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程线上的舞蹈

瞬熄焰 收藏 9 171

前言


奇点——一个既神秘又可怕的字眼,它是时间的终点,也是宇宙的坟墓!


伟大的‘广义相对论’所带来的‘短程线’,编织出一段又一段离奇的因缘。世俗的爱情会在扭曲的空间里得到升华吗?


‘黑洞’产生的不可预测的力量,足可以毁灭存在于任何空间的任何事物。


生活在三维时空的人类不相信多维空间的存在,而却有一双眼睛躲在另一空间窥视着我们。


同一宇宙真的只需要一种文明?


谁又会阻止低维空间(人类社会)走向时间终点的步伐?



*******************************************************


[1]



一个明媚的早晨,阳光洒在中科院小区的院内,其间有一缕悄无声息地撇过二楼客厅的窗帘从缝隙钻


了进去。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对吃早餐的孙子说着什么,“......所以说啊,时间相对于空间是完全分开并独立的。”


客厅的地面光滑、干净,天花板上的旧电扇还在‘呼哧呼哧’地转动着,搅乱阳光透在地面的光影。


老人卷了卷手中的报纸,“‘牛顿运动定律’的出现,使空间中‘绝对位置’的观念告终。”


“爷爷,你怎么不吃。”孙子说。


“你小子,听我说完。”老人拿报纸轻扣了下孙子的头。


墙壁上挂着一张中国山水画,看画纸的质地估计这画是有年头了,而镜框却被擦的锃光瓦亮。


“......而‘相对论’摆脱了‘绝对时间’。”爷爷用手顿了顿眼镜,“我说你小子听进去没有?”


“恩恩,听着呢,”孙子擦了擦嘴角用眼睛看着老人,好像是一个因开小差而被老师点名的学生,“您的意思是,牛顿和相对论改变了,我们现代人的宇宙观、时间观!?”


“......你小子还说听了,听什么了你?是牛顿和爱因斯坦,‘相对论’是爱因斯坦写嗒!”说完又拿报纸敲了敲孙子的头。


“哎呦,我知道,我也是那意思,只不过用下借物喻人而已,您不懂吧,这叫修辞手法。”,孙子挎上背包,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爷爷,我吃好啦,去上学了,您给的这本书,我回去好好看。”


“恩,路上小心点,你看你头也不梳梳......记得没事就过来,别老窝在你那!”


“嘿嘿,知道。”孙子说完,转身就要走。


“哎,等等。”老人煞有其事地招手示意孙子过来。


“还有什么事?”孙子走过来问。


“......”老人停顿了下,神秘地说到“抽时间,把我的孙媳妇儿领来看看。”


“嗨,我当什么事呢......好嘞,您就请好吧。”


“哎!还有......”


“哎呦,我说爷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呀,我都快迟......”


“你小子,给我站好喽”老人本起了脸,紧接着展开了笑容,“今天你生日,晚上记得来!”


“小的得令!”孙子给了老人一个飞吻转身走开,“前进——向罪恶的‘裸奇点’进发!”


“嘿,这孩子。”老人乐开了,低头看起报纸来。


这个家庭就这爷孙俩,老人谢敷衍,半年前刚退休,之前在中科院任‘空间科技资源’科研部副主任;孙子谢伟在校读大三,也算是个成绩优异、有理想抱负的大学生。老人把毕生的热情都奉献给了空间科研,成绩显著。可惜这个冷门项目有点太冷,只有合理超凡的假设、论证还远远不够,说到底就还没能把数字论证的东西,变成实质性的事物来造福人类。


老人的老伴儿,在孙子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科研便成了老人唯一的伴侣。几十年的科研中老人无日夜的奋斗,看着退休了也未能有什么重大突破,实在是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唯一欣慰的是孙子,虽然单身住在外很少回来,不过他天生聪慧成绩优异,老人迫切希望孙子能秉承自己的意志,完成他这个未完的夙愿。


其实,谢伟以前告诉爷爷自己有女朋友,那是在骗爷爷。从大一到大三确实是喜欢过不少女孩子,可就是不敢去表白。好友陈浩说他这是心理处男症,谢伟总会反驳到‘老子本身就是纯处男!’。不过,想到自己有女朋友能让唯一的亲人那么的高兴,他下定决心,这学期一定要领一个回家给爷爷看看......


