豁。

htgyhan:军长长塑造人物的技法之多有“写意”有“工笔”有“白描写实”有“神韵衔取”,我们在陶醉于作品之中的同时不禁要惊叹于作者的才华横溢。

H-XH:对,是这样的。

htgyhan:那么最后你想和军长说些什么呢?

H-XH:我想就用我留在军长那里的感想结束吧。

一直被《裸奔》这部小说的真实感动着。作者用“平视的视角”叙述着这真实的世界、真实地人生。在一个小镇的背景下,作者描绘了一幅社会百态众生图。平和的质感和不羁语言道出了“平凡的世界不平凡,平淡的人生不平淡!”你我都在这平凡的世界里赤条条的裸奔。为着生活裸奔。

我对《裸奔》随后部分的期待和建议:

从作者有意无意的透露中我推测五位主角的命运是赵卫死掉,其余5人经过奋斗富甲一方。这样的情节设定有待推敲。也许是作者一颗悲悯的心不忍让这些流血流汗的英雄再流泪。好的归宿为这部血和泪的写实小说增添了一抹亮色,但同时却削弱了它的思想性和真实性。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成功者毕竟少数。更多的是怀才不遇,平庸于世。面对生活奋力抗争,收获的却是回到起点的宿命。无奈的嗟叹,怅然若失,也只能是眼前被夕阳染红的天际。五兄弟的命运应走向不同的轨迹,周飞的成功也应该有其他兄弟的失败和平庸来衬托。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有悲痛、无奈、惋惜和那无限接近于成功的欲罢不能,才能撑起“你我裸奔于世”这一主旨。

htgyhan:谢谢“H-XH”。

H-XH:谢谢。最后,预祝军长在“毛驴文学奖”上折桂 :P

htgyhan:感谢各位大大拔冗光临,再见!

铁血书评组实习记者“htgyhan” 铁血小说讨论区报道

(以上纯属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组观点)


[1] 闲云野鹤 《关于〈裸奔〉不得不说》

[2]、[3]、[6]、[7]朱向前 《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

[4]htgyhan 《站在狗儿山上唱赞歌》

[5]朱向前 《乡土中国与农民军人——新时期军旅文学一个重要主题的相关阐释》(载《文学评论》1994年5期)

[8]曾战士 《一部沉重而又充满希望的书!》

[9] 逍遥 《我看〈裸奔〉》

[10] rogerzhang1030粗看《裸奔》

后记:

要和大家说明的是以上文字是我对《裸奔》第一部分粗略的概要性的赏析。由于自身没有文化加之时间仓促,对于军长所表现的深刻思想不能理解和有失偏颇的地方还望军长见谅。

此文算是我学习朱向前《中国军旅文学五十年》的实践之作。里边有很多理论、观点都是我从这本书中借鉴的,而且也引用了大量其中原文。断章取义,篡改原意的行为也是有的。再加上我个人胆大妄为凭空臆造了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总之好的都是我抄别人的,不好的都是我浑写的,嘿嘿。各位大大见谅,至于原创俺先申请,斑斑们去审核吧!俺想版权问题,应该没有人找俺这不知名的小人物,毕竟是不过是博君一笑的抛砖之举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