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山猪柳下识中村(上)

辽西老戟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什么祭送瘟神?纯粹是胡说八道!”山猪气愤地说道:“声东击西,这是丁雄惯用的阴谋!” “是!机关长!”中村立正说道:“我上当受骗、擅离职守,走漏军车,甘当受罚!” “不不不!”山猪拍着中村的肩膀,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及时收回战马,是帮了我的一个大忙。军车跑了,我们可以再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什么祭送瘟神?纯粹是胡说八道!”山猪气愤地说道:“声东击西,这是丁雄惯用的阴谋!”

“是!机关长!”中村立正说道:“我上当受骗、擅离职守,走漏军车,甘当受罚!”

“不不不!”山猪拍着中村的肩膀,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及时收回战马,是帮了我的一个大忙。军车跑了,我们可以再找;马要没了,我可怎么向武藏军交待啊?” 这确是山猪的心里话。

沟口设伏失败,山猪确实十分光火。八面埋伏,功亏一篑啊!可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接下来的事还要仰仗中村,他又怎好责备中村呢?

时近晌午,阳光火辣辣地晒了下来。山猪看到附近的几个老百姓在扫着门前的炮仗皮子,对面道北一处院里的栅栏门打开了,一个长着大胡子的汉子,赤着背正在将一捆捆红红绿绿的炮仗装到牛车上,阳光落到他的后背上,油汪汪的闪着亮光。山猪便把中村拉到道南一家后栏旁的柳树下,嘀嘀咕咕地说起话来。

一个戴草帽的汉子从屯外走到栅栏门外,向北面的院里张望了一下,喊道:“大胡子!上货哪?”

大胡子一扭头:“哎!张大哥,你有空吗?快进来帮我过过数儿。”

“不年不节的,这时候进啥货,不怕都放潮它?”草帽汉子走进院里,“多少啊?”

“三十挂钢鞭、二百麻雷子、一百个二响子!车上的都数完了,”大胡子说:“你数箱子里的,我去挂账。”

柳丝低垂,蝉鸣阵阵。中村面有难色,低着头,踌躇再三。

山猪摘下前进帽,擦着头上的汗说:“你放心,你就是不带着马队跟着我去铁刹山,我也不会把你沟口设伏失败的事儿,告诉武藏君。好啦,既然你为难,在武藏君那不好交代,那就算啦,我就再想别的办法。”

不想,中村抬起头来:“机关长!我带着马队跟你去铁刹山。没马的几个人速回金鸡岭,向大队长汇报。”

山猪轻轻地用手扇着前进帽,心里暗暗笑了,哼哼,略施小计,甩手一个激将法,就让你个书呆子入我彀中。“那就谢谢你了,铁刹山的情况你了解吗?”

中村说:“铁刹山一百多户人家、三个屯子,虽都入了皇圈会,但还是金鸡岭辖区。道边上的铁匠屯最大,有五十多户,几乎都是铁匠。”

“都挂马掌、钉铁钉吗?”山猪问:“哪有那些马呀?”

中村摆着手说:“挂马掌的不多,主要是打制铁锨、小镐、锄头、镰刀、铧犁等农具,修理大车、水车和一些刀、勺、斧、锯家用铁活儿。铁匠屯屯风彪悍,个个狂野,是皇圈会的生力军。传说康熙皇帝北征察哈尔路过此地,清兵在这儿挂马掌、修兵器。现在屯中有个叫胡达的老头,是皇圈会的三会首,手里有康熙御赐的铁如意。瘟神庙得朴大裤裆和喇嘛营的王老虎,几次用重金收买,胡达都没答应。在这通往热河的南北大道上,可以说二十几里就有一个皇军或皇协军的碉堡岗哨,可唯独炮仗屯、鞑子营和铁匠屯没有。我来金鸡岭快一年了,铁匠屯我一次也没去过。”

山猪暗想,怪不得中村不愿意去铁匠屯,看来,这铁匠屯与鞑子营一样,背景复杂,也是个难缠的地方。本机关长不管那些!跳墙不刮耳朵,投鼠不忌器,管它乌力、滕婆子、还是什么胡达不胡达的,抓出军车就走!

按着马车行走的速度来推算,丁雄的军火车今夜肯定要宿营铁刹山,而且,为行军方便起见,一定会落脚铁匠屯。马队跑得快,在半路上兴许截着他们了。

事不宜迟,山猪说道:“中村君,不能吃饭了,你赶快集合马队,从东山小道赶往铁刹山!”