“嘿,小心点,我说。”正想到这,一辆摩托飞驰般地从谢谢伟身前闪过,“这是小区门口,不少人出入......”谢伟惊出一身冷汗。


摩托在不远处来了个急刹车,骑车的男人转过头,用手拿下墨镜,“怎么着?不服气?”


谢伟发现那男人人三十来岁、身强体壮,袖子高高捋起的胳臂上还附着条恶心的纹身。


“怎么了,哑巴了?刚才是不是你丫在叫那?”男人扎好摩托朝谢伟走来。


谢伟虽然体形相比逊色,可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一米八的个头也不输给他,“你怎么开车的,差点......”


“叫你丫SB!”男人的这句话刚出口,一记重拳就已打在了谢伟的左脸上。


谢伟没想到这一拳会来得如此突然,看样对手确是个打出来的主,不跟你废话的,“丫,来真的!?”谢伟迅速扔下挎包,左手推掐住男人的脖子,右手攥紧了拳头就要打过去。


正在谢伟等待自己拳头与对方颧骨产生剧烈撞击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一种极大的力量给拉住了。


“谢伟,住手!”,紧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把俩人给分开,“你小子开车不老实,怎么还想在这闹事!?”


谢伟一看正是中科院小区的保安——孔胜。散打学校毕业的优异生,由于某种原因退出了俱乐部。在这一带,小混混们没有不认识他、不惧怕他的。


摩托男子见势弱,白了谢伟一眼开了摩托扬长而去。


“行了,没事儿了。谢伟,赶紧去上学吧。”孔胜拍了拍他的肩膀。


“多谢了,胜哥......那......再见。”


“再见。”


谢伟拎起挎包拍了拍转身大步走开,一路上做着深呼吸,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好起来,他不想影响到别人。就在谢伟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发现对面有个人朝自己看过来。并不是谢伟太自恋,而是在等绿灯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朝自己看了半天了,而且还是个男的,个头跟自己差不多,体形也蛮相当。由于隔条马路,模样看得并不是十分清晰。


红灯熄灭了,人流穿梭往来,谢伟却没动。他感觉那个人很不一般,不知怎的就是非常的特别。那人见谢伟盯着自己看,也有点浑身不自在。终于谢伟快步朝那人走过去,那人见事态不妙,急忙转身快步走开。


此时谢伟觉得更不对劲了,‘那人在马路边等绿灯,就肯定是要过来的,为什么又瞬间转身走了,而且好像有意躲避我似的走得如此快。’


谢伟紧跟几步,喊到:“喂......”那人略回下头,竟然跑了起来。谢伟有意去追,那人已经跑到车站旁上了一辆即将开动的公共汽车。


‘这事儿真怪!’谢伟挺纳闷,忽然,想到刚才在小区门口遇到的事,‘莫非是那个流氓找人跟踪我?也不对呀,那帮人底气都很足呀,不至于呀......’带着疑问谢伟不舍的向学校跑去。


大门执勤的门卫已经把大门给关上了。谢伟匆匆从小门进去,一口气跑到了五楼的教室。还没进门,就从窗户看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正在纳闷,后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丫现在才来。”


猜都不用猜,谢伟就知道是他的铁友陈浩,只见陈浩拿着瓶矿泉水饥渴般地狂饮着。


“今天人呢?”谢伟。


“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选哪个?”陈浩跑到谢伟面前。


“有事儿没事儿啊你?还俩消息,赶紧的吧你,今天人呢?”谢伟遇到刚才的几件事,心情不是特别得好。


“哎,不选就算,我还没喝饱,再去买一瓶。”陈浩说完转身就要走,由于谢伟的个头高过陈浩,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把他转了回来,“好,我选我选......两个都听,一块讲。”


“没诚意。”陈浩翻了他一眼,又要转身。


“好,好,我选......坏的。”


“坏的呀?”


