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十八章 力破冰山角 第 3 节

南山石 收藏 1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URL] 屈大毛听完屈虎的报告,脸上的两团横肉兴奋地跳跃着,然后,恶恨恨、阴森森地切齿厉道:“好,这就是那些给条子当探子的下场!杀一儆百,我让这些被称作是什么‘特情’、‘耳目’、‘线人’、‘信息员’等等的走狗们知道,再继续为条子服务就会朝不保夕、昼夜不宁!屈虎,干的漂亮!回头我赏你一部‘桑塔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屈大毛听完屈虎的报告,脸上的两团横肉兴奋地跳跃着,然后,恶恨恨、阴森森地切齿厉道:“好,这就是那些给条子当探子的下场!杀一儆百,我让这些被称作是什么‘特情’、‘耳目’、‘线人’、‘信息员’等等的走狗们知道,再继续为条子服务就会朝不保夕、昼夜不宁!屈虎,干的漂亮!回头我赏你一部‘桑塔那’,另外给弟兄们也每人发赏钱两千,听着,都要给我好好地干,将来都会腾达的!还有,据说将邬力吸、贩毒品情报转给武警石军的人是石军的女朋友、南山分局刑侦队的朴璇,她还有一个姐姐叫朴娟,是望湖亭上马啸枪口下的余生之人,在旅游局工作。他妈的!男的是头虎,我暂时不去惹,女的,我就想教训教训,也好敲山震震虎!”

屈虎听说要赏给他一辆“桑塔那”,喜得光头都冒出许多油。他哈腰将屈大毛的大烟斗装上雪笳递进屈大毛的嘴里,再点着火,献谄地阿谀道:“叔,您是我们江南屈家的骄傲!我这辈子跟定您啦,就想为您去死!教训那两个小妞的事,您老人家尽管放心,我带人去办!”

“要办得干静点!尤其不能暴露你的行踪。目前,毒品案还没有牵涉到我们,弄不好就会惹火烧身。”屈大毛听了屈虎拍马溜须的几句话,很是舒服,又听屈虎主动请缨去教训朴氏姐妹,心里又莫免担忧起来,便慎重地瞩咐几句。

屈大毛还有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弄不好非但会惹火烧身,还会招来老虎石军的猛扑,这就太可怕了,比死在刑场更可怕!屈大毛想到这里,不由噩梦浮眼、打了个寒噤,那大烟斗随着手臂一颤,掉在了怀里,立马将昨天刚买来、今天刚换上的‘金盾’衬衣烧出一个大洞,。

屈虎嚷叫:“火烧身了!”情急之下,忙将手中的矿泉水朝着屈大毛的前胸泼去。

“呸,呸!你眼睛瞎了?救火呀?泼得老子满脸都是,我说你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越帮越忙的家伙!”刚才还在夸奖屈虎能干的屈大毛,变脸大骂起来。

屈虎一脸委屈和惶恐,忙拿出一条干毛巾上前替屈大毛脱去衬衣,擦拭干净。

屈大毛口里仍在骂骂咧咧。

屈虎心里在嘀咕:这个远房叔叔是个狗脸生毛的主,这一下只怕那辆“桑塔那”要泡汤了。

“哦,对了,屈虎!你们昨晚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跑来报告?啊!”屈大毛由怒生厌,指责屈虎。

“哎呀!我忘了一件大事。”屈虎一拍后脑壳,又嚷叫起来。

屈大毛一听有大事,神色惊慌,他现在就如一只疯狗,又想咬人,又怕棒打。

“这么多族侄,我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个有头无脑的东西?什么大事?快说!”屈大毛厉声问。

“昨晚搞了个通宵,我刚睡下,大概上午八九点钟,桂超打电话把我吵腥,说是有大事转告。我不敢迟慢,就马上开车一路赶到江边的九号闸口,桂超的车早停在路口。我上了他的车后,一看,李子放也在车上,脸色阴沉着。我还没打招呼,桂超一拍方向盘发怒了,嘴里劈头盖脑地对我凶起来‘你们这是要大家都去垫棺材底呀!还有没有大脑啊?跟你们这种人打交道就是危险!老大正在想办法尽快处理二牛的案子,好,你们这一胡闹,已明告诉了市领导和警方:此案背后还有人。老大说了:你们是一群猪!老大还说了:一群猪再这样乱拱,就不管了,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无非赌命!’这时李子放也骂了一句‘比猪还蠢!’我当时被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骂得晕头转向。等他们骂完后,我向他们下了‘不再发生’的保证,还替叔叔向他们作了这个月增加红利的承诺,我看叔叔以前也是这么做的?”

“做得好!对喂不饱的狗,这是最佳办法。后来他们怎么说?”屈大毛打断屈虎的话,回敬了一句“狗”,又急问。

“钱能通神,他们后来的态度就好了很多。李子放说‘好了,此处不可久蹲,请转告屈总,再不要随性而为了,要沉得住气,我们都在想办法。’桂超说‘送李哥回去后,我俩找一个静点的茶楼坐一下。’可能还有很多话。那想,我和桂超到了‘往日重现’茶楼时,却发现石军的两个手下也在喝茶,大家都认识,我们就赶快走了,本来准备换个茶楼,可是那两个小兵还追了下来,桂超在车内给我打了个手机,说‘算了,各自走。老大有一句话请记住并转达屈总:牵牛花还是老样,藤荆就不要乱挥啦!’”屈虎记心还好,便将上午的对话原原本本地复制了一遍。

“这些话,你进门就应该跟我说!”屈大毛一副凶态。

“不是‘桑塔那’把我给喜昏了吗。”屈虎底下头。

“好,我就让你能清醒些。弟兄们的钱照发,你的‘桑塔那’暂时没有了!”屈大毛断然说。

“叔叔,别这样喔!我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现在开的还是借来的车,你老人家交办的事都是要用车的。叔叔这是第三次黄我的泡了,总要我有点指望才行喔!”屈虎哭丧着脸,斗胆地纠缠着。

“你还敢犟嘴?这是你第三次犯糊,你不知道?你抬起头来,听着!那些人也急了,他们越急,事情就越好办,我们就越省心,这就叫矛盾转移。‘桑塔那’我还是叫人买回来,锁在库里,你给我教训完那两个小妞后,再给你。”屈大毛切着齿说。

“不是老大说不要再搞动静了?”屈虎茫然问。

“你还不懂?我真的是拿你这个木头没有办法!你尽管去办就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