“不行啊!”中村皱着眉头说:“吃不吃饭事儿小,我们都带着干粮,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可马匹都被炮仗崩伤了,要想到铁刹山,当务之急,是得赶快找兽医疗伤。”

“那你赶快找啊?”山猪着急起来。

中村看到大胡子和戴草帽的汉子赶着牛车从院子里出来,忙上去和气地说道:“两位老乡,我是金鸡岭的中村,有紧急军务要赶往北面。请给我找位兽医,为我们三十几匹马疗伤。”说着,从衣袋里掏出几块大洋,“这些要不够,我还能凑齐,一分不能少,请多多关照!”

大胡子说:“别找我!你问他,”指着戴草帽的人说:“他是皇圈会管事儿的。”

“阁下怎么称呼?”

“我叫张发。”

“请张头领帮忙。”

张发接过大洋,拿起一块吹了一下,在耳边听了听,微微一笑:“嗯,货真价实的袁大头。”用手掂了掂,“给马治病,这钱是不少,我们屯里还真有个佟瘸子,是个兽医。可我们皇圈会从来不与官府和军队沾边儿,我要给你们治马,一旦会首知道怪罪下来……”

“你扯啥鸡八蛋啊?”大胡子裂着大嘴说道:“滕婆子没在家,你就说了算!你是顶门的大炮手,公鸡头上一块肉——大小是个官儿(冠)!不就是给洋马上点药吗?算个鸡八啥呀?到手的现大洋不要,你虎逼呀?”

“这句话说得好,公鸡头上一块肉……”中村连忙掏出本来用笔记着。

山猪摇着前进帽、走了过来,用母狗眼睛一扫张发,张发心里一激灵,手里的大洋差点没掉了下来。

我的妈!这是什么眼睛?

山猪从衣袋里拿出一把大洋递给张发:“这是给你自己的,够不够?”

“够!够!太君,我马上就去找兽医!”张发连忙接过来,递给大胡子两块:“大胡子,把车赶回院里,咱俩分头去找佟瘸子!”

“好啦!”大胡子眉开眼笑的接过大洋,把牛车赶回院里。

站在树荫下,山猪眯缝着母狗眼睛看着张发和大胡子匆匆离去的身影,对中村说道:“你知道中国人有句俗语吗?”

“见钱眼开?”

“不!有钱能使鬼推磨!”山猪鄙夷地说道:“见财起意、见小利忘大义,为蝇头小利尸突狼奔,这就是劣等民族的痼疾。因此,使贫穷更加贫穷,使愚昧更加愚昧。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使这个千年文明古国成为积贫积弱的东亚病夫。”山猪戴上了前进帽,振振有词地说道:“我们大和民族天然地担负起拯救亚洲危亡的神圣使命,用圣战维持东亚秩序,以求共存共荣。中村君,任重道远啊!”

中村盯着山猪的母狗眼睛:“机关长是职业特工,可对政治还这么十分热衷。”

“我说的不对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中村脚跟一并:“对于我来说,效忠天皇陛下的最高境界,就是马革裹尸、战死疆场!”

“圣战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死啊?”

“机关长与我不一样,”中村惨然一笑:“您以为我还能活着回去吗?”

“你这种情绪不对!”山猪看着中村端正的五官,眼神中一片戚然。“天皇的子民,要以参加圣战为最高殊荣!不要昏头昏脑的去打仗,要理解圣战的要义!”

中村苦笑了一下:“机关长,我能不思考吗?不过,我才疏学浅,没有您理解的深透精辟。”

“说说看。”山猪看到村口上张发带着一个瘸子,正在军曹的组织下给马上着药。东洋马一跳一跳的尥着蹶子,瘸子吓得在上连滚带爬的,引起周围的鬼子一阵阵哄笑。

“从本质上说,圣战的根本目的是本土资源的需要。”中村说,“太平洋也好、东南亚也好,最好的资源市场就是中国。大本营的目标岂止是满洲,而是整个中国。您知道,在日本的小学课本第一课就是这样描述我们自己国家的:地域狭小,资源缺乏,火山地震频发,是一个不适合生存的环境。仅1923年的东京大地震一次就居然死了二十万人。我们的矿藏非常贫乏,煤、铁、铜、石油都需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进口,因此国家在经济上的依赖性太大,很容易受到经济危机的冲击。然而,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恰恰爆发了。在一片苦风凄雨中,我们的政府采取了四种办法应对这次危机,一是日元贬值,二是工资指数下降,三是低利率,四是扩大军事开支和军火产业规模。因此我们政府出于经济和领土的需要,出兵占领了中国的东三省。”


(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