“恩。”


“坏消息,就是——你还得听我的好消息,哈哈哈哈......”陈浩逗着了谢伟乐了起来。


“丫你找抽不是!?”


陈浩见谢伟又要来劲,急忙说到,“今天没课!”


“没课?”


“恩,今天一天都没课。”


“我怎么不知道,那人呢?”


“你再来晚点就知道了,”陈浩挖苦到,“老师带同学们去阶梯教室了,今天学校请来了科教院的教员来给我们讲课,全校都去听了。我要不是等你啊,早过去了,说不定能跟我的荷花坐在一起,你知道这机会多难得吗?为了等你,唉......”


谢伟一听,立刻想到了自己心仪已久隔壁班的女骇——唐丽,今天遇到的衰事顷刻间抛到了九霄云外,“赶紧走啊,还磨蹭!”说完直奔六楼的阶梯教室。


“嘿——你!”陈浩把瓶里最后一滴水昂头空尽后,紧追了上去。


阶梯教室里已经人满为患了,门口还站着十几个学生。


谢伟和陈浩拨开人群伸头向里看去,只见里面的走道都已站满了人,“Oh,No!我心爱的荷花,死刚子竟然坐在她旁边。”陈浩又踮了踮脚看了看主席台,“丫挺的,今天人可是自张学友来的那次第二次高潮哇!”谢伟还在乌压压的人头中寻找自己的天使。


“哎,我说你小子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也让哥们我看看呀。”陈浩由于踮脚太累,恢复了本来身高。


“没,没什么。”谢伟找遍了三年级几个班都没找到唐丽的踪影。


“麻烦请让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


这个出众的声音,自然引起了周围‘看客’们的回眸。谢伟是第一个,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可能由于第一次和心仪的女孩如此距离接近,心里有点紧张,一只手强有力地死捏着陈浩的胳膊。


“哎呦,我说你......”陈浩被捏的生疼,放下踮起的脚转身刚想向谢伟责问,却看到了唐丽,立刻小声对谢伟说到,“嘿,哥们,是她哎!”


“我长眼了。”谢伟没好气地说。


陈浩无言地指了指谢伟白了他一眼,转身继续看他的荷花去了。


“唉,真倒霉......迟到了。”唐丽抱怨到。


“呵呵,我和你一样倒霉。看来今天我们倒成主角了,一会教导主任就要训我们了。”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钻进了谢伟的耳朵眼,并刺激着他的脑下腺分泌系统。


在这一刻,一切破坏谢伟对唐丽的欣赏,和阻碍两人间视线的东西,都被称作不‘和谐’!


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个高挑的男生,也可以说是一个‘出众’的男生。尽管谢伟不想这么认为,但在他看来确实是,虽然自己不清楚到底是‘出’在哪里。那个男生留着‘劲舞’里流行的蓬松发型,一身时髦的穿着,在加上用头时不时轻甩下眉前的‘门帘’(盖眼的流海),无一处不使谢伟火大,最可气的还是他竟然接了唐丽今早的第一句话,难道这还不至于触犯死刑吗?谢伟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却找不到对方有任何具体的过错。


“我晕那,看个大戏,值当得还化个妆吗?”陈浩的一句话,犹如一根救命的稻草,解救了谢伟。这句话让谢伟不再像从前那么否定陈浩了(说他嘴碎、三八),而且还觉得他挺有幽默感,尽管这句话仅对他俩有这个作用。


“呵呵,可别这么说,人家这叫‘帅’,你懂屁!?”谢伟在说这句话时,故意隐隐约约、若有若无,而且那个‘帅’字,是用他当时的心情来发音的。心里是只想让唐丽听到,但却忘记了声音是以声源为中心向四周传播的。看来谢伟此时准备死死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了,心里更是一百遍的在呐喊‘我是学生,我是来学习的!’


那个男生好似没听见,也向阶梯教室里看了看,转身说到,“唐丽......”谢伟听到这汗毛都快炸起来了,“唐丽,咱们班那块好像还有个座位,不然你偷偷地溜进去坐吧。”


‘哦,原来俩人是一个班的,我说怎么有点面熟。’谢伟在心里想到,不过就算这样也不会饶恕他的罪过。


“哦,呵呵,是哎。那,谢谢了张宁。”唐丽说完挤进了人群。当然最难挤的还要数是陈浩那关,有趣的是谢伟却早早躲开了,也许在他看来‘绅士风度’是可以用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身上的。


唐丽费劲力气终于挤过了陈浩的身旁,当然这还要多谢,谢伟的‘帮助’——陈浩的胳臂都被他捏青了。


唐丽经过身边所留下来的清香,并没有安抚谢伟那颗愤怒的心灵,他特意提了提双肩,尽可能的使胸肌隆起,向傍边‘劲舞男’的位置挤了挤。


看着唐丽稳稳的坐了下来,谢伟的心情稍微的平和了。仿佛是他在用念力腾出了那个空座,这样唐丽才能坐下似的。


关于宇宙时空的话题,使在场的听众们都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可在谢伟看来不过是些枯燥的演说和烂于耳根的辞藻。因为在爷爷那里他已经耳濡目染了几十年了,更何况他现在仅仅感兴趣的是唐丽。好像这不是自私自利的,而是为了爷爷、为了家。所有利益在国家利益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而个人利益在家庭利益面前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样一来,在谢伟思想中,泡上唐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高尚的事业。仿佛全校的师生都该为他呐喊助威、高歌诵唱。


谢伟死死地盯着唐丽的下半身,准确的说是因为在唐丽和他的视线中夹杂着,几个前倾的上半身,致使谢伟只能看到唐丽所穿的白色牛仔裤。


‘真是的,丫你们是用眼睛听呀,还是用脑门听呀?’谢伟在心里狠狠地骂着。岂不知陈浩现在也好不到哪去,他目前已经计算出刚子跟他的荷花已经讲了第一百零五句话了。


“......空间和时间的定义就这样被确立下来。然而,空间和时间仅是事件发生的固定舞台而已,它们不会受到其间任何人和事的影响。你比如说什么什么神功可以让时间倒流、意志可以让时空扭转等等,这些都是不复存在的。至少我活了几十年没看到过,也没听说过,这都是人们一厢情愿而已。”阶梯教室主席台上的讲话被音响放大几倍,在四周久久徘徊。


‘她怎么不看看我,她怎么不看看我呀?’谢伟正在心里默念着,忽然耳朵无意听到了刚才那段讲话,“呵呵!”谢伟用手推了推陈浩,“那哥们真逗嘿!”也许谢伟寄望于这句话可以改变下自己尴尬的心理。


陈浩如谢伟想像般地回过头,笑说到,“可不,丫的衬衣上袋还别支钢笔,啊——哈哈......”


谢伟发现陈浩的笑脸突然僵持住了,以为是他在给自己玩变脸,于是不答理地接着说到,“这哥们儿哪......哪的?科教院的?哈哈,读过书没我都怀疑?”说到这谢伟发现陈浩的脸一直都没反映,好像他并没收到自己发出的信号。“丫你要是蜜蜂,非得累死一窝工蜂,说了半天你都没反应的。(蜜蜂用在空中飞舞的轨迹来表达思想。)”


“你干什么吃的!!!?”一个惊雷在谢伟耳后炸响。





原创本人发于"铁血军事论坛小说发布版面"

本文内容于 2007-8-19 15:21:23 被瞬熄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